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道友,你有何看法?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道友,你有何看法?

    圣人不死不灭,除非天道崩塌,大千宇宙重归混沌,才有可能让圣人泯灭。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除了能够让天道崩塌的事情之外,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是不会有情绪的。

    无论发生了多大的事情,都不会让圣人有情绪波动。

    那怕是灭世大劫降临,对圣人来说不过是一个劫数而已,遭劫的只能是圣人之下的存在,但对于不死不灭的圣人却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不过圣人也讲究因果,昆仑派乃是元始天尊亲自创立,所以昆仑派的生死存亡牵扯到了元始天尊的因果,这会儿听到凌虚老杂毛说昆仑派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元始天尊的关注度略微提升了一点。

    不过圣人法相庄严无,不嗔不怒,不急不躁,以我们的观察力,是无法从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看出他有任何的情绪波动的。

    这时在凌虚老杂毛的话音一落之后,元始天尊的大道之音传入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的耳朵之。

    只见元始天尊道:“昆仑派乃是本尊一手创立,和本尊之间所牵扯到的因果巨大,如果昆仑派处在了生死存亡关头,那本尊是断然不会坐视不理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本尊才留下了玉虚镜,让尔等在关键时刻能够联系到本尊,请本尊的法身降临。”

    “既然本尊已经降临,那尔等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昆仑派处在了生死存亡的处境?”

    元始天尊为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三界六道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应该都瞒不过他,但此刻元始天尊问了出来,凌虚老道肯定要做出一个回答。

    于是凌虚老道先看了我一眼,然后这才说道:“启禀祖师,弟子在不久之前刚刚发现,原本已经泯灭于世的巫族一脉,竟然重现于世,不仅有十二具万古不灭金身存在,连巫族十二祖巫之的玄冥或者后土祖巫,都已经轮回转世为人了。”

    十二祖巫转世为人,这可以说是惊天动地的事情,但元始天尊毕竟是圣人级别的存在,算是听到了这个消息,他的金身法相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无悲无喜,无动于衷。

    凌虚老杂毛从元始天尊的表情看不到任何反应,这让他无法猜到元始圣人的想法,所以他只能继续往下说。

    只见凌虚老杂毛道:“祖师,巫族一脉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不服从天道的管辖,对天道充满了怨念,想毁灭掉天道之下的整个世界。”

    “在巫妖大劫之,正是因为祖师您的出手,才让十二祖巫彻底的灰飞烟灭,让巫族一脉泯灭于世的。”

    “但现如今巫族一脉又显现于世,以巫族一脉那滔天的怨念和杀念,必将会在天地之间,掀起一场灭世杀劫。”

    “以弟子的判断,这一次即将降临的灭世大劫,肯定会和巫族一脉有关。”

    “而祖师您是铲除了十二祖巫的关键人物,那以昆仑派和祖师您的渊源,祖巫转世的那个妖女肯定是不会放过我们昆仑派的。”

    “以祖巫转世的那个妖女的手段,祖师您亲自创立,传承了无数年的昆仑一脉,恐怕很有可能会断了道统啊!”

    说到这里,凌虚老杂毛又小心翼翼的向元始天尊的法相金身抬头看去,想观察一下元始天尊那庄严无金光灿烂的脸会有什么表情?

    但让凌虚老杂毛再一次感到失望和有些彷徨不安的是,元始天尊仍然是面无表情,显然是没有受到他所说的话的任何影响。

    无奈之下,凌虚老杂毛只能在一条道走到黑了。

    于是凌虚老杂毛继续说道:“祖师,祖巫转世的那个妖女,弟子已经弄清楚了她的身份,她是天道选定的唯一一个天命之女,而这个祖巫转世的天命之女,他和姜氏一族的姜一之间纠缠不清,牵扯甚大。”

    “我想祖师您应该肯定知道,姜一他也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如果姜一能够杀了祖巫转世的那个妖女,夺了她的鸿蒙紫气,说不定能够化解了灭世大劫,让我们昆仑派的道统不至于断绝!”

    说到这里,凌虚老杂毛目光凌厉的向着我看了过来。

    只见凌虚老杂毛竟然怒指着我,显的他自己正义凌然的道:“祖师,您把代表着我们昆仑派至高无地位和权威的昆仑令赐给了姜氏一族,让姜氏一族的人执掌,我想应该是因为您在几千年之前早已经算到,在几千年之后的姜氏一族,会有天命之人应运而生,会率领着您创立的昆仑一脉兴旺发达,继续领袖道门,成为天地间的第一门派。”

    “但祖师您却有所不知,昆仑令在姜氏一族代代相传,传到了天选之人姜一的手,我等昆仑弟子都尊他为掌令尊者,希望他能够统率着我们昆仑一脉和天机一脉化解灭世大劫,成他的无之位。”

    “可是姜一他为了一己之私,为了自己和祖巫转世的那个妖女之间的情感纠葛,却置大义于不顾,竟然对祖巫转世的那个妖女不闻不问,竟然任凭那个妖女和秦氏一族掀起人间杀劫!”

    说至此处,凌虚老杂毛表现的很是激动,挺起了胸膛对着元始天尊大声道:“恳请祖师降下法旨,让天选之人,昆仑门下姜一统率着我们昆仑一脉和天机一脉替天行道,尽早诛灭了祖巫转世的妖女,还有和巫族一脉牵扯巨大的秦氏一族。”

    “如若姜一他不愿意遵守祖师法旨,那凌虚子冒死恳请祖师收回昆仑令,剥夺了他天命之子的身份,甚至连天机一脉都逐出我昆仑一脉。”

    说到这里,凌虚老杂毛终于算是说完了,但为了表现出他对昆仑派的忠心,凌虚老道在地对着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重重的磕起了头。

    “砰砰砰.....”

    转眼之间,凌虚老道一口气磕了十几个头,看他的这架势,如果元始天尊不做出决定或者不发表意见的话,他不会停下来。

    而为天道之下至高无的圣人,元始天尊确实有资格剥夺我天命之子的身份,只不过天命之子的身份牵扯甚大,每一个天命之人肯定都大有来头,是随随便便能够剥夺了身份的吗?

    凌虚老杂毛以为他对着元始天尊磕几个头可以打动元始天尊的话,我觉的他的智商需要充值了!

    此刻,对于凌虚老杂毛的这种表现,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表现的很是恼火,但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却凌虚老道要懂规矩的多,他们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在元始天尊这个混元大罗圣人面前,是没有他们说话的资格的。

    所以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那怕很是恼火,却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而是毕恭毕敬的跪在了地,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这时元始天尊终于有了反应,只见他轻轻的挥了挥手,有一股无可名状的力量包裹住了凌虚老道,让凌虚老道无法再继续他的磕头动。

    接下来有大道之音从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之传了出来。

    只见元始天尊道:“巫族一脉以杀伐证道,从诞生之日带着对天道的怨念和杀念,确实是不容于天道的种族。”

    “当年巫妖大劫末期,巫族十二祖巫的共工和祝融这两大祖巫,确实是本尊出手斩杀的。”

    “要说巫族一脉和我昆仑一脉之间有因果纠缠,这的确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元始天尊所说的这番话,算是认可了凌虚老杂毛之前的那一番说辞,这让凌虚老杂毛和昆仑派的人全都陷入了狂喜之。

    元始天尊是天道规则最坚定的维护者,他的眼里是容不下沙子的。

    当年仅仅因为大魔王蚩尤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那怕是当时的他还没有成气候,元始天尊都派了他门下十二金仙之实力最强大的广成子来帮助当时的人皇轩辕氏镇压了大魔王蚩尤。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元始天尊他对巫族一脉有多么忌惮和在乎!

    正是因为这一点,凌虚老杂毛正是基于对元始天尊的了解,他才用玉虚镜召来了元始天尊,想通过元始天尊来给我施加压力,或者说想通过元始天尊来收回我们姜氏一族的昆仑令。

    甚至,包藏祸心的凌虚老杂毛还想让元始天尊把我的天命之子的身份,我的鸿蒙紫气都一并收走!

    然而,人一辈子在很多时候,往往会乐极生悲。

    这一刻你很得意,但在下一刻你却会无的失意!

    在凌虚老杂毛和昆仑派的绝大多数人无激动和兴奋,陷入了狂喜之,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有些沮丧之时,元始天尊却把他的法相金身转了过来,和我面对面的相顾而视。

    看着我的同时,元始天尊的话锋一转,语气一变,他竟然用询问和商量的口气问着我道:“道友,既然昆仑令在你的手,那昆仑派的生死存亡系于你的身,不知道你对祖巫转世和巫族现世有何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