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大巫传承
    睁开双眼之后,乃他蒙大师的眼神,就好像毒蛇一样,向着陈婉秋看了过来。

    那目光无比的阴冷歹毒,如果是普通人被这种目光直视,肯定会有一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就像曾梦倩一样,这会儿就算是没有被乃他蒙的目光投射到,她却露出了一脸紧张的神情,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不过陈婉秋面对着乃他蒙大师之时,却依然云淡风轻一般,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甚至陈婉秋的神色之中,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屑之色。

    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陈婉秋给三井雄一下的蛊,竟然让三井雄一的师父乃他蒙给破了,这就有点儿比较麻烦了。

    要知道,对于蛊师来说,当一个蛊师的蛊术能被另外一个蛊师破掉之时,通常就代表着另外一个蛊师的蛊术要更加高明。

    蛊术和降头术其实是一样的,乃他蒙能够破了陈婉秋下在三井雄一身上的蛊,这岂不是说明乃他蒙的蛊术要比陈婉秋高明?

    而就在我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双腿盘坐在办公桌上的大降头师乃他蒙,他的身体竟然缓缓的凌空漂浮了起来。

    实力级别达到了天阶七品,拥有了下品金仙的实力,就可以做到脚踏虚空,御气而行。

    乃他蒙大降头师能够做到凭空漂浮起来,这说明他的蛊师级别已经达到了天阶七品。

    无论是七品鬼中至尊也好,还是天阶七品的下品金仙,我见过的不少,但天阶七品的蛊师,目前我见过的,只有万妖谷的我奶奶了。

    陈婉秋虽然跟我奶奶学了后土祖巫的功法,但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达到天阶七品吧!

    这就难怪乃他蒙大降头师能够破了陈婉秋在三井雄一的身上下的蛊,原来乃他蒙大降头师的实力级别比陈婉秋要高。

    我正在这样想着,乃他蒙的前后左右站立着的那四名男子,看着乃他蒙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和狂热,对于他们来说,乃他蒙就好像是神一样的存在。

    三井雄一同样也用炙热无比的目光看着乃他蒙,一脸崇敬的道:“还好我爷爷跟师尊您及时取得了联系,如果不是师尊您的话,现在的我,已经被这个贱人给整的生不如死了!”

    说到这里,三井雄一指着陈婉秋道:“师尊,等一下您要是控制住了这个贱人,能不能把她交给我来处理!”

    “我要把她加诸在我身上的,百倍千倍的偿还给她!”

    三井雄一说这话之时语气恶狠狠的,但他的眼神里却充满着猥琐和淫邪之色,只要是人就能够想到,他这会儿存了什么心思和想法。

    但他的师尊乃他蒙大降头师却并没有答应他,就连乃他蒙看着陈婉秋的目光里,都流露出了明显的贪婪之色。

    就好像一只饿狼盯住了自己的猎物一样,乃他蒙用他那毒蛇一般的双目盯着陈婉秋,然后用沙哑而阴森的声音缓缓道:“要是在两年之前,我可能还破解不了她在你身上种下的蛊。”

    “但就在两年之前,我在一个拍卖会上偶然拍到了一个远古之时名叫纳良的大巫的法器之后,我得到了纳良大巫的传承,学到了纳良大巫的巫术。”

    “这两年来我苦修纳良大巫的巫术,终于有所突破,这才能破了她下在你身上的蛊!”

    听乃他蒙大降头师说到这里,三井雄一这才明白了为什么乃他蒙能够破了他被陈婉秋所下的蛊的原因。

    当年因为乃他蒙欠他们三井家族一个人情,就收他为徒弟,把他的一身降头术,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他。

    在他出师离开乃他蒙之时,三井雄一认为他的降头术和乃他蒙相比,唯一欠缺的无非是经验而已,乃他蒙的手段,比他高明不到那儿去。

    所以三井雄一对乃他蒙是没有报太大的希望的,因为在三井雄一看来,就算是他师尊乃他蒙的手段,和陈婉秋相比也差的太远太远。

    但三井雄一的爷爷三井一夫,却在接到三井雄一的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就联系了乃他蒙。

    乃他蒙得知了三井雄一的情况之后,在第一时间就带着他的四大亲传弟子赶来了西安,并且在见到了三井雄一之后,顷刻之间就破了三井雄一身上陈婉秋所下的蛊。

    而就在三井雄一正这样想着之时,乃他蒙看着陈婉秋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明显的贪婪之色。

    在这同时,乃他蒙继续说道:“纳良大巫的巫术,简直可以说是博大精深,包括万象,有通天彻地之手段,鬼神莫测之法。”

    “正是用纳良大巫的巫术中的占卜之术,我才推算到了那个对你有极大帮助的天命贵女。”

    说到这里,乃他蒙大师指着曾梦倩道:“这个天命贵女,她的身份尊贵至极,如果谁能娶她为妻,得到了她,那将会和她共享一场天大的机缘。”

    接下来乃他蒙大师把手指指向了陈婉秋道:“让我没想到的是,在这里不仅有天命贵女存在,竟然还有一个天运之女。”

    “天运之女有着无上气运,如果能够得到天运之女,让天运之女做了女人,那这个人就注定了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成为天地之间的绝世人物!”

    听乃他蒙说到这里,三井雄一和他的四个亲传弟子看着陈婉秋的眼神里瞬间就流露出了明显的贪婪之色,不过这几个人也算是聪明人,对他们的师父乃他蒙的想法,早已经了然于胸。

    只要乃他蒙对陈婉秋动了心思,那他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仅仅露出了一刹那的贪婪之色,三井雄一和四大亲传弟子就收回了他们脸上的表情。

    只见三井雄一对着乃他蒙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师尊,既然这姓陈的女人是天运之女,那她就注定了要成为师尊您的女人。”

    “师尊您有了天运之女,那曾梦倩这个天命贵女,就请您赐给我好吗!”

    “不知道师尊您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曾梦倩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女人,也好让我和她共享那份天大的机缘。”

    “只要师尊您帮我做到了这一点,那无论是我,还是我们三井家族,都不会亏待您的!”

    对三井雄一所提出的这个要求,乃他蒙大降头师并没有拒绝,双腿盘坐,悬浮在半空之中的他,默默的点了点头。

    而见乃他蒙大降头师竟然答应了三井雄一,把曾梦倩这个天命贵女赐给他,乃他蒙的四个亲传弟子,就把主意打在了芊墨的头上。

    只见站在乃他蒙身前左边的那名男子,一脸猥琐的看着芊墨,吞咽着嘴里的口水,对着乃他蒙道:“师尊,既然你把天命贵女赐给了师弟,那能不能把这个女人赐给我们哥几个啊?”

    这位的话音刚落,乃他蒙身前右边的那个弟子也在那里连连点着头道:“对,他信师兄说的没错,师尊有天运之女,师弟有天命贵女,这个女人就赐给我们几个吧!”

    接下来乃他蒙的其他两个弟子都发表了同样的意见,这四个猥琐至极的家伙,竟然同时都看上了妖艳无比的芊墨。

    而且他们四个,竟然一点都不在乎,好像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

    最关键的一点,无论是乃他蒙还是他的这几个徒弟,完全都没有把我这个在场的唯一男人放在眼里,竟然当着我的面,打起了我的女人和我的朋友的主意。

    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还没有等我发怒,陈婉秋却冷笑了一声道:“纳良不过是一个大巫而已,就算你得到了他的传承,学到了他的巫术,又能有什么用呢?”

    听到陈婉秋这话,面对着一脸冷笑的陈婉秋,双腿盘坐在半空之中的乃他蒙,隐隐约约的就感觉有些不妙了。

    陈婉秋的口气如此之大,难道她有什么依仗吗?

    就在乃他蒙的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个念头之时,陈婉秋的目光从乃他蒙的四大亲传弟子身上一一扫过。

    只见陈婉秋的双目之中寒光闪闪,只要被陈婉秋的目光所及,乃他蒙的四大亲传弟子,竟然有一种不敢和陈婉秋面对的感觉。

    这时只听见陈婉秋厉声道:“像你们这样不尊重女性,把女性当做玩物,肆意玩弄,残忍折磨的畜生,就应该受到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惩罚!”

    随着陈婉秋的这话一说出口,包括乃他蒙在内,没有人看到陈婉秋有任何动作,但乃他蒙的四大亲传弟子,却一个个发出了无比痛苦的呻吟之声。

    转眼之间,乃他蒙的四大亲传弟子因为太过于痛苦跌坐在了地上。

    乃他蒙的大弟子和二弟子,从他们的七窍之中不断有各种各样的毒虫爬了出来,鲜血渗透了全身,让他们痛苦不堪,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乃他蒙的三弟子和四弟子,从他的七窍之中不断地有稻草疯长了出来,很快就把他们两个变的像一个稻草人一样。

    很显然,乃他蒙的三弟子和四弟子,是中了阴阳降头草。

    但陈婉秋是如何当着乃他蒙的面,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之下,给他的四大弟子下了降头的呢?

    难道说,陈婉秋的手段,在乃他蒙大降头师之上?

    突然想到了这一点,三井雄一被吓的腿都要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