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等我们办完了事再联系你们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等我们办完了事再联系你们

    虽然西方人我们东方人要开放的多,这座城市的那些风月场所都是公开化的,而且还是合法经营的,但毕竟这个行业自古以来是不了台面的,流社会的人是不会正大光明的光顾这些场所的。(.  . )

    但我们这帮人住的起五星级酒店,身边还带着五个绝色天香的美女,却为何要去光顾那些场所呢?

    风月场所里面的庸脂俗粉,能和秦楚楚她们五个相提并论吗?

    在这个门童看来,算是那些风月场所的所谓头牌,没有一个能够和秦楚楚她们之的任何一个相。

    难道说,我们这些人腻味了东方女人的典雅温柔,想体验一下西方女人的豪放彪悍吗?

    或许只有这个原因。

    看来东西方人之间的观念差距真的很大,难怪这几年有大量的东方人趋之若鹜一般涌来了他们这个城市,而且据说这些人最喜欢去的地方,是风月场所最集的那条街。

    想到了这些之后,门童的眼神里露出了明显的鄙夷之色,对着宋慈航道:“先生,您想去的那地方一般晚才较热闹,整个一条街全都是从事那个行业的,不过你这会儿要是去的话,恐怕只有最大的几家场子才会营业,到时候你看那个场子开着门,只管进去行了。”

    心态发生了变化,说话的态度和语气会同时发生变化,此刻在这个门童的眼里,我们一帮人都成了较低俗的人物,而且还是那种没有任何鉴赏能力的低俗人物,所以在对宋慈航说话之时,他直接去掉了敬语,态度变的冷淡了许多。

    不过宋慈航却不以为然,仍然是那副脸笑嘻嘻,心里mmp的表情,眼神之带着渴望,好像还挺急迫的,问着门童道:“那条街叫什么名字呢?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们?”

    门童闻言点了点头道:“那条街的名字叫善德街,隔壁挨着你们唐人街,我会让司机直接送你们去善德街的,到时候让司机把他的联系方式留给你,你们如果逛完了要回来,让司机去接你们。”

    说完这话,门童拿着对讲机调度了一番,没过三分钟的时间,有三辆车开了过来。

    这三辆车要放在国内,也勉强能算是好车了,但在五星级酒店,这种车用来接送客人,只能算是最低档次的。

    “谢谢你的安排,姜一,小费你来给吧,不要给少了!”

    宋慈航在笑着对门童感谢了一句之后打开了第一辆车的车门,坐进了副驾驶的滋味,在临车之前,还对我做出了一番安排。

    因为我们的行动要宋慈航来主导,所以无论宋慈航怎样安排,我们都只能配合他,既然宋慈航要我给门童多给一点小费,那我多给一点是了。

    我的纳戒之有不少的现金,美刀,欧元什么的应有尽有,平时那些客人给门童消费最多给个十块二十块欧元的,既然宋慈航要我多给一点,我直接拿了一叠欧元出来,连数都没有数递给了门童。

    “谢谢你帮了我们,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把这叠欧元递给了门童,我打开车门坐进了第二排,秦楚楚也和我坐在了同一排,还有郑海冰也坐在了秦楚楚的旁边。

    接下来其他人分别了另外的两辆车,等我们所有人全都车之后,司机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立刻开出了酒店,向着门童安排的善德街而去。

    但在我们离开了许久之后,手里抓着一叠厚厚的欧元的门童却一直都愣在了那里。

    这一叠欧元,足足有好几千,相当于他一个月的收入,在这个五星级酒店干了有好几年了,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像我们这样土豪的客人!

    随便给消费给了几千欧元,算是那些世界顶级的富豪,也不会这样做吧?

    我们这帮人,究竟是人傻钱多呢?还是真的土豪到了他无法想象的程度呢?

    不过不管怎样,他的这笔钱已经是赚到手了!

    而且在想到我们这帮人还会在这个酒店住好几天之后,门童的双目之精光闪烁,暗暗的下定了决心,以后对待我们的态度,一定要他的亲生父母还要尊敬,说不定服侍好了我们这帮人,他的命运都会发生改变。

    门童这块儿暂且不提,且说我们在用了差不多四十分钟之后,被酒店的车送到了善德街。

    根据一路开车的司机介绍,善德街总共长约两公里,是一条步行街,在街道的两旁有不少的橱窗,一旦到了晚,橱窗里的灯光会变成了让人迷醉的粉红色,会有穿着暴露,身材傲然的年轻女子站在橱窗里。

    这些女子所从事的行业不言而喻,站在橱窗里的她们如同商品一样被人观赏,一旦有人看,会询问价格,只要双方同意,会在橱窗背后的特定环境之达成交易。

    至于如何达成交易,尽在不言之。

    不过我们到善德街的时间是大白天,所以橱窗里并没有人,我们算是想满足一下好心,想见识见识属于这座城市的独特风景都很难做到。

    “你们如果想去玩的话,我建议你们去那几家白天都营业的场所。”

    “从这里往前走五百米左右,应该有一家规模较大的场所。”

    看了一眼我身边坐着的秦楚楚之后,开车的司机对着我道。

    因为给门童给小费的过程都被这个司机看在眼里,所以这个司机把我当成了大金主,对待我的态度极度的恭敬,他也很想从我这里赚到一笔不菲的小费。

    既然我们来到了这条以风月场所而闻名于世的街道,那说明我们肯定是冲着风月场所而来的,所以这个司机主动给我做起了参谋。

    唯一让这个司机有些尴尬的,是我身边的秦楚楚,她从头到尾都板着个脸,显的有点儿不太高兴一样。

    或许对于女人来说是如此,每一个思想较正统的女人,对这种地方都较排斥吧。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宋慈航他想干什么?既然司机这么说,那一切都让宋慈航来做出决定。

    于是我向着宋慈航看了过去,结果却看见宋慈航这货竟然像个老司机一样,眼神里面精光一闪,向着前方看了过去。

    “好,我们去你说的那个地方。”

    “姜一,这几个司机不错,多给他们一点小费。”

    交代了一声之后,宋慈航打开车门走下了车,看去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一般,自己一个人向前走去。

    我和秦楚楚急忙下车,在临走之前我又从纳戒之拿了三叠欧元出来,丢给了三个开车的司机。

    这个三个司机开车送我们来这条街的费用会记在酒店的账单里面,他们只能赚到一点点微薄的佣金而已,但此刻我丢给他们的小费,却相当于他们一个月的收入,这让三个司机大喜过望,对我的感激简直无与伦。

    这几年欧洲国家的经济不怎么样,这些司机们很少赚到这么大的一笔钱,所以当我们一帮人下车之后,三个司机千恩万谢,把他们的名片给我们每一个人都给了一张。

    “尊贵的先生,你们以后用车一定要用我的,我的车虽然差了点儿,但我会给你们提供最完美的服务,让你们享受到最尊贵的待遇!”

    三个司机在那里拼命的讨好着我们,但我们却懒的跟他们浪费时间,紧跟在了宋慈航的身后,向着司机所说的那家风月场所而去。

    片刻之后,我们一帮人来到了一座装修的富丽堂皇的会所门前,但因为我们一帮人之竟然有五个美女的缘故,会所门口的保安看着我们的眼神之却无穷无尽的迷惑之色,他们实在是搞不懂我们这帮人的来意。

    大早的跑到这种场所来的人并不是没有,但一次来好几个,而且还带着女伴来的,最关键的,这五个女伴全都是极品绝色,这真是让人无法理解的事!

    难不成这帮东方人和东方美女,是要抢占市场,是来砸场子的?

    闪过了这个念头之后,几个保安立刻挡在了我们的面前。

    一个身高马大面色凶恶的保安把手一伸,瓮声瓮气的对着我们道:“很抱歉,我们这里不接待女宾。”

    “男士们可以进入,但女士们请回避吧!”

    以我们的实力想收拾这几个保安不在话下,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能够拦住我们。

    但如果我们收拾了这几个保安,进入了这家风月场所,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对于宋慈航的计划会不会造成影响呢?

    如果影响了宋慈航的计划,那代表着我们很有可能会让大秽魔神成为漏之鱼。

    考虑到这一层关系,我们并没有做出激烈反应,而是向着宋慈航看去,等着宋慈航来做出决定。

    如果宋慈航让我们动手强行闯进这家风月场所,那我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动手,但如果宋慈航接受了这几个保安的意见,那秦楚楚她们几个,恐怕只能在外面的步行街逛了。

    果然,宋慈航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是不会跟这几个保安起冲突的,我们的目的是进入这家会所之内,收拾几个保安,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只见宋慈航对着秦楚楚她们几个道:“司机说这条街挨着唐人街,既然你们不方便进去的话,那你们去唐人街逛吧!”

    “等我们办完了事,到时候再联系你们!”

    宋慈航在查马斯丹诺家族长大,他所接触的人绝大多数用的是西方人的语言,所以他这会儿跟秦楚楚她们说话之时用的是英语。

    而宋慈航所说的这番话,听在那几个保安的耳朵里,顿时让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

    对于我们东方男人,发自内心的产生了崇拜感!

    跑到这种场所来办事,谁都知道办的事是什么事,但宋慈航却正大光明的告诉了我们一起来的女人,还说办完了事再联系她们,这又岂能让他们不服?

    无论是男人对待女人的这种底气,还是开放豪爽的程度,都让他们望尘莫及。

    算是他们西方人再开放,恐怕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吧?

    难不成东方人的含蓄和保守是假的,他们这些年一直都被西方媒体给骗了?

    东方人其实他们更开放,他们更加玩的开?

    在这几个保安一脸崇拜的看着我们之时,秦楚楚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对着我道:“那好吧,我们在到唐人街去逛一下,你们要是有什么情况,跟我及时联系行。”

    说完这话,秦楚楚直接转身而去,好像对我们要去的地方一点都不在意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