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没有价值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秦楚楚突然叫了我一声老公,听的我一愣一愣的,我们两个之间虽然有夫妻之实,但那却是在特定的状况之下发生的,她并不能凭着这个关系叫我老公啊!

    更何况陈婉秋是她的前世姐妹,算是她和我之间想有个名分,那也至少要陈婉秋同意才行啊!

    但秦楚楚为什么会突然这样称呼我呢?

    可在我刚刚闪现了这个念头之际,向来和我之间保持着距离,一直都把我当成了朋友的闻人倾城也叫了我一声老公,这一下子让我彻底的懵逼了。!

    闻人倾城她这是怎么了?她这是疯了吗?

    秦楚楚叫我老公我从情感来说还算是能够接受,但闻人倾城她这样叫我,有点儿吓到我了!

    我拿你当朋友,你拿我当什么了?

    但这还没完,幽丽见秦楚楚和闻人倾城都叫我老公,她一下子明白了她们两个的意思,自然是不甘示弱,趁着这个机会也借题发挥了起来。

    只见幽丽这丫头干脆走到了我的身边,挽住了我的胳膊,表现的很是亲热,甚至可以说撒着娇对我道:“老公,人家想到这个疗养院里面去玩一玩,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一定要想办法带我们进去。”

    被幽丽挽住了胳膊,让我很是尴尬,但当我向着秦楚楚看了过去,正想做出一个解释之时,却从秦楚楚的眼神里面看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虽然秦楚楚对幽丽挽住了我的胳膊有些不太爽,但凭着我们两个之间多年以来所形成的默契,我却从她的眼神里面不难看出,此刻秦楚楚并不想让我当众做出解释。

    恍然之间,我明白了秦楚楚她们三个为什么要这样称呼我的原因。

    原来她们的目的,是为了给那几个没落王族的子弟添堵,让他们怀疑人生。

    果不其然,当看到三名最顶级的东方美女全都叫我老公,尤其是幽丽这个美艳无,一头红发别有风味的美人儿挽住了我的胳膊之时,五名没落王族的子弟全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边特么的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三个绝世美女全都瞎了眼了吗?或者说这三个风姿绝世的美女脑子出了问题,不然的话,她们为什么会委身于一个如此平凡而又普通的男人?

    几名没落王族子弟很是想不通,但事实却又发生在了他们的眼前,让他们却不得不接受。

    那几名西方女人对自己的判断力简直自豪的无与伦,她们猜的果然没错,东方女人的美貌和智商情商是成反的。

    这三个东方女人的美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她们的智商和情商也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找了一个如此平凡而普通的男人,还把这个男人当成了宝,这三个东方女人的智商和情商如果需要充值的话,那恐怕至少得充几百亿欧元的。

    天机门的一众人也被秦楚楚她们三个的举动给整懵了,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尤其是丑逼幽泉这货,他想问个清楚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在他刚刚想开口询问之时,她的耳朵里却传来了幽丽的声音。

    “你要是不想死,不想被我赶走,老老实实的一句话不要说,当你是个哑巴行了!”

    幽丽面带着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把她的身体紧挨着我,但她用传音入耳之法传到幽泉耳朵里面的声音,却带着浓烈的杀伐之意,听的幽泉直打哆嗦。

    “他是你们三个的老公?”

    瞪大了眼睛看了我许久之后,哈里斯堡家族的鲁道夫希乐还是不肯相信的指着我问道。

    这个目的正是秦楚楚和闻人倾城想达到的,这会儿闻人倾城还没有做出回答,秦楚楚在第一时间点了点头道:“对啊!他是我们三个的老公,难道不可以吗?”

    秦楚楚的这一反问等于直接承认了她们三个和我之间的关系,这让几个没落王族的子弟看着我的眼神里直冒火,他们只恨不得用刀把我给剐了。

    儒略家族的克里斯蒂很是不服气的道:“凭什么?他凭什么有资格让你们三个做他的女人?”

    亨利家族的那小子同样也一万个不服气的道:“几位美女,你们为什么会让他做你们的老公?这世的男人那么多,你们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

    托勒密家族的亚丁直接说道:“我们贵为王族之后,豪门子弟,三位美丽的小姐我觉的应该考虑一下我们,而并不是委身于像他这样的男人!”

    这个几个王族子弟摆明了看不起我,但跟他们这样的人,我觉的没有什么必要去计较。

    不过秦楚楚却并不这么想,还有幽丽也不这样想。

    只要牵扯到我的事情,对于她们两个来说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她们两个,接受不了任何人对我的不屑和鄙视。

    只见秦楚楚扫视了一眼几个没落王族子弟,眼神之带着浓浓的不屑和鄙视,反唇相讥的对着他们道:“你们不过是几个没落王族而已,你们有什么资格和他相?”

    “不是我说话难听,你们几个算是全部加起来,都不如他的一根头发!”

    “像你们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连他身的一粒微尘都不如!”

    秦楚楚的这话一出口,几个王族子弟只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侮辱,他们的骄傲,他们的自豪,被秦楚楚毫不客气的践踏在了脚下。

    可以说他们自从生下来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这简直岂有此理!

    不过这几个王族子弟虽然气的要死,却还想在秦楚楚面前表现出他们的绅士风度,并没有立刻出言反驳。

    可在这时,幽丽这丫头用更狂暴,更残忍,更不留情面的话暴击起了他们。

    只见幽丽的双目之闪烁出了两道实质般的冷光,目光从几个没落王族身扫过,随后冷冷的道:“你们这种不入流的货色,有什么资格和我老公?”

    “在他的面前,别说是你们了,算是你们引以为傲的家族,连个屁都算不!”

    被幽丽这样一说,几个没落王族子弟算是再有企图,也无法再继续保持他们的绅士风度了。

    他们引以为傲的身份和家族,竟然被人如此的看不起,这简直岂有此理!

    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一身衣服加起来不到一百欧元的东方男子,凭什么有资格碾压他们?

    但在这几个没落王族子弟正打算反击之时,从疗养院的里面却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这人穿着一身世纪时代的欧洲贵族礼服,长着一副标准的西方人面孔,他的年龄看去在五十岁左右,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西方年男子。

    “看来今天来了不少人啊!”

    在几个没落王族子弟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这个西方年男子已经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在这同时,他的说话声音也传进了我们的耳朵里。

    从疗养院的大门到我们所在的草坪,距离有百米远,但这个年男子在说话之间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说明他的移动速度和他说话的声音相差不大,这在某种程度来说,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

    我启动了功德之气,盯着这名西方年男子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他的实力等级在天阶七品之。

    放在当今之世,当前的这个末法时代,这已经算是一个顶级高手了。

    但这样的一个顶级高手,在这所疗养院之,恐怕仅仅是一个打杂的而已。

    在我用功德之气打量着疗养院派出来的这个人之时,他的目光同样也从我们一帮人的身扫过。

    不过因为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境界修为都要他高,算是我也和他同级的缘故,他并没有看出来我们这帮人的深浅。

    只不过在看到闻人倾城她们几个美女之时,这人的眼睛一亮,有一种被惊艳到了的样子。

    几个没落王族子弟虽然气的要死,很想出言反驳幽丽和秦楚楚,但此刻代表着疗养院的人出现了,让他们不敢造次。

    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任何事情争取到一个进入疗养院的资格更加重要。

    面子事小,但家族的权力和财富,对他们来说却至关重要。

    亨利家族的那货在第一时间对着疗养院来的这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您好,我是金雀花王朝的后裔,亨利家族的嫡系,您叫我保罗可以了!”

    “不知道我们亨利家族,能不能得到一个进入疗养院的机会?”

    面对着亨利家族的保罗,疗养院出来的这人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的名字没必要告诉你们了,你们只需要告诉我,你们的家族能够拿出来什么东西?”

    “如果你们家族拿出来的东西具有相应的价值,那我自然会给到你们进入疗养院的资格。”

    “但如果你们拿出来的东西没有价值,你们这一趟恐怕要白来了。”

    疗养院出来的这人说话之时带着一脸的倨傲之色,完全没有把我们这帮人放在眼里一般。

    给这几个没落王族子弟的感觉,疗养院出来的这人看着他们之时,好像看着几只蝼蚁一般。

    不过面对着疗养院出来的这人之时,几个没落王族子弟却一点优越感都没有,反而全部都弯下了腰,对这人鞠了一躬。

    鞠躬完毕之后,亨利家族的保罗率先说道:“尊敬的先生,我们亨利家族准备了一百公斤黄金,还有大量的钻石,玛瑙,翡翠,珠宝等等,这些东西加起来的价值,至少在两亿欧元以。”

    儒略家族的克里斯蒂紧接着道:“尊敬的先生,我们儒略家族准备了十件古罗马时代的历史物,连屋大维大帝带过的皇冠,我们儒略家族都可以拿出来。”

    托勒密家族的亚丁道:“尊敬的先生,我们托勒密家族可以把一座古埃及金字塔的开发权让出来,只求能够得到一个进入疗养院的机会。”

    哈里斯堡的鲁道夫希乐道:“尊敬的先生,我们哈里斯堡家族较直接,如果花钱能买到一个进入疗养院的机会的话,您开一个价吧!”

    “只要在二十亿欧元以内,我们哈里斯堡家族都可以接受!”

    等到这几个没落王族子弟把他们能给到的条件全部都说了出来之后,疗养院出来的那人向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却发现我们并没有什么动静。

    在感到有些怪之余,疗养院出来的这人皱了皱眉,随后摇了摇头。

    “你们给到的这些,我们疗养院并不需要,对我们疗养院来说,没有任何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