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杀伐果断
    法器法宝之类的需要法力催动,巫族一脉的巫器,自然就需要巫力来催动。

    乃他蒙刚刚动用了巫力,想催动他的巫器之时,却突然感觉他苦苦修炼所得来的巫力不仅没有被注入到巫器之中,反而好像被另外一股力量给吞噬了一样,正在源源不断的流失。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他的身体之中有无数个可以吞噬一切的虫子,正在吞噬着他的巫力一样。

    在这一刻,乃他蒙可以说被吓的魂飞胆丧!

    如果他的巫力被吞噬殆尽,那他岂不是会成为一个废人?

    这些年来作为享誉东南亚的大降头师,死在他手下的人不计其数,把他恨之入骨的人成千上万,如果他成了一个巫力全无的废人,那他的下场将会无比凄惨。

    而造成他这一状况的,除了陈婉秋之外不可能有别人!

    肯定是他中了陈婉秋的皇天后土蛊,陈婉秋下在他身体之内的蛊虫作祟,才使的他成了这样!

    这皇天后土蛊,竟然恐怖如斯!

    一念至此,乃他蒙直接对着陈婉秋来了一个双膝跪地,跪在了陈婉秋的面前。

    “陈小姐,请您放过我!”

    “我乃他蒙大错而特错了,我不应该与您为敌,还请您一定要放过我!”

    三井雄一这会儿刚刚经历了一轮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本来他还对他的师父乃他蒙报了一丝希望,只要乃他蒙能够用他的巫器镇压住陈婉秋,那陈婉秋在他身上下的蛊,就有可能被他师父乃他蒙解掉。

    但当三井雄一的意识刚刚从痛苦之中清醒过来之时,就看到了他师父乃他蒙跪在陈婉秋的面前,向陈婉秋苦苦哀求的场景。

    而见此情形,三井雄一是彻彻底底的绝望了!

    指望他师父乃他蒙指望不上,那以他所犯下的罪行,是没有可能从陈婉秋的手中逃脱的。

    他这辈子的人生道路,可以说已经走到了终点。

    想到了这一点,三井雄一的头一歪,因为太过于痛苦和紧张恐惧,各种情绪综合起来,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而这时,陈婉秋却没有理会苦苦哀求的乃他蒙,反而表情冷漠的站着一动不动,任凭乃他蒙的巫力被吞噬和流失。

    其实乃他蒙并不知道,这会儿陈婉秋下在他身体之内的蛊虫能够吞噬多少他的巫力,陈婉秋就可以间接的获得多少巫力。

    乃他蒙修炼了大半辈子,他辛辛苦苦修炼来的巫力,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已经被陈婉秋给吸收走了一大半。

    感受到自己的巫力不断的流失,乃他蒙越来越恐惧,就好像世界末日到来了一样,对着陈婉秋连连的磕起了头。

    如果再让陈婉秋这样吞噬下去,那他就彻底的完了!

    “陈小姐,我求求您放过我好吗?”

    “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您这一次放了我,我这辈子将永远都不会与你为敌!”

    “甚至不仅你,只要和你有任何关系的人,我都不会冒犯!”

    乃他蒙一边向陈婉秋苦苦的哀求着,一边砰砰砰的向陈婉秋磕起了头。

    因为用的力量比较大,乃他蒙的额头磕了几下之后就磕出了血。

    陈婉秋这会儿见乃他蒙的巫力吸收的也差不多了,就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乃他蒙道:“我刚才不是说过吗?你要是老老实实的把纳良大巫的法器给我交出来,我可能会放过你!”

    “如果你到现在还不愿意交出来,那我就只能把你变的和你的几个徒弟一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生不如死,想死却又死不了!”

    说这话之时,陈婉秋给我的感觉和平时的她大不一样,无论她脸上的表情,还是她的声音,都显的是那么的冷漠和无情。

    甚至就算是当初的秦楚楚,也都没有给过我这种感觉。

    巫族一脉修炼的是杀伐之道,难道修炼的级别越高,人就会越来越冷漠,越来越无情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陈婉秋变的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厉害,我反而更加不安了。

    但虽然明知道是这样,我却很难改变陈婉秋,很难让陈婉秋不再修炼巫族一脉的功法。

    这时候的乃他蒙已经没得选择,如果他的巫力被全部吞噬的话,纳良大巫的法器,对他来说就失去了意义,最终还是会被陈婉秋所得到。

    所以乃他蒙也算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在牙齿一咬狠了狠心之后,就解除了他和纳良大巫留下来的那件巫器之间的关系,用双手捧着那件巫器,表情无比恭敬的递给了陈婉秋。

    巫族更信奉强者为尊的理念,或许是受到了巫族一脉功法的影响,在面对着陈婉秋这个后土祖巫的传承者之时,乃他蒙彻底的失去了反抗心理。

    陈婉秋用皇天后土蛊掌控着乃他蒙,所以他并不怕乃他蒙搞鬼,在从乃他蒙的手中接过了那件由七个骷颅头炼制而成的巫族法器之后,陈婉秋咬破了塔尔的右手中指,把她的中指血滴在了这件巫族法器上面。

    乃他蒙之前不过是一个降头师而已,他都可以炼化纳良大巫的这件巫族法器,陈婉秋修炼了后土祖巫的功法,他炼化起纳良大巫的法器之时,就显的更加得心应手。

    甚至陈婉秋把纳良大巫的这件巫族法器炼化的更加彻底,她从这件巫族法器之中所得到有用信息比乃他蒙要多的多。

    就这样在转眼之间,当陈婉秋的中指血分别滴在了那七个骷髅头上,每个骷颅头滴了一滴之后,陈婉秋就闭上了双眼。

    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的样子,当陈婉秋的双眼睁开之后,随着她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那七个骷颅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缩小,到最后竟然缩小成了一串手串的大小。

    接下来在陈婉秋对着那七个骷颅头吹了一口气之后,那七个小小的骷颅头竟然变成了一个古色古香,别致典雅的手串,被陈婉秋带在了身上。

    这件巫器在乃他蒙的手中整整两年多时间,乃他蒙自以为他已经彻底掌控了这件巫器,这会儿见到巫器在陈婉秋手中所发生的变化,乃他蒙就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蔫了下来。

    仅仅从对巫器的炼化手段和掌控手段上来看,乃他蒙就很清楚的知道,他和陈婉秋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大到了他这辈子都没有可能追上的地步。

    而陈婉秋因为炼化了纳良大巫的法器,又吸收了乃他蒙的绝大部分巫力的缘故,心情大好之下,手一挥就让乃他蒙身上的皇天后土蛊停止了对乃他蒙的巫力的吞噬。

    但停止了对乃他蒙身上的巫力吞噬,并不代表着陈婉秋打算就这样放过乃他蒙。

    只见陈婉秋面寒如霜的对着乃他蒙道:“二十四小时内,让三井家族给天一基金的账户汇五百亿美金进来。”

    “如果时间到了钱没进账,那你和你的这几个徒弟,包括三井雄一在内,将会在一年之后死去。”

    “但在这一年之内,你们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所过的日子,都将生不如死!”

    “不过到那个时候,你们就算是想死却死不了!”

    听陈婉秋说到这里,乃他蒙只感到浑身发冷,头皮发麻,貌如天仙的陈婉秋,对乃他蒙来说简直比无尽地狱之中的恶鬼要可怕成千上万倍。

    接下来陈婉秋继续道:“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内,三井家族的钱能到账,那你可以全身而退,但三井雄一和你的这几个徒弟,却必须承受三天三夜生不如死的痛苦之后,才能够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