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参观实验基地(下)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参观实验基地(下)

    对于秦楚楚突然提出来的这个条件,不要说帝言老货了,算是我都感到很是怪。

    秦楚楚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难道真的是她基于对那个实验基地的好吗?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要知道,帝氏一族虽然做下了无数件残害天下苍生的事情,甚至帝氏一族还在从事着一件打算灭绝人族的事情,但这或许真是天道打算清洗人族,也或许是帝氏一族用某种秘法蒙蔽了天机,让天道无法察觉到帝氏一族的所所为。

    但天道誓言是直接面对天道的,一旦发下了天道誓言,无论是谁都绝对不能忤逆和违背,尤其是我这种天命之人,违背了天道誓言的后果是无法承担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抱着对秦楚楚的几分忌惮,帝言老货干脆把球踢给了我。

    因为在帝言老货看来,如果他和秦楚楚再闹下去,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对他反而不利,但如果把球踢给了我,让我和秦楚楚来周旋,反而有可能会促成一个较好的结果。

    不过让帝言老货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对他把球踢给我,秦楚楚好像并没有什么意见。

    只见秦楚楚轻轻的点了点头,眉目含情,面色柔和的对着我道:“姜一,你发誓吧!只要你发下了天道誓言,让他带着我们去那什么实验基地。”

    我有点儿搞不清楚秦楚楚的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但既然秦楚楚没有意见,那我发下一个天道誓言是了。

    反正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让陈婉秋的安危受到任何影响的。

    一念至此,我看了秦楚楚一眼,然后举起了右手,抬起头仰望着苍天道:“我姜一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容许任何破坏妖族联盟的实验基地的事情发生。”

    “如违此誓,天诛之,地灭之!”

    站在帝言老货的角度,我是我们这帮人的核心,是我们这帮人的主体,既然我发下了这样的一个誓言,那算是他带着我们去参观实验基地,天机门的人也不会造次。

    毕竟陈婉秋控制在他的手,而且我还发下了天道誓言,我是没有任何理由让天机门的人在他的实验基地搞事的。

    不过秦楚楚这女人,让他着实有点儿看不透,他总是觉的秦楚楚这女人很不简单一样。

    眼神之充满着忌惮,在秦楚楚的身扫视了一圈,但这会儿的秦楚楚却面无表情,让帝言老货什么都看不出来。

    无奈之下,帝言老货从虚空之落了下来。

    “你们跟我走吧,我带你们去实验基地!”

    “如果不是我带路的话,你们想找到我的实验基地,恐怕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一脸自信和傲然的说着话的同时,帝言老货走在了前面。

    而见此情形,闻人倾城和秦楚楚,还有苏天和曾梦倩四个也从半空之落了下来,跟在了帝言老货的身后。

    这会儿整个岛屿之的妖族护卫队已经全部被炼妖壶所炼化,在炼妖壶之产生了不少的混沌本源之力,但仅凭着这些混沌本源之力,想让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却是一件镜花水月一般的事情。

    随着心念一动,我把炼妖壶收了起来,而这一切被帝言老货看在眼里,使的他脸的忌惮之色越来越浓了。

    以帝言老货的目光和丰富的阅历,他又岂能看不出我收起来的法宝是那传说之专克妖族的无至宝炼妖壶?

    这件无至宝落在了我的手,无论是对他们帝家还是对妖族联盟,都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按道理来说他们帝家有无气运,但为什么炼妖壶这种无至宝,会落入我的手呢?

    一边往前走着,帝言老货的脑海之闪现出了不少的念头。

    这样,在帝言老货一直往西南方向走着,走了大概有一千五百米左右之后,他带着我们一帮人来到了海岛的边缘。

    难不成帝言老货搞的生物病毒实验基地,建在了海底下?

    难怪帝言老货刚才那么自信,认为我们想找到实验基地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帝言老货面色一沉,伸出双手轻轻的拍了三下。

    而随着帝言老货拍了第三下手掌之后,我明显的感觉到有天地之力在波动,很显然,帝言老货应该启动了某个阵法。

    “轰隆隆.....”

    接下来随着大地发出了轰鸣之声,我们脚下的土地开始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在帝言老货的正前方,海平面的海水竟然自动分开,一条混凝土铺砌而成的通道,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让我不得不承认,帝言老货还真不愧是妖族天帝的后裔,仅凭着他用阵法能控制海水这一手,在阵法方面连我都要对他说一个服字。

    不过这个服字并不代表着帝言老货在阵法方面我强,只不过他得到了妖族天帝的传承,所了解的有些阵法,是我们姜氏一族并不擅长的而已。

    这会儿见识了这个阵法,感受到了天地之力的波动,我要想破掉帝言老货的这个阵法,也不是一件太难做到的事情。

    “姜门主,你们跟我走吧!不过我希望你能够记的你所发下的天道誓言。”

    “如果你手下的人敢做出任何对这个实验基地会造成破坏的事情,那忤逆天道的后果,需要你来承担了!”

    冷眼看了我一眼之后,帝言老货说出了这番话。

    其他的人我还好,但我实在是搞不清楚,秦楚楚这女人她想干什么?

    所以我满腹狐疑的看了秦楚楚一眼,然后问着秦楚楚道:“楚楚,你究竟想干什么?”

    “事关婉秋的安危,我绝对不容许你做出一件会伤害到婉秋,会影响到婉秋安全的事情!”

    说这话之时我一脸的凝重,生怕秦楚楚会耍什么手段,我刻意给秦楚楚强调着道。

    而秦楚楚却微微一笑,目光之充满着炙热和无尽的柔情,声音温柔的对着我道:“姜一,你放心吧!我只是很好这个生物病毒实验基地是个什么样子,所以才想来看一下的。”

    “毕竟我们大费周折的来了一趟这里,要是连实验基地都没见到,那岂不是太让人遗憾了?”

    秦楚楚虽然嘴在这么说,但我总是觉的有点儿不踏实,要知道秦楚楚她可是获得过奥斯卡小金人的那些影后还要会演戏的人,她要是想诚心骗我的话,我又怎么可能会猜的到她的心思?

    此情此景之下,我虽然感到很不踏实,却又不能说什么?

    “那好吧!希望你说的和你心里想的是一样的。”

    这样,在我有些无奈的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帝言老货走在了前面,我们跟在了他的身后,踏了那条混凝土铺砌而成,足足有两米宽的通道。

    这条通道并不长,只有个三四百米左右,而在这条通道的底端,竟然用现代化工艺的防弹玻璃,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实验室。

    这个巨大的实验室足足有一千平方米那么大,在这座实验室之至少有一百多名来自全世界各地,各种肤色,各种人种的研究人员,在忙忙碌碌的做着各种研究。

    这些研究人员之,主要以西方人为主,有一些日本人和韩国人,当然也有一些黄皮肤黑头发,和我们一个种族的人。

    当帝言老货来到了实验室那高逾五米的玻璃门之前后,他从衣服里面拿出了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装置,按了一下遥控器的按钮,实验室那巨大的玻璃门从里面缓缓的打开了。

    这时实验室里面的研究人员绝大多数还在继续忙碌,但有一些人却把头抬了起来,当看到我们一帮人和帝言老货走了进来之时,眼神之流露出了明显的惊诧之色。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除了帝言老货之外,我们这些人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

    “你们看到没有?这里是我们妖族联盟所建立的实验基地,一旦我们研究出了能够对付你们人族的生物病毒,那你们人族的末日到了!”

    帝言老货见我们都没有什么太激动的反应,在那里主动介绍起了他们妖族联盟的实验基地,在言语间表现的可以说很是嚣张。

    我们一帮人虽然恨的咬牙,只恨不得把这个实验基地给荡平了,但考虑到我发下的天道誓言,考虑到陈婉秋的安全,却只能忍住心头的怒火。

    而在这时,秦楚楚指着实验室忙忙碌碌的那些人道:“这些人全都是研究生物病毒的研究人员吗?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别的研究人员吗?”

    “还有,你们想研究出用来对付人族的生物病毒,难道你们没有想过,先找一些普通人来做实验吗?”

    听到秦楚楚这话,看着秦楚楚脸清冷的表情,帝言老货实在是搞不清楚,秦楚楚这女人她究竟想干什么?

    但基于对秦楚楚的忌惮,对于秦楚楚所提出的问题,他还是做出了回答。

    “没错,研究生物病毒的研究人员,都在这个实验室了!”

    “至于你所说的用来做实验的普通人,在前段时间正好全部都死光了,所以袁胜去了岛外,想再弄一批普通人到岛来。”

    帝言老货所说的袁胜,我估计十有八九是妖盟盟主,是梅山七怪后裔的老大。

    原来他不在岛的原因,是因为岛用来做实验的普通人死光了的缘故。

    此时此刻,一切的谜团全部都得以解开。

    而既然秦楚楚已经参观了实验基地,算是达到了她的目的,那接下来是不是到了我们离开实验基地,离开这座岛屿的时候了呢?

    被帝言老货威胁,而且很有可能会让我功德尽损成为一个普通人,但我却没得选择。

    为了我的女人,那怕是万劫不复,我也心甘情愿!

    “走吧!我们走吧!”

    在我垂头丧气的说出了这话之时,秦楚楚却突然面色一寒。

    在扫视了一圈整个实验室所有的研究人员之后,秦楚楚杀意盎然的厉声说道:“为人族一员,为了自己苟且偷生,因为贪图利益和享受,竟然帮助妖族做起了毁灭人族的研究,像你们这样的畜生,有资格活在这天地之间吗?”

    “你们,全都给我去死吧!”

    所谓言出法随,随着秦楚楚的话一出口,整个实验室的所有研究人员,一个个全都向着秦楚楚看了过来。

    而这些人的脸,全都带着无尽的恐惧之色,惊悚之色,简直好像见了鬼一样!

    帝言老货大吃了一惊,指着秦楚楚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你究竟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