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兴师问罪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兴师问罪

    其实自从秦楚楚觉醒了她玄冥祖巫的记忆之后,彼岸花的诅咒对她来说已经失去了用。

    因为彼和岸不过才刚刚达到大巫级别而已,两个大巫的诅咒,又怎么可能会对一个祖巫产生效果?

    但无论彼岸花的诅咒是否有用,秦楚楚对待我的感情却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越来越深,越来越无法自拔了!

    算是秦楚楚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在她的记忆之见过无数个顶级大能,见过无数个可以让天地变色,可以翻云覆雨的绝世人物,但在秦楚楚的眼,能够顶天立地,能够让她如痴如狂的男人,却只有我一个!

    现如今她和陈婉秋姐妹相认,以她们两个前世的约定,陈婉秋肯定是不会再干涉她和我之间的关系,秦楚楚自然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和我接触。

    可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或许是天意如此,我和秦楚楚竟然同时发下了天道誓言,在陈婉秋没有恢复之前,我们两个不能有任何身体的接触,不能有任何情感的交流。

    这对于秦楚楚来说,是一件让她极度郁闷的事情,要是早知道破解陈婉秋身的禁术需要的息壤在娲皇宫里面的话,她不会在冲动之下发下天道誓言了。

    不过对我而言,也不知道是不是彼岸花的诅咒还没有消除,也或许是别的原因,我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秦楚楚对我的感情,我没有任何怀疑,但陈婉秋在我心里的地位,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让我接受陈婉秋之外的其他女人,让我在陈婉秋被封印,被禁术所困的情况之下,和其他的女人有身体接触和情感交流,这种事情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

    既然有天道誓言限制,那我和秦楚楚之间规规矩矩,清清白白的,这反而能让我心安理得。

    不过这样一来,我和一个四大皆空,六根清净的和尚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这让我又有点儿怀疑,难不成我真的是混鲲祖师转世,和佛门一脉渊源颇深吗?

    天道或者命运的安排,在把我一步一步的变成一个和尚?

    阿弥陀佛,千万可不要这样!

    在这世间我有太多太多的牵挂,让我做到四大皆空,六根清净,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这样,放开了秦楚楚的手之后,我和秦楚楚相顾对视着,正在胡思乱想,秦楚楚脸的表情显的很是惆怅,很是无奈。

    而在这时,帝言老货和东方家族的老白虎见我和秦楚楚放开了手,帝言老货旁敲侧击着道:“秦小姐,姜门主,你们刚才是在和婉秋小姐沟通吗?”

    “婉秋小姐变成了这样,我们帝家实属无奈,如果秦小姐您有办法破解婉秋小姐的禁止的话,那请您尽管动手,我们帝氏一族绝不阻拦!”

    我和秦楚楚之间的对话,帝言老货根本没有听到,但根据秦楚楚所表现出来的手段,帝言老货和老白虎却对秦楚楚的身份有了一个猜测。

    毕竟大巫之魂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够赐予的,在传说之巫族一脉的魂魄由十二祖巫管辖,既然秦楚楚她能够赐下大巫之魂,那秦楚楚和十二祖巫之间肯定脱不了干系。

    为妖族天帝后裔,帝言老货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了解巫族的一个人,所以帝言老货对秦楚楚的身份有了一定的怀疑。

    甚至连陈婉秋的身份,因为陈婉秋所施展的后土金身,都让人老成精的帝言老货产生了一些猜测。

    在帝言老货看来,陈婉秋肯定和后土祖巫有关,而秦楚楚恐怕和十二祖巫之的某个祖巫有关。

    不过秦楚楚为玄冥祖巫转世,前世的她经历了无数争斗,像帝言老货这样的人物,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所以秦楚楚表情很淡漠的看了一眼帝言老货,声音里带着浓烈无的肃杀之气,反问着帝言老货道:“我现在想知道,我姐姐陈婉秋,她是怎么被骗到你们帝家来的?”

    对秦楚楚的身份有了一定的猜测之后,面对着秦楚楚和十二金人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之时,帝言老货和老白虎忍不住的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

    之前他们还想着试探秦楚楚,想进一步确定她的身份,但没想到秦楚楚却摆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这一下子让帝言老货紧张不已,额头瞬间有豆大的汗珠掉了下来。

    要知道,这位姑奶奶一旦发火,他们传承了不知道几万年还是几十万年的帝氏一族,有可能会灰飞烟灭啊!

    虽然巫族一脉为天道所不容,但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姑奶奶的身份太过于骇人,是目前的他们帝氏一族根本得罪不起的!

    还有陈婉秋,要是早知道陈婉秋的真正身份,他们岂敢对陈婉秋下手?

    此刻,面对着满脸肃杀之气的秦楚楚,帝言老货急忙回应着道:“秦小姐,我们帝氏一族是妖族天帝后裔,所以这世间的每一个妖族,我们帝氏一族的人都能够感应到,也能够分辨的出来。”

    “帝天和陈小姐打过交道,所以对陈小姐身边的芊墨,他在第一时间判断出了芊墨的身份。”

    “本来帝天想找芊墨给他帮忙,让芊墨帮他得到陈小姐,但芊墨却告诉帝天,说她受女娲令的限制,不能够做出对陈小姐有任何伤害的事情。”

    “女娲娘娘是妖族出身,她的许多手段其实都是我们妖族的手段,如果用我的河图洛书来破解女娲令对芊墨的禁制,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帝天给芊墨出了一个主意,让她想办法把陈小姐骗来我们帝家。”

    “而陈小姐可能对自己的手段和实力较有信心,再加她对芊墨的信任,所以没有多想,跟着芊墨一起来到了我们帝家。”

    “在他们到了我们帝家之后,我用河图洛书先破解了芊墨身的禁制,随后让芊墨劝说陈小姐嫁给帝天,让她做帝天的女人。”

    “但陈小姐却绝不肯答应,和我们撕破了脸皮。”

    “我们帝家有周天星辰大阵,还有我的河图洛书,却还是差点儿让陈小姐给跑了,为了镇压陈小姐,我一边用周天星辰大阵困住了她,一边派人请来了东方家族的老白虎。”

    “在我看来,只要我们动用了两件先天至宝,陈小姐肯定会被我们所镇压,到了那个时候,一旦陈小姐落在了我们的手,算是她不愿意,她不答应,我们也有办法让陈小姐做帝天的女人。”

    “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陈小姐竟然是如此的刚烈和决绝,为了保住她的清白,为了不落在我们手,她竟然发动了传说之十二祖巫之一的后土祖巫的终极禁术后土守护,把她自己变成了一座雕像!”

    说到这里,帝言老货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秦楚楚,他想通过秦楚楚脸的表情来做出一些判断。

    其实帝言老货已经在有意无意的暗示着我们,通过陈婉秋所发动的后土守护,他已经猜到了陈婉秋的真正身份。

    但秦楚楚脸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和之前一样,充满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在帝言老货的话音一落之后,秦楚楚厉声说道:“如此说来,我姐姐陈婉秋会变成一座雕像,会弄成现在的这幅模样,罪魁祸首是芊墨这个贱人和帝天了?”

    面对着强势无,气势逼人的秦楚楚,帝言老货不敢发表反对意见,只能默默的把头低了下去。

    这时秦楚楚又道:“帝长老,我不想和你们帝氏一族拼个两败俱伤,但芊墨这个贱人和帝天把我姐姐害成了这幅模样,我岂能放过他们?”

    “我要你们帝家把芊墨和帝天给我交出来!”

    “我要杀了他们两个!”

    而随着秦楚楚说出了这话,布下了十二都天神煞阵的十二金人瞬间变的煞气滔天,在十二金人头顶之的那片煞气凝聚而成的乌云,变的之前要更加浓重了许多。

    一旦帝言老货不按照秦楚楚所说的做,秦楚楚有可能会给十二金人赐下大巫之魂,让整个帝氏一族灰飞烟灭。

    见此情形,帝言老货和老白虎一脸的惶恐,但帝天是帝家的天命之子,可以说是帝氏一族的希望所在,帝言老货又怎么可能会按照秦楚楚所说把帝天交出来?

    所以在纠结了片刻之后,帝言老货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对着秦楚楚道:“秦小姐,实在抱歉,你的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

    “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还有妖盟盟主,他们早已经离开了我们帝家,算是妖盟的妖族,也都已经被我们帝家给遣散了,我们帝家,现在连一个妖族都没有!妖盟和我们帝氏一族,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至于帝天,他是我们帝家的天命之子,是我们帝家的希望所在,甚至可以说他在我们帝家的地位我都要重要,你让我们帝氏一族把帝天交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算是你给十二金人赐下大巫之魂,我宁可毁了帝氏一族的千年基业,让帝氏一族的绝大部分族人灰飞烟灭,也绝对不会把帝天交出来!”

    “有河图洛书这件先天至宝,要想保住帝天,我相信还是能够做到的!”

    帝言老货竟然表现的如此态度坚决,让秦楚楚多多少少感到有点儿意外,在看了一眼周天星辰大阵之内,距离我们不远的帝天之后,秦楚楚又对着帝言老货道:“既然这样,那死罪可免,活罪难赦,帝天害了我姐姐,我要让帝天跪在我姐姐的雕像面前狠狠的抽自己二十个嘴巴子,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如果连我这个要求你们帝氏一族都不愿意答应,那算是十二金人会毁在混沌神雷之下,我也要让你们绝大多数人灰飞烟灭!”

    说到这里,秦楚楚看了一眼东方家族的老白虎,刻意对他强调着道:“你们两个有先天至宝在手,或许能够保全自身,但你们家族的坚人物,有几个能够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