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音魔之徒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音魔之徒

    为历史系的研究生,对于春秋战国时代的历史名人师旷我肯定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对于大音魔神所讲的这个故事,我同样了解的清清楚楚,只不过我所了解是历史传说,而大音魔神他此刻所讲述的,很有可能是真实发生的,甚至很有可能是他亲身经历的。

    所以在此时此刻,可以说大音魔神在给我们还原当年的场景。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怕是我听过师旷的传说和这个故事,但我却并没有冒冒然的打断大音魔神。

    同样的情况,我们一方的其他人也都没有出声,连丑逼幽泉,都被大音魔神暂时放过,让他一脸呆滞的躺在了地。

    这时大音魔神继续说道:“师涓在演奏着琴曲,但师旷却突然打断了他,还说这琴曲是亡国之音,这让在场的几个国君都愣住了。”

    “弹奏这乐曲的师涓,更是有点儿不知所措,向着他的国君卫灵公看了过去。”

    “卫灵公本来是打算用这种方式来讨好晋平公的,但被师旷这样一说,让他很是尴尬,很没面子。”

    “不过卫灵公毕竟是一国之君,如果师旷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晋平公肯定要给卫灵公一个交代。”

    “为了给卫灵公一个台阶下,晋平公对着师旷道,这曲子我听起来很是好听,为什么你会说这琴曲是亡国之音呢?”

    “面对着晋平公的质询,师旷却振振有词的道,这是商朝末年的乐师师延为商纣王所的靡靡之音。后来纣王无道,被周武王率领着天下诸侯讨伐,师延自认为他助纣为虐害怕处罚,走投无路之下,抱着琴跳进濮河自尽而亡。”

    “所以,这曲子一定是在濮河边听来的。而这曲子如此的不吉利,要是沉醉于其肯定会让国家衰落,所以这曲子我认为是亡国之音。”

    “说到这里之时,师旷问着卫国的乐师师涓道,你的这首曲子,是不是在濮河边听到的?那肯定是师延的灵魂在演奏这首亡国之音,是为了故意让你们听到,好祸害你们的国家。”

    “听师旷说到这里,无论是卫灵公还是师涓,全都感到无震惊,卫灵公更是连连的点着头道,确实没错,这首曲子是我们在濮河边听到的。”

    “而见卫灵公和师涓都确定了师旷所说,在场的国君和武大臣们全都觉的不可思议,但晋平公却为了给卫灵公一个台阶下,为了不让卫灵公太过于尴尬,在那里做出了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道,殷商早已经灭亡了好几百年了,要是一首曲子能让一个国家灭亡的话,这简直是一个笑话,让师涓乐师继续演奏吧,又能有什么妨碍呢?”

    “晋平公虽然是他的国君,但这会儿的师旷却并不认可晋平公所说,所以师旷连连的摇着头道,佳音美曲可以让我们身心振奋,而亡国之音却会使人堕落。诸位在座的不是一国之君,是臣武将,应该听佳音美曲,为何要听亡国之音呢?”

    “虽然师旷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晋平公他毕竟是一国之君,他要考虑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见卫灵公和师涓一行人脸的表情有些尴尬,为了照顾到卫灵公的面子,晋平公态度很坚决的摇了摇头。”

    “今日是大喜之日,要是怠慢了贵宾,寡人要拿你是问!如此美妙动听的一首歌曲,你让师涓乐师继续弹奏是了!”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师旷虽然是一代乐师,但为晋平公的臣子,面对着有些发怒的晋平公之时,师旷只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又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坐位。”

    “而接下来师涓继续演奏,把那首他在濮河边听到的曲子全部都演奏完毕。”

    听大音魔神说到这里,我以为他已经讲完了这个故事,而且在我看来,大音魔神所讲的故事,和我所了解的差不了多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大音魔神他为什么要给我们讲一个这样的故事呢?

    这个故事和他的大音之道有什么关联呢?

    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大音魔神却继续说道:“师涓演奏完了这个曲子,晋平公从王座之往下看去,见师旷脸的表情很是不快,带着一丝愠怒之色,毕竟师旷也是好心,为了安抚一下师旷,让师旷有点儿面子,晋平公对着师旷道,师涓所奏的这个曲子,是什么曲调的乐曲?”

    “师旷对着晋平公行了一礼,然后毕恭毕敬的回答着道,启禀大王,这个乐曲的曲调,是所谓的《清商》。”

    “晋平公道,《清商》是不是最悲凉的曲调?”

    “师旷摇了摇头道,不是,《清商》更悲凉的还有《清徵》。”

    “晋平公道,既然你能说出《清徵》,想必你应该会弹奏,为回礼,你来弹一曲《清徵》吧!”

    “本来晋平公认为这是一件对他和师旷都长面子的事情,但让晋平公没有想到的是,师旷却摇了摇头,先对着他又行了一礼,然后振振有词的道,启禀大王,请恕微臣无礼,在微臣看来,能够听《清徵》的,都是有德有义尽善尽美的君主,大王您在各方面来说差了一点,如果强行听的话,反而对大王您不好,所以微臣不能在您的面前弹奏《清徵》。”

    听大音魔神说到这里,不了解这个故事的人都觉的师旷这个乐师也真是情商太低了,在一国君主面前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难道他不怕惹怒了国君被砍了头吗?

    不过我倒是知道这个故事和传说,并没有替故事的主角师旷担忧。

    这时大音魔神道:“晋平公虽然有些生气,但他还是较爱惜师旷的才艺,所以并没有和师旷计较,而是有些不耐烦的对着师旷道,我不管什么有德之君,德行大义,尽善尽美什么的,我只要你把《清徵》给我弹出来!你若不弹,是不给寡人面子吗?”

    “有道是王命难违,师旷在无奈之下,只好坐下来,展开了自己的琴。”

    “当师旷用他的那双神妙的双手拨出第一串音符,弹奏起了《清徵》之时,便见有16只玄鹤从南方冉冉飞来,一边伸着脖劲鸣叫,一边排着整齐的队列展翅起舞。”

    “而当师旷继续弹奏之时,玄鹤的鸣叫声和琴声融为一体,在天际久久回荡。”

    “见此情形,无论是晋平公还是卫灵公,乃至其他的国君和臣武将,全都感到无震惊,同为乐师的师涓,对师旷佩服的五体投地,直言自己远不如师旷。”

    “曲终之后,晋平公激动无,感慨万千,为了显示他对师旷的欣赏,主动提着酒壶,离开席位走到了师旷面前。”

    “为一国之君,晋平公竟然亲自向师旷敬酒,而且一边敬酒一边问着师旷道,在人世间,大概没有这《清徽》更悲怆的曲调了吧?”

    “然而师旷却回答着道,不,《清徽》远远不《清角》,《清角》才是这世间的悲乐之绝响!”

    “《清角》是无与伦,是能够惊天地泣鬼神的乐曲!”

    “听到师旷这话,晋平公对《清角》立刻充满了兴趣,甚至不要说晋平公了,算是在场的其他国君和臣武将,全都很想听到师旷来演奏一曲《清角》。”

    “在这种情况之下,晋平公对着师旷行了一礼,用请求的语气对着师旷道,《清角》此曲既然能惊天地泣鬼神,肯定不能随便演奏,但既然先生懂得此曲,那请先生给我们演奏一番,好让我等遂了心愿。”

    “虽然晋平公这个一国之君在向自己行礼,但师旷却还是摇着头道,《清角》此曲是黄帝当年于西泰山会集诸鬼神而,如若轻易弹奏,会招来天灾人祸,而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悔之晚矣了!”

    “师旷说的很是夸张,但晋平公和其他几个国君却并不怎么相信,为了满足自己的好,晋平公竟然对着师旷又鞠了一躬。”

    “先生,请您弹奏一曲《清角》吧!只要能听到《清角》,纵然是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寡人也认了!”

    “见晋平公这样说,师旷知道他已经无法再拒绝了,只好演奏起了《清角》。”

    “接下来当师旷拨动了琴弦,一串串无玄妙的琴音从他的手指流出,只见西北方向,晴朗的天空骤然翻腾起了乌云。”

    “随后,当琴音继续飘离殿堂之时,狂风暴雨应声而至,闪电雷鸣其声响起,简直如同天崩地裂一般!”

    “再往后,当师旷继续弹奏之时,只见尖利的狂风呼啸而至,掀翻了宫廷的房瓦,撕碎了室内的帷幔,各种祭祀重器,宫殿内的陈设纷纷震破,瓦坠漫天飞舞。”

    “此情此景之下,满堂宾客吓得惊慌躲避,四处奔走,晋平公也吓得抱头鼠窜,躲在了王座之下,惊慌失色的大喊,不能再弹了!赶快停下来.......”

    “接下来师旷停止了弹奏,顿时风止云开,雨过天晴,一切恢复了正常。”

    “自此之后,师旷之名,名扬天下,成了古往今来第一乐师!然而你们却并不知道,晋平公和在座的几名国君,还有听到过师旷和师涓弹奏乐曲的所有人,全部都不得善终。”

    说到这里,大音魔神总算是讲完了这个故事。

    如果说和我所了解的这个故事有所不同的话,是晋平公和在场的那些人的最终下场,为历史系研究生的我竟然并不了解。

    但大音魔神他给我们讲这个故事有什么意义呢?我还是有些无法理解!

    难不成那几个国君和臣武将的死,和他的大音之道有关?

    或者说,大音魔神所讲的故事之的主角师旷,和他有关?

    在我正做着猜测之时,大音魔神看去有些得意的笑了笑,然后一脸阴沉的道:“你们肯定在猜测,师旷是不是和我有关?”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不仅师旷是我门下的弟子,连卫国的师涓,还有在濮河自尽而亡的师延,他们都是我门下的弟子。”

    “其实从古至今以来,东西方所谓的音乐大师,有不少是我的门人弟子。”

    “之前化成污血的那十二头猪,在我的门人弟子之,可以说是最垃圾的一群!”

    说到这里,大音魔神冷笑着把目光投向了我,然后刻意问着我道:“姓姜的小子,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一批又一批的收取门人弟子,缔造出不同风格的曲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