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王相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根据我的猜测和判断,宋慈航带着我们下一个要除掉的混沌魔神,十有八九是大秽魔神。!

    虽然现代人对风月行业看的较开,但以传统的观念来说,风月行业却仍然是一个藏污纳秽的行业。

    算是西方世界的人整体来说我们东方人要开放的多,但在绝大多数的国家,却仍然不容许风月行业公开化,在绝大多数的国家,从事风月行业是被人所不齿的,是非法的。

    不过宋慈航却并没有给我做出直接的回答,他在微微一笑之后,对着苏天道:“苏天,尽快动身吧,我们在阿姆斯特丹可能要浪费较多的时间。”

    既然宋慈航不愿意具体的说,那我没有必要再追问下去,相信到了阿姆斯特丹之后,自然会有结果。

    接下来苏天看了我一眼,见我点了点头,催动了他的混沌金殿,从非洲向着阿姆斯特丹飞去。

    即便是混沌金殿飞起来如同风驰电掣一般,宇宙飞船还要快,但却因为苏天对路不熟,等到我们抵达阿姆斯特丹之时,已经到了当地时间的晚七点多钟。

    找了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苏天把我们从混沌金殿之放了出来,随后收起了混沌金殿。

    这时天色已晚,宋慈航也没有做出明确的指示,于是我们决定干脆先找一家附近的酒店住下来。

    因为阿姆斯特丹是旅游城市,每天有数以万计全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体验阿姆斯特丹的风情,所以城市之的酒店不少,而且酒店的档次都不算是很低。

    当然,对我而言钱不是什么问题,无论多贵的酒店,我们都能住的起。

    我们找的这家酒店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不过这一次我们并没有开总统套房,只是按照人头统一开成了普通标间而已。

    我们一帮人之,夫妻两个的开一个标间,单身的开一个单间,蛋蛋这小家伙因为陷入了沉睡之,所以被苏天丢尽了他的混沌金殿,倒是不用跟我住同一间房。

    当天晚,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们一帮人在酒店的餐厅大快朵颐了一顿之后各自返回了各自的房间。

    不过当躺到了床之后,我却心潮起伏,很难入眠。

    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让我无法理解,即便是我的大脑堪光脑,但这些事情我却一直都理不出来头绪。

    如大恶世界的大恶魔神,和他手下的七十二魔神,究竟是什么人让他们躲过了龙汉大劫?而且还让大恶魔神做了大恶世界的主人。

    要知道,能让大恶魔神做一个世界的主人,那是什么样层面的人物才能够做到的?

    算是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恐怕也未必能够让某一个人成为世界之主吧?

    只有和天道平级的反天道才有这样的能力,但反天道为何要这样做呢?

    难道反天道存在的目的,是为了让天道崩溃,让大千宇宙毁灭吗?

    那如此一来,天道又岂不是从有化无,回归了原点?

    像这种自己死,自己把自己弄的灰飞烟灭的事情,岂能是天道所为?

    天道代表着宇宙运转的规则,代表着一种秩序,这种秩序是至高无的,如果说有力量能够毁灭天道,能让天道从有变无,回归原点,那恐怕还真只能是天道自己。

    所谓的正反天道,一正一反相互抵消,不特么的完犊子了吗?

    可是天道为什么要这样呢?

    难道这也是规则的一种,秩序的一种,算是天道运转都无法避免的?

    除此之外,还有太多太多我想不通的。

    如,宋慈航的义父宋金峰,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要是按照宋金峰的手段,我感觉宋金峰他应该天道要低一个层面,因为毕竟他受到天道的压制,假如他不受天道的压制的话,那我的身份他肯定能够推演出来。

    但宋金峰却并没有推演出我的身份,仅仅推演出了我前世普通人的身份,差点儿让他灰飞烟灭,如果再去推演我的另外一层身份,我估计天道会直接降下混沌神雷,把宋金峰给劈成渣。

    可是按照宋慈航的身份来推断的话,宋金峰的身份只能在宋慈航之,绝不可能在他之下。

    而且宋金峰还告诉过宋慈航,说他欠了宋慈航的因果,为了偿还因果,宋金峰才尽心竭力的去培养宋金峰。

    这样一来,宋金峰他培养宋慈航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他想把宋慈航培养到一个什么程度呢?

    以宋慈航目前的实力和手段,算是顶级大能差,应该也差不到那里去。

    有功德金莲这件品先天灵宝,宋慈航只要是面对着圣人之下的存在,基本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难道宋金峰的目的,是想让宋慈航成为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吗?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宋慈航他要得到一道完整的鸿蒙紫气才行?

    而这道完整的鸿蒙紫气,他恐怕只能从我们这五个天命之人的身得来吧?

    突然之间闪过了这个念头,宋慈航那总是笑眯眯的表情浮现在了我的眼前,难道宋慈航他是笑里藏刀,对我和秦楚楚目的不善吗?

    或者说,宋慈航的义父宋金峰对我和秦楚楚目的不善,甚至他对我们五个天命之人,全都目的不善?

    这些念头在脑海之闪过,但在事实没有发生之前,却只能当做我的猜测。

    不过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给秦楚楚和闻人倾城把我想到的这些说出来,让她们两个也分析一下。

    那怕是她们两个同样也没有结论,至少会引起她们两个的警惕,对宋慈航有所防备。

    说到秦楚楚,我的疑惑和不解更多了。

    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这一点无可厚非,天道高高在,六道轮回也好,天魂地魂也好,我相信这大千世界之的所有一切,全部都在天道的掌控之内。

    秦楚楚之所以能够轮回转世,能够成为被天道选定的天命之女,天道对秦楚楚的身份肯定知道。

    但天道明明知道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是天道所不容的人物,却为什么要让秦楚楚成为天命之女呢?

    所谓天命之人,一般都是肩负着天道赐予的使命,那秦楚楚她肩负着什么样的使命呢?

    秦楚楚的前世后土祖巫是十二祖巫之最具杀伐之力的,连妖族皇者东皇太一的东皇钟都抵挡不住玄冥祖巫的庚金之剑,所以说掌控了庚金之剑的玄冥祖巫,堪称大千宇宙的第一杀伐之器。

    难道天道要借秦楚楚这个大千宇宙之内的第一杀伐之器,除掉所有的混沌魔神,让三千大道回归本源吗?

    但秦楚楚如果完成了使命,她会不会承担因果呢?被天道利用之后,当做弃子抛弃了呢?

    像盘古开天辟地一样,他肩负着天道赋予的使命,开天辟地破开混沌,但最终却落得了一个化身万物,身陨而亡的下场。

    虽然盘古元神化为了三清天尊,十二滴浊血化为了十二祖巫,但元神和十二滴浊血却仅仅只是盘古的一部分,远远都无法代表盘古。

    总体来说,天道其实是欠下了盘古天大的因果的。

    或许在天道的眼,为秩序和规则的掌控者,他是不会和因果纠缠的。

    因果本身是秩序和规则的一种,为秩序和规则的掌控者和制定者,又何来欠下因果之说?

    想到这里,我更是没法想下去了,我的思绪已经越来越乱。

    但在这时,我却想到了一个更让我头大的问题?

    元始天尊称我为道友,说等了我亿万年之久,但宋金峰却说我的前世只是一个普通的城门卫,外加十世好人而已。

    那我的真正身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能让元始天尊成为道友的,是个什么级别的人物呢?

    元始天尊可是圣人级别的存在,能让元始天尊用这种称呼,那说明我的身份不在圣人之下。

    在远古洪荒有这种级别身份的,除了创始元灵的四大弟子之外,应该没有别人了。

    但创始元灵的四大弟子,鸿钧老祖可以排除,鲲鹏老祖十有八九是宋慈航,那如此一来只剩下了两个。

    一个是不知所踪的杨梅老祖,另外一个是传说之出现过几次的陆压道君。

    假如我的身份和这两个有关的话,那会是那一个呢?

    是那位不知所踪的杨梅老祖呢?还是给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赐予了斩仙葫芦的陆压道君呢?

    杨梅老祖较神秘,很少有人对他的情况有所了解,算是闻人倾城都不是很清楚。

    陆压道君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有一定的渊源,那我有没有可能是陆压道君转世呢?

    如果我是陆压道君的话,那陆压道君把他的斩仙葫芦赐给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好像较合理了。

    但话又说回来,陆压道君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转世做姜子牙的子孙后代呢?

    更何况在封神大劫之陆压道君和元始天尊打过交道,但元始天尊在见我之时,却说他等了亿万年之久,终于等到了我。

    从这方面来看,我是陆压道君转世的几率基本为零。

    如此一来,我是杨梅老祖转世的可能性反而要大一些。

    杨梅老祖和鸿钧老祖同为创始元灵的四大弟子之一,从辈分来说三清天尊要高一辈,但杨梅老祖只要一日不证混元道果,身份远远不如混元圣人,所以元始天尊称呼杨梅老祖一声道友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元始天尊为什么要等杨梅老祖亿万年呢?

    难道元始天尊或者三清天尊和杨梅老祖之间有什么渊源吗?

    想不通,怎么想我都想不通,对于我的身份,对于宋金峰,对于秦楚楚,对于大恶世界之主背后的人,我完全想不通。

    可以说想了大半个晚,却没有想出任何头绪。

    不过有一点我却下定了决心,打定了注意。

    无论是秦楚楚还是陈婉秋,或者蛋蛋这小家伙,乃至我的亲人,我的朋友,算是将来会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我都会全力以赴的替他们考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他们的事情。

    那怕是让我付出任何代价,只要能够保的他们安然无恙,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盘古为了化身天地可以舍弃自我,我姜一为了自己的亲人,爱人和朋友,有什么不能舍弃的?

    这样想了之后,我突然觉的自己很高大,简直和开天辟地的盘古有的一拼了,心情好了许多,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在梦,我梦到了陈婉秋,梦到了秦楚楚,梦到了我的母亲,还有我好几年都没有见过的我爸,我们在一起其乐融融,享受着天伦之乐,一家人过着幸福时光。

    然而,在我感到人生之美好不过如此之时,瑶瑶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梦。

    “武吉,你害死了我的丈夫王相,我一定要杀了你替他报仇!”

    怒目而视着我,瑶瑶一脸凶相,满面狰狞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