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幽冥血河大阵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幽冥血河大阵

    幽冥老祖乃是混沌宇宙之所孕育,在参悟了混沌宇宙之的污血本源之后,才成了他的道,领悟到了三千大道之的《血神经》。

    其实三千大道是三千混沌本源的根本,对三千混沌本源理解的越深,对三千大道理解的深刻。

    一旦能够彻底的理解的某一个混沌本源,能够成大道,成为天地间至高无的强者。

    为参悟了污血本源的存在,幽冥老祖在第一眼看到蛋蛋之时,已经对蛋蛋的身份做出了一个判断。

    蛋蛋乃是盘古心头精血所化,是天地阴阳兽,亘古第一兽,他可以说是这天地之间最珍贵的一滴鲜血。

    如果能够吞噬了蛋蛋,吞噬了这天地间最珍贵的一滴鲜血,那他对血之本源的领悟将会更层楼,甚至很有可能会彻底领悟了污血本源的真谛,会成污血本源之大道,将三千大道之一的《血神经》修炼到大圆满境界。

    而一旦他将《血神经》修炼到了大圆满境界,这天地间的大能人物之将一定会有他一个。

    即便是不如那几个高高在的混元大罗圣人,但在圣人之下,他将会成为无敌的存在。

    只要大道不灭,天道不崩,领悟了污血大道的他,将会不死不灭,亘古永存。

    在这种情况之下,听到雷蒙德会长说起了有关蛋蛋的情况,幽冥老祖又岂能不激动万分?

    虽然幽冥老祖一贯谨慎小心,但蛋蛋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这个诱惑让他根本无法抗拒。

    雷蒙德会长见幽冥老祖神色激动的问了起来,点了点头回答着幽冥老祖道:“是的老祖宗,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那个名叫蛋蛋的小男孩一直都跟随在秦楚楚的身边,秦楚楚在追杀迈卡维的时候,每次都会把蛋蛋带在身边。”

    “我知道那个名叫蛋蛋的小男孩对您特别的重要,所以才给您提醒一下。”

    “至于是否需要救那十一个一代血族,还是您来决定吧。”

    “毕竟我们都是您一手缔造出来的,算是为您而死,我们都无怨无悔!”

    雷蒙德会长说到这里之时,和理查德亲王双膝跪地,带着一脸肃穆和凝重的表情,从表面来看,他们两个是在向幽冥老祖表达着忠心一样。

    但其实雷蒙德会长和理查德亲王有他们两个自己的小九九。

    站在雷蒙德会长和理查德亲王的角度来说,他们还是希望幽冥老祖能够出手救了血族十三家族的那十一个一代血族的。

    因为毕竟他们是同一批被幽冥老祖缔造出来的血族,如果那十一个全都被天机门给灭了,那剩下的他们两个,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意。

    如果幽冥老祖再缔造一批新的血族出来,那他们两个的存在感势必要受到影响,很有可能会被孤立和边缘化。

    这样的一个结果,并不是雷蒙德会长和理查德亲王想要的,所以他们只要力所能及,还是想保住血族十三家族的其他十一名一代血族。

    幽冥老祖这会儿并没有心思去琢磨理查德亲王和雷蒙德会长的想法,对于他来说,他现在只需要做出一个决定,那是是否需要来赌一把?

    这一把如果赌成功了,他可以得到盘古心头精血,会让自己一步登天。

    而只要他的《血神经》修炼到了大圆满境界,成了血之本源大道,那他更有把握得到那道鸿蒙紫气,让他成为天地间的第八圣人。

    那怕算是得不到鸿蒙紫气,无法成圣人之位,他也能够拥有不死不灭之身,和天道亘古永存。

    只要天道不崩,他永恒不死!

    这样,在雷蒙德会长给他做出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幽冥老祖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幽冥老祖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

    双眸之闪烁出了两道实质一般的红色精光,在雷蒙德会长和理查德亲王的身扫视了一圈之后,幽冥老祖问着他们两个道:“你们两个是否可以确定,天机门主姜一,在这一次清除血族十三家族的过程之,一直都没有出现?”

    雷蒙德会长闻言后率先回答着道:“启禀老祖宗,我完全能够确定,天机门主姜一他并没有参与这次清除血族十三家族的行动。”

    理查德亲王紧接着补充道:“根据我的了解,除了天机门主姜一之外,还有两个天机门的核心人物也没有参与这次行动。”

    “这两个人分别是修宇轩和宋昊芮,他们两个的实力之前并不怎么厉害,但在几个月之前突然得到了遇,实力一下子提升到了天阶七品之。”

    在雷蒙德会长和理查德亲王确定了这一情况之后,幽冥老祖又沉默了片刻。

    随后幽冥老祖的语气之似乎是带着一些不太确定,又似乎是在询问着理查德亲王和雷蒙德会长,对着他们两个道:“你们两个发表一下意见吧!为什么天机门主姜一和天机门的另外两个核心人物没有参与清除血族十三家族的行动呢?”

    “天机门是不是想把我们全都一打净,所以姜一和他的两个得力手下为最后的底牌,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

    “而这个最关键的时刻,是本老祖带着你们两个去救他们十一个的时候。”

    既然幽冥老祖问起了这个问题,雷蒙德会长和理查德亲王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做了一个交流之后,分别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只见雷蒙德会长先说道:“老祖宗,我觉的姜一和他手下的两个核心人物没有参与这一次的行动,只能有两种可能。”

    幽冥老祖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道:“雷蒙德,你说吧!你有什么想法,全都说出来。”

    雷蒙德会长接着说道:“我认为姜一和他手下的两个核心人物没有参与这一次的行动,原因只有两个,第一个原因是姜一和他手下的两个核心人物有别的事情要做,没有时间参与这次的行动。”

    其实这个原因是幽冥老祖最想要的,所以雷蒙德会长说到这里之时,幽冥老祖的眼睛明显的一亮,脸的神情流露出了期待之色。

    而接下来雷蒙德会长却继续道:“另外一个原因恐怕和老祖所说的一样,姜一和那两个人是天机门的最后底牌,他们三个隐藏在了暗处,在等着老祖您出手。”

    雷蒙德会长说到这里,幽冥老祖的面色看去显的有点儿凝重了,因为这个结果是他最不想要的。

    而在这时,理查德亲王却把头抬了起来,向着幽冥老祖看了过去道:“老祖,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幽冥老祖点了点头道:“理查德,你但说无妨。”

    理查德亲王这才道:“老祖,以您的无手段,化身亿万之能,算是天机门主姜一和他手下的那两个人隐藏在了暗处,又能把你怎么样呢?”

    “难道老祖您对自己没有信心吗?您认为您对付不了天机门主姜一和他手下的那两个人?”

    理查德亲王此言一出,雷蒙德会长也觉的有一定的道理,同样向着幽冥老祖看了过去。

    而幽冥老祖却冷哼了一声道:“哼!你们认为本座是怕姜一和他手下的那两个人吗?如果不是姜一的背后有地藏王菩萨的化身,本座又岂会怕他们三个?”

    “你们可能并不知道,地藏王菩萨是接引佛祖的座下大弟子,是天地间的顶级大能人物,以他的实力,算是本座当年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的本座。”

    “那怕那个禅真大师仅仅只是地藏王菩萨的一个分身,目前的本座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这个局是禅真和尚和姜一一起布下的,本座要是冒冒然出手的话,那恐怕会让本座落入万劫不复之境。”

    当着理查德亲王和雷蒙德会长的面,幽冥老祖把他最担心的情况说了出来,理查德亲王和雷蒙德会长在听幽冥老祖这样一说之后,全都陷入了沉默之。

    这会儿的理查德亲王和雷蒙德会长也在考虑,究竟值不值得去冒这个风险?

    对于禅真大师的手段,理查德亲王和雷蒙德会长也是见识过的,面对着禅真大师所发出的功德金光,幽冥老祖根本不是对手。

    如果和幽冥老祖所担心的一样,这个针对他们的局是禅真大师和天机门一起布下的话,那他们真不能冒冒然的出手了。

    想至此,雷蒙德会长小心翼翼的对着幽冥老祖道:“老祖宗,我记的一次禅真和尚对您出手之时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因为幽冥血河和你之间牵扯到了因果,所以他才放你一马。”

    “如果这个局是禅真和尚和天机门一起布下的话,是不是因为和你之间牵扯到了因果的原因呢?”

    “禅真和尚想用除掉你的方式,了结了他和你之间的因果?”

    幽冥老祖本来有点儿担心,但这会儿听到雷蒙德会长的话,反而却打消了幽冥老祖的顾虑,让他面色一喜。

    “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幽冥血海乃是本座的成道之地,而幽冥血海连接阿修罗界,从幽冥血海之钻出来的无穷恶鬼,其实是阿修罗族最低等的族民。”

    “地藏王菩萨度化了大量的恶鬼,才让他获取了无功德,而阿修罗族却是我一手缔造。”

    “这样算起来,地藏王菩萨的无功德是因我而得,他自然是欠了我因果啊!”

    “既然地藏王菩萨欠了我因果,他又怎么可能会杀了我?”

    自言自语的说到这里,幽冥老祖露出了一脸的兴奋和激动之色。

    随后幽冥老祖继续说道:“当初禅真和尚迫不得已的对我出手,是因为我威胁到了姜一的生命,我想从他的手抢走那个小男孩的缘故。”

    “而姜一和佛门一脉好像渊源颇深,禅真和尚十有八九是佛门一脉派来保护姜一的。”

    “换句话说,如果我不针对姜一,我不威胁到姜一的生命,那禅真和尚很有可能不会现身,碍于他欠下我的因果,他是不会对我出手的。”

    经过这样一分析,幽冥老祖已经排除了绝大多数的风险,剩下的风险他完全有能力承担。

    一念至此,幽冥老祖意气风发的对着理查德亲王和雷蒙德会长道:“既然如此,那你们把我们目前所在的地位发给他们吧。”

    “除了妖族的周天星辰大阵,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阵,还有灵宝天尊的诛仙剑阵之外,这天地间绝世阵法,本座的幽冥血河大阵也算是其之一。”

    “既然天机门的人想跟我们玩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本座倒是想看一看,究竟谁才是黄雀,谁才是猎人?”

    随着幽冥老祖的这话一说出口,他的右手自而下斜着一挥,他身下的那个血水所构成的湖泊瞬间血浪滔天,鬼哭之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