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赖布衣的真正身份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赖布衣的真正身份

    赖布衣自认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所以还没有等我问,他自己有点儿迫不及待的想告诉我一切。

    而既然赖布衣想说,我自然是不会拒绝。

    于是我对着赖布衣道:“我当然想知道原因,只要你肯告诉我。”

    赖布衣看去胸有成竹,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好像看着一只蝼蚁一样的看着我道:“你的功德金身已经修炼到了第十八重天,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看在你的功德金身会为我所用的情况之下,在你临死之前,我让你做个明白鬼吧!”

    我一直都搞不明白,赖布衣他如此强大的信心来自那里?但在当前的这个情况之下,没有弄清楚赖布衣身的秘密,我倒是没必要在口舌和赖布衣争个高低长短。

    所以那怕是赖布衣表现的很是狂妄,但我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而是静静的看着赖布衣。

    而赖布衣见我表现的很是冷静,看着我的眼神之的轻蔑之色反而减少了一些,不过他的脸还是浮现了一层淡淡的冷笑。

    总而言之,恐怕在赖布衣看来,无论是我表现的冷静还是激动,一切都无法摆脱他的掌控。

    接下来只见赖布衣道:“当初鸿钧老祖在以身合道之后,分解了天书这件先天灵宝,把天书的碎片洒向了大千宇宙之。”

    “你要知道,鸿钧老祖可是靠着修炼天书面的三千大道成为了天地间的第一个圣人,所以这天书的价值,无论是对圣人级别的存在,还是圣人之下的顶级大能,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所以当鸿钧老祖把天书的碎片洒向了大千宇宙之时,除了与世无争的女娲娘娘之外,三大天尊和西方的那两位,这五大圣人全部都出手,去争抢那些天书碎片。”

    “甚至除了五大圣人之外,还有不少的顶级大能,都参与了天书碎片的争夺。”

    “但鸿钧老祖他老人家可是和天道一个级别的存在,他老人家无论做任何事,其实都暗和天数。”

    “天书碎片洒向了大千宇宙,能够抢到天书碎片的人,肯定是有气数和因果的人物。”

    “据我所知,三大天尊全都抢到了一部分天书碎片,佛门的那两位也抢到了一部分天书碎片,还有一些天书碎片,被一些顶级大能抢走,但这些人在得到了天书碎片之后,立刻隐藏了起来,去修炼天书碎片所记载的三千大道。”

    说到这里,赖布衣的话锋一转,脸的得意之色表现的更加明显了许多。

    只见赖布衣道:“但是,纵然有五大圣人出手,还有无数个顶级大能者,却还是有天书碎片散落在了大千宇宙之,并没有被五大圣人和那些顶级大能者所得到。”

    听赖布衣说到这里,看着他脸的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我瞬间想明白了原因。

    于是我问着赖布衣道:“看来你应该是得到了一块天书碎片吧?”

    赖布衣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道:“姜家小子,你的反应真的很快,不愧是修炼了天书的人。”

    听到赖布衣的回答,我却表情凝重的问着他道:“天书那怕是被鸿钧老祖分解成了碎片,但天书毕竟是混沌宇宙之所孕育的先天灵宝,你得到天书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你是怎么学会天书的内容的?”

    想让一件先天灵宝认主,并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所以赖布衣即便是得到了天书碎片,对于他如何学到了天书碎片的内容,我感到很是好了!

    天书虽然被分解成了无数个碎片,但天书毕竟是先天灵宝,一个普通人想让天书认主,那有那么容易?

    而对于我所提出的这个疑问,赖布衣一点都不感到怪。

    在冷冷的一笑之后,赖布衣面有得色的给我说了起来。

    只见赖布衣道:“当年我不过是一介书生而已,平日里除了死读书之外,还要在地里干活,否则的话,我连生活都过不下去。”

    “而那一天午,我在地里锄草之时,却不小心被一块瓦片给割破了手指。”

    “我手指的鲜血溢出,沾在了那个瓦片之。”

    “当时的我感到很是郁闷,拿起了那个瓦片狠狠的找了一块石头摔了去。”

    “结果,瓦片摔到了石头面,瓦片没有被摔烂,那块石头竟然裂成了好几块。”

    “我感到很是怪,把那块瓦片拿了起来,用清水把瓦片洗的干干净净的。”

    “结果这一洗之下,我竟然发现在这块瓦片其实并不是瓦片,也不知道这块瓦片是什么材质的东西构成,看去有点儿像玉石,也有点儿像翡翠。”

    “如果说我把这块瓦片拿到集市去卖,给那些达官贵人买走的话,或许能够让我一辈子衣食无忧。”

    “但当时的我却并没有这种想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鲜血滴在了瓦片之的缘故,我总是觉的我和这瓦片之间建立了一种很特别的联系。”

    “这样,我把这块瓦片留了下来,每天白天在闲暇之余我会把瓦片拿在手把玩,晚睡觉之时,我会把瓦片枕在脑袋下面,甚至有时候干脆抱着瓦片睡觉。”

    “像这样的时间过了有差不多一年左右,在有一天晚,我在做梦的时候,竟然梦到在瓦片的表面出现了一些远古之时的蝌蚪字。”

    “正好我对蝌蚪有一定的研究,当在梦看到瓦片有蝌蚪显现之时,我凑了过去想看看那些蝌蚪字的内容是什么?”

    “结果在我刚刚凑了过去之时,却发现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梦醒之后,我感到很是无奈,从枕头底下把瓦片拿了出来,想拿在手把玩一番。”

    “然而,在我把瓦片从枕头底下摸了出来之时,在半夜无光的环境之下,那瓦片面竟然有亮晶晶的蝌蚪字显示了出来。”

    “正好我能够看懂瓦片面的蝌蚪字,在一遍又一遍的通读了那些蝌蚪字之后,利用那些蝌蚪字所记载的堪舆之术,我先给当地的人寻龙点穴看风水,慢慢的在当地有了一定的名气,直到后来创下了布衣神相的名声。”

    听赖布衣这样一说,我总算是知道了赖布衣一身所学的堪舆风水之术是从那里来的了?

    原来赖布衣的堪舆之术,竟然是天书之所记载的,这难怪赖布衣创下了古往今来第一堪舆大师的名头。

    但天书毕竟是天书,如果赖布衣靠着天书碎片记载的蝌蚪字,仅仅创下了一个堪舆大师的名头,那只能说明他所得到的天书碎片实在是太小了,所记载的东西也实在是太少了!

    当然,事实肯定不是如此!

    赖布衣他之所以没有从天书碎片之学到更多的东西,恐怕是因为他并没有真正的让天书碎片承认了他的缘故。

    果然,和我猜测的并没有区别,只见赖布衣道:“从天书碎片之我学到了堪舆之术,创下了偌大的名声和家业,让我们赣南赖家在相师界有了一定的地位。”

    “但是,我自己却很清楚,如果我所得到的这块瓦片是一座金山的话,那我仅仅从这块金山之挖掘到了一块金子而已!”

    “要想得到整座金山,我必须让这块瓦片彻底的认可我,接纳我。”

    “而根据瓦片表面的蝌蚪字记载,要想让这块瓦片彻底承认我和接纳我。”

    “我必须把我的肉身和灵魂全部都献祭给这块瓦片,和这块瓦片合二为一。”

    “姜家小子,你现在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其实我不仅是布衣神相赖布衣,我还是天书碎片,造化玉碟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