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我有办法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我有办法

    禅真大师的九环锡杖连地狱之门都可以破开,这足见九环锡杖绝对不是一件普通法器。

    据说九环锡杖经过接引佛祖的无佛法加持,算是不如先天灵宝,但在所有的后天法宝之,也能算得是顶级的了。

    那怕是昆仑十二金仙的广成子大仙,他那赫赫有名的番天印,要论攻击力也不九环锡杖强到那里去。

    可是九环锡杖这件顶级后天法宝,还掌握在地藏王菩萨这种顶级大能的手,竟然却奈何不了赖布衣,这让我感到很是诧异了!

    虽然碍于天地规则,禅真大师不是地藏王菩萨的真身降临,仅仅是一个身外化身而已,但地藏王菩萨是何等人物?那怕是他的身外化身,在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都绝对是横推无敌的存在啊!

    这赖布衣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或者说他在把灵魂和肉身献祭给了天书碎片之后,他究竟得到了什么遇?

    难不成,赖布衣也修炼了天书碎片之所记载的三千大道的某一法门吗?

    这个法门连失去了肉身和灵魂的人都能够修炼,而且还能够让赖布衣变的如此厉害,如果真有这种法门的话,那可真是吊炸天啊!

    在我呆呆的看着赖布衣不断变换成了各种各样的武器,和禅真大师的九环锡杖一次又一次的碰撞着之时,禅真大师在猛的一击把赖布衣所变换的武器打飞到了一边之后,却并没有继续发动下一波攻击,反而停住了身形。

    看着悬浮在半空之,变换成了一把开山斧形状的赖布衣,手持着九环锡杖的禅真大师一脸的凝重。

    此时此刻,禅真大师竟然发现,以他的无之能,竟然奈何不了赖布衣!

    如果他的善恶二尸之的任何一个能够降临,那算是不用九环锡杖,禅真大师也有绝对的信心,凭借着自身的力量制服赖布衣。

    但他的这具身外化身,却连他的善恶二尸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这可叫他如何是好?

    这赖布衣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想至此,禅真大师表情凝重的对着赖布衣所化的那把开山斧道:“赖布衣,你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为何连本尊都治不了你?”

    说这话之时,禅真大师直接自称起了本尊,把他地藏王菩萨的无威严刻意释放了出来。

    但地藏王菩萨的无威严,对赖布衣好像起不到任何用。

    在禅真大师的话音一落之后,悬浮在半空之的那把开山斧,自动跌落到了地,重新又恢复成了赖布衣的形象。

    一个古代书生打扮,长相俊美无,简直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了我们的眼。

    眼神之带着得意之色,赖布衣和禅真大师相顾对视着道:“地藏,我早说过了,我非人非鬼,非妖非佛,不属三界之内,不在五行之,以你们的手段,是根本奈何不了我的!”

    “你要想让姜家的这小子没事,那你除非二十四小时跟随在他的身边贴身保护着他!”

    “否则的话,只要给我逮到了机会,姜家这小子的功德金身,鸿蒙紫气,全部都会归我赖布衣!”

    “哈哈哈......”

    说到这里,赖布衣放声狂笑了起来,禅真大师脸的表情却显的有点儿纠结。

    因为赖布衣说的没错,虽然他有无之能,但他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每分每秒都盯着我,保护着我的安全。

    只要给赖布衣一点时间,以赖布衣的手段,是完全有可能占据了我的功德金身,炼化了我的灵魂的。

    但有一点我却感到无法理解,既然我得到了五分之一的鸿蒙紫气,那为什么我却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鸿蒙紫气的存在呢?

    鸿蒙紫气既然是成圣之机,那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在我正胡思乱想着,禅真大师较郁闷,只有赖布衣看去得意无,嚣张无之时,一个堂皇大气,洪亮无的声音,却突然从远传传了过来。

    “地藏王菩萨,赖布衣他确实非人非鬼,非魔非妖,不属三界之内,不在五行之,因为现在的他,算是一件残缺的先天至宝。”

    “他的灵魂已经和天书碎片的器灵融合在了一起,所以他能够调动天书碎片的威能!”

    听到这个声音,赖布衣面色一变,大吃了一惊,急忙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当然,我和禅真大师这会儿也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我们看到从远处飘来了一朵五彩祥云,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他老人家表情庄严的双腿盘坐在这团祥云之。

    一把银色的拂尘,平放在姜子牙的大腿面。

    我祖爷爷姜五,他老人家也脚踏虚空,紧紧跟随在老祖宗的祥云之后,从远处飘然而至。

    赖布衣在方圆一百米之内布下了封天锁地大阵,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可是最擅长阵法之术的,在靠近封天锁地大阵的阵法范围之时,姜子牙从他的大腿拿起了那把拂尘,轻轻的挥了一挥,轻而易举的破开了赖布衣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来到了我的面前。

    “老祖宗,祖爷爷,你们终于来了!”

    本来我是坐在地看禅真大师和赖布衣表演的,这会儿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和我祖爷爷来了,我急忙双膝跪地跪在了地,然后毕恭毕敬的给他们两个打起了招呼。

    在我看来,我是姜家的天命之子,是化解灭世大劫的关键人物,而且我还身具鸿蒙紫气,所以无论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还是道门一方的三大天尊,都不可能对我放任不管的。

    这会儿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出现,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一种感觉,我觉的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和我之间,好像有一层隔阂一样,他老人家对待我的态度,每一次都是不冷不热的。

    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仅仅坐在五彩祥云向我俯视了一眼,姜子牙把目光投向了赖布衣。

    我祖爷爷虽然关心我的安危,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都没有吭声,他自然是不敢逾越。

    这时赖布衣也反应了过来,脸的表情显的异常狰狞,对着我们姜家的老祖宗道:“姜子牙,看来你们道门一方对这小子还是很重视的,竟然派你贴身保护着他!”

    “原来你没有飞升到红尘天外天,一直驻留在这个世界的原因,是因为这小子!”

    说到这里,赖布衣用他的手指指着我。

    而我这会儿却思绪万千,脑海之闪现了无数个念头。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从我的名字叫姜一的那一刻起,我的一切早已经注定了!

    恐怕在几千年之前,道门一方的三大天尊,已经推算出了几千年之后我的出现,而我是天道选定的五个天命之人之一,鸿蒙紫气也会被我得到五分之一。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才驻留在了这个世界,一直在等着我的降生。

    把我培养成救世之主,让我得到其他五分之四的鸿蒙紫气,恐怕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吧!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我真的能得到鸿蒙紫气,那我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呢?

    我会借助鸿蒙紫气这道成圣之机,成为天地之间至高无的圣人吗?

    或者说,我会被抢夺了鸿蒙紫气,为他人做嫁衣裳!

    我正在胡思乱想,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却把一面杏黄色的旗子直接丢给了我祖爷爷,然后对着我祖爷爷道:“姜五,你去保护好姜一,不要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赖布衣他和天书碎片融合到了一起,所以他可以任意变换成一件普通先天灵宝,发挥出先天灵宝的威能,要是给他钻了空子,伤到了姜一的本源不好了!”

    我祖爷爷接过了那面杏黄色的旗子,从半空之落了下来,直接来到了我的身旁。

    “一一,祖爷爷来的有点迟了,你不会怪我吧?”

    我祖爷爷跟我说话之时和姜子牙的态度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他给我的感觉像亲人之间一样,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于是我摇了摇头,对着我祖爷爷道:“没事祖爷爷,我怎么可能会怪你!”

    在我们祖孙之间正交流着之时,禅真大师主动跟姜子牙打起了招呼。

    “姜施主,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要不是你一口道破,我还真想不到赖布衣他竟然能够调用天书碎片的威能!”

    “要知道,天书可是所有先天至宝之最,除了盘古的盘古斧之外,没有任何一件先天至宝,能和天书相提并论!”

    “赖布衣他虽然只能调用他这块天书碎片的威能,所发挥出来的威能,恐怕也能够的一件先天灵宝了!”

    “以我这身外化身的实力,却还真是奈何不了一件先天灵宝的!”

    禅真大师在言语之间显的很是无奈,赖布衣这货却表现出了一脸的得意之色。

    “姜子牙,你算是把杏黄旗给了你的子孙后代又能怎样?你们能够做到时时刻刻保护他吗?”

    “只要你们做不到,你们奈何不了我,我有机会占据了这小子的功德金身,得到他的鸿蒙紫气!”

    说白了,赖布衣现在是天书的一部分,相当于一件先天灵宝,无论是禅真大师,还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只要他们的手段无法收服天书碎片,奈何不了一件普通的先天灵宝,那赖布衣会像一张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的粘着我。

    只要给他抓住一次机会,有可能会要了我的命!

    禅真大师和姜子牙虽然属于不同的两个阵营,但此时此刻的他们两个,目的却是一致的,他们绝对不容许赖布衣占据我的功德金身,得到我的鸿蒙紫气。

    所以当赖布衣在那里叫嚣着之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对着禅真大师道:“地藏王菩萨,你有办法能暂时困住赖布衣吗?只要能暂时困住他,我有办法镇压了他!”

    禅真大师之前和赖布衣交过手,他很清楚的知道,以他这个身外化身的手段,想困住赖布衣是不可能的!

    所以禅真大师看去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姜施主,如果我放下了所有的执念,斩出了自我第三尸,那不要说困住他了,算是镇压了他,都不是什么难事!”

    “但目前的我,因为执念未消,却奈何不了他!”

    佛门人说话是罗里吧嗦的,禅真大师说了一大堆话,最后却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果,这让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眉头立刻紧紧的皱了起来。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把赖布衣给困住,那他很难镇压了赖布衣。

    一旦让赖布衣继续存在于黑暗之,成了一个巨大的隐患了!

    而在这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和禅真大师都较苦恼,赖布衣满脸得意,我却对着禅真大师大声的道:“大师,你只管动手吧!我有办法困住赖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