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中品金身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品金身

    自从封神大劫之时,女娲娘娘用她的先天灵宝山河社稷图帮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收服了梅山七怪的老大猿妖袁洪之后,女娲娘娘基本没有再现身过。

    尤其是封神大劫结束之后,道门一方和佛门一方的五大圣人重新划分了三界六道,重新制定了天地规则,让我们所处的这方天地成了一个末法之地后,女娲娘娘再无音讯,成了一个传说的人物。

    但即便是女娲娘娘成了传说的人物,她无论在妖族一脉还是人族的地位都可以说是至高无的。

    妖族联盟的大长老,之所以能够聚集天下万妖,能把梅山七怪的后裔聚集到了一起,是因为他得到了女娲娘娘所炼制的聚妖幡的缘故。

    至于女娲娘娘用先天灵宝混沌壶所改造而成的炼妖壶这件无神器,又怎么可能不会被金大力这种妖盟的核心人物所知道?

    这会儿当看到我祭出了炼妖壶,而且炼妖壶已经能够发挥出一定的用,把那些被打死了的妖物的妖身,甚至连那两具被宋昊芮用五火七禽扇烧成了焦炭的妖身,全都被炼妖壶给吸了进去,金大力顿时被吓的六神无主,差点儿魂飞魄散!

    在传说之,女娲娘娘的炼妖壶可是连大妖级别的妖物都能够吸收和炼化的,他这个下品小妖又能算什么?

    而一旦被炼妖壶给吸了进去,那无论是他的妖身还是妖灵,都会被炼妖壶所炼化,成为天地间最为纯粹的混沌本源之力。

    换句话说,一旦被炼妖壶所炼化,那相当于他在这个世界彻底的消失不见!

    无论是人还是妖,都不想自己彻底的泯灭,所以金大力在面对着炼妖壶这件无神器之时,自然是被吓的两腿发软,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

    而对于金大力的这番表现,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别说金大力这个下品小妖了,算是妖盟盟主,或者妖盟的那位太长老,在面对着传说之的无神器,专门克制妖族的炼妖壶之时,恐怕金大力也不会强到那里去!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是建立在他们并不知道炼妖壶不能正常运转,只能被动的吸收和炼化一些妖物的情况之下的。

    如果妖盟盟主和妖盟的太长老知道了炼妖壶的具体情况,那他们的忌惮之心肯定会减少许多。

    而此时此刻,金大力的心理防线已经被我彻底的击溃,趁着这个机会,如果秦楚楚在金大力的身下什么禁制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考虑到金大力他有着万钧之力,而且他的妖身锤炼的无坚固,我想通过金大力来对我的功德金身做出一个具体的判断来。

    要知道,我的功德金身虽然是以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为基础而修炼的,但毕竟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并不是我修炼出来的,万古不灭金身不可能和我的身体百分之百的契合。

    所以对万古不灭金身所能调动的力量,我要打一个较大的折扣。

    但后来我开始修炼功德金身,吸收了大量的功德,经过这些功德的改造,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已经被我给融合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或者说我的功德金身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自己却连一点概念都没有?

    反正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碰到过一个在肉身和力量能够我强大的人。

    所以这会儿有一个像金大力这样的对手,我又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放过他?

    在金大力被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双目呆滞的看着炼妖壶,发出了惊呼声之时,我冷冷的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金大力,好像看着一个蝼蚁一样。

    在这同时,我一脸不屑的对着金大力道:“没错,这是女娲娘娘所留下来的无神器炼妖壶。”

    听到我确认了这是炼妖壶,金大力表现的很是不甘,一脸绝望的看着炼妖壶道:“女娲娘娘,您可是出身于我们妖族的,为什么要给人族留下一件专门克制我们妖族的无神器呢?”

    “女娲娘娘,难道你真的不想让我们妖族成为这方天地的主人,掌控这方天地吗?”

    “女娲娘娘,这是为什么啊?”

    为妖族之人,金大力感到很是想不通,但金大力又那里能够知道,达到了女娲娘娘的这个层面,在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人族和妖族之分了。

    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对于女娲娘娘而言,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其实都是蝼蚁而已。

    只不过人族为天道所注定的永恒主角,而且女娲娘娘正是凭借着缔造了人族这一无功德成了圣人之位,所以女娲娘娘即便是出身于妖族,她对人族反而更加偏向一点。

    金大力无法理解这一点,所以他万分不甘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着,而在这时,我却冷哼了一声,然后对着金大力道:“金大力,你不要在那里痴心妄想了!”

    “女娲娘娘虽然出身自你们妖族,但你千万可不要忘了,是女娲娘娘一手缔造了我们人族。”

    “女娲娘娘被我们人族奉为人族圣母,为一个母亲,她又怎么可能会容忍自己的孩子被人凌辱,被人所奴役?”

    “你要是不想被女娲娘娘的炼妖壶所炼化,不想化为纯净的混沌本源之力,那你站起来,和我公平公正的打一场!”

    “如果你能够打赢我,那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让你离开这坐山洞!”

    起初听到我这话之时,金大力的眼睛一亮,萌生了一点希望,但在看到了那两米多高,直径一米多的炼妖壶之后,金大力却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你有女娲娘娘的炼妖壶在手,我怎么跟你打?”

    在金大力看来,我只需要动用了炼妖壶,能够把他吸入炼妖壶之,炼化将他炼化成了混沌本源之力,所以他根本没有和我打一场的必要。

    因为他不和我打,说不定还能够多活几分钟,如果和我打的话,基本和送死一样,分分钟会被我收进炼妖壶之炼化。

    对于金大力的这一心思,我自然是能够理解,于是我笑着对金大力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两个之间,公平公正的打一架!”

    “我不动用任何法宝和其他手段,用我纯肉身的力量,来和你打一场!”

    “你要是有什么法宝或者较特殊的手段,倒是可以用出来!”

    “总之,无论用任何手段,只要你能打败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金大力本来是不抱有任何希望的,但当听到我说不用任何法宝和其他手段之后,金大力腾的一下子从地站了起来。

    “姜门主,你说的可是真的?你敢对天发誓吗?”

    “你只有对天发誓,我才会相信你!”

    为妖族联盟的长老,一个修炼了两千多年的妖物,金大力自然是很清楚的知道,天道誓言对我们修行人来说代表着什么意义?

    尤其是我这个天命之子,一旦违背了天道誓言,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加诸在我的身?

    虽然说我的万古不灭金身连灭世天雷都能够挡住,但灭世天雷在天罚雷劫之却并不算是威力最大的。

    一旦触怒了天道,让天道降下了混沌本源之力所构成的混沌神雷,那恐怕在顷刻之间,我的万古不灭金身会被轰的灰飞烟灭。

    对于金大力打的小九九我自然是能够一眼看穿,但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在乎。

    我只是想通过金大力来对我的功德金身做一个判断而已,但这并不代表着我搞不定金大力。

    如果说我的功德金身连金大力都搞不定的话,那我这个天机门主也太失败了一点!

    想至此,我毫不犹豫的发下了天道誓言。

    “我姜一对天发誓,在和妖族一脉的金大力的对战之,除了肉身力量之外,我绝对不会使用其他的任何手段!”

    “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听到我竟然真的发下了天道誓言,金大力的双眼冒光,盯着我从头到脚的打量了起来。

    “姜门主,我早听说你得到了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算是灭世金雷,都奈何不了你!”

    “但你可能并不知道,我所传承的修炼之法,是远古之时我们妖族一脉的大能人物专门针对巫族一脉的万古不灭金身研究出来的炼体之法。”

    “一旦修炼成了这种炼体之法,对巫族一脉的万古不灭金身有专门的克制用!”

    “碰巧的是,我刚好在一个月之前,刚刚把这种炼体之法修炼成功。”

    金大力在说这话之时,脸浮现了阴冷的笑容,但我却并不以为然。

    因为金大力他只知道我得到了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却并不知道我的万古不灭金身早已经升级成了功德金身。

    在吸收了大量的功德之力后,我的功德金身又岂能是万古不灭金身所能相提并论的?

    然而,在我正打算和金大力展开正式对决之时,武顺这小子却挡在了我的身前。

    “老大,让我先来掂量掂量这小子有几斤几两吧?”

    “他要想做你的对手,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我不相信,我的品金身,还对付不了一个下品小妖!”

    武顺挡在了我的身前说出了这话之后,让我们一帮人全都吃了一惊。

    我忍不住的问着武顺道:“顺子,你的金身达到品了?”

    武顺闻言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错,我的金身现在是品金身,别看我的法力还没突破到天阶七品,但对付天阶七品的人物,我最多只需要一拳!”

    说这话之时,武顺这小子表现的霸气无双,看去好像完全没有把金大力放在眼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