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为什么会是我?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为什么会是我?

    盘古开天辟地,用开天斧开辟出了远古洪荒,而在远古洪荒生成之后,以远古洪荒为心,大千宇宙已经形成了。

    所谓气之轻清浮者为天,这天究竟有多高,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因为天代表着天道,代表着大千宇宙,说天有多高,好像说大千宇宙有多大一样。

    而在第一次灭世大劫结束之后,随着鸿钧老祖成为天地间的第一个圣人,他在大千宇宙的至高位面建立了圣人道场,也是赫赫有名的紫霄宫之后,对于天有多高,形成了一个较模糊的概念。

    在这个概念之,天被分为三十六层,所谓的三十六天之说是由此而来。

    至高无的天道,当然是处在三十六天的顶端,俯瞰着天下众生和万物,乃至整个大千宇宙。

    鸿钧老祖乃是天道之下第一个圣人,所以他所建立的道场,仅次于天道,在三十六天的第三十五层天。

    再到后来,女娲娘娘成圣,三大天尊成圣,西方佛门的那两位成圣,只要成了混元大罗金身,领悟了混元大罗之道,在三十三天之外建立圣人道场,这基本成了天地规则一样。

    如太道祖的八景宫,灵宝天尊的碧游宫,元始天尊的玉虚宫,这都是赫赫有名的圣人道场。

    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地位仅次于天道和鸿钧老祖,所以圣人道场建立在了三十三天之。

    而在三十三天之下,才是天帝所在的凌霄宝殿和各路神仙的洞府。

    通常状况之下,按照实力级别的高低,实力越高的,洞府所在的位面越高。

    如天帝的凌霄宝殿,在三十三天,其他各路仙人,乃至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所敕封的三百六十五正神,他们的洞府按照实力级别高低分别在第二重天到第三十二重天之间。

    但算是第二重天,也要实力级别达到了大罗金仙境界,才能够飞升去,像我们目前所在的这个位面,虽然是远古洪荒最核心的碎片所化,但位面级别却是最低的一种,只能算是第一重天。

    在这种情况之下,在陈婉秋看来,我们想要得到她前世的成道之物息壤,必须飞升到三十三天之,找到女娲娘娘的道场娲皇宫,才有可能会找到息壤。

    但飞升到三十三天之,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是一件何其遥远的事情!

    在我们所处的这末法之地,有机会勘破大罗之道,飞升到更高的位面去吗?

    算是能够勘破大罗之道,想飞升到三十三天之外,又是何其的难?

    除非我能够成为三大天尊和女娲娘娘那个级别的圣人,可是圣人无情,圣人的眼里只有规则和秩序,圣人之下皆为蝼蚁,一旦我达到了圣人境界,还会把她当成最心爱的女人吗?

    陈婉秋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才主观的认为她的后土守护根本无法破解,如果要用我成圣的方式来破解她的后土守护的话,她宁可让我和秦楚楚在一起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做一对普通人。

    但是陈婉秋却并不知道,女娲娘娘是人族圣母,和我们远古八族渊源颇深,而且她还把炼妖壶化成了女娲令传承给了我们远古八族。

    最关键的一点,女娲娘娘的道场娲皇宫,很有可能并不在三十三天之,反而在炼妖壶的空间之。

    所以此时此刻,陈婉秋的声音里近乎绝望,但我和秦楚楚却激动不已。

    “姐姐,你确定女娲把息壤收进了她的娲皇宫之?”秦楚楚的前世玄冥和女娲算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所以这会儿提起女娲娘娘之时,秦楚楚直接省去了娘娘那两个字。

    而对于我来说,却不敢对女娲娘娘太过于不敬,还是用充满着敬意的称呼问着陈婉秋道:“婉秋,你真的能够确定息壤被女娲娘娘收进了娲皇宫之?”

    我和秦楚楚的语气显的有些激动,这让陈婉秋感到有些诧异,不过陈婉秋还是给我和秦楚楚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女娲证道之时我在一旁见证,她的法宝和息壤这些全都跟随她一起飞升去了三十三天之外,都是我亲眼所见的,而女娲在证道之后,第一件事是开辟了娲皇宫为她的圣人道场,难道她不把息壤放在娲皇宫,还会放在别的地方吗?”

    “古传说魟治水用的九天息壤,我估计是女娲赐给魟的,但息壤是土之精华之物,是天地间罕有的珍之物,我想女娲应该不会全部都赐给魟吧?”

    陈婉秋这样一说,我和秦楚楚反而定下了心来。

    既然如此,那对于我和秦楚楚来说,要想帮陈婉秋破除禁术,必须不断地升级炼妖壶,让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

    只要炼妖壶的空间开启,我们进入了炼妖壶之找到了娲皇宫,很有可能在娲皇宫之找到九天息壤,让陈婉秋从雕像变回原来的样子。

    长出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稍微缓解了一点,我说道:“婉秋,你差点吓死我和楚楚了,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们,息壤在娲皇宫之?”

    “你并不知道,对于我们来说,找到息壤,破除你身的禁术,其实并不需要去三十三天之外。”

    我说的这番话让陈婉秋云里雾里的,而秦楚楚接下来所说的话,让陈婉秋更加凌乱了。

    “姐姐,你也真是的,你差点儿吓死我们两个了你知道吗?”

    “你要是早一点告诉我和姜一息壤在娲皇宫里,我们两个又怎么会发下天道誓言啊!”

    秦楚楚这会儿有点郁闷,要是没有发下天道誓言,她和我之间没有什么限制了,现在倒好,一激动之下我们俩都发下了天道誓言,以后连碰都不敢碰,想都不敢想一下了,这叫人情何以堪?

    现在以她和陈婉秋前世的关系,如果没有天道誓言限制,她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跟我进一步的发展关系啊!

    当年的她后土祖巫可是有过约定的,她们姐妹两个如果同时喜欢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是可以同时下嫁的。

    这可真是,日了狗了!

    陈婉秋搞不懂怎么回事,但她隐隐约约的却能够感觉到,破除她身的禁术,或许并没有她想象之的那么难。

    于是陈婉秋问着道:“姜一,楚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你们有办法直接去三十三天之外,进入到娲皇宫之?”

    接下来我和秦楚楚把有关女娲令和炼妖壶的情况详详细细的告诉了陈婉秋。

    而在听完了我和秦楚楚所说的情况之后,陈婉秋却陷入了沉默之,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见此情形,我说道:“婉秋,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让炼妖壶尽快恢复运转,进入到娲皇宫之的。”

    我的话音刚落,陈婉秋的声音传了过来。

    只见陈婉秋道:“姜一,你不觉的这所有的一切,好像在冥冥之早注定了吗?”

    “我和楚楚是祖巫转世,但我们两个为什么都会喜欢你,疯狂的爱你呢?”

    “女娲和我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她为什么会把最关键的那枚女娲令赐给了你们姜家,最终让你得到了炼妖壶呢?”

    “我和楚楚的前世是祖巫,那你的前世会是什么人呢?”

    “真的和老祖宗所说的一样,你的前世仅仅是一个十世好人吗?”

    对于陈婉秋来说,我是她的天,我是她的地,那怕是她身的禁术还没有破解,但这会儿的她,反而却在为我思量。

    在陈婉秋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秦楚楚同样也意识到了。

    只见秦楚楚立刻随声附和着道:“对,我也有这种感觉,我感觉这所有的一切,简直太玄乎了!”

    “甚至不要说现在这所有的一切了,算是当年的巫妖大劫,都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背后操纵着一切!”

    “如果不是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意外,我们巫族和妖族之间的矛盾,是绝对不会激化到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程度的!”

    “像后羿射杀了帝俊的九个儿子,夸父被帝俊的儿子给害死了一样,这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后羿不过是一个大巫,而帝俊的九个儿子,为天帝之子,身边又岂能没几个大妖保护,又怎么可能会被后羿射杀?”

    “最关键的一点,后羿射杀帝俊九子所用的混沌弓,是一件先天灵宝,根本不是我们巫族的法器!”

    “而后羿之所以会在一怒之下去射杀帝俊九子,却是因为他被人挑唆,说帝俊的儿子害死了大巫夸父,夸父和后羿是关系最好的兄弟,在一怒之下他跑去找帝俊九子报仇。”

    “但帝俊之子虽然是顶级妖族血脉,但因为年龄太小,当时连大妖级别都没有达到,是没有一个拥有害死大巫夸父的实力的!”

    “而正是因为后羿用混沌弓射杀了帝俊九子,我们巫族和妖族之间才彻底爆发了终极决战,才让巫族泯灭于天地之间,让我和姐姐轮回转世成了人。”

    “甚至我,竟然还成了天道选定的天命之女,这简直让我不可思议!”

    “如果说姐姐有帮助女娲造人的功德,会让天道认可成为天命之女的话,那还情有可原,但为什么会是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