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了结冤仇(下)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了结冤仇(下)

    自从我十八岁生日之后,秦楚楚在我身边的时间任何一个人都要多。  .  .

    那怕是武顺和陈婉秋,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都无法和秦楚楚相提并论。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要说这个世界最了解我的人,莫过于秦楚楚无疑。

    对我身边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秦楚楚都了解的无透彻。

    投入了阿修罗界,在幽冥血海之重塑阿修罗身,让幽丽变的和以前的黎月没有一丝一毫相似的地方,但秦楚楚却很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如果有一个我身边的女人对她仇深似海,只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的话,那这个女人必然是黎月无疑。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肯定不会把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当成一个人来看待,但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她的见识和高度,又岂能和普通人相提并论?

    秦楚楚的前世所见到过的绝世人物可以车载斗量,简直如过江之鲫一般,所以在黎月的身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秦楚楚并不感到怪。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在盯着幽丽打量了一番之后,秦楚楚基本已经确定了幽丽的身份。

    尤其是当秦楚楚跟幽丽确认起了她的身份之时,小兰陵和郑海冰乃至我脸的表情,更让秦楚楚坚信了她的判断。

    不过幽丽却并没有在口头承认她以前的身份,而是双目如电,两道血红色的冷光闪烁,直视着秦楚楚道:“黎月她已经死了,她被一个她当做是姐妹,当做是朋友的贱人给害死了!”

    “现在你面前的,只有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女幽丽,不过算是黎月她已经死了,但她和你之间冤仇却需要一个人来了结,而我是这个人。”

    虽然幽丽在言语之间并没有承认她是黎月,但通过幽丽所说的话,秦楚楚却不难确定,此刻的幽丽和黎月是同一个人。

    那怕幽丽是她自己所说的什么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女,但她的灵魂却还是黎月的。

    只要灵魂不灭,肉身算是换了又能怎样?对一个人而言,最重要的不是肉身,而是灵魂。

    因为肉身最多百年,而灵魂却很有可能可以千秋万代,亘古永存!

    既然确定了幽丽和黎月是不同肉身想通灵魂的同一个人,秦楚楚不得不面对,她和黎月之间的因果。

    她们两个之间,曾经是朋友,是闺蜜,但秦楚楚却不得不承认,她利用了黎月,她伤害了黎月。

    那怕是秦楚楚从来都没有害死黎月的想法,但命运使然,造化弄人,最终黎月的死,和她有很大的关系。

    这个因果她必须承担,这个责任她应该要负。

    只不过她应该如何来承担这个因果,负这个责任呢?

    这是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头大如斗的问题。

    在幽丽的话音一落之后,秦楚楚陷入了沉默之,和幽丽相顾对视了起来。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既然已经见到了秦楚楚,幽丽不急着和秦楚楚动手,在秦楚楚打量着她的同时,幽丽也在打量着秦楚楚。

    我们之前有意无意之间对秦楚楚都做出了很高的评价,这给了幽丽不小的压力,她生怕自己报不了仇,算是成了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女,却仍然不是秦楚楚的对手。

    可是这会儿在盯着秦楚楚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幽丽却从秦楚楚的身没有看出任何特别之处。

    以幽丽天阶九品,无限接近于大罗境界的实力级别,很容易做出判断,秦楚楚目前不过是天阶七品的下品金仙而已。

    这样的实力级别,在她的面前简直是一个蝼蚁,那怕是十个秦楚楚都不是她的对手。

    可为什么我口口声声的说即便她和幽泉联手,都未必是秦楚楚的对手呢?

    难道我这样说的目的,是为了吓唬她,让她知难而退?

    看来我还是和以往一样,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一直都在袒护着秦楚楚,从来都没有把她这个表妹放在心。

    女人心是海底针,在脑海之产生了这些念头之后,幽丽对我又产生了不小的怨念,忍不住的向我白了一眼。

    而在这时,秦楚楚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唉!”

    随后秦楚楚对着幽丽道:“我不管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但只要你的灵魂未变,你是我的好姐妹黎月。”

    秦楚楚说到这里,幽丽冷哼了一声打断了秦楚楚道:“哼!你别跟我说什么好姐妹,好姐妹这三个字,从你的嘴里面说出来,我听着简直恶心。”

    “我宁可面对幽泉,也不愿意听到你的嘴里说出好姐妹这三个字!”

    本来秦楚楚和幽丽的这番对话对我们天机门的人来说是一个较沉重的话题,但在听到黎月所说的话,打的这个方之后,我们一帮人却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丑逼幽泉是何等的无辜,在这个时候却被幽丽用来打了方!

    幽丽在言语之间,不是把幽泉当成了恶心的代名词了吗?

    幽泉在表面不敢对蛋蛋有任何觊觎之心,所以这会儿的他也在关注着秦楚楚和幽丽这两大绝世美女。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幽丽所说的话,对他简直造成了一百万点的重度伤害。

    阿修罗族的男人全都长的丑,这又不是他的错,为什么要这样说他呢?

    这让幽泉那叫一个郁闷啊!

    可是幽丽的实力她强大,而且我们一帮人都可以说是幽丽的靠山,在形势人强的情况之下,幽泉算是怨恨滔天,他却不敢表达出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无郁闷的幽泉只能默默的把头低了下去,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忍!

    只要忍住了心头火,给他找到了合适的机会,他要把他受过的所有屈辱,全部都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而在幽泉低着头暗自咬牙之时,秦楚楚面色凝重的对着幽丽道:“好吧,既然你不喜欢听好姐妹这三个字,只要我们之间的因果没有化解之前,我再也不会在你的面前说这三个字。”

    说到这里,秦楚楚顿了一顿,然后语气凝重而真诚的对着幽丽道:“黎月,你的死确实和我有关,但我可以问心无愧的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害死你。”

    “你应该很清楚的知道,我对姜一的感情是什么样的?如果我存心害死了你,那他还会原谅我吗?”

    “且不管咱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如何,算是凭着你和姜一的兄妹关系,我都不可能会故意害死你的!”

    “不过无论如何,你的死和我有关,我应该承担责任!”

    “我们两个之间的冤仇和因果,今天必须要有一个了断的办法!”

    秦楚楚的这番话说的很是真诚,黎月听了之后沉默了片刻。

    虽然相信了秦楚楚的话,认为她并不是本意,但站在幽丽的角度,她对秦楚楚的怨恨又岂能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她把秦楚楚当成了姐妹,当成了好闺蜜,但秦楚楚却利用了她,害的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所以在面色一凛,双目一寒之后,幽丽对着秦楚楚厉声说道:“秦楚楚,我不管你怎么说,但你害死了黎月是不争的事实。”

    “有句话叫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以命还命,既然你认为你应该承担责任,那你纳命来!”

    “只要让我杀了你,让你和黎月一样也变成一个无依无靠,无人报仇的鬼,那你和黎月之间的仇怨算是化解了!”

    “否则的话,你我之间,只有不死不休,今天不是你死,是我死!”

    幽丽在说话之间已经摆好了架势,连他的阿鼻神剑都已经祭了出来。

    只见血光耀眼的阿鼻神剑悬浮在了幽丽的头顶,整个修理厂内瞬间为血腥之气所笼罩,有无数的冤魂隐隐约约的在血腥之气闪现,发出了阵阵的哀鸣和嚎叫之声。

    但秦楚楚为玄冥祖巫转世的绝世人物,见过的大场面是何其之多,面对着幽丽所营造出来的这幅场面和气势,她却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

    在瞥了一眼幽丽头顶的阿鼻神剑,又往丑逼幽泉看了一眼之后,秦楚楚的脸露出了一丝释然之色。

    随后秦楚楚道:“我说怎么幽冥老祖没有把他的元屠和阿鼻神剑祭出来,原来他把元屠和阿鼻神剑给了你们两个。”

    “看来幽冥老祖在那个死火山的山谷之缔造了一个小型的幽冥血河,布下了幽冥血河大阵,不仅是为了对付我们,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们两个阿修罗界的气运之人降临到人间界来。”

    对于秦楚楚的这话,幽丽并没有做出任何答复,因为秦楚楚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不过从秦楚楚所说的话来看,幽冥老祖的死,恐怕还真的和她有关。

    连幽冥老祖都能够杀掉,那说明秦楚楚的手段和实力绝非她所看到的这么简单。

    想至此,幽丽往幽泉看了一眼,不由的暗暗在想,如果她一个人奈何不了秦楚楚,那少不得要丑逼幽泉出手给他帮忙了。

    至于秦楚楚这边,我们天机门的其他人会不会给她帮忙?幽丽倒是并没有多想。

    因为在幽丽看来,天机门的人包括我在内,如果在知道了她的身份的情况之下,还会站在秦楚楚一边的话,那从此以后,她将和天机门彻底的决裂。

    无论是我还是天机门的其他人,都将会成为她的不共戴天之敌!

    我们对幽丽的性格都有了解,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并没有冒冒然的发表意见,全都站在一旁当起了看客。

    不过我们却相信,那怕是幽泉和幽丽联手,也未必能奈何得了秦楚楚。

    这样,在我们所有人注视着秦楚楚之时,秦楚楚很快做出了决定,面色坚毅而又自信的对着幽丽道:“黎月,你想让我把命赔给你,这是不可能的。”

    “我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我还有太多太多的心愿没有完成,让我现在去死,这是绝无可能的!”

    说到这里,秦楚楚刻意看了我一眼,然后强调着道:“如果说我一定要死的话,在这个世界我只愿死在一个人的手下,或者说陪他一起去死,但这个人却并不是你。”

    幽丽很清楚的知道,秦楚楚说的这个人是谁?所以在听秦楚楚说到这里之时,幽丽很不爽的冷哼了一声。

    然而,听到秦楚楚说这话,我又忍不住的想到了在我的意识之出现过好几次的那个场面,这让我很是不安,生怕那一天会到来。

    在这时,秦楚楚接着道:“黎月,要想了结我们两个之间的冤仇,抛开今天的不算,我再给你三次机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