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她是人吗?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她是人吗?

    如果天机门的人能够随意动用自己手的权力,随随便便对普通案件进行干涉的话,那这个世界将没有任何的公平公正可言。

    其实婉安和夏家已经向苏娜提供了不少帮助了,如翟向荣之前有过六段婚姻,在过去的几年之,每隔几个月时间,他会和一个男的结婚,离婚之后她会得到这个男人的所有资产,这些事情要不是有夏家帮助,苏娜是根本查不到的。

    但夏家的人和办案人员和翟向荣的六位前任都有过接触,这六个人虽然在翟向荣的身败光了资产,现在一个个全都一贫如洗,但他们对翟向荣却毫无怨言。

    用他们的话说,他们把自己的资产给翟向荣是心甘情愿的,他们和翟向荣分开,是因为自己不配拥有像翟向荣这么完美的女人!

    这六个前任好像了毒着了魔一样,但他们的证词,对翟向荣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婉安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她认为翟向荣肯定有问题,为了帮助苏娜,她让她爸夏覆海用非常的手段去对付翟向荣。

    在婉安看来,只要动用天机门的权力,把翟向荣给抓起来,逼着翟向荣说出事实真相行。

    从她用什么办法让她的六个前任对她死心塌地,还有苏鹏的死,只要对翟向荣采取了雷霆手段,不愁她不会说出来。

    但婉安的想法实在是太过于简单,被她父亲夏覆海直接给拒绝了。

    而且夏覆海还痛斥了婉安一顿,说她的想法简直太幼稚,如果天机门的人都和她一样滥用权力不计后果的话,那这个世界乱套了!

    在痛斥了一顿婉安之后,夏覆海明确的告诉婉安,虽然她和苏娜是好朋友,好闺蜜,但苏鹏和翟向荣的案子,婉安绝对不能擅自干涉。

    其实夏覆海之所以这样,一来是考虑到天机门的人不能滥用权力,二来却是因为案发的地点并不在他们夏家的权力范围之内的缘故。

    如果这案发地点在夏家的权力范围,或者在天机门的权力范围之内,以夏覆海对婉安的疼爱,他很有可能会介入这个案子。

    但这个案子的案发地点在四九城,在这个有天道门三大家族的姚家,四九城第一家族帝家在的地方,夏覆海认为我们天机门是不能因为一个这么普通的案子擅自介入的。

    这个案子仅仅是一个普通人的财产侵占案,虽然和婉安的朋友有关,但在夏覆海看来,这并不是一个什么很重要的案子,所以夏覆海在几天之前和我有过联系,但他却并没有告诉我有关这个案子的情况。

    可是嫉恶如仇的婉安她咽不下这口气,只要一想到她的朋友苏娜的痛苦,想到翟向荣那个恶毒的女人不会受到任何惩罚,而且还会继承苏鹏的财产,她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在这种情况之下,婉安在第一时间想到了我,在婉安看来,以我天机门主的身份,只要由我出面,肯定有办法让翟向荣说出事实真相,受到应有的惩罚。

    但在婉安的印象之,我和她爸夏覆海一样,也是一个非常固执和认死理的人。

    如果我和她爸一样,也认为这个案子并不是灵异案件,不应该轮到我们天机门来管的话,那对她和她的朋友苏娜来说,算是彻底的没有希望了!

    通过她爸夏覆海,婉安对秦楚楚的身份是有一定的了解的,秦楚楚她不仅是秦家的天命之女,现在还算是天机门的人,所以秦楚楚要是出面来查这个案子的话,以她的身份应该不会有什么障碍。

    考虑到这一点,为了帮助她最好的朋友,婉安把电话打到了秦楚楚这里,想在秦楚楚这里寻求帮助。

    但站在秦楚楚的角度,她很强清楚的知道,婉安也算是我的朋友,所以对婉安所说的这个案子,秦楚楚不可能对我有所隐瞒。

    “姜一,你看婉安的这个朋友,我们要不要给她提供帮助?”

    在说完了所有的一切之后,秦楚楚最终把选择权还是交给了我。

    婉安虽然对秦楚楚的身份有一定的了解,但她却并不知道,现在的秦楚楚和她认识的时候已经大不一样了。

    对于秦楚楚来说,无论她做任何事,她都会在第一时间考虑我的感受,征询我的意见。

    如果我不同意的话,秦楚楚是绝对不会帮她这个忙的。

    而在秦楚楚把选择权交给了我之后,我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反而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

    片刻之后,我把秦楚楚所说的整个案件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或许是因为我的大脑被功德之力所开发过的缘故,从秦楚楚所说的情况之,被我发现了许多疑点和不同寻常之处。

    我觉的翟向荣这个女人不仅有问题,而且恐怕有很大的问题!

    在和秦楚楚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我问着秦楚楚道:“楚楚,站在你的角度,你认为我们应不应该帮一下婉安,或者说,帮一下婉安的朋友苏娜呢?”

    秦楚楚迎着我的目光,眼神里散发出了炙热的光芒,这女人可是一点都不会回避。

    随后秦楚楚道:“从道德来说,翟向荣这女人罪不容诛,如果说放在古代的话,她应该不是被浸了猪笼,是被点了天灯。”

    “但现代社会毕竟是一个法律社会,如果没有她害人的证据的话,算是我们想帮一下婉安和苏娜都很难做到!”

    说到这里,秦楚楚顿了一顿,神情坚定的道:“不过站在我的角度,要是给我遇到了翟向荣这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那怕是动用一些非常手段,我也要弄清楚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面对着秦楚楚所做出的回答,我微微一笑,然后继续问着她道:“那你觉的翟向荣和苏鹏的这个案子,是一件普通的财产侵占案子呢?还是一件灵异案件?”

    对于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秦楚楚的神情一愣,片刻之后,秦楚楚这才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问着我道:“姜一,难道你认为这个案子不是普通案子?翟向荣那个女人有问题?”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根据婉安所说,苏娜认为翟向荣只能算是一个美女,却并不是那种特别惊艳的美女。”

    “但苏鹏对苏娜的描述,却把翟向荣描述成了一个天底下独一无二,魅力无双的绝世美人,难道你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吗?”

    “要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种事情可能会发生,但在翟向荣的身,加苏鹏的话,已经发生了七次,这概率也太大了一点吧!”

    “但如果不是因为翟向荣在他们的眼是独一无二,魅力无双的女人,翟向荣的那六个前任,他们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所有的资产给了翟向荣,让自己一贫如洗,却毫无怨言呢?”

    “一个长相不是让人特别惊艳的女人,却能够做到这一点,翟向荣这女人,我看大有问题!”

    经过我分析了一番,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之后,秦楚楚陷入了沉思之。

    片刻之后,秦楚楚对我所得出的结论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看着我的眼神里散发出了更加耀眼的光芒。

    随后秦楚楚问着我道:“姜一,那你认为翟向荣是怎么回事呢?”

    “她是人吗?”

    我并没有对秦楚楚做出回答,沉默片刻之后道:“不管翟向荣是人是鬼,或者是妖是魔,我们先把苏鹏的魂招来,弄清楚他是怎么死的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