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翟向荣的坦白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翟向荣的坦白

    听到秦楚楚确认,她的手段果真是巫族一脉的手段,这让我一下子心潮起伏,浮想联翩。

    陈婉秋所修炼的,是十二祖巫之后土祖巫的手段,而秦楚楚所修炼的,竟然是十二祖巫之的另外一个女性巫族,玄冥祖巫的手段,这究竟是巧合呢?还是冥冥之早已注定?

    准确的来说,陈婉秋和秦楚楚这两个女人,全都和我有着密切关系,但她们两个却分别修炼了巫族一脉两大女性祖巫的功法。

    而我的功德金身,却脱胎于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所以从根本来论,我和巫族一脉还是有一定的牵连的。

    无论是我本人,还是我的女人,全都和巫族一脉有牵连,这代表着什么呢?

    陈婉秋是天运之女,而秦楚楚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女,但她们两个却修炼了天道所不容的巫族一脉的功法,这可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如果陈婉秋和秦楚楚把巫族一脉的功法修炼到了大巫境界,被天道所察觉的话,那天道能够容下她们两个吗?

    脑海之突然闪现了这个念头,我急忙用传音入耳之法对着秦楚楚道:“楚楚,巫族一脉为天道所不容,难道你不知道吗?”

    “既然你已经修炼了玄冥祖巫的功法,我也不好说你什么,但你能不能答应我,千万不要突破到大巫境界,一定要把你的实力等级控制在大巫境界之下。”

    对于我话里所表达的意思,秦楚楚很清楚的知道,看着我一脸担心和着急的样子,秦楚楚会心的笑了。

    “姜一,看样子你还是挺担心我的嘛!”

    “你是不是怕我突破到了大巫境界,会被天道所察觉,从而降下天罚雷劫,让我不容于世呢?”

    笑吟吟的看着我,秦楚楚用传音入耳之法问着我道。

    在当前的这个关头,我也顾不我的这种态度会让秦楚楚多想了,于是我猛的点着头道:“楚楚,不管怎样,我不想看到你被天道所不容,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听到我这话,虽然我刻意强调她是我的朋友,但秦楚楚却并不在乎这些细节,她只在乎她在我的心里还有没有位置。

    只要我不想失去她,无论我口头把她当做什么人,这都不重要。

    “姜一,你放心吧!在没有重新挽回你,没有让你再一次爱我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失去我的!”

    说这话之时,秦楚楚一脸的深情,痴痴呆呆的看着我,她的眉目如画,柔情似水,那怕是铁石心肠的男人,见了秦楚楚这幅模样也肯定会为之而心动的。

    但我已经有了陈婉秋,又怎么可能会再对秦楚楚有想法?

    脚踩两只船,背叛陈婉秋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我只能硬起了心肠,把头偏向了一边道:“楚楚,我们两个之间,是不可能的!”

    对于我的这种反应,秦楚楚早已经习惯了,所以她并不感到意外。

    目光继续注视在我的身,秦楚楚却暗暗的在想,如果她不突破到大巫境界,那她无法破了彼岸花的诅咒,那她根本无法挽回我对她的感情。

    所以,那怕是为天道所不容,那怕是冒着天大的风险,她也要倾尽全力一试!

    而且她所得到的玄冥真经,可是玄冥祖巫的传承,如果她突破之时,并不是突破道大巫境界,而是直接突破到了祖巫境界,成为玄冥祖巫那个级别的人物,那算是为天道所不容,天道想毁灭她,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在秦楚楚正暗自想着之时,为了化解当前的这种尴尬氛围,我把目光投向了刚刚停止了扭动,又恢复成了人形模样的翟向荣身。

    “翟向荣,我可以告诉你,刚才楚楚让你体验的,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而已!”

    “如果你还不老老实实的坦白一切,那接下来你所承受的痛苦,将会是之前的十倍,百倍,千倍以!”

    我说的这话并不是危言耸听,要论整治人的手段,我觉的这个世界没有巫族一脉更精通此道的。

    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对于修炼了巫族一脉功法的人来说,吃饭喝水还要简单。

    而翟向荣在体验到了之前的痛苦之后,对秦楚楚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点,在翟向荣的眼里,秦楚楚这个绝世美女,简直是这个世界最恐怖的一个人。

    所以这会儿在听到我的威胁之后,翟向荣挣扎着从地爬了起来,跪在了我和秦楚楚的对面。

    “我坦白,我交代,我什么都说,我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再让我体验刚才的那种滋味了!”

    说话之时,翟向荣这个修炼了至少千年的妖物的声音里竟然带着明显的哭腔,这足见秦楚楚刚才施加在她身的痛苦,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而见此情形,我问着翟向荣道:“你是迷蛇一族的妖物,修炼了有多少年了?你的身没有妖物的异味,想必应该度过了九九天劫,修成了人形了吧?”

    翟向荣闻言连连的点着头道:“是的,您说的没错,我出身自迷蛇一族,迄今为止,修炼了已经有一千五百六十七年,在三年以前才度过了九九天劫,化成人形的。”

    我接着问道:“为这世间为数不多的妖族一脉,你应该很清楚的知道,妖族不是这天地间的主角,这世间不容妖族祟!”

    “那你为何不在深山大泽之修炼,要跑来这繁华都市?”

    翟向荣回答着道:“门主您有所不知,在我度过九九天劫,化成人形之前,我可是一件伤害人的事情都没有做过,不然的话,天道所降下惩罚,绝非我能够承受的住的。”

    听翟向荣这样一说,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从这一点来说,她说的并没有错。

    因为妖族不是这天地间的主角,所以自从封神大战之后,为了防止本来羸弱无的人族被妖族欺凌,天道更改了原有的天地规则。

    任何一个妖族,在修炼到化形为人之前,必须要经历三次天劫,这三次天劫,分别为三九天劫,六九天劫和九九天劫。

    每一次天劫之间,相隔大概五百年时间,如果在修炼的过程之,妖族做出了有意伤害人族,欠下因果的事情,那天劫降临之时,会根据所欠下的因果大小,提高天劫的威力。

    具体的来说,欠下的因果越大,天劫的威力越大,从古至今的传说之,经常会有天雷降下劈死了妖物的情况,其实是因为那些妖物欠下了因果的缘故。

    翟向荣能够度过九九天劫,这说明她在化成人形之前并没有欠下什么因果。

    而一旦化成人形,下一次要面临的天劫是晋级为妖族大能,成为大妖的天劫了。

    大妖和大巫,大罗金仙是一个级别的,在当今之世这种末法时代,突破到这种境界是不可能的。

    既然无法突破到大妖级别,那翟向荣不用在乎会欠下因果,受到天道的惩罚了。

    脑海之闪过了这些念头,我面色一凛道:“因为化成了人形,不用再忌讳天道的惩罚,你敢肆意妄为,一个接着一个的害人!”

    “甚至连害人致死的这种事情你都能做的出来?”

    而见我面色一凛,翟向荣被吓的瑟瑟发抖,急忙对着我连连的磕着头道:“姜门主,我不是故意要害人的,我是被人给控制了,我是被逼的啊!”

    因为翟向荣的妖灵被人给下了禁制,所以翟向荣的这话并没有错,而这也正是我最想得到的答案。

    “是什么人控制了你,他要你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我厉声问道。

    翟向荣瑟瑟发抖着道:“我不知道!三年前我刚刚度过了九九天劫,化成了人形还没多久,几个黑衣蒙面人突然出现在了我修炼的那座大山之,被他们用缚妖索锁住了我的身体之后,把我带到了四九城。”

    “后来有一个黑衣蒙面人用一件妖族法器在我的妖灵之下了禁制,然后让我按照他的安排做事。”

    “姜门主,我的妖灵被下了禁制,这让我根本无法反抗,除了服从之外,我没有别的选择。”

    “后来那个黑衣蒙面人让我先熟悉了大都市的人类生活,然后让我配合那个婚恋站,一个接着一个的去欺骗那些男人。”

    听翟向荣说到这里,我问着她道:“你说给你的妖灵下了禁制的,然后让你按照他的安排做事的,是不是佳音的老板,也是让你来和我相亲的那个蒙面人?”

    听到我说出这话,翟向荣很是惊讶,因为她怎么想都无法想通,为什么我知道那个蒙面人的存在?

    所以翟向荣表情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但却摇了摇头道:“佳音的老板并不是给我的妖灵下禁制的那个人,他只是当初抓走我的那几个蒙面人之一。”

    “准确来说,佳音的老板,他在那几个蒙面人之,实力应该是最差的一个。”

    听翟向荣这样一说,对于抓走翟向荣的那几个黑衣蒙面人我感到更加好了。

    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在这几个黑衣蒙面人的背后,还有着一个实力庞大的组织,在暗操纵着这个世界的无数罪恶事情发生。

    而这个组织,会是臭名昭著的mystery组织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隐隐约约的觉的,这个组织很有可能和mystery组织牵扯不到关系!

    既然翟向荣他们这帮妖物在为这个组织做事,而且这个组织之还有人能够给妖灵下禁制,那从这方面来判断,我觉的这个组织恐怕十有八九和妖族一脉有关。

    想至此,我问着翟向荣道:“佳音的老板和那几个抓你的黑衣蒙面人,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