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有缘人(上)
    要说对指地成钢之法的了解,恐怕莫过于张奎转世的帝天了。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前世的张奎,是用他的生命体验过指地成钢之法的。

    对指地成钢之法如何使用,如何来破解,张奎转世的帝天是再也清楚不过了!

    所以在帝天看来,我竟然妄想用以前的那种老办法和夹龙山飞云洞之间建立联系,简直是一种愚不可及的行为。

    就这样,在帝天的冷嘲热讽之下,我的中指血慢慢的滴在了飞云洞前的那块镇山石上。

    但或许帝天说的是对的,也或许我和惧留孙佛无缘,我的鲜血滴到镇山石上,慢慢的渗入了进去,我却一点都没有感到有任何异常。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天机门的其他人身上。

    “苏天,你来试试吧!”

    听到我说出这话,苏天就走上前来,换下了我,而帝天却一脸不屑的看着我和苏天两个人,又在那里冷嘲热讽了起来。

    “需要我说多少遍?指地成钢之法,不是用你们的中指血就能够破了的!”

    “要想破指地成钢之法,只有用指地成钢符才能够破,而当今之世,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够画出惧留孙佛的指地成钢符?”

    说这话之时帝天一脸的得意之色,就在不久之前他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之后,不仅前世在惧留孙那里所学到的地行之术他也掌握了,还有不少的其他手段和法门,他全部都回想了起来。

    在到了夹龙山飞云洞之后,通过他前世所学到的那些手段,帝天一眼就看了出来,这夹龙山飞云洞的四周,被人用指地成钢之法所封禁,而要想进入夹龙山飞云洞之中,就必须破了这指地成钢之法。

    所以在帝天看来,除了他这个懂的破指地成钢之法的人之外,是没有人能够进入惧留孙佛的洞府的。

    当然,这仅仅是帝天之前的看法,在见识了禅真大师那高深莫测的手段之后,帝天可不敢认为连禅真大师都奈何不了这指地成钢之法。

    如果禅真大师像帮助我们天机门打退了幽冥老祖一样继续帮助天机门的话,那以禅真大师的手段,帮我们天机门的人进入夹龙山飞云洞,就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了。

    而就在帝天正担心着这一点之时,禅真大师这位佛门的大能者及时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说他不愿意去干涉天下大势,这就让帝天瞬间就压力全无。

    对帝天来说,这夹龙山飞云洞之中的东西,就是惧留孙佛为他而准备的。

    除了禅真大师这种级别的大能者之外,没有人有资格和他争夺惧留孙佛留给他的造化和机缘。

    但像禅真大师这种级别的大能人物,就算是惧留孙佛都无法和他相提并论,他又怎么可能会和他来争?

    这就好像一个大人不会和一个小孩子争抢东西的道理一样,在帝天看来,既然禅真大师已经表明了态度,那他肯定是不会出手的。

    而就在帝天洋洋得意的说出了要进入洞府的真正办法之后,苏天就向我投来了目光。

    在苏天看来,如果帝天说的没错的话,那我们就没有必要在夹龙山飞云洞浪费时间了。

    如果折腾了一番,最终没有任何收获,还要被帝天冷嘲热讽,那还不如趁早离开。

    苏天的想法我自然是能够理解,但我却始终认为,人一辈子无论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自己先放弃自己。

    既然机会在我们的眼前,而且这个机会是我们辛辛苦苦争取来的,那在没有做出任何尝试的情况之下,我们就没有任何理由放弃!

    就这样,我给了苏天一个鼓励的眼神,让他不要去理会帝天,直接无视了他便是。

    苏天跟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自然是懂的我的眼神里表达着什么意思。

    所以苏天就没有再去搭理帝天,而是做出了和我之前一模一样的动作。

    先伸出双手去感受镇山石,在没有任何感应的情况之下,又咬破了自己的中指,把中指血滴在了镇山石之上。

    不顾苏天的情况也和我一样,即便是滴了好几滴中指血在镇山石上,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最终在帝天一脸不屑的表情注视之下,苏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耸了耸肩,然后对着老修道:“老修,就看你的了!”

    老修这人话本来就不多,直接默默的走上前去,走到了镇山石下。

    帝天在这个时候又在一旁冷嘲热讽了起来。

    “唉!有些人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面对着帝天的冷嘲热讽,我们天机门的人都感到有些恼火,郑海冰和小兰陵这前世的兄弟两个,眼睛里面火光四射,都打算把他们的法宝祭出来,收拾一顿帝天这货了。

    但我却摇了摇头,让他们稍安勿躁,不要打扰了正在试图和镇山石建立联系的老修。

    接下来的状况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老修尝试的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

    “宋大哥,到你了!”

    就在老修一脸无奈的把希望寄托在了宋昊芮的身上,说出了这番话之时,宋昊芮却表现的对自己很没信心一样。

    “我觉的我根本就不用去试了!”

    嘴上虽然叨叨着,但宋昊芮还是走到了镇山石前,伸出了他的双手。

    而这时帝天却在一旁一脸鄙夷的道:“你的判断力其实没有问题,但你为什么非要不死心的来尝试一下呢?”

    “难道你认为像你这样的人,会和惧留孙佛有缘?”

    宋昊芮是个老实人,被帝天用这样的语气嘲讽,让他很是尴尬,但帝天说的却没有错,他的确和惧留孙佛无缘。

    无论是伸出双手感应,还是用中指血滴在了镇山石上,宋昊芮都没有任何感觉,那镇山石还是冷冰冰硬邦邦的。

    “唉!还是小云你来吧!”

    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宋昊芮没有反驳帝天,一脸无奈的转过了身子,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云若风的身上。

    秦楚楚认为惧留孙佛的有缘人不可能会是一个女人,所以她连尝试都不愿意!

    可以说此时此刻,我们天机门这边只剩下了云若风一个人有机会成为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而见云若风一脸凝重的走到了镇山石之前,帝天这货又打算冷嘲热讽一番。

    这会儿不要说小兰陵和郑海冰还有武顺了,就算是都有些忍不住了。

    只见武顺的面色一凛,对着帝天厉声道:“姓帝的小子,你要是再给老子逼逼,你信不信老子撕烂了你的嘴?”

    郑海冰一脸杀气的对着第天道:“帝天,你要是有本事,就跟我们天机门来战一场,只要你们帝家能打赢我们,我们立刻转身就走!”

    “如果没胆量和我们天机门战一场,就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小兰陵怒目而视着帝天道:“帝天,你不是张奎转世吗?那你应该是一个很牛逼的人物了,你要是有种,就跟老子打一架,只要你能打赢老子,那小云就不用去试了!”

    其实小兰陵对云若风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所以他干脆就找了一个借口,想用和帝天打一场的方式,来挽回我们天机门的面子。

    到时候无论他是否能打败帝天,我们天机门都不会在帝天的面前丢了面子。

    但我却并不愿意让云若风错过了这次机会,所以我在第一时间就反驳起了小兰陵。

    “小兰陵,你在胡说什么呢?万一小云要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