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登船出海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登船出海

    甘宗涵感到莫名的热血澎湃,但他却很清楚的知道,能力越强,面对的风险越大。

    和我们这帮人在一起,这一次他所执行的这个任务,恐怕将会是他这辈子所执行过的任务之最危险的一次。

    但是,他无怨无悔,他以能够执行这次任务为荣!

    想至此,甘宗涵对着我行了一个军礼,以一个下级对着级的语气道:“姜门主,面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一条我们国家的远洋货轮,在昨天晚,这条货轮的船员们,已经把所有的货物全部都卸到了码头,等一下我只需要联系一下这条货轮的船长,我们可以进入登货轮,前往目的地了。”

    这些年来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蒸蒸日,在全世界的所有港口,都有我们国家的货轮停泊。

    所以在赖老调动了他的资源的情况之下,在百慕大三角附近的港口找到一条我们国家的货轮并不是难事。

    在昨天晚,挂了我的电话之后,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赖老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这会儿听到甘宗涵所说的情况,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们这去港口吧!等到了港口,你再联系船长吧。”

    甘宗涵在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来过好几次这个码头,这也是赖老选择了他的主要原因,见我没有什么意见,他直接走在了前方,向着港口而去。

    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全部都跟在了甘宗涵的身后。

    接下来我们走了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来到了大安的列斯港。

    大安的列斯港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较小的港口,和我们国内那些一年吞吐量亿的港口无法相提并论,我估计这个港口一年的吞吐量最多也几百万,连一千万都不会超过。

    但我们国家的海外贸易极其的发达,算是在这样的一个小型港口,也有一条型货轮停泊在这里。

    到了港口之后,甘宗涵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没等多长时间,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

    “喂,谁啊?这么早打电话!”

    按照当地时间来说,这会儿天才刚刚亮,最多也五点多钟的样子,接电话的人昨天晚卸了大半夜的货,这会儿正在船睡懒觉呢。

    被甘宗涵一个电话给吵醒了,他自然是感到很不爽。

    而甘宗涵却表现的很是客气,对着电话那头的人道:“冼民武同志你好,我叫甘宗涵,是面派我来接受你的这条船的。”

    “我们现在已经达到了码头,请告诉我你的船确切的停泊位置,等一下我们登船之后,要征用你的船去执行任务。”

    说到这里,甘宗涵加重了语气对着电话那头的冼民武道:“麻烦你让你的船员们尽快起床,等一下不要留任何一个人在船。”

    这个叫冼民武的是这条船的船长,在昨天晚,他接到了来自他直属司的电话,要求他在当天晚务必把船的货物全部都卸下来,卸到码头。

    而且冼民武的司还告诉他,说从国内已经派了人过来,要接手他的这条船,至于他和船员们,在码头附近找一个酒店先住下来,一旦找到了合适的货轮,把货和他们这些人一同带回国去行了。

    至于他们的那条船,要被用来做什么?他的直属司根本没有告诉他,也或许冼民武的直属司也不知道内情。

    但在冼民武看来,当前他们所在的这个港口,距离国内有万里之遥,国内的人那怕是连夜搭乘国际航班赶过来,也至少要差不多一天一夜时间。

    算是最快,也要到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才能够赶来。

    但这特么的才凌晨五点多,他接到了电话说人已经到了,这让冼民武感到很不可思议。

    可是甘宗涵的声音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而且甘宗涵当了十几年特种兵,他说话的语气之,自然而然的带了一定的威严,让迷迷糊糊的冼民武立马变的清醒了过来。

    “你,你确定是从国内派来的?”

    “算是坐宇宙飞船,你也不可能几个小时穿越了半个地球吧?”

    愣了片刻之后,冼民武反问起了甘宗涵,因为毕竟这事关重大,他不可能随随便便把一条价值几百万甚至千万的船交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而且在冼民武看来,大清早给他打电话的甘宗涵,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一点。

    其实不要说冼民武了,算是甘宗涵自己,都有一些云里雾里的感觉,连他自己都觉的无法相信,在短短的几个小时时间里,他穿越了大半个地球,来到了大洋彼岸。

    但甘宗涵却很清楚的知道,有关他所经历的情况,是不能随随便便的告诉外人的。

    说不定这是我们国家最高等的机密,是我们国家最新研究出来的战略武器,为一名军人,他有义务替国家保守秘密。

    一念至此,甘宗涵的面色一沉,语气变的之前要严厉了许多的道:“我说冼民武同志,我们是怎么来的,还需要向你汇报吗?”

    “等一下见了面,我拿出面的证明件给你看不清楚了吗?”

    “如果你还是不相信的话,到时候你亲自给你的司打电话,跟他们证实不行了吗?”

    “你要是耽搁了我们的时间,所引起的一切后果,全部都由你来负责!”

    人都是这样的,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在甘宗涵的语气一硬,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冼民武觉的他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立马在电话里给甘宗涵道起了歉。

    “这位同志,实在抱歉,我也是怕出什么问题,才跟你多问了一句。”

    “我立刻给你的手机发一个定位,你们直接过来行了。”

    “我会让我的船员立刻起床,把整条船都交给你们的。”

    在说完这番话之后,冼民武挂了电话,很快发了一个定位到了甘宗涵的手机。

    按照这个定位,我们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找到了冼民武的那条船所停泊的位置。

    等到我们一帮人到了船跟前,看到在船头的甲板站着一个年龄在四十来岁,因为常年受到海风侵袭,脸的皮肤黝黑,很是粗糙的年男子。

    不过在这异国他乡,尤其是在海漂泊了大半年的时间之后,当看到我们一帮黄皮肤黑头发的国内同胞之时,甲板站着的这个年男子,看去有些兴奋的冲着我们挥起了手。

    一边挥着手,这男的一边对着甘宗涵道:“请问是甘宗涵同志吗?我是冼民武,是这条船的船长。”

    甘宗涵昂首挺胸的走了过去,从他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份件,双手递给了冼民武。

    在这同时,甘宗涵对着冼民武道:“我是天狼特种部队派来的,和这些同志有重要的任务要执行,你如果还不相信我们的话,可以给你的司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冼民武闻言连连的摆着手道:“不用了,甘宗涵同志,我在挂了你的电话之后,已经给我的司打过电话了。”

    “只不过连我的司他都感到很是怪,你们怎么用了这么短的时间,赶到了港口呢?”

    “难不成,你们是坐着火箭来的?”

    冼民武在半开玩笑的问着甘宗涵,但他的手却没有闲着,把甘宗涵递给他的件打开之后特别仔细的核对了一番。

    而对于冼民武所提出的问题,甘宗涵实在是没法回答,所以他只能保持着沉默用标准的军姿站在那里。

    在没有发现件有任何问题,确定了甘宗涵和我们一帮人确实是面派来的人之后,冼民武态度殷勤的招呼我们了船。

    船之后,甘宗涵直接往船长室走去,只要冼民武和船员们离开,他要在第一时间驾船出海。

    这些船的船员们已经全都起床,一个个迷迷糊糊一脸凌乱的看着我们,对于我们的突然到来感到很是不解。

    但我们毕竟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一国同胞,虽然对我们的到来感到有些不解,但这些船员们看着我们的眼神里却充满了善意和亲切之感。

    对待我们的态度也非常友好,有好几个还问我们吃了早餐没有?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吃个早餐?

    但在这个时候,我们还那有心思吃什么早餐,在给冼民武交代了一声之后,冼民武带着船员们下了船,去了港口附近的酒店。

    不过考虑到甘宗涵他毕竟是普通人,不吃早餐会影响到他的体力,所以我特意从冼民武和船员们那里要了一些吃的,专门给甘宗涵这个新任的船长。

    甘宗涵真不愧是特种兵出身,吃起东西来风卷残云一般,为了不耽搁时间,他连三分钟都没有用完,把我刻意给他准备的早餐吃了个一干二净。

    接下来甘宗涵启动了货轮,航行在了苍茫大海之,向着百慕大三角所在的位置开了过去。

    冼民武总归是有点儿不大放心,站在码头看着货轮远远而去,直到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

    他手下的一帮船员们也跟随在冼民武的身后,一直都默默的注视着我们。

    “老大,这帮人是什么人啊?怎么看去有些怪怪的?”

    “他们不是昨天晚才从国内出发的吗?怎么这一大清早到了啊?难道他们是坐火箭来的?或者是坐宇宙飞船来的?”

    “老大,他们征用了我们的船会去那里呢?我怎么看船的航行方向,好像是冲着百慕大三角的方向去的?”

    当他手下的船员们在那里议论纷纷着之时,冼民武一直都没有吭声,因为他总是觉的好像那里有点不大对劲一样,但他却又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但在他的大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之后,冼民武立刻变的好像恍然大悟一样。

    “对,他们去的方向是去了百慕大三角洲方向,他们这是找死啊!”

    “不行,我得给国内打电话,我觉的这帮人有问题!”

    “我们要是弄错了,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