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其人之道,反还其身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对于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了解,我们仅限于一些民间传闻,所以在我们看来,在西方世界之大名鼎鼎的查马斯丹诺家族,无非是一个欺世盗名的家族而已。

    尤其是查马斯丹诺家族对世界末日的预言失败之后,不要说我们这些人了,算是普通民众,对查马斯丹诺家族都有些嗤之以鼻,早已经把查马斯丹诺家族推下了神坛。

    然而大奸魔神,他可是三千混沌魔神之的等魔神,是仅次于十大顶级魔神的人物,连他都弄不清楚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来历,这让我们对查马斯丹诺家族不得不重视了。

    尤其是当大奸魔神亲口说出,说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竟然能一口道破他们八个品魔神的来历之后,我们一帮人全都震惊的无以复加。

    要知道,被大恶魔神派到我们这个世界的八个魔神,可全都是等魔神,只要他们压制了实力,连天道都无法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但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却能够说出这八大魔神的来历,那这能说明什么呢?

    这八大魔神的来历,除了大恶世界之主大恶魔神之外,在天道之下,还有谁能够知道呢?

    圣人虽然有无之能,但天地间的圣人总共那么几位,而且那几位都在三十三天之的圣人道场之,是不可能在我们这个世界存在的。

    那怕是圣人的一个分身乃至投影,都不能够在我们这个世界停留太久。

    如此说来,那查马斯丹诺家族的这位族长,他究竟是什么人物呢?

    难道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是反天道的化身吗?

    脑海之突然闪现了这个念头,我问着大奸魔神道:“既然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一口道破了你们的来历和身份,那你对查马斯丹诺家族有什么认知呢?”

    “打个方,查马斯丹诺家族既然是一个家族,那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是代代相传的呢?还是始终都是一个人?”

    “还有这查马斯丹诺家族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或者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他对我们这个世界的影响力和掌控力究竟有多大?”

    我所问的这几个问题,都是很关键的问题,可以说全都问到了点子。

    在沉思了片刻之后,大奸魔神回答着道:“在外界的人看来,查马斯丹诺家族是一个很神秘的家族,这个家族从来都不会过问世俗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干涉,也不会去争取利益。”

    “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是一个极度特殊的存在,一般人是见不到他的,而且在不同的时间段,所见到的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都会是不一样的。”

    听大奸魔神这样一说,和我想的好像有点儿出入,让我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然后问着道:“照你所说的话,查马斯丹诺家族是一个不问世事的家族,而且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是代代相传的?”

    按照大奸魔神所说,从字面意思来理解,确实和我说的一样,但在我做出了这一番总结之后,大奸魔神却摇了摇头。

    随后大奸魔神道:“查马斯丹诺家族虽然从来都不会过问世俗间的纷争,不会去争取世俗间的利益,但查马斯丹诺家族在西方世界的当权者之,对西方世界的各大势力,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如我们神圣教廷,算是西方世界较大的势力了,但在很多方面,我们神圣教廷的人却需要从查马斯丹诺家族那里打听消息。”

    大奸魔神这样一说,对于查马斯丹诺家族我们又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看来这个查马斯丹诺家族像一只无形的手,在暗左右着整个西方世界,甚至暗影响着整个世界。

    接下来大奸魔神继续道:“虽然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每一次在不同的年代现身之时都会有不同的样子,不同的年龄,但根据我的观察,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他身所发生变化的,仅仅是他的身体,而他的灵魂,他给人那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却从来都没有变过!”

    说到这里,大奸魔神表情显的很是凝重,对着我们道:“或许你们并不知道,曾经我在暗观察了一百多年,眼睁睁的看着查马斯丹诺家族换了两个族长,但我完全能够肯定,这两个族长在身体不是一个人,但他们内在的灵魂,却百分百的是一个人!”

    大奸魔神这话一出口,我们所有人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大奸魔神所说的来看,查马斯丹诺家族的这位族长虽然身体会衰老会死亡,但他却可以自己控制生死轮回。

    或者说他的灵魂无强大,可以随时在任何一个人的身借体重生。

    从这方面来说,查马斯丹诺家族是一个家族不假,但查马斯丹诺家族的存在,恐怕是为了让这个强大无的灵魂一直存在下去。

    但这个强大无的灵魂一直用这种方式存在下去,究竟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呢?

    任何事情都有因果,像大奸魔神亲手缔造了神圣教廷的目的,是为了搜集信仰之力,感悟大奸之道,传播大恶之道,那查马斯丹诺家族的这位族长他建立查马斯丹诺家族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

    看来这个查马斯丹诺家族,我们很有必要去接触一下。

    如果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真的有通天之能的话,说不定连我的身份他都能够知道。

    而在我产生了这个想法之时,秦楚楚的面色一沉,杀气腾腾的对着大奸魔神道:“照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们去找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让他给我们提供你们大恶世界其他七个魔神的具体情况?”

    大奸魔神闻言连连的点头:“对,我是这个意思!”

    “玄冥祖巫,这是我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我能肯定,除了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和大恶魔神之外,没有人能够知道其他七个魔神在这个世界的具体情况和具体身份。”

    听到大奸魔神这话,闻人倾城在一旁插言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查马斯丹诺家族的那位族长,他会不会是大恶魔神呢?”

    “如果大恶魔神斩出了三尸,让他的本尊坐镇大恶世界,把他的一具分身留在了这个世界,化成了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闻人倾城的这种猜测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但如果闻人倾城的猜测是正确的,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要知道,混沌魔神为混沌宇宙之所孕育,本来是相当强大的存在,大恶魔神为品魔神之的顶级魔神,实力已经相当强大了。

    如果大恶魔神斩出了三尸,那说明大恶魔神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顶级强者的那个程度,是仅次于圣人的存在。

    当年的妖族皇者东皇太一和妖族天帝,是这个级别的存在。

    大恶魔神要是斩出了三尸,一旦他的实力不受天道一直的压制,那他在举手投足之间,恐怕可以毁灭了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

    到那个时候,我们这些所谓的天命之人,在他的面前简直和蝼蚁无异!

    不过好在闻人倾城的这种猜测,被大奸魔神一口给否掉了。

    只见大奸魔神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的道:“这不可能的,大恶魔神我再也熟悉不过了,他的实力虽然强大,但要想斩出三尸,却是一件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斩三尸要先斩出善恶二尸,再斩出自我,为大恶魔神,他所领悟的是恶之本源,所以他本身相当于恶尸,让他斩出善尸,等于斩掉自我,这对于他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们听到这里,全都默默点头,认为大奸魔神说的很有道理,对于领悟了恶之本源的大恶魔神来说,斩三尸确实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所以说大奸魔神想成为天地之间的至强者,想达到东皇太一的那种高度,简直是注定了不可能的!

    而在这时,大奸魔神继续说道:“更何况我对大恶魔神再也熟悉不过,他身的气息,他的气势,无论是他换了多少次身体,甚至轮回转世,我都一眼可以认出来!”

    “但查马斯丹诺家族的那位族长,和大恶魔神却一点关系都没有!”

    “甚至在我看来,算是大恶魔神给我的感觉,都不如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那样深不可测!”

    从大奸魔神说话的语气和脸的表情来看,他一句假话都没有说,看来查马斯丹诺家族的那位族长,真的大恶魔神还要高深莫测。

    那这个人,他会是什么背景和身份呢?

    难道说和我猜的一样,他是反天道意志的化身?

    三尸境界,人有善恶和自我,天道有正反,这两者关联起来,我好像隐隐约约的想到了什么一样,但却又无法理顺这些,反而让我的大脑之一片混沌。

    而在我正打算静下心来梳理一下思路之时,秦楚楚却面色一寒,身的杀气节节攀升,双目如电一般向着大奸魔神投射了过来。

    “看来我们只能和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人接触一番了!”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如何才能找到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人?如何能见到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

    见秦楚楚双目如电,杀气腾腾,大奸魔神不由的身体发寒,如坠冰窖一般。

    只见大奸魔神战战兢兢的回答着秦楚楚道:“玄冥祖巫,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查马斯丹诺家族和神圣教廷之间联系密切,如果你想和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人接触,想见到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只需要让神圣教廷的人帮你们联系行了。”

    秦楚楚闻言“哦”了一声,然后对着大奸魔神道:“既然这样,那我想请你帮我最后一个忙,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

    大奸魔神见秦楚楚突然变的友好了许多,而且用商量和请求的语气在对他说话,这让大奸魔神瞬间压力大减,长出了一口气之后,一脸恭敬和谄媚的道:“玄冥祖巫,你尽管吩咐,您的任何要求,我又岂敢拒绝?”

    其实大奸魔神这样说的目的是为了让秦楚楚对他生出好感,最终达到放过他的目的,但大奸魔神万万没有想到,秦楚楚这女人,她说变脸变了脸。

    “既然这样,那你给我去死吧!”

    当秦楚楚那冷冽无,杀念滔天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之时,大奸魔神只感觉自己的心头有数百万头草泥马神兽奔腾而过,他奸诈阴险了一辈子,欺骗了世人无数,但最终所有的因果,却都由他来承受。

    秦楚楚这个人族的天命之女,不仅欺骗了他,而且还要要他的命!

    正所谓其人之道,反还其身,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