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有情饮水饱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有情饮水饱

    宋慈航的脸总是挂着一脸的笑容,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相当友好的感觉。!

    但在品尝了酒魔的龙肝凤髓和梦想成真酒之后,宋慈航却变的面无表情,一脸肃穆。

    此刻,当酒魔感觉有些怪的问起了宋慈航之时,宋慈航却又恢复了他平时的表情,对于他而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算是秦楚楚这个玄冥祖巫,仍然受到了酒魔大食之道的影响,宋慈航为何能够表现的如此淡然呢?

    酒魔还是不愿意相信,宋慈航在享用了他所烹制的食物,喝了他所酿造的美酒之后,竟然会不受影响。

    “本座再问你一次,是否愿意向本座表示臣服?”

    “只要你跪在本座面前,向本座表示臣服,本座可以让你再吃一碗龙肝凤髓,再喝一杯美梦成真酒。”

    看着面带微笑的宋慈航,酒魔的表情很是凝重,刻意对着宋慈航道。

    但让酒魔有些无法接受的是,在他的话音一落之后,宋慈航竟然缓缓的把头抬了起来,从下往的仰视起了他。

    如果宋慈航被他的大食之道所影响,处在天人交战之,那他的眼神肯定是浑浊的,是散乱的,但宋慈航的眼神却无的清明,如同那清澈见底的江河之水一般。

    “我为何要向你表示臣服?”

    “龙肝凤髓的滋味虽然美妙,但为了做龙肝凤髓这道菜,却要杀死一只龙和一只凤凰,难道你不觉的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吗?”

    “龙和凤都是远古洪荒之时这天地之间最早诞生的生灵,在大千宇宙之本来已经不多见,你为何要屠龙诛凤呢?”

    “为了自己的口舌之欲,要屠戮天地之间最早诞生的生灵,这种感觉,真的好吗?”

    向酒魔问出这话之时,宋慈航如同一个天真无邪不经世事的纯真少年一样。

    而对于酒魔来说,宋慈航向他提出的这几句反问,却如同打在了他的脸一样,被打的啪啪响。

    自从孕育于混沌宇宙之,降临到这个世界以来,酒魔还从来都没有如此的难堪过。

    他所烹制的食物,还从来都没有被人给质疑过!

    但宋慈航这货,他竟然冠冕堂皇,义正言辞的对着他说出了这一番话,这叫他情何以堪?

    这叫他如何回答?

    酒魔纵然是三千混沌魔神之的大食魔神,面对着宋慈航的质问之时,他却根本无法做出回答!

    龙和凤虽然是远古神兽,是天地之间最早诞生的生灵之一,但对于酒魔来说,龙和凤不过是他用来做菜的食材而已。

    为大千宇宙之最顶级的厨子,酒魔怎么可能会站在食材的角度去考虑?

    角度不同,地位不同,思想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向不同。

    这好两条平行线,永远都不会有焦点一样。

    从宋慈航所说的话,和他目前的表现来看,恐怕酒魔的美食是永远都不会对宋慈航产生影响的。

    接下来酒魔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回应,宋慈航又接着啪啪啪的继续打脸。

    只见宋慈航道:“你说你的这酒叫美梦成真酒,但对于我来说,我连自己是谁,我是什么来历都不知道,你叫我如何美梦成真?”

    “喝了你的美梦成真酒,本来我以为在美梦可以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但算是喝了你的美梦成真酒,梦的我却还是现在的我!”

    “你用了九百九十九万年的时间,竟然酿造了一坛这样的酒出来,为何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宋慈航在说话之时一脸不解的看着酒魔,在他的眼,酒魔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简直和一个傻子一般。

    这从另外一个方面,酒魔的美食和美酒,对宋慈航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此情此景之下,酒魔所受到的震撼,简直无与伦。

    酒魔有着百分之百的自信,这天地之间不受他大食之道影响的人物,绝对不会超过十个。

    算是大恶世界之主,只要吃了他烹制的美食,酿造的美酒,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虽然不至于说向他表示臣服,但绝不会像宋慈航这个葩一样,完全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宋慈航他究竟是什么人物?

    这天地之间,能够像宋慈航一样做到这一点的人物,酒魔简直无法想象,会有那几个?

    “你究竟是什么来头?”

    “你不是查马斯丹诺家族宋金峰族长的义子吗?为何你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来历?”

    震惊之余,酒魔忍不住的问起了宋慈航,但宋慈航却苦笑了一下。

    “我要是知道自己的来历,那或许你的美梦成真酒,对我能够起到一定的用了。”

    “我是查马斯丹诺家族宋金峰族长的义子不假,但算是宋金峰族长,他也不愿意把我的来历和真正身份说出来。”

    听到宋慈航这话,看着宋慈航那一脸无奈的苦笑表情,酒魔完全可以肯定,宋慈航说的是真话。

    而且酒魔更能肯定,宋慈航绝对是一个来历非凡之人。

    或许不知道自己的来历是一个原因,也或许没有任何的社会经历,人生轨迹也是一方面的原因,但这天地之间,能够不受他的美食美酒影响的人物,除了那几个混元大罗的圣人之外,绝对不会超过十个。

    宋慈航的来历,必定在这十个人之。

    在酒魔俯视着宋慈航,对宋慈航的身份做着筛选和猜测之时,宋慈航却继续说道:“你之前说过,说只要有人说你烹制的食物不好吃,酿造的美酒不好喝,算是破了你的法。”

    “既然我没有受到你的影响,那是不是算我破了你的法?”

    “所谓的大食之道,不过是利用口舌之欲来控制人的手段而已,这又岂能算是之道?”

    “在我看来,这种道乃是三千大道之的下下之道,完全不值一提!”

    为三千混沌魔神之的品魔神,酒魔一直认为自己的大食之道乃是三千大道之的之道,是道之根本,道之本源,只要参透了大食之道,可以成为这天地之间的至高存在。

    但此刻的宋慈航,把他的大食之道贬的一不值,甚至说大食之道乃是下下之道,这是酒魔绝对不能接受的?

    “你说什么?你说本座的大食之道乃是下下之道?真是岂有此理!”

    “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你有什么身份,既然不愿意向本座臣服,那本座让你见识见识大食之道的厉害!”

    酒魔急头白脸的对着宋慈航道,但宋慈航却依然表现的无淡定,看去完全没有把酒魔放在眼里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酒魔看了一眼正在苦苦挣扎着的我和秦楚楚,立马有了想法。

    在我们这帮人之,我和秦楚楚是天命之人,是气运滔天,身份不凡的人物,如果用我们两个去对付宋慈航,算宋慈航的来历不凡,也未必会是我们两个的对手。

    更何况他还可以借力打力,利用宋慈航来收服我们两个,让我们两个向他表示臣服。

    算是我们两个和宋慈航拼个你死我活,对他来说也没有坏处。

    我们天机门的绝大多数人已经被他所控制,他的手有大把的底牌可用,酒魔这会儿有着十足的把握能够对付得了宋慈航。

    脑海之闪现了这些念头,酒魔对着我和秦楚楚道:“姜一,秦楚楚,你们两个还想不想再吃到龙肝凤髓?”

    “想不想再喝到本座的美梦成真酒?”

    “现在本座不需要你们向本座臣服,只要你们杀了宋慈航,本座可以给你们赐下龙肝凤髓,还有美梦成真酒!”

    在酒魔看来,他已经降低了标准,我和秦楚楚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

    而且只要我们再一次的吃到龙肝凤髓,喝到美梦成真酒,那我们他的毒会越深,向他表示臣服也是迟早的事情。

    说不定只要我们干掉了宋慈航,会跪在他的面前,向他表示臣服。

    等到了那个时候,他会想办法让我们五个天命之人在他的面前自相残杀,最终在我们所有人全部都拼的同归于尽之后,他夺取了我们的鸿蒙紫气,利用鸿蒙紫气来感悟天地至理,悟透他的大食之道,成为天地间至高无的存在。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往往是残酷而残忍的。

    在酒魔向我和秦楚楚下达了命令之后,宋慈航却冷冷的一笑,在我和秦楚楚的身扫视了一眼,然后一脸不屑的道:“如果他们两个听了你的,被自己的口舌之欲给影响到了,那我只能说天道无能,天也有瞎了眼的时候!”

    听到宋慈航这话,酒魔感到很是不爽,但酒魔在这个时候却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难道宋慈航不受他的大食之道的影响,我们两个天命之人,同样也不会受影响吗?

    果不其然,在酒魔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之前还在苦苦挣扎,满脸狰狞的秦楚楚和我,却突然同时向着对方看了过去。

    四目相对之下,秦楚楚一脸的柔情,看着我的眼神炙热如火。

    “姜一,你知道这个世界我所吃过的最好吃的美味是什么吗?”

    秦楚楚问着我道。

    虽然我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我却不能说出来,所以我只能表情木然的摇了摇头。

    然而秦楚楚却好像并不在乎她曾经所发下的天道誓言一样,把她此刻的心所想,尽数都说了出来。

    “姜一,大食魔神的龙肝凤髓虽然是绝世美味,但在我的心里,这世的任何美味,却都不如你做的臊子面好吃!”

    “你不知道,这些年来在和你分开之后,我是多么的想吃到一碗你亲手为我而做的臊子面?”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再也无法继续沉默下去,再也不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连连的点着头,声音里带着无穷无尽的温柔,对着秦楚楚道:“楚楚,等有时间,我一定会亲自给你做一碗臊子面。”

    我这话一出口,酒魔简直有点儿怀疑人生,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龙肝凤髓却不如一碗臊子面好吃呢?

    秦楚楚在这个时候笑的像一个孩子一样,满面的阳光灿烂,继续说着道:“姜一,其实无论是吃饭还是喝酒,都要看跟谁在一起?”

    “和自己的心爱的人在一起,算是粗茶淡饭,也是绝世美味,所谓的有情饮水饱是如此!”

    “和自己的兄弟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那种畅快淋漓的舒爽之感,又岂能是用黄粱美梦来欺骗自己的感觉所能相提并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