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你要是能救她,我就相信你!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在会所老板看来,我们这帮人肯定来者不善,是针对着他或者他的会所而来。!

    经营这种场所,虽然在这个国家来说是合法的,但毕竟这种场所是是非之地,经常有人来找麻烦,也是较正常的事情。

    正因为此,会所老板手下的几个保镖都已经做好了发生意外的准备。

    但让会所老板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宋慈航和我们这帮人没有做出任何对他不利的行为,反而宋慈航却面带着微笑,语气之充满着善意的告诉他,说我们前来的目的,是为了救他的命而来。

    假如换做一个普通人,对会所老板布莱尔说出这话的话,恐怕布莱尔早让他手下的保镖动手把这人当神经病给赶出去了。

    但来之前布莱尔已经有所了解,我们之有人拿出了可以透支百亿美刀的黑卡,足以证明我们这帮人绝不是普通人物。

    仅仅以那张黑卡来论,我们这帮人不是他所能得罪的起的。

    如果说他得罪了一个拥有着百亿美刀的人物,恐怕这人只需要拿出十分之一的资产,找那些国际杀手,足以要了他的命。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此刻的宋慈航满脸的友善之色,表情无的真诚,让布莱尔根本无法怀疑宋慈航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于是布莱尔迟疑了片刻,随后问着宋慈航道:“这位先生,您何出此言?”

    “我并没有感觉我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你为什么要救我?”

    布莱尔一脸的不解,但宋慈航却淡然回应着道:“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听到宋慈航这话,布莱尔面色一变,但很快他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对着宋慈航道:“这位先生,请恕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的身体很健康,并没有任何问题。”

    见布莱尔这样说,宋慈航却冷笑了两声道:“呵呵,布莱尔先生,你真的以为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吗?”

    “你现在采用的治疗方案确实稳定住了你的病情,但这种治疗方案,对人的身体损耗特别大,时间一长的话,你的身体会彻底奔溃。”

    “可能这种治疗方案会延长你的寿命,让你不至于在两三年内死去,或许在两三年后会有更好的治疗方法,会让你活的更长一点。”

    说至此处,宋慈航的面色一沉,话锋一转,语气无沉重的道:“但你的身体之内有大量的污秽始终都无法排除,恐怕迟早有一天,这污秽会耗尽你所有的生命能量,而那个时候,是你无悲惨的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听宋慈航说到这里,布莱尔脸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整个人也越来越紧张了。

    其实宋慈航说的一点都没错,布莱尔早在两年之前患了艾滋病,只不过因为他能够支付的起昂贵的医药费,所以他才能够用当前最先进的鸡尾酒疗法制住他的病情,并没有让他的病情恶化。

    但和宋慈航所说的一样,这种鸡尾酒疗法却并不能彻底杀死艾滋病毒,而且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很大。

    身体的痛苦,已经让布莱尔不堪承受折磨,还有精神的压力,让布莱尔随时都有可能陷入崩溃状态。

    “这位尊贵的先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你真的能够救我吗?”

    盯着宋慈航看了片刻之后,布莱尔用颤抖的声音问着道。

    而这时的宋慈航却往跟随着布莱尔一起来的那名红衣女子身看了一眼,随后轻叹了一口气道:“布莱尔先生,你或许并不知道,你身体之内的污秽,已经传染给了她,她现在和你一样,也成了一个一身污秽病毒之人。”

    “如果我今天不告诉你,你们两个相互交叉感染,恐怕算是你现在用的那种治疗方案,也无法再控制你的病情了。”

    听到宋慈航这话,那名红衣女子大吃了一惊,她跟随在布莱尔的身边,原因只有一个,是因为布莱尔有钱,她的目的是赚到布莱尔的钱,可绝对不是搭自己的一条命。

    所以此刻当听到了宋慈航所说的话之后,这名红衣女子心里面忍不住的开始打鼓了。

    最近这段时间她确实感到有些身体不适,但她却并没有在意,难道说,她真的得了那种可怕的疾病吗?

    布莱尔这个该死的,给她传染了恶性病毒吗?

    想至此,红衣西方女子对着布莱尔厉声问道:“布莱尔,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你是不是得了艾滋病?”

    红衣女子这样一说,在地跪着的那些人全都释然了,原来他们的老板竟然也得了和他们一样的病。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这并不怪,为这种场所的老板,私人生活本身较混乱,被传染到恶性病毒的机会要一般人高的多,要不是他们老板有钱,用鸡尾酒疗法控制住了病情的话,恐怕早已经病发身亡了。

    但鸡尾酒疗法的费用极度昂贵,一年据说要好几百万美刀,普通人那能付的起这么大的一笔费用?

    所以他们这些普通人在得知自己传染了艾滋病之时,几乎等于被宣判了死刑。

    唯一的区别,在于和死神斗争,能在这个世界多活几年而已。

    发病晚的,可能能活个十年八年的,要是发病早的,或许一两年会全身腐烂,失去免疫力而死。

    而在这帮人全都向着布莱尔看了过去之时,布莱尔却没有理会他身边的红衣女子,反而表情凝重的对着我道:“你说你是来救我的,怎样你才能救我?”

    “需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才会救我?”

    “你真的能救我?能治好我身的病?”

    无论站在任何一个人的角度,不可能仅凭着宋慈航所说的几句话相信了他的,尤其是布莱尔这种经营着风月场所的老江湖,他更是不可能会随随便便的相信一个人。

    可以说此刻的布莱尔充满了警惕,在布莱尔的眼,宋慈航和我们这帮人是骗子的成分反而更大一些。

    或许我们的那张黑卡,都是伪造出来的,只是一个用来骗人的噱头而已。

    以宋慈航的手段,自然是能够看穿布莱尔的一切想法。

    所以宋慈航微微一笑,对着布莱尔道:“我知道,你肯定是不会相信我的,你认为我们一帮人都是骗子,是故意来骗你的。”

    “连姜一拿出来的那张黑卡都是假的。”

    听到宋慈航这话,布莱尔很是震惊,为什么他心里面所想的,全都被宋慈航给说了出来呢?

    如果是通过揣摩人的心思推断出来的,那这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太厉害了。

    在布莱尔正闪现了这个念头之时,宋慈航继续道:“既然你不愿意相信,那我先证明我的能力给你看。”

    “只要我的能力得以证明,到时候我再跟你来讲条件。”

    听到宋慈航这话,布莱尔有点儿摸不清宋慈航的套路了,不过既然宋慈航要证明给他看,那他肯定不会阻止。

    “尊贵的先生,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如果您能证明给我看,那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我都可以答应你。”

    布莱尔口是心非的给宋慈航做着解释,但宋慈航接下来却没有理会布莱尔,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一个长相很是普通,但穿着却极度暴露的西方女子。

    这名女子的身散发着浓烈无的香水味道,脸涂着一层厚厚的粉底,眼神里充满着绝望。

    当宋慈航向着她看了过去之后,这名女子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您,真的能救我吗?我不想死,但我没有钱啊!”

    “只要您能救我,我可以信仰你,我可以把你当成唯一的真神,甚至只要您愿意,我的身体都可以献给你!”

    此刻的这名女子,已经把宋慈航当成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但在她看来,除了自己的身体之外,她没有任何筹码。

    不过宋慈航是无我无相,无欲无求之人,对于这个庸俗而平凡的西方女人肯定不感兴趣。

    面带着悲苦之色,宋慈航轻叹了一口气道:“你体内的污秽之毒,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一旦爆发之后,最多一个月时间之内,你会毒发身亡,身体溃烂而死。”

    “假如不信的话,你可以掀开你的衣服,看看你的腋窝之下,是否已经变成了黑色,而且有无浓烈的恶臭味儿?”

    听到宋慈航这话,那名女子猛的连连点头。

    “对,您说的太对了,我的腋窝之下,确实变成了黑色,经常会有血水渗出,而且那血水的味道臭无。”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喷了许多的香水在身。”

    这女子这样一说,和她经常打交道的人这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她总是喜欢在身喷味道无浓烈的香水的原因了。

    原来她体内的病毒已经达到了爆发的临界点,那岂不是代表着她已经离死亡不远?

    她的身到处都是病毒,那和她发生过关系的那些人,和她有过接触的那些人,会不会被她传染了病毒呢?

    闪现了这些念头之后,那些没有得病的全都感到很是不安,生怕自己和这名女子平时接触之时被她给传染了病毒。

    而这时,布莱尔却面色肃穆的对着这名女子道:“朱丽叶,把你的衣服脱了,给我看看你的腋下,是不是真的变成了黑色?”

    说话之间,布莱尔走到了朱丽叶的面前。

    站在布莱尔的角度,为了防止被我们所骗,他必须要确定这名女子的情况是真还是假?

    而对于朱丽叶来说,脱衣服这种事她早已经习惯,更何况她现在得了这种病,完全没有任何必要顾忌。

    更何况这还是她老板下达的命令。

    既然布莱尔要她把衣服脱下来,朱丽叶三下五除二,丝毫都没有犹豫,转眼之间把身的衣服给脱了个一干二净。

    所谓非礼勿视,我们一帮人除了宋慈航之外全都闭了眼睛,或者把头扭到了一边,但布莱尔却把头凑了过去,仔细的盯着朱丽叶的腋下观察了一番。

    当看到朱丽叶的腋下变成了黑色,在往外渗着血水,近距离一闻能够闻到一股臭无的味道之时,布莱尔立马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此刻的布莱尔已经完全肯定,朱丽叶体内的艾滋病毒已经到了频临爆发的边缘,一旦爆发的话,朱丽叶的免疫力会全部消失,他身体之内的器官会全部都报废,恐怕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朱丽叶会因为身体衰竭而死。

    “你要是能救她,我相信你!”

    沉思了片刻之后,布莱尔转过身子,对着宋慈航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