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中)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安培荆山如此爽快的发下了天道誓言,让我感到很是意外。

    在我看来,人毕竟都是自私的,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一般是不会做的。

    尤其是像安培荆山这种人,他更不可能会让自己处在危险之。

    为大藏宫的神子,很有可能会成为大藏宫少宫主的人物,安培荆山是不可能不知道人可欺天不可欺的道理的。

    一旦发下了天道誓言,为了避免受到天道的惩罚,他必须保证叶罗妮的安全。

    既然安培荆山发下了天道誓言,那是否代表着叶罗妮已经安全了呢?

    三大神宫的宫主目标是我和秦楚楚身的鸿蒙紫气,对于叶罗妮这种普通人,他们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兴趣的。

    或许是因为这儿原因,安培荆山才那么爽快的发下了天道誓言。

    但安培荆山和三大宫主却并不知道,在他们的眼,我们是待宰的羔羊,但在秦楚楚的眼,他们反而是案板的鱼肉。

    只要叶罗妮能够安全归来,一旦三大神宫的宫主,也是那三大混沌魔神现身之时,是秦楚楚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发动之时。

    等到了那个时候,不知道安培荆山的脸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安培荆山见我没有做出反应,在那里催起了我。

    “姓姜的,我已经发下了天道誓言了,你为何还不把混元天罗伞交给我?”

    “难不成你想耍赖吗?”

    “如果你耍赖的话,那别怪我对叶小姐不客气了!”

    老修的一颗心完全系在了叶罗妮的身,这会儿见安培荆山发下了天道誓言,生怕安培荆山对叶罗妮下手,急忙催起了我。

    只见老修道:“姜一,你快把那什么混元天罗伞给他吧!让他们放了叶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很不对劲,总感觉要发生一件很不好的事情一样。

    但当前因为灭世大劫即将降临,天际紊乱,天道混乱,我根本无法推测,也无法从叶罗妮的脸看到她的命运轨迹。

    所以我虽然有一种直觉,认为在叶罗妮的身要发生不好的事情,但这会儿被老修一催,我却不由自主的打消了我这个突然产生的念头,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向着苏天看了过去。

    “苏天,把混元天罗伞给他吧!”

    苏天也急着让叶罗妮脱离危险,所以苏天在听到我的吩咐之后毫不犹豫的从混沌金殿之把混元天罗伞拿了出来。

    结果还没等苏天把混元天罗伞递给安培荆山,那混元天罗伞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所牵引,直接脱离了苏天的手,如同流星坠地一般,向着西南方向疾速飞离而去。

    要知道,先天灵宝都是通灵之宝,混元天罗伞自动飞离,这说明他感应到了他的主人,被他的主人给收走了。

    而收走混元天罗伞的,自然是大藏宫的宫主大藏魔神。

    被大藏魔神收走了混元天罗伞,我们这边算是兑现了承诺了,所以当眼看着混元天罗伞从我们的视线之消失之后,我对着安培荆山道:“安培荆山,既然混元天罗伞已经被他的主人收走了,那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听到我这话,安培荆山这货竟然无耻至极,狂妄至极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大笑了三声之后,安培荆山道:“姓姜的,我要你把混元天罗伞交给我,但你却并没有把混元天罗伞交到我的手里,你怎么好意思说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我的目的没有达到,是万万不能放人的!”

    安培荆山此言一出,我们天机门这边的所有人全都怒了。

    这特么的不要脸的人多了,像安培荆山这样不要脸的真是世少有!

    所谓天可欺,人不可欺,他以为凭着他的这个借口,能够欺骗到天道吗?

    他要是不放了叶罗妮,他发下的天道誓言肯定会在他的身降下惩罚的!

    想至此,我对着安培荆山正色道:“安培荆山,不要忘了你发下的天道誓言,你以为凭你的巧言令色,可以欺瞒天道吗?”

    “如果你不放了叶子,敢对她有任何伤害,那天道必然会在你的身降下惩罚!”

    安培荆山这货本来很嚣张,这会儿听到我所说的话,他表现的更加狂妄无了。

    “哈哈哈.....”

    又一次大笑了三声,安培荆山一脸鄙夷的对着我道:“姓姜的,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好蠢啊!”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三大神宫的三大宫主本来是为天道所不容的人,你会有什么想法呢?”

    “既然三大宫主为天道所不容,那以他们的手段,会让天道察觉到他们的所在之地吗?”

    “而且现在天际紊乱,天道混乱,三大宫主只需要略施手段,能够屏蔽天机,让天道感应不到我们。”

    “你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不让你发下天道誓言吗?是因为在我们三大神宫的这方天地之内,无论发下任何天道誓言,都不会为天道所感应到的。”

    “现在混元天罗伞回归了宫主手,有三件先天灵宝在手,三位宫主是这方天地的真神,相当于高高在的天道!”

    听安培荆山说出了这番话,我只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千算万算我却没有算到这一点,以三大混沌魔神的手段还真有办法屏蔽了一方天地,让天道感应不到啊!

    像四神兽家族的蓬莱三岛一样,不是被四神兽家族的老祖宗联手施法屏蔽,让天道感应不到吗?

    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我怎么这么蠢呢?

    之前我明明产生了一个叶罗妮会出事的念头,为什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安培荆山,把混元天罗伞给交了出去呢?

    这下没有了混元天罗伞,我根本没有话语权了啊!

    我这会儿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老修却已经像疯了一样,赤红着双眼对着安培荆山怒吼了起来。

    “安培荆山,你这个狗杂种,你赶快给我放了叶子!”

    “我修宇轩对天发誓,如果叶子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会屠了安培家族一家满门,让安培家族鸡犬不留!”

    对于老修的怒吼声,安培荆山这货竟然选择直接无视,老修对他的威胁,安培荆山根本不在乎。

    在安培荆山看来,只要三大神宫的宫主出手,我们一帮人简直和死人无异,一个死人对他的威胁,又怎么可能会影响到他?

    当前而言,有叶罗妮这张底牌在手,安培荆山按照他们制定好的计划,想进一步的削弱我们一方的实力。

    只见安培荆山冷笑着道:“姓姜的,要想让我们放了叶小姐,对你们来说其实很简单。”

    “闻人小姐只需要把她的混沌塔交出来,苏天把他的混沌金殿交出来,还有那位曾小姐,把她的素色云界旗也交出来,只要你们交出了这三件先天灵宝,那我用人格来担保,会立马放了叶小姐。”

    对于安培荆山这种人的人格,我是一点都不会相信,更何况如果把三件先天灵宝交了出去,算是叶罗妮安全了,但没有三件先天灵宝,没有十二金人的我们,成了案板的鱼肉,待宰的羔羊了!

    可如果不按照安培荆山所说的来做,那叶罗妮怎么办?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安培荆山见我们一脸纠结的愣在了那里,用更加狂暴的语言刺激起了我们。

    只见安培荆山猥琐至极,无耻之极的笑着道:“姓姜的,你们之前不是说我们岛国人是最无耻,最卑鄙,最下流的吗?”

    “等一下我数到十,如果你们不答应我,那我当着你们的面,做出让你们最无法接受的,最卑鄙,最下流,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