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敲竹杠
    陈婉秋仅仅冷哼了一声,就破了三井雄一拼尽全力所使出的手段,就算是我,都有些始料未及。

    没想到这才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之内,陈婉秋的手段之厉害,就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了!

    这就难怪她说从此以后不会再拖我的后腿了,她要保护我,帮助我。

    但不知道为什么,陈婉秋的实力和手段有着巨大的提升,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总是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

    尤其是昨天的那一瞬间,在陈婉秋脸上看到的那副让我感到很陌生的表情,让我莫名其妙的感到很是惶恐。

    如果万一陈婉秋修炼的这套功法有问题呢?

    我总是会突然而然的产生这种想法。

    要知道,我奶奶,我妈,陈婉秋她们三个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三个女人,如果她们三个全都修炼了有问题的功法,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对我和我爷爷还有我爸,所造成的打击就是无与伦比的。

    我们祖孙三代,两队父子,能够承受的住这份沉重的打击吗?

    我简直不敢想象!

    可是我又无法做出改变!

    这叫人情何以堪!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三井雄一反应了过来之后,就好像见了从无尽地狱之中逃窜出来的恶鬼一样,用他的右手手指指着陈婉秋。

    “你?你?是你?”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竟然,能破了我的降头术!”

    陈婉秋的容貌堪称完美,她的身材无可挑剔,可是此时此刻吗,在三井雄一的眼中,陈婉秋却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他感到恐怖的一个人。

    就算是给他传授了降头术,号称整个东南亚排名第一的降头师,乃他蒙大师,也绝对不可能仅仅冷哼了一声,就彻彻底底的破了他的降头术。

    但事实就发生在眼前,除了陈婉秋这个美丽的无可挑剔的女人之外,三井雄一实在是无法想象,究竟还有什么人,可以破了他的降头术。

    事实证明三井雄一的判断力还是正确的。

    就在三井雄一指着陈婉秋发出了他的疑问之后,陈婉秋淡淡的一笑道:“对巫族一脉来说,养蛊之术和你们的降头术,其实是最下乘的法门。”

    “破掉你的降头术,对我来说,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听陈婉秋这样一说,我就产生了一点好奇心。

    如果养蛊之术和降头术在巫族一脉来说仅仅是下乘法门的话,那巫族一脉的上乘法门是什么呢?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陈婉秋笑着看了我一眼,或许是她猜到了我的心思,就主动说起了有关巫族的一些修炼法门。

    只见陈婉秋道:“巫族一脉的法门,主要分为三个级别,分别是下乘法门,中乘法门和上乘法门。”

    “下乘法门,修炼的就是蛊术和你们所谓的降头术这些。”

    “中乘法门,修炼的是占卜之道,你那师父乃他蒙,能够推算出曾小姐的生辰八字和具体位置,看来他对巫族一脉的中乘法门,是有一定的研究的。”

    “至于巫族的上乘法门,修炼的是以力证道的炼体术,还有禁咒和诅咒之术等等,但那是达到了大巫级别以上,才能够修炼的。”

    说到这里之时,陈婉秋看上去很是遗憾,好像很不甘心的一样。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对陈婉秋和我奶奶我妈提出了要求,让她们千万不要把巫族一脉的这套修炼功法,修炼到大巫级别以上。

    陈婉秋和我奶奶既然答应了我,就不能修炼到大巫级别以上,不能达到大巫级别,就不能修炼巫族的上乘法门,这让陈婉秋又岂能不感到遗憾和不甘?

    不过这会儿的我,却并没有注意到陈婉秋脸上的不甘和遗憾之色,反而低着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的身体之中融入了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看来这万古不灭金身,应该就是大魔王蚩尤所修炼的巫族上乘法门,以力证道的炼体术。

    只要这炼体术练成,就可以成就万古不灭金身,以万古不灭金身成就祖巫之位。

    禁咒之术我并不了解,但诅咒之术却让我想起了彼岸花的故事。

    当初的那两位巫族的大能者彼和岸,他们不就是发下了巫族的诅咒之术,才会让我和秦楚楚在采摘彼岸花的时候,中了彼岸花的诅咒吗?

    融合了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还中了彼和岸这两位巫族传人的诅咒,看来我和巫族一脉之间,也有着不小的因果啊!

    我这会儿脑海之中闪现了许多念头,就没有心思去管三井雄一了,而三井雄一在听陈婉秋说了这么多之后,就很清楚的知道,他这次是遇到大麻烦了。

    无论是陈婉秋还是芊墨这个妖艳无比的女人,恐怕都不是他所能得罪的起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要想全身而退,就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了。

    一念至此,三井雄一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颅,弯下了他的腰,对着陈婉秋深深的鞠了一躬。

    “陈小姐,您是天一基金的陈小姐是吗?”

    这会儿的三井雄一一改之前的嚣张狂妄,对待陈婉秋的态度无比的恭敬,只恨不得跪在陈婉秋的面前一样。

    不过陈婉秋自从做了天一基金的负责人之后,这两年多来她也算是经历了无数风雨,见过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对三井雄一发生这样的变化,她并没有感到太过于好奇。

    尤其是在修炼了巫族一脉后土祖巫的法门之后,像三井雄一这样的人物,无论他玩出什么花样,都不会被陈婉秋放在眼里了。

    只见陈婉秋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天一基金的陈婉秋。”

    三井雄一见陈婉秋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而且态度表现的还比较友好,就不由的萌生了一丝希望。

    只见三井雄一满脸殷勤的对着陈婉秋道:“陈小姐,对于你们天一基金和陈小姐您的所作所为,我们三井家族是万分佩服。”

    “其实我们三井家族一直想寻找一个机会,和天一基金合作,为天一基金的慈善事业添砖加瓦。”

    “不知道陈小姐,能否给我们三井家族一个机会呢?”

    很显然,三井雄一是想花钱为他自己买条生路,陈婉秋自然是能够猜到他的心思。

    不过陈婉秋却并没有揭破,反而点了点头道:“你们三井家族想为天一基金的慈善事业添砖加瓦,这我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不过我们天一基金对合作伙伴有要求的,比如像宏达地产,平田集团这样的企业,每年至少都要拿出一百亿美金来做慈善,才会被我们天一基金所认可。”

    “你们三井家族无论是在家族底蕴和资金实力上来说,比宏达地产和平田集团要强一些,想和天一基金合作,你们三井家族打算拿多少钱出来呢?”

    听到陈婉秋这话,三井雄一不知道是应该高兴呢?还是应该郁闷?

    很显然,陈婉秋对他想拿钱买命并不排斥,但陈婉秋这女人却准备用他这个三井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来狠狠的敲三井家族一笔竹杠。

    这一次他要想活命,要想从我们的手中逃脱,恐怕三井家族最少要付出一百个亿美金以上的代价。

    想了片刻,咬了咬牙之后,三井雄一对着陈婉秋道:“陈小姐,我们三井家族可以向天一基金提供一百五十亿美金的善款。”

    “但你必须要保证我的安全!”

    “我要你对天发誓,只要我们三井家族的善款到账,你们就必须放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