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惧留孙的补偿(上)
    前世的帝天是惧留孙佛的大徒弟,所以他自然会惧留孙佛的地行之术。

    而且帝天所学的地行之术,还是完整版的,是能够日行一千五百里的那种。

    这一世在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之后,以帝天天阶七品的实力,自然就很容易重新拥有他前世的手段。

    所以这会儿在感受到了我和小兰陵郑海冰三个的杀念之后,帝天在第一时间就发动了他的地行术,把他的身体遁入了地下。

    而见帝天遁入了地下,我们就对他无可奈何,只能转过身子继续向飞云洞的洞府内走去。

    不过在走到了洞府门前之时,我刻意提醒着云若风道:“小云,既然帝天会遁地之术,那你要小心他用遁地之术从地下钻入洞府之中。”

    云若风点了点头道:“老大你就放心吧!我早就已经发动了阵法,只要我们进入洞府之后,无论地面上还是地下,都将会坚如铁桶一般。”

    “没有大罗级别以上的实力,是不可能进入洞府之中的。”

    见云若风这样一说,我才算是彻底的放心了下来,接下来我们一行人就进入了洞府之中。

    而就在我们进入洞府之中的那一刻,在飞云洞西北角的一个位置,帝满头满脸都是泥土和杂草,从地里面把身体钻了出来。

    “噗!”

    吐了一口嘴里的泥土,帝天看上去无比狼狈的坐在了地上。

    远远的看着夹龙山飞云洞,看着我们一帮人进入了洞府之中,帝天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恨。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有缘人不是我?”

    “为什么在洞府的地底之下,你都用指地成钢之法封锁的死死的?”

    “惧留孙,你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我好恨啊!”

    帝天无比的怨恨,这时我们已经进入了惧留孙佛的洞府之中。

    或许是因为惧留孙被佛门的那两位给度化了的话,和广成子大仙,赤精子大仙的洞府有所不同的是,在惧留孙的洞府之中,并没有三大天尊的画像。

    但在主洞府的正面墙上,却刻画着一个身材不高,矮矮胖胖的道士。

    在这面墙的对面,放着一个和赤精子,广成子洞府之中一模一样的蒲团。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墙壁上刻画着的这个矮胖道士,十有八九就是昆仑派十二金仙之中的惧留孙。

    墙壁之下的这个蒲团,应该是他平时修炼打坐之时所用的。

    无论如何,不管惧留孙和云若风之间有什么渊源,他都是上古之时的大能者,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同一个时代的人物。

    所以这会儿在这个画像的面前,我们所有人全都三叩九拜的对着画像行了一礼。

    尤其是云若风这小子,当面对着这幅画像之时,对这个矮胖道士的形象,他竟然有一种似曾相识,非常熟悉的感觉。

    最关键的一点,当他面对着画像上的这个矮胖道士之时,他竟然感觉无比亲切,好像这个矮胖道士,就是他的亲人一样。

    因为这个原因,云若风在对着画像跪拜磕头之时,表现的无比虔诚。

    而就在云若风三拜九叩的最后一叩完毕之时,从墙壁上的画像之中,竟然有一道七彩佛光投射了下来。

    这道七彩佛光投射了下来之后,云若风的整个人就被笼罩在了其中。

    此时,七彩佛光之中的云若风,不仅得到了惧留孙佛用无上法力灌注给他的功力,而且还恢复了他前世的记忆。

    前世的他,是一个天生的侏儒,被自己的父母抛弃在了荒郊野外之后,被偶然路过的惧留孙所捡到。

    当时的惧留孙因为张奎的背叛,并不想再收徒弟,但惧留孙作为元始天尊的门下,作为玄门正宗的二代弟子,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

    见土行孙被父母所抛弃,无依无靠,孤苦伶仃,动了恻隐之心的惧留孙就把土行孙带回了自己的洞府。

    本来惧留孙打算让土行孙做一个他的看守山门的童子,就随便传授了他一点修炼之法。

    可谁知道土行孙虽然是个天生侏儒,但他却有着绝佳的修炼天赋。

    仅仅修炼了两三年的时间,土行孙就学会了他传授给他的所有修炼法门,而且土行孙还整天缠着他,一口一声的叫他师父,要他传授更厉害的手段给他。

    见土行孙的天赋如此之好,而且土行孙平时给他端茶递水的非常乖巧,惧留孙就默认了土行孙对他的称呼,给他传授了更多的修炼法门。

    甚至连他最擅长的地行术,惧留孙都一并传授给了土行孙。

    不过因为遭受了张奎的背叛,惧留孙并没有把完整版的地行术传授给土行孙。

    到后来随着他和土行孙相处的时间越来越久,他和土行孙的感情越来越深,惧留孙越来越认可土行孙这个徒弟。

    然而就在惧留孙正打算把土行孙收为正式弟子,把他这一脉的所有法术和手段传授给土行孙之时,惧留孙却接到了他的师尊元始天尊传达下来的命令,要他派门人去辅佐武王伐纣。

    这时土行孙是受到申公豹的挑拨,自己偷偷下山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作对,给姜子牙添了不少的乱,制造了不少的麻烦。

    但就在惧留孙出面之后,土行孙二话不说,直接背叛了殷商,加入了周武王一边。

    可以说在加入了周武王这边之后,为了报答他师父对他的栽培,为了报答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成全了他和邓婵玉之间的姻缘,土行孙利用他的地行术和其他手段,为周武王兴兵伐纣,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

    然而就在即将功成名就之时,土行孙却遭遇了惧留孙的大弟子张奎,他和邓婵玉夫妻两个,同时死在了张奎和高兰英两口子的手下。

    他被张奎一刀砍掉了脑袋,他的妻子邓婵玉,死在了高兰英的太阳神针之下。

    就这样,当前世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的涌来,一件件封尘的往事,如同演电影一般的,在脑海之中闪现之后,云若风状若癫狂一般,痛哭流涕着在那里自言自语了起来。

    “张奎,我一定要杀了你!”

    “禅玉,我一定要替你报仇!”

    而就在云若风跪在蒲团之上自言自语着之时,墙壁上的那个矮胖道士的形象,却出现在了他的意识海之中。

    不过此时此刻,墙壁上那个矮胖的道士,却变成了一个被七彩佛光笼罩的佛陀。

    在佛光之中,惧留孙佛一脸的慈祥,就好像父母长辈看着自己的子女一样,对着云若风说起了话。

    “行孙吾徒,这是为师的佛法大成之后,看到了过去未来之事,刻意在这里留下的映象。”

    “从你被张奎一刀砍下头颅之时,你我师徒,就已经永无在见之日了!”

    “所以虽然你能看到为师的模样,但为师却见不到你,这真是人生一大撼事啊!”

    感受到惧留孙佛语气之中的那副无奈和遗憾,云若风满脸泪水,我们看上去他就在那里自言自语的问着道:“师尊,你现在那里啊?为什么你说我们师徒将永无在见之日?”

    云若风的意识海之中所出现的,只是惧留孙所留下的映像而已,所以云若风在问他什么,他并不能感应到。

    这时惧留孙在云若风意识海之中的映像继续对着云若风道:“当年你的死,虽然是天数使然,但为师必须要承担一定责任和因果。”

    “所以在你的这一世,为师一定要竭尽全力的补偿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