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女人死的话!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女人死的话!

    “二胰子”这个称呼,北方地区的很多人都懂,通常状况之下,不男不女的阴阳人,才会被人称之为二胰子。

    帝言有妖族天帝血脉,而且还炼化了河图洛书这件先天至宝,所以他的寿命普通人要长的多,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时间至少有好几千年之久。

    而在这个世界存在了如此之久,帝言可以说把这个世界早了解透了。

    不要说北方地区的一句骂人的话了,算是非洲土著说的话,帝言这老货估计都能听懂几句。

    所以这会儿当听到我在那里破口大骂,把他们帝氏一族的人全部都骂成了不男不女的二胰子之后,帝言这老货,瞬间被气的肺都快要炸了。

    “姓姜的小子,在我面前,你竟然如此的放肆,难道真以为你是天命之子,我不敢杀了你吗?”

    “我们帝氏一族有河图洛书镇压气运,还有帝天这个天命之子,算是我杀了你,天道也不会把我们帝氏一族怎么样的!”

    “我今天要是放过了你,不配做妖族天帝的后裔,帝氏一族的太长老!”

    帝言这老货被气的七窍生烟,火冒三丈,他头顶的阴阳鱼看去旋转的更加快了,恐怕在下一刻,从阴阳鱼之会有混沌本源之力释放出来。

    为先天至宝,那怕是帝言这老货的法力不足,所能发挥出来的河图洛书的威能可能连百分之一都没有,但仅仅这百分之一的威能,恐怕已经足以要了我们所有人的命。

    我的功德金身在没有修炼到大成境界之前,面对着先天至宝之时,是绝对抵挡不住的。

    不过算是抵挡不住先天至宝,那怕是明知道不是帝言这老货的对手,我却浑然无惧的继续怒斥起了帝言老货。

    “帝言,算是有河图洛书镇压气运,但你们帝氏一族建立了妖族联盟,妄图灭绝人族,让妖族成为天地间唯一的主角,做下了这种忤逆天道的事情,你以为天道能容下你们帝氏一族?”

    “你不想放过我,我还不想放过你呢!”

    “我今天要是放过了你,不配做天机门主,不配为天道选定的天命之子!”

    面对着我的怒斥,帝言老货冷哼了一声。

    “哼!”

    随后帝言老货道:“我们帝氏一族在几千年之前建立了妖族联盟,有了灭绝你们人族的计划,难道天道一直都没有察觉吗?”

    “但为什么天道会让我们帝氏一族的帝天成为天命之人?难道你没有想过吗?”

    “现在灭世大劫即将降临,这说明天道在这次的灭世大劫之给了我们帝氏一族一个机会,只要我们帝氏一族把握住了这次机会,当你们人族被灭之时,是我们帝氏一族率领着天下群妖,重整妖族雄威的时候!”

    听到帝言老货这话,连我都感到有些迷茫了。

    天道应该是无处不在的,帝氏一族的狼子野心,难道天道没有察觉吗?

    但如果天道察觉了的话,又为什么会选定了帝家的帝天为天命之人呢?

    难不成,真的和帝言老货所说的一样,天道打算给帝家一个机会,打算给妖族一个机会吗?

    难不成因为人族的发展太快,已经对天道构成了威胁,所以天道打算降下灭世大劫,对人族来一个清理,让妖族成为天地间的主角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无论能不能成为救世之主,这一次的灭世大劫,我必须要化解!

    刹那之间,脑海之闪现了无数念头,但我的思想却越来越坚定了起来。

    而在这时,帝言这老货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我愿不愿意交出混沌钟,他都要发动河图洛书的威能,把我们这帮人全都给灭了。

    一旦把我们给灭了,那我们身的法宝什么的,还不是照样会归了他?

    到了那个时候,混沌钟同样也会落在他的手里。

    想至此,帝言老货面色一凛,无尽的威压和浓烈的杀意瞬时从他的身爆发了出来。

    “我要你们,全都给我去死!”

    在帝言老货看去有些歇斯底里,面目狰狞的说出了这话之后,从他头顶的阴阳鱼之,立刻喷发出了大量的混沌本源之力。

    那些混沌本源之力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缓缓的向着我们移动了过来。

    这个混沌本源之力所形成的黑洞虽然移动的速度非常缓慢,但在这一刻,时空好像凝滞了一样,我们所有人全都呆呆的愣在了当地,连最基本的闪避和逃跑都无法做到。

    如果我们无法抵挡,没有应对措施的话,一旦那混沌本源之力所形成黑洞靠近了我们,那我们的下场,恐怕会尘归尘,土归土,彻底消失在这方天地之间。

    不过我们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帝言老货有先天至宝,我们这一方同样也有先天至宝。

    而且除了先天至宝之外,还有两件擅长防御的先天灵宝。

    在帝言老货的河图洛书释放出了混沌本源之力的那一刻,闻人倾城的面色一凝,祭出了他们闻人家族的先天至宝混沌塔。

    混沌塔不仅可以镇压气运,而且立于头顶,能够立于不败之力,使的万法不侵,万劫不灭。

    算是混沌本源之力,照样也可以阻止。

    随着闻人倾城祭出了混沌塔,一座黑色的宝塔出现在了她的头顶之,在这座混沌塔辐射出了混沌本源之力以后,果然镇压住了混沌本源之力,让河图洛书所释放出来的混沌本源之力凝聚而成的黑洞无法再继续向前移动。

    而见此情形,帝言老货被气的直咬牙。

    “我倒是忘了,你们闻人家族有混沌塔!”

    “但小丫头你不过是天阶七品,你的法力和我能吗?”

    “我不相信,凭你的混沌塔,能够挡的住我的河图洛书!”

    咬牙切齿的同时,帝言老货拼了命的催动法力,使的他头顶的阴阳鱼旋转的更加快了许多。

    而随着阴阳鱼不断地加速旋转,那些八卦五行图案也在不断地变换着位置,从河图洛书之又有大量的混沌本源之力被释放了出来。

    这些混沌本源之力和之前的混沌本源之力汇合到了一起,所形成的黑洞之前要更加大了一圈,又开始缓慢的向着我们所在的方向移动了起来。

    闻人倾城这时候也在竭力催动着她的法力,但帝言老货说的没错,她毕竟才是天阶七品,从法力来说,她和帝言老货差的太远太远。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怕是闻人倾城的混沌塔能撑一会儿,恐怕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而见此情形,在虎统领的率领之下,守护岛屿的那些妖族们又在那里喊起了口号。

    “太长老威武!”

    “太长老神威盖世,天下无敌!”

    “天长老加把劲儿,杀光了这些人族!”

    这些妖族在那里使劲儿的呱噪,让我不胜其烦,所以我对着老修道:“老修,你们去把那些妖族给灭了,一个活口都不许给我留下来!”

    听到我这话,老修看了一眼正在竭力抵挡着的闻人倾城,有些不大放心的道:“那倾城这边,她能挡住吗?”

    我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纵然倾城抵挡不住,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

    老修见我这样说,不在犹豫,和宋昊芮直接从半空之落了下去,带着云若风和郑海冰武顺他们像猛虎下山一般,冲向了那些妖族。

    转眼之间,那些妖族死伤惨重,只要有妖族被打死,炼妖壶之会自从发出一股吸力,把被打死的妖族吸入到其炼化成为混沌本源之力。

    这说明在炼化了不少的妖族之后,炼妖壶的威能又恢复了一些,现在不需要我去操纵,都能够自动吸收被打死的妖族妖身了。

    帝言这老货见我们一方对他手下的妖族下了重手,但他又抽不出手来保护那些妖物,只能在那里威胁起了我们。

    “姓姜的,赶快叫你手下的人收手!我会考虑放你们一马,留你们一线生机!”

    “如果你们不停手,等一下当我的混沌本源之力蔓延到全岛之时,你们所有人我连一个都不会放过!”

    帝言老货在恶狠狠的威胁着我们,但我却根本没有理会他。

    接下来我对着苏天和曾梦倩这小两口分别使了一个眼色,他们两个心领神会的祭出了自己的先天灵宝。

    “倾城姐姐,我来帮你!”

    说话之间,曾梦倩祭出了她母后王母娘娘赐给她的素色云界旗。

    这素色云界旗是五方旗之一,虽然无法和先天至宝相,但在先天灵宝之,却以防御能力超强而著名。

    随着曾梦倩祭出了素色云界旗,当素色云界旗闪耀出了万道白光之后,闻人倾城瞬间感到压力大减。

    本来河图洛书所释放出来的混沌本源之力所形成的那个黑洞又开始缓缓的移动了,但当混沌塔和素色云界旗同时释放的混沌本源之力叠加到了一起之后,那个黑洞立刻被挡住了。

    而在这时,苏天把他的混沌金殿也祭了出来。

    “倩倩,倾城,让我来帮你们!”

    随着苏天的话音一落,一座缩小版的混沌金殿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之。

    从这座混沌金殿之,不仅有七彩斑斓的光芒投射而出,还有混沌本源之力释放了出来,和闻人倾城的混沌塔,曾梦倩的素色云界旗所释放出来的混沌本源之力叠加在了一起。

    三件先天灵宝所释放出来的混沌本源之力叠加在了一起,绝对不是一乘以三那么简单了。

    可以说在转眼之间,河图洛书所释放出来的混沌本源之力所形成的黑洞,竟然缓缓的向后移动,也是向着帝言老货所在的方向移动了过去。

    换句话说,我们这一方已经开始反守为攻,帝言老货如果抵挡不住的话,那他今天要栽在这里!

    而这个时候,小兰陵他们已经把守护岛屿的妖物们给杀了个七零八落,连虎统领,都被云若风这小子先用捆仙索捆住了身体,然后一铁棍下去打的显现出了原形。

    这虎统领,是一个虎妖化形而成。

    一旦消灭了所有的妖物,找到了生物病毒研究所的所在,等于彻底破坏了帝言老货毁灭人族的计划!

    但在这关键时刻,帝言老货却嘶声厉吼着道:“姓姜的,快命令你手下的人住手!”

    “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女人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