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倒霉的杀手(中)
    杀手界有个不成的规矩,那是宁死也不能说出雇主的身份。

    这名杀手他根本不知道雇主是谁?所以算是他想说出雇主的身份,想违背杀手界的规矩,却都无法做到。

    面对着脸笑嘻嘻,心里mmp的宋慈航,这名杀手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人要杀你。”

    “至于我是什么杀手组织的杀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死亡之吻?”

    因为被武顺和宋慈航给震慑到了,所以这名杀手倒是很老实,把自己的身份立马交代了出来。

    闻人倾城对西方世界最为了解,在听到死亡之吻这四个字之后,她给我们做起了解释。

    只见闻人倾城道:“死亡之吻据说创建于几百年以前,是整个杀手界最强大,最神秘的一股势力。”

    “在杀手界有一个传闻,说只要死亡之吻的顶级杀手出手,这个世界没有被杀死不了的人。”

    “甚至有传言说,死亡之吻最强大的那名杀手,也是死亡之吻的创建者,他可以杀神诛仙,我们所在的这方天地,没有他杀不了的人。”

    “不过这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从来都没有得到验证过,到目前而言,死亡之吻的顶级杀手,仅限于ss级而已。”

    “当然,算是死亡之吻仅仅出动ss级的杀手,却从来都没有过任务失败的先例。”

    经过闻人倾城这样一说,我们对死亡之吻有了一个了解。

    根据大奸魔神所说的情况,大恶世界的八大魔神之有个大力魔神,整个西方世界的杀手组织都被大力魔神在暗控制着,那如此说来,大力魔神和死亡之吻有什么关系吗?

    死亡之吻的那位最顶级的杀手,他是否是大力魔神呢?

    能够杀神诛仙,号称是我们这方天地的最强者,除了大力魔神之外还能有什么人呢?

    大力魔神吸收的混沌本源是力之本源,他所修炼的道是大力之道,而大力之道,以力为本,认为力量是决定一切的主要因素。

    按照大力魔神的大力之道,只有掌控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有资格掌控他人的生死,这和杀手组织的理念其实是差不多的。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死亡之吻的那位传说的存在,是大力魔神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本来我以为宋慈航来到阿姆斯特丹折腾出了这些事情,是针对八大魔神之的大秽魔神,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连八大魔神的大力魔神,都很有可能已经牵扯进来了。

    看来宋慈航是打算把这两大魔神一打尽,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

    只不过这两大魔神要是同时出手的话,以我们的综合实力,能够应付的了吗?

    秦楚楚的十二都天神煞阵,除掉一个混沌魔神没有问题,同时应对两个混沌魔神,而且还是两个等混沌魔神,是不是会力有不逮呢?

    想至此,我向着秦楚楚看了过去,而这时秦楚楚也向着我看了过来。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两个之间,是那么的默契。

    我心所想,秦楚楚瞬间便知。

    在微微一笑,对着我点了点头之后,通过秦楚楚的眼神我不难看出,她让我不要担心,一切由她来搞定。

    但秦楚楚越是这样,我却越是感到自己的无能,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却一直都靠着秦楚楚,如果不是秦楚楚的话,凭着我的实力,怎么可能会炼化了那么多的混沌魔神?

    如果仅仅依靠我的话,炼妖壶还能够恢复正常运转吗?

    陈婉秋还有机会解除禁术吗?

    在这一刻,我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无能,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差劲!

    果然如同那句至理名言所说的一样,人之所以会痛苦,是因为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而在我正想着这些之时,宋慈航却一脸庄严,面色肃穆的对着那名杀手道:“天生万物,皆有存在之理,而你却为了一己之私,肆意剥夺他人的生命,这是天大的罪孽,你可知晓?”

    面对着一脸庄严的宋慈航,这名杀手受到他的气势影响,显的有些紧张和惶恐,但对于宋慈航所说的话,这名杀手却有些不以为然。

    在往后退了一步之后,这名杀手冷冷的一笑,然后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什么叫做天大的罪孽?从我入了这一行,踏了做杀手的这条路之后,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对于我而言,被我所杀死的那些人,和蝼蚁有什么区别?”

    “不杀死他们,我用什么来享受人生美好,体验人生的最大乐趣?”

    落入了我们的手,这名杀手已经做好了被我们杀死的心理准备,所以虽然有些害怕和恐惧,但这名杀手却直言不讳的把自己心所想给说了出来。

    但宋慈航对这名杀手的观点却并不认可,在摇了摇头之后,宋慈航看去很是无奈的对着这名杀手道:“在你看来,被你所杀死的那些人,和蝼蚁无异,他们只要是弱者,没有享受生命的权力,你是这样想的,是与不是?”

    宋慈航所问,正是杀手心所想,所以当宋慈航说出这番话之时,杀手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你说的没错,我是这样想的。”杀手回应着道。

    而接下来宋慈航却面带着悲苦之色,如同寺庙之的佛祖一般,用慈悲之眼看着芸芸众生的目光看着这名杀手。

    只见宋慈航道:“在你的眼里,被你杀死之人和蝼蚁无异,但在我们这种人的眼里,像你这种人同样与蝼蚁无异。”

    “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道之下,圣人都为蝼蚁。”

    “如此说来,你有什么资格去轻视你弱小的人呢?”

    被宋慈航这样一说,那名杀手顿时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但那名杀手的观念却根深蒂固,宋慈航所说的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道理,在一时之间是很难改变他的想法的。

    宋慈航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和这名杀手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只见宋慈航道:“我知道,你肯定不认可本座所说的话,既然如此,那本座让你体验一下生生世世为蝼蚁,被人欺凌,被人灭杀的滋味。”

    在说完这话之后,宋慈航对着杀手轻轻的弹了一指,但这一次从宋慈航的手所弹出的却并不是七彩光芒,反而是一道黑色光芒。

    这道黑色光芒之充满着怨恨,充满着诅咒,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负面信息和负面情绪。

    随着这道黑色光芒没入了杀手的身体,这名杀手瞬间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之多了一些东西,他的灵魂,他的思想,好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但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却是那么的真实,好像实实在在发生在了他的身一样。

    在这个世界之,他任人欺凌,每天每时每刻都被人所侮辱,受尽了各种各样的苦难,算是他承受不了自杀而亡,但每一次自杀之后却又会获得新的身份,这个新的身份同样也要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同样活的和蝼蚁一般。

    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这个杀手在他的意识之经历了好几次轮回,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痛苦。

    “不,我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当宋慈航弹出了一道七彩光芒,让这个杀手变的清醒了过来之后,他立刻对着宋慈航跪了下来,神情无恐惧的哀求起了宋慈航。

    此时此刻,这个倒霉的杀手他宁可死一百次,也不愿意再经历之前的场景。

    但宋慈航却对着他道:“你刚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你今生所犯下的业力造,是不可消除,无法逃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