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指地成钢符
    如果说和我们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云若风把他的双手放在镇山石上面之时,所花费的时间比我们长了一点而已。

    我们每个人用了大概一两分钟时间的话,云若风用了足足有五分钟时间。

    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那怕是云若风咬破了他的中指,把中指血滴在了镇山石上面的过程,也和我们几个一模一样。

    所以这会儿就算是我,都替云若风有些担心了起来。

    如果云若风不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如果帝天偏偏却是,而且帝天能够破了指地成钢之法,那云若风岂不是要当着帝天的面,现场直播吃狗屎?

    让我的兄弟受这种侮辱,是我无法接受的,但云若风却发下了天道誓言,违背了天道誓言的下场,更是我们无法接受的。

    而就在我为自己没有阻止云若风感到有些后悔之时,云若风的举动却表现的有些诡异,他竟然让帝天用他的手段,来破开指地成钢之法。

    尤其是云若风这会儿脸上的表情,更让我有点儿琢磨不透在刚才那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既然这样,我就索性以不变来应万变。

    而对于帝天来说,他认为云若风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云若风这会儿故弄玄虚,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或者说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帝天也不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身上。

    只要帝天无法破了指地成钢之法,那他和帝天所发下的天道誓言就失去了意义。

    但帝天对自己可是有着绝对的信心的,而且在来夹龙山飞云洞之前,帝天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所以面对着一脸坏笑的云若风之时,帝天却冷笑着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无法破解指地成钢之法,你就不用违背天道誓言了吗?”

    “我刚才已经说了,既然你非要当着我们大家的面现场直播吃狗屎,那我就成全你!”

    就在说完这话之后,帝天把手一扬,一张早就准备好的金黄色的裱纸就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帝天随手把这张金黄色的裱纸一挥,这张裱纸就凌空竖立在了帝天的身前。

    以帝天天阶七品的实力和手段,能够调用天地之力的他,做到这一点是很简单的。

    而就在这张裱纸竖立在了他的身前之后,帝天又从他的纳戒之中拿了一支红色的狼毫毛笔出来。

    另外还有一盒上品朱砂。

    用那支狼毫毛笔,浓浓的蘸满了上品朱砂之后,帝天就笔走龙蛇一气呵成的在那张裱纸上画出了一道符来。

    而就在画完符之后,帝天收起了朱砂和毛笔,带着一脸的傲然之色,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

    随后帝天把目光停留在了云若风的脸上,和云若风来了一个相顾对视。

    此时,帝天看着云若风的眼神,就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俯视着一个蝼蚁一样。

    云若风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可怜的失败者!

    但只要一想到他能够肆意的凌辱云若风,帝天就莫名其妙的感到无比的兴奋!

    “姓云的,你可能并不知道,惧留孙佛的指地成钢之法,是用指地成钢之符发动的。”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破了指地成钢之法,只能用指地成钢之符!”

    “接下来,我就让你看看,我怎么用这指地成钢之符,来破了指地成钢之法!”

    说话间帝天把他画出来的指地成钢之符夹在了他的中指和食指之间,在夹着指地成钢之符挥舞了几下之后,帝天突然把指地成钢之符向着镇山石掷了过去。

    而就在这指地成钢之符向镇山石飘飘然飞去的过程之中,指地成钢之符突然燃烧了起来。

    等到飞到了镇山石前之时,指地成钢之符已经化成了灰烬。

    这时帝天的脸上露出了一脸的笑容,无比得意的道:“如果我的指地成钢之符没有画错的话,惧留孙佛的指地成钢之法,已经被我给破了!”

    说着话的同时,帝天缓步走到了镇山石前,把他的右手按在了镇山石上。

    既然破了指地成钢之法,那帝天就能够和镇山石之间建立联系,就可以打开进入夹龙山飞云洞的通道。

    本来帝天想借这个机会狠狠的羞辱一番云若风,想在众人面前狠狠的装一下逼的。

    但就在把他的右手放到了镇山石上之后,帝天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帝天喃喃自语着道。

    正常情况之下,按照帝天前世的经验,只要他破了指地成钢之法,他就很容易和镇山石之间建立联系。

    但当他把右手放到镇山石之上时,镇山石却还是冷冰冰硬邦邦的,没有起到任何反应。

    这特么的真是见了鬼了!

    按道理来说,只要和镇山石之间建立了联系,这时候的他就可以打开进入飞云洞的通道了啊!

    只要打开了通道,他就可以肆意的凌辱云若风,让云若风当众吃狗屎!

    但现在,这特么的是那里出了问题?

    难道说,是他画的符出了问题?

    就在帝天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云若风却对着我道:“老大,我也想画一个那什么指地成钢符,你有裱纸和毛笔,还有朱砂那些吗?”

    听到云若风这话,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心情了?

    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他竟然要学着帝天来画符,他这是来搞笑来的吗?

    更何况我又不会画符,那来的那些画符的东西?

    而就在我正打算表示无法提供云若风所要的东西之时,我身边不远的闻人倾城却对着云若风道:“小云,你要的这些东西我有。”

    说着话的同时,闻人倾城把手一扬,一张金黄色的裱纸,一盒朱砂,一支狼毫毛笔,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从闻人倾城的手中接过了这些东西,云若风笑着对闻人倾城道:“早知道倾城姐姐你有这些东西,我就不问老大要了!”

    闻人倾城笑了笑,没有对云若风所说的话做出回应,而这时包括帝天在内,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把目光注视在了云若风的身上,想看云若风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接下来云若风学着帝天的样子,用天地之力把那张黄色的裱纸竖立在了他的身前。

    但当云若风用毛笔蘸了朱砂画起了符之时,包括我在内,我们这边的人全都捂上了眼睛,把头低了下去。

    这特么的真是太丢人了!

    人家帝天画符之时,那叫一个行云流水,那叫一个一气呵成,那叫一个潇洒!

    但云若风画符之时,就好像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学书法一样,纯粹拿着狼毫笔在那里乱画。

    他画的那叫什么指地成钢符啊!简直就是鬼画符!

    帝天本来被云若风给震住了,他还以为云若风和他一样也会画指地成钢符,如果云若风真的画出了指地成钢符,和镇山石之间建立了联系,那他就得吃狗屎了。

    但这会儿见到云若风所画出的指地成钢符之后,帝天就一脸鄙视的看着云若风,肆意的嘲笑起了他。

    “就你画出来的这玩意儿,也想破了指地成钢之法?我看你简直是在痴人做梦!”

    “等一下我再画一遍,让你见识见识,指地成钢符是怎么画出来的!”

    帝天嘲笑云若风的话音刚落,云若风却冷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画的指地成钢符虽然好看,但却没有我的管用。”

    “帝天,今天这狗屎,你吃定了!”

    说完这话之后,云若风又一次咬破了他的中指,在滴了几滴中指血在他画出来的鬼画符上面之后,随手就把他的鬼画符丢向了夹龙山飞云洞的镇山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