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四大绝世杀阵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四大绝世杀阵

    要说幽冥老祖最忌惮的,莫过于地藏王菩萨化身的禅真大师。

    因为幽冥老祖所领悟的污血本源是属于阴邪之力,而禅真大师度化了无数恶鬼有大量功德在身,功德之力是至刚至阳之力,恰恰是污血本源之力的克星。

    所以当时的禅真大师动用了功德之力,挥手之间灭掉了幽冥老祖的好几百个分身。

    此刻的幽冥老祖在表面问的是我这个天机门主,但其实幽冥老祖想通过我的行踪来确定禅真大师是否会出现在这座死火山之内?

    换句话说,如果我不会赶来他的老巢,这座死火山的山谷之内,那禅真大师肯定不会来。

    只要禅真大师不来,那以他的手段来对付天机门的这些人不在话下。

    算是天机门的这些人手有先天灵宝,甚至闻人倾城还掌控着先天至宝混沌塔,但幽冥老祖仗着他的幽冥血河大阵,却有十足的信心收拾了天机门的这些人。

    即便是有先天灵宝护身的那几个他奈何不了,但没有先天灵宝护身的,还有蛋蛋这个盘古心头精血,等于他案板的鱼肉了。

    秦楚楚自然是能够看透幽冥老祖的心思,所以面对着幽冥老祖所提出的疑问之时,秦楚楚却冷眼看着幽冥老祖道:“你们这些坏事做绝,杀人无数的血族,还有你这个早该死了的幽冥老祖,用的着天机门主出手来对付吗?”

    “姜一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有时间浪费在你的身!”

    秦楚楚在言语之间浑然没有把幽冥老祖放在眼里,但听到秦楚楚这番话,幽冥老祖却心头狂喜。

    经历了好几个纪元,好几次的灭世大劫,对于面子这种东西,幽冥老祖根本不会放在心。

    在幽冥老祖看来,这世间的一切,没有活着更加重要!

    没有让自己不断地变强大更加重要!

    此刻的秦楚楚那怕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但只要秦楚楚所说的话是真的,那对他而言是天大的好消息!

    而且幽冥老祖通过他自己的感应,也没有察觉到除了秦楚楚和天机门的这帮人之外,在方圆十里之内,还有其他的人存在。

    毕竟这个底盘幽冥老祖经营了好几千年,在这座死火山的范围之内,无论有任何风吹草动,有任何人物靠近,幽冥老祖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

    由此可见,秦楚楚说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看来她并没有说假话。

    一念至此,幽冥老祖又一次跟秦楚楚试探着道:“你们一路追赶着血族十三家族的族长追到了本座这里,是想把血族十三家族和本座全都一打净吗?”

    “天机门主姜一不来,凭着你们这些人,想把本座和血族十三家族一打尽,简直是痴心妄想!”

    老奸巨猾的幽冥老祖还是有些不放心,在试探着秦楚楚,但秦楚楚她本来是打算凭借着她自己和天机门的这些人把幽冥老祖和血族十三家族全部都一打尽,所以秦楚楚面对着幽冥老祖的试探之时,脸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显的无淡定自如。

    只见秦楚楚冷哼了一声道:“幽冥老祖,你不要太过于高看了自己,这里不是幽冥血海,你也不是远古洪荒之时的你,根本不用姜一出手,凭我们足以灭了你和血族十三家族。”

    看着秦楚楚那一脸淡然和信心十足的样子,幽冥老祖反而大喜过望,他认为秦楚楚的自信是建立在对他的不了解,对他的幽冥血河大阵的不了解的基础之的。

    别说我这个天机门主了,只要禅真老和尚不参与,凭借着幽冥血河大阵,他可以把天机门给灭门。

    现如今秦楚楚带着天机门的人和蛋蛋亲自送了门来,真是天都要助他。

    想到这里,幽冥老祖仰天长笑了起来。

    “哈哈哈......”

    幽冥老祖所发出的这笑声听起来无的刺耳,回声响彻了整个山谷之,如果普通人听到了这笑声,恐怕会三魂七魄透体而出,五脏六腑碎裂而亡。

    但对于天机门的人来说,他们的实力级别全都达到了天阶七品之,幽冥老祖的笑声仅仅有点刺耳而已。

    这样,在天机门的众人冷眼看着幽冥老祖,让幽冥老祖狂笑了有个几十秒之后,幽冥老祖终于停下了笑声,用他那赤红色的双眸向着天机门的众人扫视了过来。

    在这同时,幽冥老祖无狂妄的道:“你们人族有句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们把血族十三家族的族长当成了螳螂,甚至连本老祖都当成了猎物,但你们却并不知道,只要你们进入了这个山谷之,你们成了本老祖的猎物。”

    “如果说你们把自己当成了黄雀的话,那你们是可怜的黄雀,而本老祖是一个拿着弹弓的猎人。”

    说到这里,幽冥老祖又忍不住的狂笑了几声。

    只不过,幽冥老祖在那里狂笑着,但天机门的人看着他的眼神却像看着一个傻逼一样。

    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天机门的人早已经知道了这一点,而且秦楚楚能够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还有秦家的十二金人,随时都可以被秦楚楚赐下大巫之魂。

    有秦楚楚在这里,那能轮到幽冥老祖嚣张?

    只要秦楚楚让苏天把十二金人从混沌金殿放了出来,恐怕幽冥老祖和十三个一代血族的末日到了。

    而这时的幽冥老祖在自己狂笑了几声之后,终于发现天机门的众人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全都用怪的眼神看着他。

    不过幽冥老祖却认为是天机门的人对他的手段不了解的缘故,所以幽冥老祖一脸得意的对着秦楚楚和天机门的众人道:“你们肯定认为本老祖的实力没有恢复到远古时期,是你们可以信手揉捏的软柿子,但你们却并不知道,从你们进入这个山谷的那一刻起,你们的命运已经注定。”

    “你们将会死在我的手,将会化为血水,融入到我的幽冥血河之。”

    “盘古心头精血,将会被我所吸收,助我成大道,让我成为这天地间至高无的存在!”

    “哈哈哈.....”

    幽冥老祖说到这里之时,眼神之充满了贪婪无的表情,死死的盯着蛋蛋,只恨不得立刻把蛋蛋吞噬掉。

    而在面对着幽冥老祖之时,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蛋蛋,竟然用他的小手紧紧的搂在了秦楚楚的腰,脸的表情有些紧张和惶恐。

    蛋蛋是盘古心头精血,而幽冥老祖是靠污血本源成道的,所以蛋蛋对幽冥老祖会感到恐惧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情。

    秦楚楚对蛋蛋也是无的疼爱,简直把蛋蛋当成了自己的亲生骨肉一样。

    这会儿见蛋蛋被幽冥老祖给吓到了,秦楚楚不由的面色一寒,杀机满面的对着幽冥老祖道:“吓到了我的孩子,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你的自信不外乎是建立在你的幽冥血河大阵之而已,但你却不要忘了,这里并不是幽冥血海。”

    幽冥老祖经历了好几个纪元,自从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存在于这方天地之间,不知道和多少个天地间的大能人物打过交道,但此时此刻面对着秦楚楚之时,他竟然有一种后背发冷的感觉。

    秦楚楚不过是一个天命之人而已,她的实力级别也不过是天阶七品,但她为什么会让他这个天地初开之时存在的人物会感到害怕呢?幽冥老祖有点儿无法理解。

    而且秦楚楚她为什么能够一眼看破,在这个山谷之,他布下了幽冥血河大阵?

    而且秦楚楚在言语之间好像对他很是了解一样,算是明知道他在这山谷之布下了幽冥血河大阵,却依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脑海之闪现了这些念头,幽冥老祖隐隐约约的感到有些不安,但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无论如何,算是为了蛋蛋这个盘古心头精血,他也要拼力一搏。

    想至此,幽冥老祖满面狰狞的对着秦楚楚道:“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识得本座的幽冥血河大阵,这倒是让本座高看了你一眼。”

    “但你却并不知道,除了妖族的周天星辰大阵,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阵,还有四大混沌魔神的诛仙剑阵之外,本座的幽冥血河大阵乃是天地间最厉害的四大绝世杀阵之一。”

    “然而妖族的周天星辰大阵需要三百六十五名妖族才可以布下,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只有巫族的十二祖巫才懂的布阵之法。”

    “四大混沌魔神在龙汉大劫之死在了鸿钧老祖的手下,连四大混沌魔神的诛仙四剑都被鸿钧老祖赐给了他座下的弟子灵宝天尊,而灵宝天尊正是仗着诛仙四剑,才能够布下诛仙剑阵。”

    “唯独本座的幽冥血河大阵,只要本座在那里,只要有幽冥血河,可以布下这绝世杀阵。”

    “一旦落入了本座的幽冥血河大阵之,会有无穷无尽的污血之力来腐蚀你们,侵蚀你们,只要沾到了一丝一毫,一丁一点血河之的污血,你们的法宝会变成废品,你们的身体会立刻腐烂,融入到本座的幽冥血河之。”

    说到这里,幽冥老祖的双手猛的一挥,他身体之下的血色湖泊顿时血浪滔天,有无穷无尽的血液四处弥漫,估计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可以让整个山谷之到处都是鲜血。

    最关键的一点,那些四处弥漫的鲜血形成一波又一波的血浪,向着天机门的众人排山倒海的碾压了过来。

    而且在这血浪之,还有无数的冤魂发出了鬼哭狼嚎之声,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扑了来。

    见此情形,为了抵挡住幽冥老祖用幽冥血河大阵所发动的攻击,苏天把他的混沌金殿祭了出来,闻人倾城把她的混沌塔也祭了出来,还有曾梦倩把她的素色云界旗也祭了出来。

    随着三件先天灵宝祭出,有大量的混沌本源之力抵挡住了幽冥血河大阵的污血之力,天机门的众人暂时不会被幽冥血河的污血所侵蚀。

    但幽冥老祖却对他的幽冥血河大阵有十足的信心,在那里叫嚣着道:“你们有三件先天灵宝又如何?以你们的实力,能够调用这三件先天灵宝的多少威能?能够抵挡我多长时间?”

    “而本老祖的幽冥血河大阵一旦布下,只要本老祖在,这幽冥血河之的污血之力却会源源不绝,直到把你们耗的筋疲力竭为止。”

    “到了那个时候,这两件先天灵宝,一件先天至宝都将会是我的,还有盘古心头精血,都将会是我的。”

    “哈哈哈,这天,对我可真是不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