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昆仑有请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姚唯雨的师尊黎山老母虽然来历神秘,但却毫无疑问是天地间为数不多的顶级大能之一。

    准确来说黎山老母和天后西王母是齐名的人物,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手段都不相下。

    所以黎山老母有预知过去未来之能,可以推算到姚唯雨的前世邓婵玉身的杀劫,为自己的徒弟提前做好了,这是一件较正常的事情了。

    曾梦倩和苏天更不用说了,以天帝和王母的地位和手段,想给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做出这种安排,让他们在这一世能够弥补一世的遗憾,对他们来说一点都不难做到。

    而且曾梦倩说的很对,天道虽然有正反之分,但三千件混沌宇宙之孕育的先天灵宝却没有正反之分,如果苏天和姚唯雨是反天道所控制的灵魂转世的人物,那以天帝和王母之能,又怎么可能会把两件先天灵宝赐给苏天和曾梦倩呢?

    如此一来,我完全可以肯定,天并没有抛弃我,并没有让我的这帮兄弟姐妹们全部都离我而去,全部都背叛我!

    此时此刻的我,心情激动的无以复加,简直有一种失而复得,劫后余生的感觉!

    人生一世,只有在失去之后才会知道珍贵,尤其是友情,亲情和爱情,这三种对人来说最重要的感情。

    在前一刻,我认为我会众叛亲离,我会被整个世界所抛弃,但在这一刻,我却感觉这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而既然这世界是如此的美好,那我们应该更加努力!

    为了我们的朋友,为了我们的亲人,那怕是灭世大劫即将降临,那怕是面对着无数的妖魔鬼怪,无数强大的对手和敌人,我们却都没退缩的理由!

    这样,我们一帮人在激动之余,欣喜之余,相互拥抱了片刻之后,慢慢的分了开来。

    而接下来按照我们既定的计划,我们一帮人应该是前往欧洲,从血族十三家族开始,一家一家的横扫过去,直到找到幽冥老祖,跟幽冥老祖这个老家伙算一下总账。

    但在我们正打算出发之时,我的手机铃声却又一次响了起来。

    “叮铃铃.....”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的号码,发现竟然是赖老打来的电话。

    这几天虽然经历了不少事情,但我和赖老我祖爷爷他们分开的时间其实并不长,赖老在这会儿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呢?

    心这样想着,我直接接通了手机,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并不是赖老的。

    “一一,没想到祖爷爷我会给你打电话吧?”

    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竟然是我祖爷爷,让我略微有点儿吃惊,这让我祖爷爷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过来,他老人家是有什么事情吗?

    心暗想着的同时,我急忙声音里带着恭敬之意,对着电话那头的我祖爷爷道:“祖爷爷,我是一点都没有想到您会给我打电话啊!”

    “您老人家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我祖爷爷闻言也没有跟我客气,直接在电话那头对着我道:“对,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有事找你。”

    “如果你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的话,现在坐飞机前往长沙吧。”

    听我祖爷爷这么一说,我感到更加怪了,他让我坐飞机去长沙,究竟是什么事儿呢?

    还有,他这是让我一个人去呢?还是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都去?

    如果我们天机门的所有核心人物都有必要去的话,那有苏天的混沌金殿,我们的飞机票没有必要买了。

    想至此,我干脆直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着我祖爷爷道:“祖爷爷,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啊?您这是让我一个人去长沙呢?还是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都去?”

    我身边的这些人对我来说是我的兄弟姐妹,是我最亲近和最信任的人,所以我跟我祖爷爷对话之时,我根本没有回避他们。

    而这会儿当听到了我所说的这些话之后,他们的目光全都盯在了我的身。

    只需要我祖爷爷一句话,我身边的这些人都会跟着我一起前往长沙。

    但电话那头的我祖爷爷却声音悠长的道:“一一,既然元始祖师把昆仑令赐给了我们天机一脉,那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之间的因果和关系自然而然的牵扯到了一起。”

    “说的夸张一点,连昆仑派的气运,都和我们天机一脉纠缠到了一起。”

    “准确来说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我在问我祖爷爷要不要我们天机门的人一起去长沙,但我祖爷爷却跟我扯起了天机一脉和昆仑派之间的关系,这让我感到有点儿凌乱了。

    难不成我祖爷爷让我去长沙和昆仑派有关?

    洞天福地的入口离长沙最近,难道我祖爷爷要我去长沙的目的,是想让我去一趟洞天福地?

    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我祖爷爷接着说道:“这一次我们天机一脉的钦天八老现世,在昆仑派的面前我亮出了昆仑令,让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之间的关系已经放到了明面。”

    “昆仑派的凌虚老道向我发出了邀请,让我们整个天机一脉的主要人物去昆仑派拜谒元始祖师,一来是确定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之间的关系,二来是有些非常重要的事情凌虚老道要跟我们具体的谈一谈。”

    说到这里,我祖爷爷刻意强调着道:“天机门虽然和天机一脉有一定的渊源,但天机门的人除了郑海冰之外,其他的人和天机一脉并没有直接关系。”

    “所以这一次去昆仑派,我看还是你跟着我们几个老家伙一起去行了,天机门的其他人不必去了吧。”

    既然我祖爷爷这样说,那我也不好让天机门的其他人硬跟我一起去。

    而且去昆仑派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更何况算是有什么危险,有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以昆仑派的综合实力,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考虑到这些,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祖爷爷。

    “好的,祖爷爷,我等下出发去长沙和你们汇合。”

    说完这话之后我挂了电话,而秦楚楚他们都在一旁听着我接电话,所以对于我接下来要去做什么了解的一清二楚。

    秦楚楚虽然很是不舍跟我分开,但她又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我祖爷爷不容许的话,她是不能跟着我一起去昆仑派的。

    所以此刻的秦楚楚,看着我之时,脸的表情显的有些不舍,又有些无奈。

    但碍于我们两个曾经所发下的天道誓言,她又不能跟我之间有任何的情感交流,只能默默的看着我,而且还得跟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苏天见我要去坐飞机,主动问着我道:“姜一,不如我送你去长沙吧?我的混沌金殿坐飞机要快多了,而且方便的多。”

    我却摇了摇头道:“不用,我自己坐飞机过去行了,如果你送我过去的话,到的太早了反而要让我在那里等我祖爷爷他们。”

    见我这样说,苏天也觉的有道理,没有再坚持。

    接下来我把蛋蛋留了下来,自己一个人离开了玉华小区,打了辆车直奔机场而去。

    坐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差不多在午十二点半的时候,我已经到了长沙机场。

    在我刚下飞机没多久,刚刚从机场走了出来之时,我的手机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的电话还是赖老打来的,不过这一次跟我通话的不是我祖爷爷了,而是赖老本人。

    在电话赖老告诉我,他们乘坐着专机我早半个小时到了长沙,这会儿他们九个人已经坐着一辆机场大巴在长沙郊外等着我了。

    在赖老给我的手机发了一个定位之后,我在机场打了一辆出租车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出租车司机把我送到了地方,当我从出租车下来,进入了那辆机场大巴之时,发现车内除了穿着金黄色道袍的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之外,还有司机和另外的两名男子。

    司机和这两名男子,穿着打扮很是普通,咋一看像个普通人一样,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这三个人要是放到普通人之,绝对是绝世高手那个级别的。

    天阶五品的实力级别,这要是放在前几年,那是可以吊打整个洞天福地外的天道门三家十派,可以横扫一切的无敌高手。

    对于这几个人的身份,我估计不是钦天监的内部人士,是我们天机一脉的门人弟子。

    而在我车之后,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倒是没有跟我多说什么,直接命令司机开车。

    开车的司机和其他二人对待我祖爷爷的态度无的恭敬,立马踩了一脚油门,向着洞天福地的入口处所在的位置开了过去。

    在行进了差不多有三个小时左右之后,司机把车停了下来。

    “师祖,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我们三个会在这里等候你们,一旦你们从里面出来,让我师尊给我打电话行了。”

    在那两个人之一个年龄稍微大一点,看去稳重敦厚的年男子对着我祖爷爷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我祖爷爷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们此去很有可能会在里面逗留个好几天,你们可以先把车开回去,随时等着正春联系你们是了。”我祖爷爷态度很是和蔼的道。

    听到我祖爷爷这话,之前那个年男子立刻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的道:“师祖,弟子难的有机会为您和诸位师门长辈做点事情,又岂敢耽搁你们的时间,让你们等我们?”

    “我们三个会一直在这里恭候师尊和各位师门长辈的,还请师祖给弟子们一个机会。”

    这个年男子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我祖爷爷只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那你们三个辛苦一下,在这里等我们吧。”

    接下来我祖爷爷率先下车,钦天八老跟在了后面,我这个晚辈最后一个走下了车。

    “诸位再见。”

    在我跟车的司机和其他两个打了一个招呼之后,我祖爷爷已经带着钦天八老发动了缩地成寸之术,向着洞天福地所在的位置飞驰而去。

    紧跟在了他们的身后,又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在天色快要昏暗下来之前,我们一帮人来到了洞天福地的入口之前。

    “姜道友,我已经等你们多时了。”

    本来洞天福地的入口处通常由一些实力级别较低的人把守,但这会儿,昆仑派的老祖宗凌虚老道,竟然带着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两个,亲自在洞天福地的入口处迎接我们。

    最让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是,韩毒龙和薛恶虎竟然和凌虚老道一样,也穿着金黄色的道袍。

    而且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竟然一脸的傲然之色,和凌虚老道站在了同一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