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主动找虐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功德,是圣人的成道之基。

    女娲娘娘之所以能够成圣,是因为她有造人功德。

    人族为天地之间永恒的主角,女娲娘娘缔造出来了人族,所以人族圣母女娲娘娘因为造人所获得的功德仅次于盘古开天的开天功德。

    三清天尊之所以能够成圣,一来是他们三个建立了教派,主动承担了教化人族和守护人族的责任,所以得到了天道的认可,被天道赐下了无功德。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三清天尊是盘古元神所化,所以三清天尊本身承受了盘古的开天功德,综合了这些功德,才让三清天尊成为了天地间至高无的圣人。

    佛门的那两位不像三清天尊有一样有盘古的开天功德遗留给他们,所以他们即便是立下了教派,也在守护人族,却还得发下三千弘誓大愿,才能够得到足以让他们成圣的功德。

    此刻,当元始天尊赐给我的功德被我全部都吸收完毕之后,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也烟消云散,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

    昆仑派的那面玉虚镜也变成了一面普通的镜子。

    以前在镜子之看不到自己的映像,却能够隐隐约约的在镜子之看到大千宇宙,但此时此刻,无论任何一个人站到了镜子面前,能够看到的只有自己的映像。

    这说明和元始天尊所说的一样,在把昆仑令赐给了那个有缘人之后,他和昆仑派之间的因果已经了结,从此之后他再也不会降临到这凡尘俗世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玉虚镜成了一个没用的摆设了!

    而既然元始天尊的金口玉言一开,说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那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之间,从此之后再无瓜葛。

    说实话,我们天机一脉虽然也勉强能算是昆仑门下,但我们天机一脉对昆仑派却并没有任何的归属感,既然元始天尊主动断了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的关系,那我们没有什么必要继续留在昆仑派了。

    不过这一次的昆仑派之行对我来说倒是没有任何坏处,反而得到了不小的收获。

    首先我对自己的身份有了一个更为明确的了解和认知。

    能够让元始天尊称一声道友,能够让他等待了亿万年,我的身份绝对不凡!

    不过元始天尊说我和他同根同源,说什么一元复始,我这个一还在他之前,这话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三清天尊都是盘古元神所话,如果我和三清天尊都同根同源的话,难不成我和那开天辟地的盘古有什么关系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的身份简直不要太屌!

    巫族一脉是盘古浊血所化,如果我的身份和盘古有关系的话,那元始天尊所说的没错了,我和巫族之间确实有因果牵扯了!

    其实不要说我了,为盘古元神所化的三清天尊,其实同样也和巫族之间有天大的因果纠缠。

    尤其是元始天尊亲自出手斩杀了十二祖巫的祝融和共工,他所牵扯到的因果恐怕更大了!

    但对于我来说,巫族十二祖巫的两名女性祖巫都和我有情感的纠葛,男女之间的关系,这使的我和巫族之间的因果元始天尊还要更大。

    元始天尊之所以不愿意和巫族之间有牵扯,让我自己去做个了断,恐怕真正的原因是在这里吧!

    我隐隐约约的觉的,元始天尊他想通过我来了结和巫族之间的因果。

    元始天尊好像并不想对巫族赶尽杀绝!

    因为功德金身和相师等阶全都提升了一级,所以对天地至理我明悟了许多,尤其是当元始天尊点透了我的身份之后,对天地间的诸多因果纠缠,在许许多多方面,我有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想法。

    虽然因为灭世大劫即将降临,也或许是因为正反天道之间相互干扰的远古,天机依然紊乱,天道依然混乱,但此时此刻的我,脑海之却有了一个明确的思路和方向。

    接下来的我,不仅要让女娲娘娘的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让我的女人恢复自由,而且我还要弄清楚我的真正身份,化解了所有的因果。

    我相信,当我弄清楚了自己的真正身份,当我达到了和元始天尊一样的高度之时,救世之主的身份,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了!

    想至此,看了一眼表情还较懵逼,整个人都处在凌乱状态的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之后,我对着他们淡然道:“祖爷爷,各位天机一脉的长辈,既然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的关系已经了断,那我们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我看我们还是返回洞天福地之外吧!”

    听到我这话,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一下子从凌乱懵逼的状态之变的清醒了过来。

    只见我祖爷爷连连点着头道:“对,一一说的没错,既然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没有关系了,那我们留在这里没有什么意义了。”

    说到这里,我祖爷爷对着凌虚老道打了一个招呼。

    “凌虚道友,山高水长,后会有期,虽然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断了关系,但我还是衷心的希望我们下次见面之时不会是对手和敌人。”

    说话之间我祖爷爷对着凌虚老道行了一个道门同辈之间的礼仪。

    凌虚老道这会儿脸的表情很是复杂,看去有些郁闷,有些失望,很是不甘,但却又有点儿无可奈何。

    不过当听到我祖爷爷所说的话之后,他先是无忌惮的向我看了一眼,然后才对着我祖爷爷回了一礼。

    随后凌虚老道很客气的对着我祖爷爷道:“姜道友你这话说的,虽然我们昆仑派和你们天机一脉之间断了关系,但毕竟我们两派之间有香火情分,又怎么可能会成为对手和敌人呢?”

    说到这里,凌虚老道表情显的更加凝重,向着我看了过来,然后刻意强调着道:“尤其是姜门主的身份不凡,能够被元始祖师看重,还能够被元始祖师赐下一场造化,以姜门主那深不可测的身份,盖世滔天的气运,敢问这世间有几个人敢和你们天机一脉对?”

    “有几个人有雄心豹子胆,敢做姜门主的敌人?”

    “反正贫道是万万不敢和姜门主对,做姜门主的敌人的!”

    凌虚老道这会儿所说的确实是心里话,因为在凌虚老道看来,仅凭着元始天尊称我一声道友,凭着元始天尊对我所说的那几听的他一头雾水的话,足以让他对我敬畏有加。

    能够让昆仑派的创派祖师元始天尊,这个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用平起平坐的语气说话,仅凭着这一点,我足以得到整个昆仑派下下所有人的敬畏。

    但凌虚老道是这样认为的,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却并不这样认为。

    在韩毒龙和薛恶虎看来,元始天尊之前降临的不过是一缕神念而已,而且元始天尊已经收回了昆仑令,让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之间了断了关系。

    最关键的一点,算是我的实力级别提升了一级,但在韩毒龙和薛恶虎的眼,我不过是一个四品神相而已。

    以我四品神相的实力级别,那怕是我有着超凡的身份,又能算什么呢?

    甚至韩毒龙和薛恶虎还暗暗在想,既然我有着超凡的身份,那趁着我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他们是否能够从我的身得到什么呢?

    如果能够趁着我弱小之时,夺了我的气运,夺了我的鸿蒙紫气,那对他们而言,是天大的造化!

    自认为有底牌在手,实力得到了巨大提升的韩毒龙和薛恶虎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做出了一个交流,这俩货很快做出了决定。

    只见韩毒龙这货身形一闪挡在了我们的面前。

    “姓姜的,不管你有什么身份,被元始祖师怎样称呼,跟我们兄弟两个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既然你们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已经没有了关系,你也没有昆仑令在手了,那我们之间的帐很有必要来算一算了!”

    “你的兄弟之前侮辱了我们,打伤了我们,你仗着昆仑令在手让我们两个对你下跪行礼,为前辈祖师,这是我们兄弟两个所万万不能接受的!”

    韩毒龙这货摆明了向我挑衅,所以当他牛逼哄哄的说出了这番话之时,我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我的相师等阶刚刚提升,功德金身也升了一级,这俩货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他们这是想做我的陪练吗?

    看来这世什么都缺,但从来都不缺傻逼啊!

    在我暗自感慨着之时,见我面色凝重的和韩毒龙相顾对视着,薛恶虎这货也身形一闪跳到了我的面前。

    “姓姜的,我们兄弟两个的要求也不高,你只需要对着我们跪下三拜九叩,把我们之前对你行的大礼还给我们,过去的事情我们不计较了!”

    说到这里,薛恶虎这货还无狂妄的扫视了一圈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然后对着他们道:“还有你们,算是天机一脉和昆仑派现在没有关系了,但你们毕竟和昆仑派有香火情分,以我们两兄弟的身份,难道还没有资格让你们行个跪拜之礼吗?”

    听到薛恶虎这话,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全都无的气愤,但他们却有点儿想不通,究竟是谁给了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的勇气?

    他们凭什么认为自己有资格让我们天机一脉的人在他们的面前下跪行礼?

    不过此时此刻,我祖爷爷却把如何对待这俩傻逼的权力交给了我,让我来做出决定。

    在元始天尊称我为一声道友之后,在无形之,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已经无法把我当成他们的后代晚辈来看待了!

    甚至说的夸张一点,恐怕算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在了解了元始天尊对我的称呼之后,都无法把我当成他的子孙后代来看待了。

    这样,在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把目光投向了我之后,我面色一沉,目光从韩毒龙和薛恶虎身扫过,然后冷冷的道:“既然你们两个非要找虐,那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