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秦楚楚那贱人去了那里?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一路听着碟机放出来的音乐,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按照这个黑人司机所说,这什么嘻哈音乐不仅在他们美国风靡流行了许多年,在最近几年已经走出了国门,为世界各地的不少人所接受。

    这让我暗暗的在想,难道是因为西方人的价值观念和我们东方人有所不同,才会让这种无低俗,难登大雅之堂的歌曲成为了一种时尚吗?

    像西方世界的一些政体这近百年来一直在给我们东方世界的大小国家,灌输他们所谓的自由博爱平等,这些方面的普世观念一样。

    其实西方世界所谓的自由博爱平等,是伪善的,是仅仅针对精英阶层和有钱人的,对于难民,对于穷人,是根本没有公平公正可言,是没有自由博爱的。

    反而我们国家古老的传统化之所宣扬的观念西方世界的顾念要深入人心的多,如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些观念,才是真正的天下大同,博爱平等的观念。

    想着这些的同时,我不由的有些暗自担忧,如果按照黑人司机所说,这种充满了负能量,充满着色情暴力,低俗而又颓废的化,蔓延到了我们的国家,输出给了我们的年轻一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会不会让许多人深受其害,改变他一生的命运呢?

    一路这样想着,听着出租车司机的碟机里面所放出来的歌曲,用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们从机场来到了曼哈顿广场。

    碟机里面放出的所谓嘻哈音乐其实对我来说很难听,伴奏的音乐给我的感觉简直是噪音,而且这种噪音让人听了之后有一种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

    说的具体一点,听着这种噪音一样的音乐,隐隐约约的会给人造成一种感觉,觉的这个世界即将崩溃,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而既然如此,那在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时间里,我们是不是应该肆无忌惮的去做一些事情呢?

    把自己心头的野望,恶念,想了许久但不敢去做的事情,去体验一番呢?

    既然人生无多,为什么不去放纵一番呢?

    总而言之,在伴奏音乐之我是丝毫都没有听出来任何让人美好的感觉,这些歌曲的伴奏旋律,传递的全都是一些特别负面的情绪。

    在一路我把碟机所放的每一首说唱歌曲的歌词全都仔仔细细的过了一遍,本来我以为偶尔只有一两首歌曲的歌词是那种三观炸裂,负能量爆棚的,结果当出租车司机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在下车之前我所听到的所有歌词,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类似的状况。

    可以说每一首歌的歌词之都或多或少的带了一些负能量的东西,歌词给人隐隐约约传递着一种观念,叫人不要去遵守秩序,想干什么去干什么,只有放纵,才是人生的真谛。

    可是这个世界,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所有的人全都不遵守秩序,全都去放纵自我的话,那恐怕算是天道不降下灭世大劫,人类距离灭亡之日也不远矣。

    “东方人,我相信你们在感受了最纯正的嘻哈音乐之后,肯定会疯狂的沉迷于这种感觉之的。”

    从我的手接过了车费,出租车司机的眼神之带着狂热,看了一眼歌舞厅外面闪烁着的霓虹灯,然后才对着我道。

    随后我们三个从出租车里面走了下来,看着出租车扬长而去,幽丽微微皱了皱眉头道:“刚才那司机放的是什么歌曲?怎么听起来让人那么不舒服?”

    幽丽目前虽然是阿修罗族人,但她毕竟有着一个人族的灵魂,所以那怕是没有听懂歌词,她对这种音乐的感受和我一样。

    不过幽泉这货和幽丽大不一样了,为纯正的阿修罗族,他天生是自私自利,思想极度不健康的人物,所以幽泉这货顶着他的大黑墨镜,看着歌舞厅的招牌在那里喃喃自语着道:“这里面放出来的音乐,听起来好带劲啊!”

    虽然我们站在歌舞厅外面,但以幽泉的听力,自然是能够听到歌舞厅里面所传出来的声音。

    听到同样的伴奏,同样的音乐,幽泉自然而然的把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受说了出来。

    不过对于幽丽而言,无论这歌舞厅里面传出来的音乐好听与否,对她来说都不重要。

    只要秦楚楚在这个歌舞厅里面,她要和秦楚楚了断她们两个之间的因果。

    所以在狠狠的白了一眼丑逼幽泉之后,幽丽直接走在了前面,向着歌舞厅里面走了进去。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秦楚楚在这个歌舞厅里面的话,她和幽丽见面不可避免,他们两个之间因果如何了结,连我都很难预料。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并没有多说什么,跟在了幽丽的身后走进了歌舞厅之。

    丑逼幽泉同样如是,跟在了我们两个的身后。

    这个歌舞厅装修的格调并不是特别豪华,甚至看去有些陈旧,给我的感觉,这个歌舞厅至少应该存在了有好几十年之久了。

    不过这个歌舞厅有一个特点,那是特别的大,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地下广场,这个差不多五千平方米的歌舞厅,光地皮价格都是一个天数字。

    一进入歌舞厅之,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给我造成的震撼都是无与伦的。

    此刻,在歌舞厅内的舞台有一个穿着装异服,拿着麦克的所谓嘻哈歌手在卖力的演唱,在他的身旁有好几个衣不蔽体的年轻女孩配合着他演唱的歌曲和伴奏旋律做出了各种各样让人非礼勿视的动。

    而歌舞厅内的听众和观众,有许多人也表现的无疯狂。

    如,有的男男女女一边听着歌,一边发出了嚎叫声,会主动脱下自己的衣服,或者撕扯着对方的衣服。

    甚至,有的人在撕扯下了对方的衣服之后,会当着众人的面疯狂接吻,相互亲昵,甚至......

    还有人会拼命的喝酒,会寻衅滋事,会用极度暴力的方式发泄自己被音乐所感染的情绪。

    也有人飘飘欲仙,沉迷于一些迷幻药粉,违禁药物所带来的感受之。

    这种场景,对于我来说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那怕是面对着天阶九品的绝世高手,我都能够做到云淡风轻,但此时此刻的我,看着歌舞厅之那一幕幕不堪入眼的场景之时,却忍不住的头皮发麻,简直连眼睛都没地方放了。

    闻人倾城可真会找地方,她怎么找了一个这样的地方呢?

    这个地方如此的混乱,如此的让人耳不能听,目不能视,能有什么状况呢?

    或者说,造成了这种混乱的原因,是闻人倾城所说的异常?

    这种混乱是人为造成的,而造成这种混乱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丑逼幽泉的嘴里哈喇子掉了一地,一边看着满场的春色,一边忍不住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着道:“好地方啊!这里可真是个好地方啊!”

    听到幽泉这话,幽丽又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但幽丽却并没有理会丑逼幽泉,而是问着我道:“秦楚楚那贱人她在那里?”

    歌舞厅之的灯光昏暗,而且还充满了噪杂的音乐声和听众观众的嘶吼声,呐喊声,嚎叫声等等,在不知道具体位置的情况之下,一时之间我们很难找到闻人倾城他们。

    见幽丽问了起来,我拿出了手机,准备打一个电话给闻人倾城,问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可在我刚刚把手机拿了出来之时,正好接到了一条闻人倾城所发来的短信。

    在短信闻人倾城告诉我,说他们几个目前在歌舞厅西北方向的一个角落里,那里距离舞台最远,人较少,相对来说要清净一点。

    看了这条短信,我带着幽丽和丑逼幽泉向西北方向的角落走去。

    越往西北角走,距离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越远,这让丑逼幽泉很是不舍,每走几步都要转过头去看一下。

    我和幽丽懒的去理会幽泉,径直往前走去,用了差不多十来分钟的时间,穿过了拥挤的人群之后,终于看到了闻人倾城他们几个。

    不过在看到闻人倾城和他身边的人之后,我竟然不由自主的长出了一口气,心想着终于可以暂时轻松一会儿了。

    原来在闻人倾城身边的,只有小兰陵和郑海冰,还有云若风和姚唯雨这两口子。

    秦楚楚和曾梦倩苏天,还有蛋蛋这小家伙和武顺,不知道去了那里?

    除了闻人倾城幽丽不认识之外,小兰陵和郑海冰,还有云若风和姚唯雨,幽丽是全都认识的。

    所以在走到了他们身前之后,幽丽直接问起了秦楚楚的下落。

    “小兰陵,秦楚楚那贱人去了那里?”

    看着一头红发美艳无的幽丽,小兰陵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但幽丽却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还管秦楚楚叫贱人,这让小兰陵和郑海冰他们瞬间凌乱了。

    只有闻人倾城表现的较淡定,在看了一眼幽丽之后在那里淡然自若的道:“能一口叫出小兰陵的名字,而且和楚楚之间有着不小的过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是黎月了!”

    “黎月,你说她是黎月?”

    “这,这怎么可能!”

    “黎月她不是死了吗?而且黎月她长的不是这个样子啊!”

    郑海冰他们几个感到很不可思议,看着美艳如花但却无冷漠的幽丽在那里纷纷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而见此情形,我介绍起了幽丽的身份。

    “她可以说是黎月,也可以说不是黎月。”

    “她现在的身份,是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女,她的名字叫幽丽。”

    听到我对幽丽的介绍,小兰陵和郑海冰云若风他们几个嘴巴张的老大,简直快能够吞下一个鹅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