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清纯女孩的故事(下)
    和陈婉秋折腾了大半夜没有睡觉,这会儿可以说是我们两个睡的正香的时候,但蛋蛋这小家伙,他却在门外逛逛逛的砸门,很快就吵醒了我们两个。

    虽然很不愿意从我的怀里离开,但听到了蛋蛋所说的话,陈婉秋还是一把推开了我,急急忙忙的就穿起了衣服。

    很显然,我想多陪着我心爱的女人睡一会儿都很难做到,我就是一个这么苦逼的人。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把我的衣服穿了起来。

    片刻之后,当我打开了门之时,就看见蛋蛋这小家伙和莎莎两个站在门外。

    莎莎看上去有点儿尴尬,不过当看到陈婉秋和我都已经穿戴整齐之后,就直接走进了房间内。

    “妈妈,我好想你啊!”

    蛋蛋一直管陈婉秋叫妈妈,而且他和陈婉秋的感情就好像真正的母子一样,这会儿见到了陈婉秋,他就扑进了陈婉秋的怀里。

    陈婉秋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蛋蛋,抱着蛋蛋的那小脸蛋,狠狠的亲了几口,打开冰箱把冰箱里面她已经准备了许久的好吃的,一股脑儿的全都给蛋蛋拿了出来。

    蛋蛋这小家伙一点都没有跟陈婉秋客气,坐在了一旁狼吞虎咽的吃起了那些东西。

    蛋蛋和莎莎这一大早的就来找我,我估计肯定和莎莎感应到的那个女孩有关,所以我就直接问起了莎莎。

    陈婉秋早就知道莎莎的存在,对莎莎的到来,她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但对莎莎感应到了那个女孩的情况,陈婉秋却并不知情。

    昨天晚上我和陈婉秋之间,说的最多的话,无非是我爱你我想你之类的,那有时间去跟她讲莎莎所感应到的情况。

    “莎莎,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忙?”

    在我问出了这话之后,莎莎就给我讲起了昨天晚上她所了解到的那个女孩的情况。

    因为莎莎毕竟是鬼,如果她突然现身在那女孩的面前,那女孩恐怕并不一定能够接受。

    生怕她吓到了那个女孩,所以莎莎就带着蛋蛋暗中潜入了那个女孩的家中。

    莎莎是鬼中至尊,自然是可以化为阴气和虚体,不让那个女孩看到,而蛋蛋就更简单了,他随便变成一个小动物,就可以到那个女孩家里的任何一个地方。

    就在莎莎顺着她对那个女孩的感应,来到了那个女孩家中之后,发现在那个女孩的卧室之中,果然供奉了一个写着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的牌位。

    在这个牌位之前,还供奉着瓜果点心之类的供品。

    从供奉着的那些东西的新鲜程度来看,供奉她的这个人应该每天都换新鲜的供品给她,简直是把她当成了神一样,或者说自己的亲人一般对待。

    莎莎本来就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要对人好十分。

    这会儿见到竟然有人用这种方式对她,莎莎就表现的无比感动。

    但如果她冒冒然的现身,会不会吓到这个女孩呢?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莎莎就一直在暗中观察,整整一个晚上,一直都没有现身出来。

    当天晚上,那个清纯女孩在莎莎的牌位之前和每天一样焚香祷告了许多遍,要莎莎来帮助她,但却并没有说出她需要莎莎帮她做什么?

    后来在这个女孩睡下了之后,莎莎就把这个女孩和她家里的所有人全部都做了一个了解。

    而根据莎莎的了解,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做曾梦倩,是她家里的独生女,她现在在一家设计公司上班,主要负责做的事情,是园林设计和规划方面的工作。

    这女孩是本地人,她父母都有正式工作,家庭条件可以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爷爷奶奶的年龄虽然不小了,都已经接近八十岁了,但身体都还算健康,由曾梦倩的父母赡养,和曾梦倩一家人,住在同一栋院子里。

    按道理来说,像这样的一个家庭是一个非常和谐的家庭,为什么曾梦倩每天晚上都焚香祷告,求莎莎来帮她呢?

    而且从曾梦倩说话之时的语气,和她那无比憔悴的精神状况来看,她应该是遇到了一件让她很头疼的事情。

    可是莎莎仅仅通过她所了解到的这些,很难判断出曾梦倩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

    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知道曾梦倩所面临的麻烦事情,恐怕还得让曾梦倩自己说出来才行。

    在这种情况之下,莎莎和蛋蛋一清早的就来找我,想让我出面,亲自去问曾梦倩。

    既然莎莎这样说了,那我就没有什么好推辞的了,在洗了把脸,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之后,在蛋蛋这小家伙的带领之下,我就往曾梦倩家所在的方向而去。

    这时候才早上七点多的样子,那些上班族已经早早的起床,正忙忙碌碌的赶去上班,当蛋蛋带着我来到了曾梦倩家所在的城中村的路口之时,一脸憔悴的曾梦倩,刚刚从家里出来,正打算坐公交车去单位上班。

    虽然已经有好几年时间没有见曾梦倩了,而且我和她之间仅仅只见了一面而已。

    但我的大脑被功德之力开发过之后,别说是才隔了几年时间,那怕是隔了几十年,我估计我都能够认出曾梦倩来。

    曾梦倩虽然看上去比那个时候要成熟了许多,但她的样子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她的气质还是那么的清纯。

    作为天机一脉的传人,我一看曾梦倩的相貌,就知道她的长相和她的内心一样,一定是一个纯净而善良的人。

    在当今之世,像曾梦倩这样,在社会上工作了好几年,还能够保持的如此清纯的女孩,已经非常少了。

    心里面这样想着的同时,我走到了公交站牌那里,而曾梦倩正好也走了过来。

    当时我救曾梦倩的时候,她已经处在昏迷状态,并不知道我的存在。

    而且在曾梦倩看来,救她的是被王立栋的老板黄炳森害死的女大学生莎莎,所以她根本就不认识我。

    就算是我和她来了个面对面的相顾对视,曾梦倩也低下了头,避开了我的眼睛。

    这时我却主动跟曾梦倩打起了招呼。

    “曾梦倩小姐,你好,我姓姜,很高兴认识你!”

    听到我这话,曾梦倩有些诧异的抬起了头看了我一眼,因为她并不认识我,为什么我能够叫出她的名字呢?

    但就在看了我一眼之后,曾梦倩却又把头低了下去。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劝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像你这样想追求我的人,已经有好几个不明不白的死了,我实在是不想害你,你赶快离我远点!”

    听到曾梦倩这话之后,对她为什么会向莎莎的牌位焚香祷告,我就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看来在曾梦倩的身上,应该是什么一些不可描述的灵异事件!

    一念至此,我对着曾梦倩道:“曾小姐,你可能搞错了,我并不是你的追求者,我是来帮你解决麻烦的!”

    听到我这话,曾梦倩感到有些诧异,就把头抬了起来,仔细的打量起了我。

    但我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凡和普通,实在是不像一个高人,让曾梦倩对我所说的话很难相信。

    “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只要是男人,和我多说两句话都会出事!”

    而就在曾梦倩对我说出了这话之时,一辆红色的敞篷法拉利从远处疾速驰来,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之后,正好停在了我和曾梦倩的身边不远处。

    开着这辆法拉利的是一个年轻男子,这男子一脸阴沉的向着曾梦倩看了过来。

    “倩倩,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