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唯一真神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把这个场所之的绝大多数女人找来之后,宋慈航竟然说出了一番这样的话,这一下子听的我们全都一愣一愣的。

    要说宋慈航之前所说的那些话,是针对那些女人所说,也还算有一定的道理,但他却突然话锋一转,说这些女人之有十来个以危在旦夕,命不久矣,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真的和宋慈航所说的一样,身体和心灵被污秽之气所侵袭,可以危及生命吗?

    不过这话听起来貌似也有点道理,按照医的说法,人之所以会生病,是因为邪气入体,久而久之形成病灶,当病灶无法驱除之时,会影响到人的身体健康和生命。

    宋慈航所说的污秽之气,从某种程度来说,应该和医的邪气入体是一个道理。

    本来金玫瑰的保安和服务人员把我们当成了大金主,但这会儿在听到宋慈航所说的话之后,几个服务人员和保安隐隐约约的觉的有点儿不大对劲了。

    从宋慈航所说的话来看,他怎么像一个来搞事的?

    但我拿出的那张黑卡却让这帮服务人员和保安对我们的身份相当的忌惮,算是觉的有点不对劲,他们却不敢和我们翻脸。

    “这位尊贵的先生,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你们到我们金玫瑰是来玩的,那我们可以给你们提供最好的服务,但如果你们是有别的目的......”

    杰克正在用较委婉的语气提醒着宋慈航,但宋慈航却连理会都没有理会于他,只见宋慈航用他的右手手指对着在场的一些女子指指点点了起来。

    “你,你,还有你,还有你......”

    在指了十来个人之后,宋慈航面色凝重的道:“但凡被我指到的,你们自己的身体有什么状况,自己应该心里有数吧?”

    “我刚才所说,绝不是危言耸听,你们的身体,已经危在旦夕,命不久矣了!”

    “其他的人目前虽然没什么事,但如果时间一长,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很难说了。”

    “在这种藏污纳垢之所,你们的思想和身体是最容易被污秽之气侵入的,所以你们将来的下场,可以说不言而喻。”

    其实当宋慈航说出她们之至少有十个以已经危在旦夕,命不久矣之时,这些女人已经全部都变了脸色,但此刻当宋慈航一个一个把她们指了出来之后,这十多个女人一个个面色发白,双腿发颤,连站都有点儿站不稳了。

    有句古话,叫瓦罐不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前亡,宋慈航说的一点都没错,在这种充满了污秽的地方工,做的又是那种迎来送往的事情,每天不知道要面对多少个男人,因为各种原因,难免会沾染到一些疾病。

    算是卫生措施,保护措施做的再好,意外却经常会发生,而且有些病毒可以通过太多种的渠道传染,是根本没法防住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被宋慈航所点的这些人身体之内全都沾染了恶疾,而且还是那种根本无法治疗的恶疾。

    如梅毒晚期,艾滋病,等等。

    这些女人明明知道自己患了严重的疾病,但却因为诸多种原因,让她们隐瞒了自己的病史,带病坚持工。

    那怕是她们的病会传染给别人,她们却不管不顾。

    这其的原因很多,首先她们可能是知道自己患了病自暴自弃,其次她们是带有一定的报复心理,再次她们除了用这种方式赚钱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门路,为了苟活于人世,她们只能选择继续干这种营生下去。

    然而此时此刻,当宋慈航直接点破了她们的身份,说她们命不久矣之时,她们的精神信念瞬间崩塌了。

    可以说这十多个女人,瞬间失去了继续用这种苟延残喘的方式活下去的勇气。

    其他的女人看着这十几个被宋慈航指到的女人,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一个个脸的表情显的很不自然,对宋慈航所说的话好像有了一定的感悟一样。

    而见此情形,金玫瑰的保安和服务人员觉的宋慈航和我们这帮人是来搞事的,虽然我拿出的黑卡证明了我的身份不是一般人,但如果我们所做的事情关系到他们的饭碗,那他们肯定不能容许。

    “诸位尊贵的先生,如果你们到我们金玫瑰来不是为了享受我们金玫瑰所提供的服务,而是为了别的目的,那请你们还是离开为妙。”

    “我们老板很快到,我不想在我们老板到了的时候,让他看到一些不太愉快的场面。”

    杰克的面色一沉,很不客气的对我们下了逐客令,而且还把他们老板搬了出来。

    能开这样的场所,杰克的老板肯定是有点儿实力的,不过无论杰克的老板是什么样的人,对我们来说他依然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所以对杰克所说的话,我们完全当做了耳旁风。

    尤其是宋慈航这家伙,他竟然盯着杰克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对着杰克道:“前段时间你是不是得过一场感冒?自从那次感冒之后,你是不是会经常发低烧?还有,你的肠胃应该不是很好,最近这段时间经常会腹泻。”

    “你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越来越虚弱了,每天都无精打采的是吗?”

    杰克本来对宋慈航已经产生了一些敌意,但在听到了宋慈航所说的话之后,他的脸色瞬间大变,两鬓和额头立刻有豆大的汗滴渗了出来。

    如果宋慈航不说,他可能不会在意,但宋慈航这样一说,让他不得不承认,宋慈航所说的情况,确实发生在了他的身。

    而这种情况,通常会发生在那些刚刚感染了艾滋病的人身。

    难道他,被传染了艾滋病吗?

    脑海之闪现了这个念头,杰克忍不住的把他的目光向在场的几名女子的身看了过去。

    这几名女子和他之间都发生过关系,而且他们之间发生关系之时,经常不会采取防护措施。

    最终当杰克的目光落在了一名金发碧眼,身材傲然的西方女子身之时,杰克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刚才宋慈航所说的危在旦夕,命不久矣的十多个女人之,金发碧眼的这个女人在其。

    “玛丽,你,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你传染给我的?”

    杰克用颤抖的声音在问着这个叫玛丽的女人,在这一刻,他是多么的希望得到否定的答复。

    然而叫玛丽的这个女人做出的回答让杰克一屁股坐在了地。

    “杰克,你猜的没错,是我传染给你的!”

    “我是被你带入这一行的,我之所以会得这种病,全都是因为你。”

    “既然我无法在这个世界活下去,那你陪着我一起去死吧!”

    叫玛丽的这个女人一脸决绝,既然已经被宋慈航给说破了,那她无所畏惧了。

    当着众人的面,她说出的这番话,等于承认了一切。

    “玛丽,你这个贱人,你害死我了,我要杀了你!”

    杰克虽然嘴在骂着玛丽,口口声声的要杀了她,但他的身体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连从地站起来都很难做到。

    要知道,在这种风月场所,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大家都看的很淡,所以这些服务员和场子里的女人之间的关系非常混乱。

    此刻见杰克了招,其他的几个服务员和保安全都大惊失色,一个个向着和他们有关系的女人看了过去。

    当发现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女人不在宋慈航指出的十多个女人之内,会长出一口气,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

    但如果发现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在宋慈航指出的那十多个女人之,立刻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了一般,瞬间了无生趣。

    在服务人员之,除了杰克之外还有一个,发现自己很有可能会招,保安之,保安头子麦克,发现有一个自己的老相好也在宋慈航指出的十多个女人之。

    “杰西卡,你这个贱人,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你有病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每次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那么主动?”

    “我说我最近感到身体有些不对劲,肯定和你这个贱人有关!”

    麦克指着一个皮肤雪白的西方女人怒骂了起来,而那个西方女人却表现出了一副对麦克一往情深的样子。

    “麦克,早在三个月之前我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了,但我却舍不得你!”

    “虽然我已经忘记了和多少个男人发生过关系,但在我所有的男人之,只有你是我最爱的。”

    “假如我没有做这种卑贱而肮脏的工,假如我是一个清白的女人,我是多么的希望,能够陪伴你一生一世,能够给你生儿育女,但这已经不可能了!”

    “请原谅我的自私,请容许我向你说一声对不起!”

    “因为太过于爱你,所以那怕是我会死去,我也希望死后的我不会孤单,有你陪伴在我的身边。”

    当杰西卡一脸深情的对着麦克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本来怒火滔天的麦克却如同被浇了一头凉水一样,瞬间蔫了下去。

    其实麦克对杰西卡也有一定的感情,但却因为杰西卡所从事的工和她的职业,让麦克始终都无法接受。

    然而此时此刻,在得悉了他们两个同时都感染了那种无法治愈的恶疾,面对着对他一往情深的杰西卡之时,麦克纵然有滔天怒火,却无法发泄在杰西卡的身。

    “杰西卡,你!”

    麦克看去颇为无奈,而在这时,宋慈航却微微一笑,目光从杰克和麦克还有杰西卡她们这些身患恶疾的人男男女女身一扫而过。

    接下来只见宋慈航脸的表情变的无和蔼和慈祥,他看去给人的感觉如同一个值得人信赖的长者一样。

    “只要是人都不想死,但如果我需要你们付出一定的代价,能驱除你们身体之内的疾病,让你们变成身体健康的正常人,这个代价你们愿意付出吗?”

    面色和蔼可亲的说到这里,宋慈航的目光从在场的所有人身扫过,包括那些没有身患恶疾的西方女子和服务人员。

    接下来宋慈航道:“无论是心灵的,还是身体的污秽,我都可以给你们清除,让你们从此以后,变成善良的人,正直的人,纯净的人,但我的条件,却是需要你们信仰我,把我当成你们心目之唯一的真神,你们能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