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天威如狱,天罚降临
    和之前的帝天一样,云若风用中指和食指把他画的那张鬼画符夹了起来,然后用力一甩,就向着镇山石甩了过去。

    而就在飘往镇山石的过程之中,那张鬼画符竟然也开始燃烧了起来。

    等到飘到了镇山石的旁边之后,那张鬼画符就烧成了灰烬。

    见此情形,我们这帮人全都不知道云若风他这是在搞什么鬼?

    要是云若风的鬼画符竟然破了指地成钢之法,能够打开进入夹龙山飞云洞的通道的话,那这也太戏剧性了一点。

    而就在我们众人都这样认为之时,云若风却缓缓的走到了镇山石的旁边,伸出了他的右手,把他的右手手掌,贴在了镇山石之上。

    和太华山云霄洞一样,在洞府和镇山石之间,隔着大概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只有和镇山石建立了联系,才能打开前往洞府的通道。

    这会儿在云若风把手按到了镇山石上面之后,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发出,在镇山石和飞云洞之间,就出现了一条三百多米长,四米来宽的通道。

    很显然,云若风才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见到这一场景,无论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还是四九城帝家的人,可以说全都傻了眼了!

    帝天更是像日了狗一样,眼睛瞪的老大老大,看着那条三百多米长,四米来宽的通道,嘴里面喃喃的自语着。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是他?怎么可能会是别人?”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我和镇山石之间感应不到联系?”

    “这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啊?”

    就在帝天自言自语着之时,云若风却并没有急着带我们进去,反而冷眼看着帝天道:“帝天,既然惧留孙佛的有缘人是我,是我打开了前往夹龙山飞云洞的通道,那你是不是应该兑现你的承诺,当着我们大家的面,给我们现场直播吃狗屎啊?”

    在听到云若风这话之后,帝天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不过帝天并没有去面对他所发下的天道誓言,他反而问起了云若风的身份。

    “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你会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你告诉我,你究竟是不是土行孙转世?”

    不要说帝天有此疑问了,就连我们都认为是这样。

    只有云若风是土行孙转世,他才有可能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而土行孙的前世,正是死在了帝天前世的张奎手下。

    上一世,土行孙死在了张奎的手下,难道这一世,他们两个之间还要继续纠缠不清,斗个你死我活吗?

    上一世张奎欠土行孙的因果,难道在这一世,要被云若风给了结吗?

    可是张奎转世的帝天是天命之人,云若风的气运能够和他相比吗?

    云若风在这一世,能够了结他和帝天之间的因果吗?

    在帝天发出了这个疑问之后,一时间我的脑海之中闪现了无数个念头。

    但云若风看上去却好像有些懵逼,他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我上辈子是谁?目前来说我一无所知!”

    “不过就在刚才我用双手去触摸镇山石之时,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块镇山石和我之间,好像有着什么联系。”

    “后来在我滴了几滴中指血在镇山石上之后,从镇山石中竟然传来了一股意念,直接传到了我的意识之中。”

    “这股意念告诉我,说我只有指地成钢符和我的中指血结合,才能够破了指地成钢之法,和镇山石真正的建立联系,然后通过镇山石打开通往洞府的通道。”

    听到云若风这番话,帝天就仿佛受到了上百万点的暴击。

    原来云若风他连自己的前世是谁都不知道,这就成了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最关键的一点,云若风这小子,竟然还利用了他,用他自己的中指血结合帝天所化的指地成钢符,才破了夹龙山飞云洞外围的指地成钢之法,正式和镇山石建立了联系。

    他自诩为惧留孙佛的有缘人,反而却被云若风给当枪使了!

    这特么的叫人情何以堪?

    不过不管怎样,既然云若风目前已经控制了镇山石,打开了前往夹龙山飞云洞的通道,那毫无疑问,他和云若风之间的打赌,是他输了!

    输给了云若风结果,就是他要当着我们大家的面,来现场直播吃狗屎!

    让帝天这个天命之人当众吃狗屎,这是帝天万万所不能接受的。

    “既然是因为我的指地成钢符,才让你和镇山石之间建立了联系,那说明我也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所以我们两个之间的打赌,并不能算我输!”

    说到这里,帝天的话锋一转,语气变的委婉了许多。

    接下来帝天看上去很是客气的对着云若风道:“这位云兄弟,既然我们两个都和惧留孙佛有缘,那我们两个之间的这场赌局,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干脆我们就当从来没有过这场赌局罢了!”

    “至于夹龙山飞云洞之中的东西,我就不和你争了,就全部都给你吧!”

    说完这话之后,帝天眼巴巴的看着云若风,希望云若风能够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只要云若风能够点点头,那他们两个所发下的天道誓言,就会失去效用。

    但帝天却并不知道,要说换成了别人,云若风可能还会留一丝余地。

    可是自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云若风就有一种无法遏制,想杀死他的冲动。

    这会儿有了正大光明的收拾他的机会,云若风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就在帝天一脸期待的看着云若风,希望云若风能够得饶人处且饶人,放过他之时,云若风却冷哼了一声。

    “哼!”

    接下来云若风面沉如水的道:“姓帝的,不要跟我说那么多废话,既然是我打开了前往飞云洞的通道,那你就不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你要是不当着我们的面现场直播吃狗屎,就等着承受天道所降下的惩罚吧!”

    帝天本来还报了一丝希望,想让云若风放他一马,但这会儿见云若风没有任何放过他的意思,就打算赖账了。

    “你能破了指地成钢之法,是因为我画的指地成钢符,所以我也算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你想让我当众吃狗屎,这是绝不可能的!”

    说完这话之后,帝天转身就打算离开,因为在帝天看来,只要他离开了此地,不当着我们众人的面吃狗屎,就算是破了他所发下的天道誓言。

    而且帝天在这时候还抱了一丝侥幸心理,他认为和他说的一样,他也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之一,天道并不会对他降下惩罚。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

    作为上天选定的天命之人,可以说是天道的代言人,天道又怎么可能会让帝天做出任何违背天道的事情?

    既然帝天发下了天道誓言,他就必须得遵守!

    就在帝天转过了身子,正打算和他们帝家的人离开之时,突然间在他的头顶上,出现了一块漆黑如墨的云彩。

    在这朵云彩出现的第一瞬间,帝天就感受到了一股浩瀚天威。

    而被自天而降的浩瀚天威锁定之后,帝天就有一种很清楚的感觉,恐怕无论他走到那里,那怕是他动用了他前世最为擅长的地行之术,也躲不开天道所降下来的天罚雷劫。

    所谓天威如狱,天道恐怖如斯,让人感到绝望。

    现如今,帝天要是不想让天道降下惩罚,唯一的办法,就是兑现他的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