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上)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随着八枚女娲令凑齐,开启娲皇宫的先决条件已经满足了。

    对于我们来说,下一步是如何用这八枚女娲令来寻找到娲皇宫的下落,然后进入娲皇宫之。

    不过娲皇宫既然是女娲娘娘所留下来的洞府,但仅仅想凭借着八枚女娲令寻找到乃至进入娲皇宫之,在我看来恐怕并没有那么容易做到。

    女娲娘娘为混元大罗级别的超级大能,以她的身份所留下来的洞府,又岂能是那么容易被我们所得到的?

    考虑到这一点,对于用这八枚女娲令寻找到娲皇宫,我一点都不着急,在我看来,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先解决老修和他父亲所面临的问题。

    如果老修的母亲是被人害死的?那这笔账肯定要算,这个仇肯定要报!

    还有修氏一族的族长之位,是断然不能让修罗父子这种人染指的。

    从他父亲的手接过了女娲令,在确认了确实是女娲令无误之后,老修直接把女娲令递给了我,让我把八枚女娲令全部都保管起来。

    而老修父亲见老修把女娲令给了我,虽然他感觉到有些诧异,但他却并没有多问,直接给我们一帮人下达了逐客令。

    “阿轩,你带着你的朋友们走吧!以后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我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能在临死前见你一面,能够听你喊一声阿爸,能够得到你的原谅,我已经此生无憾了!”

    “可能用不了多久,我会去陪你阿妈,我们两个再也不分开了!”

    “虽然你阿妈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但我能够肯定,她并没有投胎转世,她一定在等我。”

    说这话之时,老修父亲一脸决绝,已经不抱有任何活下去的想法。

    其实这些年来,能够支撑着他活下去的信念,是能够再见一面他的儿子,能够得到他儿子的原谅。

    虽然他也很想给他老婆报仇,但修罗父子两个的实力太过于强大,老修父亲根本不敢有这种念头。

    所以此时此刻,老修父亲没有了任何活下去理由。

    老修自然是能够猜到他父亲为什么会对我们下逐客令的原因,所以老修淡然一笑,对着他父亲道:“阿爸,你猜我的这些朋友是什么人呢?”

    老修父亲闻言,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接下来老修把我们一帮人的身份给他父亲做了一个大概的介绍,而且老修还刻意强调着告诉他父亲,我们之任何一个人的实力,甚至算是蛋蛋抱着的那只吉娃娃一样大小的狗,都可以随随便便把修罗父子两个给碾压了。

    对于我们这帮人和远古八族有关,老修父亲并不感到意外,但对于老修所说的我们一帮人的实力,老修父亲简直无法相信。

    在老修父亲看来,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因为他亲眼看到过,修罗的儿子修勇,曾经一拳把一块好几百斤的石头打的四分五裂,但如此厉害的一个人物,在他儿子的口,却会被一个小朋友抱着的小狗给随随便便的碾压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而见他父亲不太相信,为了让他父亲放心,老修对着他父亲道:“阿爸,既然你不放心,那我证明给你看吧!”

    “你随便去找一件武器,无论什么武器都行,然后你用尽全力往我身招呼,你能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见老修表现的那么自信,老修父亲将信将疑的去找了一根碗口粗的木棍,准备用这根木棍来试探一下他儿子的实力。

    但老修却认为用木棍不足以体现出他的实力,于是老修又跑出去了一趟,从把守寨子大门的修义那里借来了一根标枪,递给了他父亲,让他父亲用标枪使劲儿往他的身扎。

    把院子的大门关了起来,老修父亲期初用他自己找的木棍往老修的身试探性的打了几棍,结果当一团紫光闪烁之后,他的木棍根本打不下去,打不到老修的身。

    这让老修父亲惊喜万分,对老修的实力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于是老修父亲这才用尽了全力用木棍往老修身打去,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他始终都无法用木棍打到老修的身,反而的木棍最后却应声而断,断成了两截。

    接下来老修的父亲又用标枪去试,刚开始的时候他同样也不敢用全力,生怕伤到了他的儿子,但和之前的木棍一样,算是锋利无的标枪,都无法穿透老修身的那团紫光的保护。

    到最后老修的父亲用尽了全力,还是无法伤到老修分毫,连标枪的枪头,都因为承受不住老修身传来的反震之力,断裂掉落了下来。

    而见此情形,老修父亲无激动,对老修的实力再也没有任何怀疑。

    因为在老修父亲看来,算是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再强大,他们也不可能做到像他儿子这样刀枪不入。

    更何况按照他儿子所说,我们这帮人没有一个弱者,随便一个人都可以碾压了修罗和修勇父子。

    既然这样,那到了他们父子两个和修罗父子两个清算旧账的时候了!

    当天午,老修在一旁打下手,他父亲亲自下厨,给我们一帮人做了一顿颇具他们修家寨特色的竹筒饭。

    着山打来的野味,还有当地山林釆来的一些菌类野菜等等,我们一帮人吃了一个不亦乐乎。

    吃完饭之后,我们一帮人又陪着老修父子两个聊了一会儿,差不多快到了下午三点。

    而这个时间,是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所定下来的推选新任族长的时间。

    我们一帮人刚刚从院子里面走了出去,正打算起身前往修家寨的武斗台之时,看见修义和一帮修家寨的族民们站在通往武斗台方向的大路两边,一个个全都面色凝重,看去心事重重一般。

    见到这些人站在大路两边,老修父亲快步走前去,我们一帮人则紧跟在了老修父亲的身后。

    “族长,修罗他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们修家的族民老推选新任族长?”

    “如果没有你,能有我们修家寨的今天吗?”

    “那些跟着修罗的人,真是一群忘恩负义的畜生!难道他们忘了这些年来你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吗?”

    “当年如果不是你,那些人还能活到现在吗?”

    一个年龄在五十来岁左右,看去和修义有点儿像的年男子,一看到老修父亲,挡在了他的面前,一脸气愤的对着他道。

    如果说我们一帮人没有给老修父亲足够的信心,老修父亲这会儿可能会选择沉默不语,因为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但这会儿的老修父亲,却对他儿子和我们这帮人充满了信心,所以老修父亲重重的拍了拍这个年男子的肩膀。

    “有句话叫做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修刚,我的好兄弟,你们今天在武斗台下面抬头看戏行了!”

    说完这话,老修父亲昂首挺胸的向着武斗台方向走了过去,老修对着修义笑了笑,拍了拍修义的肩膀,却并没有多说一句话,紧跟在了他父亲的身后。

    而在我们一帮人走了过去之后,那个叫修刚的年男子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摸着后脑勺在那里自言自语着道:“族长他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好像胸有成竹一样?”

    “可是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已经强大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了啊!”

    “这世间,真的善恶有报,苍天不会放过恶人吗?”

    在修刚正自言自语着之时,修义看着我们一帮人的背影,缓缓的把身体凑到了修刚的旁边。

    “阿爸,我觉的族长大伯突然变的这么有信心,应该是和轩哥有关。”

    “或者说,和轩哥还有他的这帮朋友有关!”

    听到修义这话,修刚的眼睛一亮,立刻迈开了步伐跟在了我们之后。

    “既然族长让我们到武斗台下面去抬头看戏,那我们必须要给族长撑这个场面!”

    “我倒要看看,那些跟着修罗父子两个的一群不要脸的畜生,到时候会说些什么厚颜无耻的话出来?”

    修刚一边在往前走着,一边在怒气冲冲的说道,而修义和其他的一帮族民们要么随声附和着,要么默默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接下来我们一帮人走了差不过一公里多的距离,来到了一块特别空阔的场所。

    这个场所,是修氏一族的武斗场。

    修家寨的人是远古八族的传人,自古以来有修炼武技的传承,不过除了族长一脉之外,修氏一族的祖传修炼功法,普通族民是无法得到传承的。

    只有主脉的族长一脉,才能够修炼修氏一族的祖传功法。

    而这也是族长一脉能够世世代代统领修氏一族的根本原因。

    但此时此刻的修罗父子两个,却准备颠覆了修氏一族的当前主脉,打算让他们这一脉掌控修氏一族,接受修氏一族的传承。

    在老修父子两个带着我们一帮人来到了武斗场之后,整个修家寨的族民,除了老幼病残之外,每一家的主要人物,基本已经全部到了。

    可以说此时此刻的武斗场,差不多有五百来个人的样子。

    而在我们一帮人来到了武斗场之后,修罗父子两个表情阴沉目光阴霾的向我们看了一眼,随后轻轻的一顿足,好像两只长了翅膀的大鸟一样,从地面飞身而,飞到了一个足足有五米高,大约一百个平方米的武斗台。

    修家寨的族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修罗父子两个这样的身手,全都在下面发出了惊呼之声,有许多人的脸浮现了羡慕和崇拜之色。

    但像修义和修刚父子两个,还有不少修家寨的族民,却一脸担忧的把目光投向了老修和我们。

    修罗和修勇这么厉害,凭老修和我们这帮人,能够镇的住他们父子俩吗?

    而在修刚这帮人正胡思乱想着之时,武台的修罗居高临下的向着台下的老修父亲看了过来。

    “修战,你这个无情无义之人,连自己的妻儿都可以不管不顾,你有什么资格做我们修氏一族的族长?”

    修罗这老货的这话刚刚一出口,在武台下的修家寨族民之,竟然有百人同时响应。

    “无情无义之人,没有资格做我们修氏一族的族长!”

    听到这一百多个族民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发出的这个声音,老修父亲瞬间面色苍白,,脚下一个踉跄,连站都快要站不稳了!

    他辛辛苦苦了一辈子,可以说把他的一生几乎都奉献给了修家寨的族民,但这些人竟然这样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