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震惊世界的消息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震惊世界的消息

    对秦楚楚所说的这话,我很难相信,更是难以接受,但以秦楚楚对我的感情,我却完全能够确定,她是不会骗我的。

    而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她的感知力肯定我强大和细腻,她从老修身感知到的东西,所发现的变化,肯定要我多。

    如此一来,我却又不得不相信,秦楚楚她所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那老修他是因为什么而恨我,甚至对我产生了敌意和杀意呢?

    难道是因为叶罗妮把她的功德魂体转让给了我吗?

    或者说,是因为我没有救下叶罗妮,让她自杀身死,恢复了前世的记忆的缘故吗?

    而正是因为叶罗妮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才让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了任何可能的原因吗?

    一时间我心乱如麻,六神无主,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老修是我的兄弟,跟着我出生入死,我不想失去一个像他这样的兄弟,更不想在将来和他成为敌人,成为对手。

    但老修的来历又扑朔迷离,他很有可能是来自于另外一个和我们相反的世界,是来自于反天道控制之下的灵魂,而对于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反天道控制之下的灵魂转世的人,是不是天生了注定要成为敌人呢?

    那如此一来,我身边的这些人之,有不少是来自于反天道所控制下的灵魂转世。

    难道说,将来的我要众叛亲离,被他们集体抛弃吗?

    如果和我想的一样,是这种恐怖至极的结果的话,那这样的一个结果,是我所能承受的起的吗?

    想到这里,我头皮发麻,不敢再往下想了!

    秦楚楚见我脸的表情很不好看,在一旁安慰起了我。

    “姜一,也有可能是我的感觉出了问题,我想他应该不会对你有敌意和杀意的。”

    “毕竟,你们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而且老修还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

    虽然心里面还是有一定的阴影,因为秦楚楚她并不知道赖布衣所说的那些,但在秦楚楚安慰了我一番之后,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接下来我的目光从天机门的其他人身一一扫过,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身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这才让我更加安心了一点。

    或许是我想的有点多了,这帮人是我的兄弟姐妹,是我的徒弟,我们一起生死与共,感情深厚,他们怎么会抛弃我,和我为敌呢?

    这样,在我强行给自己催眠了一番,灌输了一个我想多了的念头之后,我把注意力集到了炼妖壶之。

    目前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事情让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让我们进入到炼妖壶之,找到娲皇宫最为重要了!

    因为只有找到娲皇宫,并且在娲皇宫之得到女娲娘娘留存在娲皇宫之的息壤,才有可能让我的女人重获自由,让她重新陪伴在我的身边。

    这对我来说,这才是最关键的,最重要的!

    什么救世之主,鸿蒙紫气,天地间的第八圣人,和这件事相,都不能相提并论!

    因为我和秦楚楚祭炼了炼妖壶,已经让炼妖壶认我们两个为主了,所以炼妖壶的任何情况,我们两个都一清二楚。

    在炼化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三大魔神和三大神宫的那些神子们确实都被炼妖壶所炼化了。

    为混沌宇宙之所孕育的混沌魔神,三大魔神自然不凡,这一次炼化了三大魔神所得到的混沌本源之力,起之前我们炼化了几百个妖族所得到的混沌本源要多了足足十倍之多。

    可是让我和秦楚楚无失望的是,虽然炼化了三大魔神和一大批神子之后得到了不少的混沌本源,但炼妖壶想恢复正常运转,却还差的太远太远。

    打个简单的方,如果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需要一大桶水的话,那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目前所积累到的水,仅仅才能勉强盖住桶底而已。

    这还是炼化了三大魔神,得到了大量的混沌本源,让我和秦楚楚对炼妖壶的掌控更进了一步的缘故,否则的话,我和秦楚楚根本不知道让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需要多少混沌本源之力?

    现如今我和秦楚楚已经有了一个准确的判断,如果炼化的妖魔鬼怪,都是三大混沌魔神这个级别的,那恐怕要炼化百个,甚至好几百个才能够达到目的。

    可像三大魔神这种级别的妖魔鬼怪,在这个末法之世,有这么多吗?

    在这一刻,我简直有点儿绝望了!

    但秦楚楚的意志却我要坚定,信念也我要强大,看着我那一脸绝望的表情,她反而却劝起了我。

    “姜一,既然三大神宫的宫主是混沌三千魔神之的三个,而且在他们的背后还有一名神秘老祖,那说明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只要有三个混沌魔神,很有可能有三十个,乃至三百个!”

    “还有,这炼妖壶虽然还没有恢复正常运转,但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以前要大了不少,只要我们利用好了,肯定是可以炼化出更多的混沌本源之力的。”

    “要是实在不行,不是还有万妖谷在吗?万妖谷的妖魔鬼怪,难道还不够炼妖壶炼化吗?”

    秦楚楚说的确实很有道理,既然有三大魔神存在,很有可能有三十个,甚至三百个。

    如像幽冥老祖这样的角色,说不定还存在着不少。

    西方传说之所罗门王封印了七十二个魔神,那七十二个魔神是否和混沌魔神有关呢?

    突然间冒出了这个念头,让我想到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好像和所罗门王之间有一定的关系,尤其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那个老祖宗他一身的罪孽,应该是有一定的玄机的?

    看来我和秦楚楚在把这一次的事情了结之后,很有必要去一趟西方世界了。

    幽冥老祖所在的黑暗议会,吸血鬼十三家族,我和秦楚楚都很有必要去和他们算算旧账。

    罗斯柴尔德家族那位老祖宗一身的罪孽,还有所罗门王所封印的那七十二个魔神,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很有必要去弄清楚。

    那怕是那所谓的七十二魔神不是混沌魔神,我想只要炼化了七十二魔神,对炼妖壶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匡扶正义,替天行道,不仅能加速炼妖壶的恢复运转,而且还能够为我积累功德,这对我来说是没有任何坏处的事情,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随着炼妖壶炼化的混沌本源越来越多,炼妖壶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越来越强大,从之前只能被动的把死去的妖族的尸体炼化,到后来的能够主动吸收妖族的尸体。

    而现如今,在炼化了三大魔神之后,实力级别差一点的妖族,如仅仅度过了六九天劫的这种妖族,只需要我和秦楚楚催动,炼妖壶能够自动吸收炼化。

    一旦炼妖壶的威能进一步的提升,所能够炼化的妖魔鬼怪会越来越多......

    这样想了想之后,本来心态炸了,有点儿绝望的我,及时扭转了我的心态,让我变的更加坚定了许多。

    既然叶罗妮已死,三大神宫被彻底摧毁,我们停留在这方天地也没有什么意义。

    于是接下来我们把叶罗妮这一世的尸体收了起来,打算在我们老家给她找一个风水宝地埋葬了下去。

    那怕是她的阴魂已经和这具身体之间没有了联系,但我们为朋友,为她这一世的兄弟姐妹,必须要为她来做这些事情。

    这件事情,我打算交给武顺去办,因为毕竟他和我都和叶罗妮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人,当地的情况他更加熟悉一点。

    当天,从三大神宫所在的那一方天地出来之后,宋昊芮对老修有些不大放心,主动提出说他去找老修。

    如果老修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的话,他会想办法去制止。

    他们两个毕竟是前世的师兄弟,自从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之后,老修对宋昊芮一直尊敬有加,所以这会儿宋昊芮说出了这话,正好合了我的心意。

    这样,我们一帮人直接坐着苏天的混沌金殿返回了西安,宋昊芮留在了日本。

    回到西安之后,武顺和苏天在第一时间去了我们老家,把叶罗妮不幸去世的消息告诉了当地的父老乡亲。

    结果在听到这一消息之后,当地的父老乡亲竟然如丧考妣一般,每一家每一户都哭声震天,叶罗妮所在的那个乡镇,每一个人都为叶罗妮带了黑纱。

    家里有学的孩子的,受过叶罗妮接济的,全都让自己的孩子为叶罗妮披麻戴孝。

    在武顺和当地的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给叶罗妮选好了坟地,把她的遗体埋葬在了她这一世的父亲当过校长的那座学校旁边的那一天,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一个不少的全都来了。

    当地所有有头有脸的人也全都来了。

    甚至不要说当地了,算是县一级,市一级,省一级,只要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无论在任何一个行业,排名在前三之内的,基本全都来了。

    而且这些人全都佩戴着黑纱,在叶罗妮的墓前无恭敬的鞠躬三次。

    当哀乐声响起,当那所小学的校长念起了悼词,当成百千,甚至成千万个从全国各地,全世界各地赶来的被叶罗妮救济过的学生们全都披麻戴孝,一身雪白的跪在叶罗妮的坟前之时,有无数人大声痛哭,所有人全都沉浸在了悲恸之。

    直到叶罗妮的葬礼举行完毕,老修和宋昊芮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在叶罗妮的葬礼举办之前,我们还和老修宋昊芮联系过,想让他们两个来参加叶罗妮的葬礼,但让我们感到很是意外的是,无论是老修还是宋昊芮,他们两个的手机全都打不通了。

    而在叶罗妮的葬礼举办完的第三天,从灵异调研局那里传来了一个让我们无震惊,足以让全世界颤栗的消息。

    为了防止引起恐慌,这个消息根本没有让媒体报道,被各国官方给压了下去。

    但根据灵异调研局所得到的消息,据说岛国五大财阀家族的安培家族,被人给灭了满门。

    整个安培家族,从到下,从老到幼,甚至连一直宠物狗,宠物猫,后厨养的鸡都没有留下活口,一个不剩的全都被人给杀了!

    据说在安培家族还发现了两具尸体,这两具尸体的肉好像被人用刀一片一片的割掉了一样。

    最让我们无法接受的,是在发现这两具尸体的那个房间里,竟然放着一个烧烤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