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修战的选择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修战的选择

    直至此刻,整件事情已经真相大白,老修父亲身唯一的一点污点,已经彻底的洗刷清楚。 (.  . )

    老修和他父亲之间的误会,已经全然解开。

    说白了,这所有的一切罪孽和惨剧,源自修罗这老货的贪念。

    为了取代老修父亲成为修氏一族的族长,修罗这老货指使着他的老婆害死了老修母亲。

    但害死了老修母亲,却并没有达到他的目的,只要老修不死,老修的父亲不死,他们这一脉永远都没有掌控修氏一族的机会。

    其实在老修小的时候,修罗这老货一直对老修存有杀心,但因为老修父亲把老修视为珍宝一般,从来都没有让他脱离过自己的视线,所以修罗一直都没有抓住机会。

    等到了后来,老修成年之后,传承了修氏一族的修炼功法,修罗这老货已经没有实力杀掉老修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修罗这老货利用老修的血气方刚,利用老修性格的弱点,去挑拨老修和他父亲之间的关系,让老修在一怒之下离开了修家寨。

    按照修罗的想法,老修父亲在遭受了这么多的打击之后,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肯定都无法支撑太久,只要老修不返回修家寨,那用不了多长时间,老修父亲会把修氏一族的传承交到他的手。

    但有句话叫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修罗千算万算,却并没有算到老修父亲的承受能力竟然如此之强!

    纵然是妻子早逝,儿子失联,他依然没有倒下!

    为了修氏一族的族民们,为了再见到他的儿子,这些坚强的信念让老修父亲撑了下来。

    直到他们父子两个得到了天大的机遇,变成了绝世强者之时,其实修氏一族的族长之位,对修罗这老货已经不太重要了,在他看来外面的世界才是他和他儿子修勇飞黄腾达的地方。

    但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努力了几十年,现在只要稍微一努力可以达成所愿,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考虑到这一点,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用威逼利诱的方式,让修氏一族的许多人站队到了他们这一边,想正大光明的把修氏一族的传承从老修父亲的手夺过来。

    然而,在他的愿望即将达成之时,却突然横生变故,失联多年的老修回到了修家寨,还带着我们一帮人。

    最关键的一点,我们这帮人的实力强大到了修罗父子无法想象的地步。

    连阴曹地府的阎罗王陛下,都能被我召来,而且按照阎罗王陛下所说,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都要给我们这帮人面子。

    这叫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情何以堪!

    所以当杨桂芝说出了事实真相之时,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已经绝望了!

    但修罗这老货还是有些不甘心,他不甘心的,是杨桂芝这女人为什么会这样?

    老修母亲死了几十年,仍然对她的男人念念不忘,但他的女人才死了几年时间,一见面把他们父子两个给出卖了,这人与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在修罗老货看来,杨桂芝活着的时候他也没有亏待她啊!

    为什么杨桂芝会这样呢?

    一念至此,修罗老货怒气冲冲的质问起了杨桂芝。

    “杨桂芝你这贱人,你这样说害死我和阿勇了你知道吗?”

    “你活着的时候我没有亏待你,为什么你不能替我们父子两个担当一点?”

    “既然你已经死了,那把过去的那些成年往事全部都忘掉算了,你为什么非要说出来?”

    听到修罗这话,修家寨的族民们全都义愤填膺的在那里破口大骂了起来,一个个都说修罗真是太不要脸了。

    之前修罗父子两个的铁杆死党,在这会儿反而是骂的最凶和最狠的。

    但修罗这老货却并不理会修家寨的族民,怒视着杨桂芝,等着她出答复。

    而杨桂芝面对着修罗之时,却丝毫都没有愧疚之色,反而却冷冷的一笑。

    接下来杨桂芝道:“修罗,我活着的时候你却是没有亏待我,跟着你一辈子,我吃的苦并不多。”

    说到这里,杨桂芝的话锋一转,声音更加冷冽的道:“但你又何曾知道,在我死了之后,因为你们父子两个,在石磨地狱之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为了你的一己私欲,为了让你们父子两个成为修氏一族的族长,我欠下了天大的因果,害死了身具大功德的善良之人,一殿秦广王把我打入了石磨地狱。”

    “但你们可曾知道,十八层地狱之的石磨地狱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吗?”

    “或许用不了多久,你们父子会和我一样,体验到石磨地狱是什么滋味的!我先在这里给你们父子描绘一下吧!”

    “在石磨地狱之,有无数个巨大的石磨,当生前犯下了罪孽,欠下了天大的因果,被十殿阎君打下石磨之后,石磨地狱之的鬼差,会把打入石磨地狱之的阴魂投入到石磨之。”

    “而随着石磨转动,阴魂的鬼体会被石磨给磨成齑粉,但在整个过程之,那种被磨成齑粉的痛苦,每时每刻都会让你感受到!”

    “但其实这并不算什么,最让我感到痛苦的一点,是这种惩罚永远都没有尽头!”

    “阴魂被磨成了齑粉,但只要阴风一吹,又会重新凝聚出鬼体,鬼差见你凝聚出了鬼体,会又一次把你投入石磨之,让你一次又一次的感受这种被磨成齑粉的痛苦。”

    “我死了有多少年,在石磨地狱之承受了多少年这样的痛苦,修罗你个混蛋,你个畜生,如果不是因为你,和你的儿子,我死了之后会承受这种痛苦吗?”

    “这几年在石磨地狱之,在最痛苦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将来有朝一日,你死了之后会不会也和我一样,被十殿阎君打入到石磨地狱之,和我来承受一样的痛苦!”

    “尤其是当看到你们父子两个之时,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既然我的痛苦是你们父子两个所造成的,那让你们父子两个和我一起来承受一样的痛苦吧!”

    “甚至,如果你们父子两个承受的痛苦我更重一点,我可能还会更加高兴一点!”

    杨桂芝说到这里,看去有些歇斯底里的,脸的表情看去有些疯狂和狰狞。

    而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却被杨桂芝所说的石磨地狱的情况给吓到了。

    甚至不要说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了,整个武场内所有修家寨的族民们,尤其是那些之前跟着修罗父子两个的,全都被吓的脸色苍白,胆颤心惊。

    这些人全都在暗自思量,自己一生之究竟有没有做下什么丧尽天良,欠下因果的事情?

    如果将来有朝一日自己死了,会不会被十殿阎君给打入石磨地狱之?

    “不,我不想死!我不要被打入石磨地狱之!”

    突然间,修勇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嘶声裂肺的大喊着,从武台跳了下来,向着南方疾驰而去。

    “不,我不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我要活着,我要长生不死!”

    见修勇逃向了南方,修罗这老货同样也从武台跳了下来,但他却逃向了北方。

    而见此情形,老修冷哼了一声,右手对着修勇猛的一甩,随着一道黑光激射而去,即刻从修勇的后心透体而出。

    在下一刻,老修对着修罗老货的身体一指,那道黑光又调转了方向,顷刻之间穿透了修罗老货的身体。

    这攒心钉当年在黄天化的手,可是连佳梦关魔家四将都能够灭了的,又岂能是修罗和修勇父子所能躲过的?

    在电光火石之间,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变成了两个死人。

    然而在这时,老修父亲见修罗父子遭了报应,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接下来他老人家却突然露出了一脸的决绝之色。

    “阿轩,你长大了,不用阿爸我照顾你了!”

    “现在我要去陪你妈了!这些年来,苦了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