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苏菲就是色魔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和在场的绝大多数男人一样,小兰陵在这个时候已经为自己的欲望所控制,他的意识,他的思想,已经只剩下了人性最本能的欲望。

    苏菲这女人掌控了欲望,等于间接的掌控了小兰陵。

    所以此时此刻,当苏菲要求他跪下来之时,小兰陵根本无法抗拒的跪了下来。

    但对于秦楚楚她们来说,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小兰陵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女人跪下来?

    姚唯雨的性格是那种藏不住话的心直口快之人,见小兰陵竟然对着苏菲跪了下去,在第一时间叱责起了小兰陵。

    “小兰陵,你怎么能这样?要是给李雪知道了,她会被气死的!”

    “你快起来!别丢我们天机门的人!”

    但姚唯雨在那里大声的叱责着小兰陵,小兰陵却充耳不闻,跪在地看着苏菲,整个人痴痴呆呆的。

    苏菲对姚唯雨的叱责根本不在意,见小兰陵跪了下来,她的目光立刻转移到了武顺的身。

    “你呢?你愿意跪在我的面前,为我付出一切吗?”

    随着苏菲那如同有魔力一般的魔音传进了耳朵,武顺这小子也变的和小兰陵一样,脑海之充斥的全是欲望,被苏菲控制了心灵。

    “我愿意,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说着话的同时,武顺一脸呆滞的对着苏菲跪了下来。

    看到武顺跪了下来,不要说姚唯雨了,算是曾梦倩和闻人倾城幽丽都有点动容了。

    只见姚唯雨对着武顺大声道:“顺子,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忘了瑶瑶了吗?”

    “瑶瑶要是知道你对一个陌生女人下跪,对一个陌生女人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她对你恐怕更加失望,你们两个之间的因果还怎么化解?”

    姚唯雨的话音刚落,幽丽却很是不满的冷哼了一声,眼神之寒光一闪,在那里冷冷的道:“这世的男人,我算是看透了,没有一个好的!”

    相对于姚唯雨和幽丽来说,曾梦倩表现的要淡定一点,但这个时候的曾梦倩,却已经为自己的男人担心了起来。

    如果苏菲对苏天说出了这样的话,那苏天会对苏菲跪下来吗?

    面对着苏菲这个绝世尤物,欲望的化身,男人的梦想,苏天能够免疫吗?

    云若风能够抵制诱惑吗?

    或者说,这世的男人,有那个能够抵制诱惑,不为自己的欲望所掌控?

    闪现了这个念头,曾梦倩向着苏天看了过去,但这时的苏天却把目光始终都投注在了苏菲的身,眼神之好像要喷出火来一样,浑然忘记了曾梦倩的存在。

    见此情形,曾梦倩只感觉自己的心好痛,浑身发冷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

    莫非和幽丽所说的一样,这世的男人真的没一个好东西吗?

    只要见到了苏菲这样的女人,会不顾一切,失去自我?

    在曾梦倩闪现了这个念头之时,苏菲冷笑着把目光移动到了云若风的身。

    斜眼看了一眼带着满脸的愤怒正在指责着小兰陵和武顺的姚唯雨之后,苏菲对着云若风嫣然一笑,在这同时苏菲对着云若风道:“你呢?你愿意跪在我的面前吗?你愿意为我付出一切吗?”

    “在你的眼里,我是不是这个世界最完美的女人?”

    “我要你用心来回答,说出你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

    姚唯雨还在那里指责着小兰陵和武顺,让她没想到的是,苏菲这女人竟然找了她的男人。

    见苏菲对云若风说出了这话,姚唯雨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再加格外的愤怒。

    “贱人,你休想勾引我的男人,我们两世情缘,对小土来说我是他的一切,他不可能会向你下跪的!”

    怒骂着苏菲的同时,姚唯雨向云若风看了一眼,但当看到云若风一脸呆滞的样子,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苏菲,如同六月里的蚊子盯着腊肉一般之时,姚唯雨忍不住的心头一沉。

    难不成她和云若风的两世情缘,会毁在苏菲这女人的手?

    云若风会为了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女人,背叛了她们的两世情缘?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姚唯雨刚刚闪现了这个念头,云若风已经对着苏菲跪了下来。

    “在我的眼,只有你是这个世界最完美的女人!”

    “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听到云若风这话,如同晴天霹雳在姚唯雨的耳边响起一样,让她几欲站立不稳,脚下一个踉跄。

    “云若风,你在胡说些什么?你这是疯了吗?”

    “为了一个第一次见面的贱女人,你竟然对她下跪,忘记了我们两个的两世情缘,忘记了你对我许下的那些誓言!”

    “我要杀了这个贱女人,我绝不会原谅你!”

    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一句话给勾引走了,以姚唯雨的性格肯定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在怒骂了几句之后,姚唯雨面色一寒,打算对苏菲祭出她的五光石。

    而在这时,苏菲却同样面色一冷,对着姚唯雨道:“如果你不想让你的男人死在你的面前,不要轻举妄动。”

    “现在的他被我控制,吸干他的生命能量,对我来说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在含恨之下,姚唯雨本来已经打算出手了,但苏菲的这话却让姚唯雨放下了自己的右手,收回了随时都可以发出的五光石。

    虽然因为云若风的下跪让她对云若风失望透顶,但云若风毕竟是她的丈夫,是她两世情缘的男人,她又怎么可能会让云若风死去?

    苏菲能够在一念之间,吹口气要了安东尼的命,那说明她确实拥有着可以随时对云若风生杀予夺的手段。

    这个险,姚唯雨是一点都不敢冒的。

    而见她震慑住了姚唯雨,苏菲表现的甚是得意,面带着冷笑之色,把目光投向了苏天。

    曾梦倩在这个时候无的紧张,她生怕她的男人会和云若风一样,面对着苏菲这女人之时,忘记了他们两个之间的两世情缘,忘记了他曾经许下的海誓山盟。

    但曾梦倩又是多么的希望,她的男人会与众不同,苏天会堂堂正正的站在苏菲的面前,对苏菲说不!

    如果苏天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她会多么的骄傲,多么的感动!

    但反之,曾梦倩简直不敢想象。

    然而,人生往往是那么残酷而残忍,你最怕什么的时候,会来什么。

    当苏菲的目光和苏天相顾对视,看到苏菲那爽能够蛊惑天下的双眸之后,苏天彻底的沦陷了。

    如果说之前的苏天还多多少少有一点自我的话,此刻的苏天已经完全为欲望左右,被苏菲所控制。

    “你会为我做任何事情,把我当成你心目之唯一的女神,是吗?”

    苏菲的声音里带着魔力,苏天听到之后立刻双膝跪地,对着苏菲跪了下来。

    “我会的,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情,从现在开始,你是我心唯一的女神!”

    苏天一脸呆滞的对着苏菲做出了回应,而听到苏天所说的话,对曾梦倩来说可谓是字字诛心,苏天所说的每一个字,听在曾梦倩的耳朵里是那么刺耳,让她的心是那么的痛。

    这种痛,痛彻灵魂,让她痛不欲生!

    “苏天,你怎么能这样?”

    “你肯定是被鬼迷心窍了,你快醒醒啊!”

    曾梦倩泪流满面,用哽咽着的声音对着苏天大喊着,但苏天却充耳不闻,完全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见此情形,幽丽的面色越来越冷,闻人倾城长叹了一声,秦楚楚的表情却越来越凝重,对苏菲这女人越来越忌惮了。

    此刻的苏菲已经控制了武顺和小兰陵他们几个,他只需要一个念头,有可能会要了他们几个的命,秦楚楚如果冒冒然出手,反而很有可能会害了小兰陵他们几个。

    如此一来,秦楚楚投鼠忌器,反而不能出手了。

    但苏菲这女人却还在继续。

    搞定了苏天之后,苏菲的目光投向了丑逼幽泉。

    “你呢?你是否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

    因为丑逼幽泉长的丑无,所以苏菲看着幽泉之时丝毫都没有掩饰她对幽泉的厌恶,连对他说话的声音都冷冰冰的。

    但丑逼幽泉却早已经沦陷,无论苏菲对他是什么样的态度,丑逼幽泉都一脸痴迷的双膝跪地跪了下来。

    “我当然愿意,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算是你要我把天命之人的鸿蒙紫气抢来给你,我都不会拒绝!”

    为了讨好苏菲,表达出他最直观的想法,丑逼幽泉情不自禁的说道。

    而听到丑逼幽泉这话,苏菲脸的表情明显的一愣。

    天命之人,鸿蒙紫气,这个概念她肯定是知道的。

    在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跪在地的丑逼幽泉之后,本来打算转移目标的苏菲问着丑逼幽泉道:“你说天命之人,鸿蒙紫气,难不成灭世大劫即将降临,天命之人已经现世了?”

    听到苏菲这话,秦楚楚更加能够肯定,苏菲是色魔,是大淫魔神,因为只有大淫魔神这种三千混沌魔神,才会对天命之人和鸿蒙紫气的关系了解的如此清楚。

    只不过这大淫魔神应该不怎么关注世事,一直在潜心修炼他的大淫之道,所以对天命之人出世,她并不是很了解。

    如果不是因为丑逼幽泉说了出来,她可能都不会往这方面来想。

    但此刻幽泉说到了天命之人和鸿蒙紫气,苏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对于任何一个混沌魔神来说都是一样的,鸿蒙紫气对他们的诱惑力简直无与伦。

    因为只要能够得到鸿蒙紫气,代表着可以成为天地之间的至高存在。

    果然,和秦楚楚想的一般无二,面对着双眼发亮,一脸激动的苏菲,丑逼幽泉看了一眼我和秦楚楚,然后道:“是啊!五个天命之人已经全部都现世,姜一和秦楚楚,都是天命之人,他们两个都身负鸿蒙紫气!”

    “还有什么天道门周家的周杰,姚家的姚远,帝氏一族的帝天,他们都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

    而听到丑逼幽泉的回答,苏菲看向我和秦楚楚的目光如同看着一座金山,一洞的宝藏一样,只恨不得立刻得到我们身的鸿蒙紫气。

    “你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你的身有鸿蒙紫气,那你是否愿意为我付出一切,把你的鸿蒙紫气给我呢?”

    “只要你答应我,我可以让你享受到一个男人最大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