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你肯定在胡说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你肯定在胡说

    像每一个人活在这个世都有自己的目标一样,每一个修炼者都有自己的道。 !

    所谓三千大道,道道通天,每一种道如果能够达到极致,能够证无之道,成为天地之间至高无的存在。

    算是不能证了混元道果,与天地同在,至少却可以享有无量量劫之寿元。

    大邪魔神之所以在这片土地苦心经营了好几百年,让这片土地充满了杀戮和血腥,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混乱,让这片土地的人邪恶无,他的目的是为了吸收邪恶之力,以此来进一步的感悟大邪之道。

    但大邪之道既然是三千大道之一,而三千大道却是由鸿蒙紫气所孕育,所以如果能够得到鸿蒙紫气,那怕仅仅是一部分鸿蒙紫气,对大邪魔神领悟大邪之道都会有极大的益处。

    可以说对每一个混沌魔神都一样,只要能够得到鸿蒙紫气,能够让自己的道更进一步,让自己的实力提升一个台阶。

    一旦能够得到一道完整的鸿蒙紫气,算是无法证道混元,成为混元大罗境界的圣人,但凭着这道鸿蒙紫气,却绝对可以成为天地之间的顶级大能,成为亘古永恒的存在,享有无量量劫的寿元。

    在这种情况之下,鸿蒙紫气对任何一个混沌魔神的吸引力简直是无与伦。

    所以当听到我的身份是天命之人时,大邪魔神激动的无以复加,对于我天机门主的身份和我的名字,他完全没有在意。

    此刻的我,在大邪魔神的眼里,好饿狼眼的绵羊,蚊子眼的腊肉,他只恨不得第一时间把我给灭了,夺了我的鸿蒙紫气,抢了我的无气运。

    “没错,我是天命之人,身自然有鸿蒙紫气,而且在我们这帮人之,另外还有一个天命之人。”

    面对着双目之凶光毕露,恶狠狠的盯着我的大邪魔神,我却很是淡定,反而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看着大邪魔神对他说道。

    不过无论我怎样看他,大邪魔神都并不在意,大邪魔神最关注的,却是另外一个天命之人的身份。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了,因为多一个天命之人,意味着多了一份鸿蒙紫气,如果他能够得到两份鸿蒙紫气,那他的气运和实力会更进一步,甚至有可能让他的大邪之道证了无之道。

    “还有一个天命之人?他是谁?你快告诉我!”

    大邪魔神一脸激动,迫不及待的对着我道。

    我笑了笑,并没有说,但却向着秦楚楚看了过去。

    秦楚楚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已经布下了,也该到了和大邪魔神摊牌的时候了,算是让大邪魔神知道她的身份又有何妨?

    而见此情形,秦楚楚表情冷漠的和大邪魔神相顾而视,声音如同北冰洋的寒冰一样,对着大邪魔神道:“大邪老魔,我是另外一个天命之人,你是不是想得到我和姜一的鸿蒙紫气,想抢了我们两个的无气运啊?”

    大邪魔神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得到鸿蒙紫气的渴望冲昏了头脑,见秦楚楚这样说,他反而连连的点起了头。

    “对,本座是需要你们两个的鸿蒙紫气,只要你们两个能把鸿蒙紫气让给本座,让本座证了无之道,本座必然对你们有厚报!”

    一边连连的点着头,大邪魔神一边对着秦楚楚和我道,也不知道他是把秦楚楚和我当成了傻子,还是他自己这会儿已经傻了?

    秦楚楚倒是面无表情,一脸冷漠的看着大邪魔神道:“大邪老魔,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和姜一兵解而死,把我们的鸿蒙紫气让给你,然后等你证了无之道再给我们厚报?”

    面对着一脸寒霜的秦楚楚,大邪魔神并没有意识到秦楚楚的语气之的嘲讽之意,反而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没错,本座是这个意思。”

    “你们的鸿蒙紫气在身体之内,只有兵解肉身才能让本座得到鸿蒙紫气,不过你们放心,算是你们的肉身兵解了,本座也有办法让你们的灵魂不灭。”

    “将来有朝一日,本座要是证了无之道,甚至证了混元道果,那你们两个算是了立了大功,本座自然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大邪魔神在那里一个劲儿的给我和秦楚楚画饼,而秦楚楚脸的表情却越来越冷漠,杀意也越来越浓烈。

    好不容易等到大邪魔神把话说完,秦楚楚冷哼了一声道:“哼,我真是无法想明白,你是那里来的自信?竟然会有这种逻辑?”

    “难道你觉的我们两个天命之人,是傻的吗?会自寻死路的兵解身体,把鸿蒙紫气送给你?”

    “究竟是你傻了,还是我们两个傻了?”

    听到秦楚楚这话,大邪魔神总算是清醒了过来,愣在了那里想了片刻,眼神之的狂热开始渐渐的褪去了。

    能够被天道选定为天命之人,肯定不是普通人物,秦楚楚的境界他根本看不透,足以证明秦楚楚的实力。

    而我,虽然仅仅只有下品金仙的实力,但却凭着一己之力灭杀了他手下的十大邪神,而且我竟然不受他的邪恶之气的影响,这已经足以证明了我的不凡。

    我们两个这样的人物,凭什么会把鸿蒙紫气让给他呢?

    最关键的一点,我们两个天命之人,带着宋慈航这个疑似佛门大能转世的人物,还有一帮顶级高手,做了一个这么大的局,引诱他前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难不成,我们的目的是为了除掉他?

    产生了这个念头,大邪魔神不由的心头一沉。

    “尔等为何要算计于我?究竟意欲何为?”

    大邪魔神在这个时候已经隐隐约约的感到有些不妙了,看了一眼双腿盘坐悬浮在半空之的宋慈航,又把目光投注在了秦楚楚的身,对着秦楚楚道。

    宋慈航的实力虽然他看不透,但宋慈航却没有给他造成不安的感觉,然而秦楚楚不同了。

    从秦楚楚的身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无的杀念,自从盘古开天之后,他已经在这个世界存在了好几个纪元,但他却从来都没有像现在一样产生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很是微妙,很难用语言来说清楚,但大邪魔神却能够肯定,这种让他感到不安和恐慌的感觉,是秦楚楚施加给他的。

    所以大邪魔神问话之时,主要是针对秦楚楚而问。

    而秦楚楚却并没有做出直接回答,只见秦楚楚对着大邪魔神冷冷的道:“在你之前,已经有好几个你们大恶世界的混沌魔神对我和姜一的鸿蒙紫气存着觊觎之心了,但他们最终却都没有得逞。”

    说至此,秦楚楚反问着大邪魔神道:“你是否想知道,是那几个大恶世界的混沌魔神?他们落得了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此刻,面对着表情冷漠的秦楚楚,大邪魔神越来越感到不安和恐惧了,虽然他自持有混沌魔体,算是顶级大能,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但秦楚楚这女人的气势,却好像那些顶级大能都要强几分一样。

    算是大恶世界之主大恶魔神,也没有给过大邪魔神这种感觉。

    皱了皱眉头,刻意把腰板挺了一下,打起了精神和气势,大邪魔神才对着秦楚楚道:“本座倒是想了解一下,究竟是我们大恶世界的那几个魔神,觊觎过你们两个的鸿蒙紫气?”

    “还有,他们没有得到你们的鸿蒙紫气也罢了,难不成你们还能把他们怎样?”

    大邪魔神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定的自信的,在他看来,这天地之间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他们大恶世界的混沌魔神,算是佛门和道门的那几个顶级大能,也未必能把他们怎么样。

    可以说只要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不出手,这天地之间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他们。

    但秦楚楚身的凌冽杀意,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一样,让他很是不安,所以他只能自己给自己打气,自己给自己壮胆。

    而对于秦楚楚来说,此刻的大邪魔神已经成了待宰的羔羊,所以秦楚楚并不着急动手。

    冷眼看着大邪魔神,如同看着一个智障一样,秦楚楚慢条斯理的道:“你们大恶世界派到我们这个世界的混沌魔神总共有八个,而在你之前,已经有四个混沌魔神对我和姜一的鸿蒙紫气产生了觊觎之心。”

    “这四个混沌魔神,分别是神圣教廷的创教之尊大奸魔神,被称之为酒魔的大食魔神,被称之为色魔的大淫魔神,还有被称之为医魔的大医魔神。”

    听到秦楚楚这话,大邪魔神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将近千年以来,他们几个大恶世界的混沌魔神之间虽然没有联系,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和大奸魔神一样,他们对各自的身份却都有一个大概的猜测。

    尤其是酒魔,医魔和色魔,他们的行事风和他们的修炼之道有着密切的关系,大邪魔神早心里有数。

    此刻秦楚楚说出了他们的身份,自然是得到了大邪魔神的认同。

    在大邪魔神点了点头之后,秦楚楚接着道:“除了他们四个之外,还有幽冥老祖,大音魔神,还有大千,大风,大藏这三大魔神都觊觎过我们的鸿蒙紫气。”

    听秦楚楚说到这里,大邪魔神脸的表情有些动容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我和秦楚楚的鸿蒙紫气,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混沌魔神觊觎过。

    要知道,混沌魔神可是混沌宇宙之所孕育的生灵,算是下等混沌魔神,实力也在大罗金仙巅峰,被如此之多的混沌魔神觊觎过鸿蒙紫气,我们却一点事都没有,这已经足以证明了我们这帮人的厉害。

    那如此说来,那些觊觎过我们的鸿蒙紫气的混沌魔神落得了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呢?

    大邪魔神忍不住的产生了这个念头,秦楚楚在这个时候冷笑着对他做出了回答。

    只见秦楚楚满面杀机的对着大邪魔神道:“无论是幽冥老祖还是大音魔神,乃至大风大藏和大千魔神,还有你们大恶世界的四个魔神,他们全部都已经被我们所诛,被炼化成了混沌本源。”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祭出了炼妖壶,大邪魔神看到一个巨大的壶状法器倒扣在了半空之,遮天蔽日之下,瞬间日月无光。

    但大邪魔神却不愿意相信,因为从炼妖壶所散发出来的威能,他感受不到任何威胁。

    “不,不可能!”

    “幽冥老祖不死不灭,我们大恶世界的混沌魔神都是等魔神,除非女娲圣人出手,否则的话,你仅凭着炼妖壶肯定是无法炼化他们的!”

    “你肯定在胡说,你在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