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道友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道友

    自从我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被元始天尊收为亲传弟子的那一刻起,我们姜氏一族和昆仑派牵扯到了天大的因果,结下了颇为深厚的渊源。

    尤其是当元始天尊把昆仑令传给了我们姜氏一族,我祖爷爷把昆仑令给了我之后,我和昆仑派之间有了巨大的牵扯。

    而且元始天尊他无论是为昆仑派的创派祖师,还是为天地之间至高无的圣人,我这个昆仑派的后代弟子门人,蝼蚁一般的存在,在他的面前是都应该表现的无恭敬虔诚,对着他顶礼膜拜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深处简直好像有一个魔鬼一样,或者说我的身体和意志不受我本人控制一样,特别特别抗拒的让我无法对着元始天尊行跪拜礼。

    在这种情况之下,所有人全都跪着,唯独我傻乎乎的站在了那里,最夸张的一点,我竟然还和元始天尊的投影法相来了一个相顾对视。

    我在打量着元始天尊,元始天尊也在打量着我。

    元始天尊的滔天威压,浩瀚如海的气势,也不知道是他刻意收敛了还是怎么会事,竟然对我没有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

    而在我和元始天尊正相顾对望互相打量着之时,凌虚老杂毛在那里咋咋呼呼的叫了起来。

    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此刻已经臣服在了元始天尊的滔天威严和气势之下,几乎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这会儿听到凌虚老杂毛在那里大喝了一声,我祖爷爷被吓的身体一颤,急忙抬起头向着我看了过来。

    结果这一看之下,把我祖爷爷差点儿给吓了一个半死。

    要知道,圣人之下皆为蝼蚁,算是大罗金仙,面对着元始天尊这样的圣人之时,他只需要一个念头,可以让一个大罗金仙生死幻灭,化为灰灰。

    在至高无的圣人面前我竟然表现的如此无礼和大胆,这要是惹怒了元始天尊,他只需要弹指之间,可以让我灰飞烟灭。

    那怕此时此刻所投影过来的只是元始天尊的一缕神念,或者说只是一个虚像,但以元始天尊的圣人之能,仅仅这一缕神念,想置我于死地也是一件无简单的事情。

    想至此,我祖爷爷急忙对着我火急火燎的道:“一一,你怎能对祖师无礼?赶快对祖师跪下,向祖师行跪拜之礼。”

    听到我祖爷爷这话,我这会儿也反应了过来,那怕是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点儿抗拒,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我的所所为确实有点过分了。

    敢对道门领袖元始天尊不敬,恐怕自从封神大劫之后,没有一个道门之人做出过我这样的事情吧?

    算是面对着元始天尊的画像和雕像,只要是道门之人,也没有人敢像我这样吧?

    那怕是封神大劫之,灵宝天尊座下的三霄娘娘,面对着元始天尊之时,都不敢像我这样吧?

    而正是因为三霄娘娘对元始天尊不敬,才会被元始天尊挥手间灭掉了一个。

    闪现了诸多念头的同时,我的腿有点儿软了,想对着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跪下去。

    在这时,凌虚老道这个老杂毛他却不依不饶的在那里叫了起来。

    “不行,姜一他已经对祖师不敬了,他必须受到惩罚!”

    “祖师乃是至高无的圣人,是天道之下的最高存在,祖师的无威严,又岂能被他挑衅?”

    “恳请祖师降下惩罚,对姜一进行惩戒!”

    这会儿的我只恨不得去踹计较凌虚老杂毛,但理智却告诉我,在当前的这个时刻我不能再继续死了。

    如果我当着元始天尊的面去把凌虚老杂毛踹几脚的话,那简直太不把元始天尊的威严放在眼里了!

    惹怒了元始天尊的下场,可不是我所能承担的气的!

    想到这些,我打算继续弯腰下跪,先不管凌虚老杂毛,先把我欠元始天尊的礼数补在说。

    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打算对元始天尊下跪,大礼参拜之时,一股无形无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力量却包裹住了我的身体,让我一动都无法动弹。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还那能对元始天尊下跪?

    而能够造成这种情况的,有这种无法力的,除了元始天尊之外还能有谁?

    要知道,我的功德金身修炼到了第十九重天,算是普通的大罗金仙,我都有硬拼的实力,除了天地间的顶级大能和元始天尊这种圣人之外,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在一念之间让我失去任何抗拒之力。

    所谓圣人之下,皆为蝼蚁,我这会儿算是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但元始天尊他对我使出了这种手段,是打算惩罚我对他的无礼吗?

    在我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元始天尊看着我的双目之竟然流露出了一抹让我很难用具体的语言来形容的眼神。

    这眼神,看去深奥无,沧桑无,好像带着无尽的期待,又好像有些遗憾,还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如喜怒哀乐,愁苦忧伤,还有各种各样的感情,必须喜爱,宠溺,厌恶,憎恨,等等等等。

    所谓圣人无情,天道之下的圣人,是天道规则的维护者,是斩去了善恶之念和自我,是没有感情的,但此时此刻面对着元始天尊之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从他的眼神之感受到了这世间所有的感情一样!

    这是怎么会事?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在我感到很是不可思议之时,凌虚老道见我还是没有跪下来,元始天尊竟然没有对我降下惩罚,在那里又叫了起来。

    “姜一对祖师不敬,恳请祖师降下惩罚!”

    “他狂妄到了这种地步,让他灰飞烟灭,化为灰灰都不为过!”

    听到凌虚老道咬牙切齿所说出来的话,我祖爷爷急的都快要哭了,急忙对着我道:“一一,你这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能这样呢?对祖师不敬,算是老祖宗都不能原谅你啊!”

    而在我祖爷爷的话音刚落之后,元始天尊用眼角的余光向着凌虚老道扫了一眼,随后元始天尊的大道之音从他的口传了出来。

    “在本尊面前,尔等有什么说话的资格?”

    “道友的身份,又岂是尔等所能想象的?”

    “本尊等待了亿万年之久,终于等到你气运加身,了结所有因果的时间了!”

    元始天尊在说话之时是面对着我说的,但他所说的这番话却听我的云里雾里的,听的我一脸懵逼,一头的雾水。

    甚至不要说我了,连凌虚老杂毛,昆仑派的所有人,还有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一个个全都一脸懵逼,不知所谓!

    在元始天尊的面前,凌虚老杂毛确实没有说话的资格,但元始天尊所说的下面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他的这句话,是针对谁说的呢?

    能让元始天尊称一声道友,这个人会是谁?

    能让元始天尊等待了亿万年的人,会是谁?

    元始天尊面对着的是我,难道这个人,会是我吗?

    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让我无法相信和接受!

    可是,除了我之外,还能有谁呢?

    此刻,我的意识之产生了这个让我难以相信和接受的念头,但元始天尊却把他的金身法相转了过去,面向了凌虚老杂毛和昆仑派的一干人。

    “尔等召唤本尊前来,所为何事?”

    听到元始天尊的大道之音,凌虚老杂毛立刻回答着道:“启禀祖师,昆仑派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还请祖师为我们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