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皇天后土
    别说是三井雄一了,就算是双腿盘坐,悬浮在半空之中的乃他蒙大师,都表情肃穆,面色凝重的看着陈婉秋。

    陈婉秋能当着他的面给他的四个徒弟下蛊,这只能说明陈婉秋的手段在他之上。

    但他能轻而易举的解了陈婉秋下在三井雄一身上的蛊,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的四大弟子虽然发出了惨烈的嚎叫声,样子看上去也无比的狼狈和凄惨,但只要他们没死,乃他蒙自认为就有办法解了他们的蛊。

    一念至此,乃他蒙居高临下的看着陈婉秋道:“你下蛊的手段虽然厉害,但你下的这些蛊,对我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只需要略施手段,就可以解了你下的蛊。”

    听到乃他蒙这话,陈婉秋冷冷的一笑道:“你说你略施手段就可以解了我下的蛊,那你就尽管动手。”

    “如果你能解了我下的蛊,那只要我老公没意见,我就任你处置!”

    说完这话之后,陈婉秋还调皮的冲着我眨了眨眼睛,但我从她的眼神之中,却看到了满满的自信。

    乃他蒙虽然得到了大巫纳良的传承,但陈婉秋却好像丝毫都不在乎。

    更何况就算是陈婉秋输给了乃他蒙又怎样?有我万邪不侵的功德金身在,陈婉秋根本就无所畏惧。

    而乃他蒙见陈婉秋表现的如此自信,面色就越加凝重,双手十指不断地做出了各种动作,利用他从纳良大巫那里所学来的巫族法门,解起了他的四大亲传弟子身上的蛊毒。

    乃他蒙本来以为可以轻而易举的解了陈婉秋所下的蛊,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接二连三的使出了好几种纳良大巫的化解手段,却都无法化解陈婉秋所下的蛊。

    陈婉秋所下的蛊其实是巫族手段之中最低级最简单的五毒蛊和阴阳降头草而已,但乃他蒙就是化解不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乃他蒙脸上的表情就显的越来越凝重,在他的额头和两鬓,不断地有汗珠流了下来。

    至于乃他蒙的四大亲传弟子,嚎叫声叫的越来越惨烈,身上的鲜血和毒虫越来越多,稻草什么的也长的越来越密,简直都快要不成人形了。

    无奈之下,乃他蒙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放弃了继续解蛊,一脸忌惮的把目光投向了陈婉秋。

    “你,你用的是什么手段?为什么我解不了你的蛊?”

    听到乃他蒙亲自承认他解不了陈婉秋所下的蛊,三井雄一就隐隐约约的感到大为不妙。

    因为乃他蒙解不了他的四大亲传弟子身上的蛊,岂不是说明他也解不了三井雄一身上的蛊吗?

    之前他轻而易举的解了三井雄一身上的蛊,恐怕仅仅是一个假象而已。

    果然,就在三井雄一的脑海之中刚刚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从他的身体之内和灵魂深处,就好像又有成千上万的洪荒巨兽,开始吞噬起了他的血肉一样。

    无尽的痛苦又一次袭来,而且这一次的痛苦,好像比上一次要更加痛苦十倍百倍一样!

    “啊!”

    “师尊,你要救救我啊!”

    “师尊,我受不了了!”

    “师尊,你快帮我解了这贱女人给我下的蛊啊!”

    三井雄一在地上打着滚,一边嚎叫着一边说道。

    而面对着又一次中了蛊的三井雄一,乃他蒙就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了?

    三井雄一这会儿所发作的蛊,是陈婉秋之前所种下的呢?还是她刚刚所种下的?

    如果是陈婉秋刚刚所种下的,那乃他蒙还算是能够接受。

    但如果是陈婉秋之前所种下的,那对于乃他蒙来说,就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了!

    那说明他虽然是天阶七品的蛊师,用巫族的实力级别来划分的话,他已经算是达到了小巫境界,但和陈婉秋相比,他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

    一念至此,乃他蒙一脸忌惮和紧张的对着陈婉秋道:“你,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你究竟是什么人?”

    陈婉秋这会儿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所以陈婉秋就没有必要再跟乃他蒙浪费时间了。

    只见陈婉秋冷笑着道:“你所得到的巫族传承,是纳良大巫的传承,但我所得到的巫族传承,却是巫族十二祖巫之一后土祖巫的传承。”

    “那你觉的要论巫族手段,我们两个谁高谁低呢?”

    陈婉秋此言一出,乃他蒙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作为纳良大巫的传承者,整个东南亚赫赫有名的大降头师,乃他蒙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巫族一脉的十二祖巫?

    可以说巫族一脉的十二祖巫,就相当于道门一方的三大天尊,佛门一方的两大佛祖。

    纳良大巫虽然成就了大巫之位,在巫族之中也勉强能算是一个人物了,但在十二祖巫的面前,纳良大巫却给十二祖巫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巫族一脉是最讲究成王败寇,实力第一的地方,擅长占卜之道,最喜欢用乌龟壳在那里推演天机的纳良大巫,在巫族一脉的地位并不高。

    每一次当面对着十二祖巫之时,纳良大巫能够做的,只能是双膝跪地跪倒在地上,对着十二祖巫顶礼膜拜。

    现在陈婉秋是十二祖巫之中后土祖巫的传人,他又怎么可能会是陈婉秋的对手?

    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本来把身体悬浮在了半空之中装逼的乃他蒙,当时就把身体落了下来。

    “陈小姐,既然你我都传承了巫族一脉的功法,那算起来我们也算是一脉相承的有缘之人,你我之间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乃他蒙这会儿已经彻底没有了和陈婉秋为敌的心思,他只想着自己能如何顺利脱身?

    至于他的四大亲传弟子和三井雄一的生死,他已经顾不上了!

    巫族一脉修炼的本身就是杀伐之道,对于别人的生死,巫族一脉的人一般都不会放在心上。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巫族一脉的人,手段才会那么残忍和血腥。

    但乃他蒙想和陈婉秋化干戈为玉帛,陈婉秋却好像并没有这种想法。

    因为在陈婉秋看来,乃他蒙是没有资格跟她谈任何条件的。

    只见陈婉秋冷哼了一声道:“乃他蒙,从你给三井雄一解蛊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中了我下的蛊,你觉的你有资格跟我谈判吗?”

    听到陈婉秋这话,乃他蒙被吓成了狗,原来不仅他的四大亲传弟子和三井雄一,就连他自己都着了陈婉秋的道儿!

    这特么的叫人情何以堪!

    “你,你究竟对我作了什么?你在我的身上下了什么蛊?”

    说话间乃他蒙已经亮出了他在拍卖会上所得到的纳良大巫的法器。

    纳良大巫的这件法器,竟然是把七个死人头骨串在了一根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棒子上面。

    这七个死人头骨上的表情,分别代表着喜怒哀乐愁怨恨七种情绪。

    只要是人,就会有情绪,甚至就算是佛门的大德高僧,也很难做到真正的无欲无求。

    所以乃他蒙只要用纳良大巫的这件法器发动了巫术,受到这件法器的影响,人的情绪就会被带动,被纳良大巫的这件巫门法器所左右。

    一旦情绪被乃他蒙所控制,那乃他蒙让你哭,你就哭,让你笑,你就笑,整个人都会被乃他蒙玩弄于股掌之中。

    当然,陈婉秋肯定是不会给乃他蒙这个机会的。

    只见陈婉秋目光冷冽的看着乃他蒙道:“所谓皇天后土,皇天在上,后土在下,只要是有土的地方,后土祖巫的巫术就无往不利。”

    “你给三井雄一解蛊的时候,如果是漂浮在半空之中的,那或许你还真的能够解了三井雄一所中的蛊。”

    “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给三井雄一解蛊的时候,是站在地上。”

    听陈婉秋说到这里,乃他蒙大降头师面色大变。

    因为乃他蒙很清楚的知道,确实和陈婉秋所说的一样,他给三井雄一解蛊的时候,并没有必要装逼,是站在地上帮他解了蛊的。

    然而,站在地上帮三井雄一解蛊,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呢?

    乃他蒙刚刚想到了这一点,就听见陈婉秋道:“只要是你站在地上帮三井雄一解的蛊,那你不仅没有真正的帮他解了蛊,反而会中了我下的后土祖巫独创的皇天后土蛊。”

    “乃他蒙,我劝你老老实实的把纳良大巫的传承法器交出来,如若不然,我会让你和你的几个徒弟一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生不如死,但想死却又死不了!”

    陈婉秋此言一出,乃他蒙只感到万分恐怖,但他却又很不甘心。

    所以乃他蒙还是决定拼力一试。

    只见乃他蒙大喊了一声道:“贱人,我跟你拼了!”

    说话间乃他蒙已经用巫术催动了他手中的那件纳良大巫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