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最后一问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最后一问

    帝言老货曾经说过,他说他们帝氏一族的天命之子帝言降生之时,从东方有一股紫气自天而降,落入到了他们帝家,这显示着帝天被天道所选定,成为了天命之人。

    难道说,那道从东方自天而降的紫气,其实是鸿钧老祖一分为五的鸿蒙紫气?

    如果帝天这个天命之人的身有五分之一的鸿蒙紫气的话,那岂不是说,我们其他的四个人身,也会有五分之一的鸿蒙紫气?

    我记的四神兽家族的几个老祖宗说过,说如果想成为化解灭世大劫的救世之主,为天命之人,只能杀死其他的四个天命之人,而且只有天命之人,才能够杀死同为天命之人的竞争对手。

    用鸿蒙紫气来解释的话,这很好解释了!

    因为五个天命之人都身具鸿蒙紫气,只有杀死了天命之人,才能够把被杀死的那个身的鸿蒙紫气据为已有。

    如此一来,如果我想拥有成圣之机,想成为救世之主,必须去杀死其他的四个天命之人。

    帝天,姚远,这俩货还好说,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让我去杀死他们,我倒是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但周杰和秦楚楚,他们一个是我的朋友,一个是我曾经深爱着的女人,是被我占有了身体的女人,是在很多方面对我有巨大帮助的女人,我又怎么可能对他们下狠手去杀了他们?

    可是,我有鸿蒙紫气在身,命运注定了我们必须要互相残杀!

    算是我们不愿意,恐怕道门一方和佛门一方,也会在背后暗来推动。

    只有当我们相互残杀,最终把那一道鸿紫气凝聚在了某一个人的身之时,恐怕才是幕后的那些人物,显现出他们真实意图的时候。

    可怜如我们,虽然号称是天命之人,但其实我们都不过是别人手玩弄的棋子而已!

    难道说,我意识之所出现的那个场景,真的会演吗?

    本来我以为经历了百慕大三角的那一幕,我意识之出现的场景不会再演了,但此时此刻,我却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我觉的在我意识之所出现的那副场景,恐怕迟早都会演。

    一念至此,我竟然痛苦无,不由自主的把眼睛闭了起来。

    站在赖布衣的角度,他是无法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的,所以见我闭了眼睛,表现出了一副无痛苦的样子,他感到有点儿怪了。

    “姓姜的小子,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怕了吗?”

    “我感觉你不像是一个怕事的人啊!”

    “不过无论是你怕还是不怕,你的命运早已经注定,从你融合了万古不灭金身,开始修炼功德大道的那一刻起,你注定了会成为我的鼎炉!”

    “你的功德金身会是我的,你的鸿蒙紫气也会是我的,我还要用你的身份杀死其他的天命之人,得到另外五分之四的鸿蒙字紫气,成为这天地间的第八名圣人!”

    赖布衣说到这里,脸凶相毕露,看他的架势是打算对我下手了。

    不过我还有些疑问没有弄清楚,所以我并不想让赖布衣在这会儿出手。

    于是我对着赖布衣道:“赖大师,既然你对自己那么有自信,那不妨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对有些事情了解个清楚也好!”

    “这也省的我死在了你的手,会做一个糊涂鬼!”

    听见我这话,赖布衣傲然道:“那你还想知道什么?赶紧问吧!看在你辛辛苦苦一场,做了我的鼎炉的份儿,我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吧!”

    既然赖布衣对我存心不善,那我自然是不会跟赖布衣客气,所以接下来我直接问着赖布衣道:“我到这里来是赖老叫我来的,而你是赖老的祖先,那赖老他加入我们天机一脉,把我约到这里来,都和你有关吗?”

    和赖老相处了这么久,我从来都没有觉的赖老有什么问题,而且我们天机一脉收门人之时都会推算这个人和我们天机一脉之间是否契合,如果赖老他加入天机门的时候存有二心的话,恐怕是很难瞒住我祖爷爷的。

    所以这会儿看着双目紧闭盘坐在床的赖老,我必须要弄清楚赖老在这件的立场。

    而听到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当看到我投向赖老的眼神之竟然流露出了一抹关切之色时,赖布衣冷冷的一笑,看去很是不以为然一样。

    随后赖布衣道:“当年我把血肉和灵魂献祭给了天书碎片,和天书碎片融合成了一体,所以借助天书碎片,我有了推算未来的能力。”

    “你想想,你们姜氏一族的人修炼了功德大道,修炼了封神榜所记载的功法,拥有了看相算命的本事,那我为天书碎片,要论推演天机的能力,肯定是在你们姜氏一族的人之的。”

    “经过我的推演,我发现远古八族之一的你们姜氏一族竟然在修炼功德之道,而且在若干年之后,在你们姜氏一族会出现一个气运滔天之人,这个人会有机缘修炼功德大道。”

    “甚至,这个人会成为天道选定的五名天命之人的一个,而且在这五个人之,你们姜氏一族的这个,会是气运最强,最有可能成为救世之主的那一个!”

    “另外还有一点,我竟然推算出我的子孙后代之,竟然会有人和你们姜氏一族有缘,会拜入你们姜氏一族门下,成为你们姜氏一族的外姓门人。”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一直隐藏在赖家,在暗庇佑着我的子孙后代一代代的成长,让我们赣南赖家,在相师界还拥有了一定的地位。”

    “直到几十年前,和我推算出来的结果一模一样,我的嫡系子孙赖正春他果然拜入了你们姜氏一族的门下,成为了天机一脉的弟子。”

    “既然赖正春已经拜入了姜氏一族的门下,所以在赖正春离开家族之后,我一直都隐藏在他的身边,通过赖正春时时刻刻都了解着你们姜氏一族的情况。”

    “小子,你可能永远都无法理解我的感受,当我听到你融合了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之时,我究竟有多么高兴啊!”

    “现如今你的功德金身已经修炼到了第十八重天,我已经无法在继续等待下去了!”

    “要是再让你不断的突破下去,搞不好我收拾不了你了!”

    听赖布衣说到这里,我长出了一口气,看来是赖布衣在暗利用了赖老,这并不是赖老主观想要害我的。

    这件事情只要和赖老无关,那对我来说,只剩下如何来应付赖布衣了。

    如果赖老背叛了天机一脉,或者说从他加入天机一脉开始的目的不纯,那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了。

    毕竟自从认识赖老以来,我一直把他当成了一个师门长辈,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者来看待的,我不想他成为我的对手,或者成为我的敌人。

    至于前来接我的赖若彤对待我的态度,仔细想想其实也很正常,为赣南赖家的天之骄女,她难免会心高气傲,对我这个长相普通而平凡的天机门主有点儿看不眼,那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想至此,我向赖布衣提出了最后一个疑问。

    “赖大师,我还有一个疑惑,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您给我解释一二?”

    此时此刻的赖布衣已经有点儿不大耐烦了,当我说出这话之时,赖布衣的面色一寒道:“姜家小子,你是不是想拖延时间?”

    “你以为这大半夜的,还会有人来帮你或者救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