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马首是瞻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也不知道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整个昆仑派的核心人物没有一个待见他们两个的。手机端 m.

    凌虚老道可以说是坑了他们两个一把,并没有告诉他们两个我们姜氏一族有昆仑令在手,结果让打算找回场子的这俩货又被我给羞辱了一番。

    而除了凌虚老道之外,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大长老崔殇洛,还有欧阳振虎,其他的几大长老,乃至年轻一代的绝世天骄人物崔鸿基,欧阳寒洛他们这些人,一个个看向韩毒龙和薛恶虎的眼神里竟然时不时的会流露出一抹明显的不满和厌恶之色。

    但算是对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再厌恶,或许是因为他们前世的身份,也或许是因为他们天阶九品的实力在那里,昆仑派的人却不得不承认这俩货在昆仑派的地位和身份。

    在带着我们进入了昆仑派山门顶部的玉虚宫之时,那怕是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站位之时都要站在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之后。

    此刻,昆仑派的老祖宗凌虚老道站在最前方,韩毒龙和薛恶虎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后,欧阳振龙和昆仑派的大长老崔殇洛又站在了韩毒龙和薛恶虎之后,接下来才排到了其他长老和年轻一辈的一些核心弟子和门人。

    而我们天机一脉的人,我祖爷爷因为辈分最高,执掌着昆仑令的我的地位最高,所以我祖爷爷站在最前面,我站在他老人家的左边,钦天八老则排成了两行站在了我们的身后。

    这样,昆仑派的人在凌虚老道的带领之下,在玉虚宫的大殿正央,和我们天机一脉的人面对面的相顾对视而立。

    我们一方有九个穿着金黄色道袍的人物,这让昆仑派的不少人感到很是诧异,都在瞪着眼睛打量着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心头浮现了不少的疑问。

    我们天机一脉的这九个人,在道门的地位难不成和他们昆仑派的老祖宗凌虚老道达到了一个级别吗?

    当然了,有这个想法的仅限于没有去过帝氏一族的那些人,只要去过帝氏一族的那些昆仑派的人,对于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的关系,为什么我们天机一脉的人在道门的地位会如此之高的原因早已经心有数了。

    崔鸿基和欧阳寒洛跟我也算是颇有渊源,早在见面之时已经打过招呼了,但这会儿的欧阳寒洛却如同在神游九天一样,盯着玉虚宫大殿的横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难不成欧阳寒洛这个痴情种,他在见到了我之后想起了秦楚楚?

    情之一字,可是真的让人很难说清楚啊!

    在我突然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凌虚老道对着我祖爷爷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姜道友,你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姜子牙是昆仑门下,是昆仑派的创派祖师元始天尊的亲传弟子。”

    “而我们目前已经可以肯定,元始祖师把象征着昆仑派至高无权威的昆仑令赐给了你们姜氏一族的人。”

    “见昆仑令如见元始,既然你们姜氏一族执掌着昆仑令,那你们姜氏一族天机一脉和昆仑派之间的关系必须要有个说法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请掌令尊者把昆仑令亮出来,让我们所有的昆仑弟子门人,拜谒一下元始祖师的法相。”

    凌虚老道话里的意思我肯定能够明白,所以他的话音一落,我立刻把昆仑令亮了出来。

    在这同时,我往昆仑令里面注入了功德之力,转眼之间,元始天尊的法相显现在了玉虚宫的大殿之。

    这法相虽然是一副盘腿打坐的姿势,但看去却栩栩如生,简直好像真人一样,甚至隐隐约约的从这法相之有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凛然之威散发了出来。

    “我等见过元始祖师!”

    在这种无庄严的场合之下,当元始祖师的法相显现了出来之时,无论是我们这边的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还是昆仑派的凌虚老道和韩毒龙薛恶虎,乃至整个昆仑派的所有人,一个个全部都双膝跪地,无虔诚的对着手持着昆仑令的我行起了叩拜之礼。

    此时此刻,玉虚宫的大殿之是这样,玉虚宫的大殿之外,整个昆仑派的数千名门人弟子,全部都在行着跪拜之礼。

    那怕是他们的绝大多数人没有资格在玉虚宫之见到元始祖师的法相,但对于每一个昆仑弟子和门人来说,元始祖师已经成了他们的信仰,已经成了他们心目之至高无的存在。

    如果我不是手持着昆仑令,还得继续输出法力的话,恐怕连我都得跪下去对着元始祖师的法相行叩拜之力。

    这样,在昆仑派的所有人对着元始祖师的法相大礼参拜,算是认可和确定了昆仑令之后,凌虚老道对着我点了点头,我立刻撤去了功德之力。

    片刻之后,等到元始天尊的法相彻底消散,在凌虚老道的带领之下,昆仑派的所有人都从地站了起来。

    当然,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也从地站了起来。

    接下来凌虚老道专门对着我无恭敬的行了一礼,随后凌虚老道却对着我祖爷爷道:“执掌昆仑令者在昆仑派的地位仅次于元始祖师,这是元始祖师当年所传下的法旨。”

    “为昆仑弟子,我等不得违背。”

    “姜门主是天机一脉的当代宗主,更是天机门的门主,而且还是天道所选定的天命之人,看来元始祖师把昆仑令传给了姜氏一族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既然姜门主是昆仑令的掌令尊者,那他在昆仑派的地位不用我多说了!”

    “我建议,从此之后,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合为一家,天机一脉的门下,是我们昆仑一脉的门人,而姜门主这个昆仑令的掌令尊者,自然会成为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地位最尊崇的一个人。”

    “只要姜门主有令,我们昆仑一脉自当唯姜门主的马首是瞻!”

    凌虚老道的这番话说的有板有眼,可以说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说的简单粗暴一点,要是按照凌虚老道的说法,基本相当于我凭着昆仑令把整个昆仑派给收了。

    这么大的一个好处,简直像是天掉馅儿饼的好事,我要是拒绝了那傻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呢?

    站在我祖爷爷的角度,他老人家肯定也希望我的底牌越来越多,我手所掌控的势力会越来越大,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足够的资本和其他的几个天命之人竞争,最终成为化解灭世大劫的救世之主。

    所以这会儿见凌虚老道表达出了整个昆仑派的态度,我祖爷爷拽了一下我的衣服,在一旁提醒起了我。

    “一一,你还不赶快答应了凌虚长老,在愣着干什么呢?”

    被我祖爷爷这么一提醒,让愣在那里的我回过了神来,于是我急忙对着凌虚老道连连点了点头。

    “凌虚长老,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本来是一家,既然我祖爷爷把昆仑令传给了我,那我只有肩负起这个身份和责任了!”

    “希望我们昆仑一脉能够齐心协力,共同化解即将到来的灭世大劫。”

    既然被推到了这个位置,面对着凌虚老道他们这些人之时,我总归要说些场面话的。

    好在经过这几年的锻炼,我基本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

    但在我的话音刚落之后,凌虚老道的面色一凝,表情慎重的对着沉声说道:“姜门主,我们昆仑一脉为玄门正宗,天下道门之首,既然你是掌令尊者,那必须要率领着我们昆仑一脉做一些替天行道的事情。”

    “秦氏一族和巫族一脉牵扯甚大,我们昆仑一脉是绝对不能坐视不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