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救你命的人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救你命的人

    在宋慈航面带着笑容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无论是保安还是服务人员,以及那些风尘女子,突然间全部都反应了过来。  .  .

    宋慈航没有给他们做任何检查,甚至都没有接触到他们的身体,仅仅看了他们几眼,能够准确无误的判断出他们身患恶疾,这岂不是说明宋慈航他不是普通人物?

    其实在西方人的眼里,我们东方是一个遥远而又神秘的地方,虽然近百年来,相对西方来说东方较贫穷和落后,西方人的骨子里面是看不起东方人的。

    不过这仅限于当代的西方人,在古代,在几百年以前,西方人对我们东方人却无的崇拜和羡慕。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当代的西方人虽然有些看不起我们东方人,但我们东方人在西方人的眼,却依然带着神秘感。

    如我们东方的功夫,东方的医术,乃至我们东方人讲究的风水玄学,在西方的流社会之是很受推崇的。

    而此刻,当宋慈航提出了要求,说只要信仰了他,把他当成了唯一的真神,他可以让他们重获生命,治好他们身的恶疾之时,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几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宋慈航。

    尤其是那些身患恶疾者,宋慈航是他们生命之唯一的一盏明灯,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至于宋慈航所说的信仰于他,把他当成唯一的真神,这根本不是事儿。

    在生命面前,一切事小,只要能让他们活下来,能继续享受这世间的美好,别说把宋慈航当成唯一的真神了,算是当成他们的爹,他们也心甘情愿。

    “尊贵的先生,只要您能救了我,能治好我身这该死的病,我一定信仰您,把您当成唯一的真神。”

    保安头子麦克在第一世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对着宋慈航跪了下来。

    而在麦克跪了下来之后,杰克同样也学着麦克跪了下来。

    “尊贵的先生,我本来是信仰神圣教廷伟大的祖神的,但只要您能救了我,那怕是能让我多活十年,我立马可以不信仰祖神。”

    “既然祖神不保佑我,让我得了这该死的恶疾,那我为什么要信仰于他?”

    “尊贵的先生,只要您救我,我一定会信仰你,把你当成唯一的真神!”

    随着杰克的话音一落,那个认为自己也被传染了的服务人员同样也跪了下来,同样也赌咒发誓的要信仰宋慈航,把宋慈航当成唯一的真神。

    当然,这些人也较精明,他们信仰宋慈航的前提,是宋慈航必须救活他们,清除掉他们身的恶疾。

    那十多个女人同样也不想死,当这三个男的对着宋慈航跪了下来之后,叫杰西卡的那个女人第一个跪了下来。

    “尊贵的先生,只要您能救我,能让我和麦克在一起,我一定会信仰你,把你当成这世间唯一的真神。”

    紧接着,跟随在杰西卡之后,玛丽和其他的十来个女人,全部都跪了下来,口径一致的向宋慈航提出了请求。

    这些女人都不想死,她们此刻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宋慈航的身。

    至于其他的女人和服务员以及保安,因为并没有身患恶疾,倒是不至于向宋慈航下跪。

    但这些人却无一例外的受到了宋慈航的感染,全都静静的站在一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了宋慈航的身。

    这些人都想知道,宋慈航他究竟有何手段,竟然敢夸下如此的海口?

    现代医学都治不好的恶疾,他凭什么来治疗?

    难道凭借东方的神医术?凭借东方的那些难以下咽的汤汤水水?

    在西方的医学界,现代医学的范畴之,可是有不少人不承认在东方传承了好几千年的医术的。

    而在这些人盯着宋慈航,等待着宋慈航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反应之时,一名年龄在五十来岁左右,穿着一身灰色西服,身材高大而威猛的西方男子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在这个西方男子的身边,跟随着一个身材火爆,容貌妖艳,穿着一身红色礼服的西方女子。

    另外,还有四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一看力大无,身手不凡的保镖紧跟在了这个西方男子身后。

    当走了进来之后,却发现我们一帮人坐在沙发,有十几个风尘女子和两个服务人员,一名保安跪在了地,可怜巴巴的面对着宋慈航之时,这名西方男子感到很是诧异。

    “麦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从这名西方男子说话的语气来看,他应该十有八九是这家会所的老板,不过这名西方男子感到很是怪,为什么他手下的人会是这副表现呢?

    算是为了讨好客人,也不至于用跪在地的这种方式吧?

    为一名典型的西方人,对于这种跪在地的东方礼仪,这名西方男子还是较排斥的。

    而在这名西方男子问起了保安头子麦克之后,麦克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如同天要塌了一样,回答着道:“老板,我要完了,我被杰西卡传染了艾滋病,我要死了!”

    “我在求这位尊贵的先生,只有他能够救我!”

    在麦克说出了这话之后,杰克同样也对着西方男子道:“老板,我也要完了,我是玛丽那个贱人传染的,现在看这位尊贵的先生能不能救我们了!”

    听到杰克和麦克所说的话,看着跪在地的这一帮人,西方男子面色一沉,基本已经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为这家会所的老板,自然是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在他看来,我们这帮东方面孔的人恐怕十有八九是一帮骗子。

    只不过他手下的这帮人,很有可能已经被我们给洗了脑。

    而我们到他的会所来的目的,很有可能是冲着他来的。

    想至此,西方男子面色一沉,目光从我们一帮人的身扫过,最后停留在了宋慈航的身。

    因为此时此刻,杰克和麦克,还有其他人全都向宋慈航所在的位置下跪,所以会所的老板很容易分清主次,他自然是把宋慈航当成了我们一帮人之的核心。

    “很高兴见到诸位,我是这家会所的老板布莱尔。”

    面部的表情较严肃,西方男子对着宋慈航沉声说道。

    而宋慈航却肆无忌惮的在会所老板和他身边的女人身仔细打量了一番,最终却表现的有些无可奈何,长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只见宋慈航道:“布莱尔先生,你是不是认为我们是一帮骗子?”

    “你是不是认为我们已经给你手下的这帮人洗了脑?”

    “你是不是认为我们这帮来自东方的骗子,是冲着你来的?”

    佛门的五眼六神通之有一门神通叫他心通,只要修炼成了他心通,可以知道自己境界低的任何一个人心的想法。

    对于宋慈航来说,会所的老板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他想知道他内心的想法,简直不要太过于简单。

    但对于会所的老板来说,宋慈航一口道破了他的想法,却让他大吃了一惊。

    “你们是什么人?到我的会所来意欲何为?”

    面色一沉的同时,会所的老板厉声问道。

    而在会所老板问出这话的同时,他身后的几个保镖已经把手伸进了怀里,摸到了他们随身的配枪。

    但宋慈航却毫不在意,反而微微一笑,对着会所老板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救你命的人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