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一元复始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之前元始天尊称我为道友,而且还说什么等了我亿万年,终于等到我气运加身了结因果的时候了。

    这番话无论是我本人,还是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乃至昆仑派的所有人,全都认为是自己面对着元始天尊的圣人威压产生了幻听幻觉的缘故。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包含我自己在内,没有人会相信和接受,元始天尊这个天地之间至高无的圣人存在,会称呼我为一声道友,会等待了我亿万年。

    要知道,元始天尊可是天地间的七大圣人之一,是天道之下的至高存在,这天地间有资格被他称一声道友的存在,估计连十指之数都凑不够。

    要说在远古洪荒之时,三大天尊还没有成圣位之前,十二祖巫和妖族天帝以及妖族皇者东皇太一,还算是有资格被元始天尊称一声道友。

    但在巫妖大战末期,在三大天尊成了混元大罗金身,成为天地间至高无的圣人之后,那除了和他们同一等级的女娲娘娘,佛门二圣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人物有资格让元始天尊称一声道友了。

    可是此时此刻,地位尊崇无的元始圣人,竟然又面对面的称我为道友!

    而且元始天尊还用商量和询问的语气跟我说话,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凌虚老道和昆仑派的核心人物快要疯了,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在拼命的抓着自己的大腿,如果没有痛感传来,那说明他们肯定是在幻听幻觉。

    他们看到的听到的,全特么是虚幻!

    然而,大腿传来的疼痛却一点都不假,是那么的让他们痛彻心扉,这特么的竟然是真的!

    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全部都瞪大着眼睛,张大着嘴巴,把头抬了起来,向着我和元始天尊看了过来。

    而此刻的我,同样也抓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在确定了我不是幻听幻觉之后,面对着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平心而论,我是不可能会对秦楚楚和秦氏一族下狠手的,但如果我表达出了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会不会触怒了元始天尊呢?

    圣人的心思有谁能琢磨的通?

    如果万一触怒了元始天尊,他只需要一个念头可以让我灰飞烟灭,那我悲剧了!

    而在我面对着元始天尊正胡思乱想着之时,元始天尊好像看穿了我的想法一样,从他的眼神之竟然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我明显的能够感觉到,元始天尊的这抹笑意之向我传递过来的是善意而并不是恶念,他对我没有任何敌意。

    在这抹笑容一闪而没之后,元始天尊的大道之音又一次传进了我们的耳。

    只听见元始天尊说道:“所谓一元复始,你这个一其实还在我的元始之前。”

    “吾等之间同根同源,皆从无到有,由一而始!”

    “只不过我等三个化形于亿万年之前,你要早了许多,才能够成当前的无之位。”

    “本来按照吾之理念,巫族一脉既然不容于天道,那不应该在大千宇宙之再度出现。”

    “但道友你却和巫族一脉因果相连,牵扯甚大!尤其是你的这一世,竟然和巫族的两大祖巫一起牵扯到了因果,这叫吾如何是好?”

    “既然如此,看在你我同根同源的份儿,巫族一脉的因果由道友你自行了断,昆仑一脉和天机一脉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吧!”

    “当年吾赐给姜尚的昆仑令,吾会收回转赐于其他的有缘之人!”

    说到这里,元始天尊对着我把手一伸,我的纳戒之的昆仑令竟然自动飞到了他的手。

    凌虚老杂毛和昆仑派的人确定了元始天尊对我的称呼之后感到头大如斗,尤其是当听到元始天尊所说的那些模棱两可的话之后,更让他们隐隐约约的做出了一个判断,我恐怕是一个绝世牛逼的大人物。

    既然元始天尊说一元复始,我这个一还在他之前,那是否代表着我元始天尊还要牛逼呢?

    我的名字叫姜一,元始天尊所说的那个一,不是我还能是谁?

    可是这会儿元始天尊却收回了我的昆仑令,还让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的关系到此为止,还说要把昆仑令赐给其他的有缘人,这又是什么节奏呢?

    难不成元始天尊承认了我的身份,却并不看好我?

    他不愿意让我在昆仑派拥有着至高无的地位?

    如果元始天尊收回了昆仑令,那他会把昆仑令赐给谁?会让谁成为昆仑派至高无的人物呢?

    此时此刻,无论是凌虚老道还是韩毒龙和薛恶虎,乃至昆仑派的绝大多数人,都产生了一个想法。

    而这个想法,是元始天尊会不会把昆仑令赐给自己,让自己成为昆仑派至高无的人物!

    见昆仑令如见元始,一旦执掌了昆仑令,在昆仑派的地位仅次于元始天尊,算是昆仑十二金仙那个级别的人物,面对着执掌昆仑令的人物之时都要行跪拜之礼。

    这种荣耀和地位,试问昆仑派的那个人不想拥有?

    而在凌虚老道和昆仑派的人正用无渴望的眼神看着元始天尊的法相金身之时,元始天尊却随手一抛,那昆仑令化了一道金光没入了天际之间。

    接下来我们所有人全都听到了元始天尊的大道之音。

    只听见元始天尊道:“昆仑令已经被吾用无之法赐给了有缘之人,尔等切记,以后遇到了执掌昆仑令者,尔等要尊其为昆仑之主。”

    “昆仑派虽然为吾所创立,但随着昆仑令被吾赐给了有缘之人,昆仑派和吾之前的因果已经了结,吾之法相金身,再也不会降临到这凡尘俗世了!”

    本来昆仑派的人还抱有一丝希望,都在幻想着自己能够成为昆仑令的有缘人,会被元始天尊赐下昆仑令给自己。

    但此刻当看到昆仑令没入了天际,听到元始天尊的大道之音后,从凌虚老道到韩毒龙和薛恶虎,以及昆仑派的其他核心人物,全都感到无的失望。

    这会儿的他们已经完全能够肯定,昆仑令的有缘人不是自己,昆仑派至高无的地位轮不到自己来坐!

    最郁闷的莫过于凌虚老道了,因为一旦执掌昆仑令的那个人现世,一旦昆仑令的有缘人出现,那整个昆仑派要尊他为主,算是他这个昆仑派的老祖宗,也要在这个人的面前行跪拜之礼。

    可这是元始天尊所降下的法旨,为昆仑门下,他们又岂敢违抗?

    算是元始天尊从此之后不再降临凡尘俗世,他们也不敢有任何忤逆元始天尊旨意的念头!

    “我等谨遵祖师法旨!”

    说话之间,从凌虚老道到昆仑派的任何一个弟子门人,全部都匍匐在地,向元始天尊表达出了自己最高的敬意。

    但为天地之间至高无的圣人,凌虚老道和昆仑派的这些人对元始天尊而言是蝼蚁。

    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样的行为,元始天尊都不会放在眼里的。

    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凌虚老道和昆仑派的其他人,元始天尊面带着微笑,对着我道:“道友,吾收回了你的昆仑令,肯定让你对吾有不满之意吧?”

    听到元始天尊这话,从他的语气来判断,他完全把我当成了和他一个级别,能够平起平坐的人物,这让我如何能受的起?

    于是我急忙一脸谦恭的对着元始天尊道:“不敢,姜一岂敢对元始祖师不满?祖师您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姜一毫无怨言!”

    听到我这话,面对着一脸谦恭和惶恐的我,元始天尊竟然又笑了笑。

    说实话,能让至高无的圣人对着我笑了好几次,仅凭着这一点,我觉的这辈子吹牛逼的资本都已经够了!

    而在笑了笑之后,元始天尊对着我又一次说道:“道友,我刚才不是说过吗?所谓一元复始,你这个一还在我这个元始之前的,你叫我一声祖师,我还真有点儿承受不起啊!”

    “不过既然你叫了我几声祖师,而且我还收回了你的昆仑令,在临走之前,我赐你一场造化吧!”

    说完这话之后,元始天尊对着我挥了挥手。

    接下来竟然从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之有无穷无尽的功德之力涌现了出来,包裹住了我的身体。

    “功德金光,祖师竟然给他赐下了无功德!”

    在昆仑派的人和我祖爷爷他们看来,在元始天尊对着我挥了挥手之后,我的身体被一团金色的光芒包裹了起来,而这团金色光芒自然是功德金光。

    元始天尊竟然把他混元大罗圣人的无功德赐给了我一部分。

    而这一部分无功德被我吸收之后,竟然让我的功德金身提升了一级,相师等阶同样也提升了一级。

    等到功德金光散去,元始天尊的法相金身同样也散去之后,我的相师等阶终于达到了天阶四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