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修罗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修罗

    老修可是很清楚的记的,当年他的那位本族长辈口口声声的告诉他,说他父亲的心里面只有修家寨的族民,在大雨倾盆连续下了好几天之后,义无反顾的抛下了妻儿,带着寨子的族人四处救人,算是好几次路过家门口,他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进入家看一眼他的妻儿。

    至于他父亲所说的,他刻意交代了他三婶照顾他们母子,每天给他们送饭和御寒的衣服什么的,他的那位本族长辈却一个字都没有提起。

    最关键的一点,当年给老修说了这些的那位本族长辈,是他父亲所说的那位三婶的丈夫,也是他的三叔,他父亲的同族兄弟,修罗。

    在社会闯荡了这么久,现在的老修和当年的那个性如烈火的年轻人已经不可以同日而语了。

    在听到他父亲所说的话之后,老修的意识之,瞬间产生了无数个念头!

    当年的他,认为他父亲冷漠无情,没有把他们母子两个放在心,所以他只顾着指责他父亲,没有给他父亲任何解释的机会。

    但这会儿的老修,却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当年的他可能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他的父亲并不是冷血无情之人,年轻气盛的他很有可能被人给利用了!

    “阿爸,你真的安排我三婶照顾我妈和我,每天给我们送饭和衣服吗?”老修面色凝重的又问着他父亲道。

    老修的父亲闻言有些怪的道:“阿轩,你和你妈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不会管你们的死活?”

    “你妈的身体不是很好,再加还要照顾你,我肯定要先把你们母子两个安排好,才能安心离开家啊!”

    “只不过当时我确实有好几次路过家门口,但考虑到我已经做出了安排,没有回家来看你妈和你一眼。”

    “如果我那时候能回一趟家,或许会发现你母亲的身体出了问题,可是当时的我急着救人,却把你们母子给忘了!”

    “因为这个原因,我内疚了一辈子,痛苦了一辈子,阿轩,你能原谅阿爹吗?”

    说到这里,老修的父亲表现的无痛苦,双目之泪如雨下,脸却带着祈盼之色,死死的盯住了老修。

    此时此刻,对于老修的父亲而言,他是多么的希望,他儿子能够原谅了他当年的粗心大意,原谅了让他内疚了大半辈子的错误。

    他只有老修这么一个亲人,如果老修不原谅他的话,算是死,他都不会瞑目!

    而老修在面对着他满头白发,面目苍老的父亲之时,只感到心如刀绞一般。

    无尽的悔恨,如同有一只毒蛇在噬咬着他的心灵一般!

    老修这时候那叫一个恨啊!

    他恨自己当年为什么不给他父亲任何解释的机会?

    他恨自己当年为什么那么冲动,一怒之下离开了修家寨,这十几年都没有和他父亲联系!

    只要一想到他父亲这十几年所过的日子,所承受的痛苦,老修有一种想打死自己的冲动。

    只见老修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跪在了他父亲的面前。

    “阿爸,是我错了!是我弄错了啊!”

    “我不应该误会你!我不会应该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你啊!”

    “阿爸,我不是人,我是一个畜生!”

    一边无痛苦的向他父亲忏悔着,一边痛苦流涕着,而且在这同时,老修狠狠的用自己的双手抽着自己嘴巴子。

    “啪啪啪.....”

    虽然老修穿着八卦紫绶仙衣,但这会儿老修自己打自己,八卦紫绶仙衣不会有任何防御功能了,所以在几声清脆响亮的把掌声响了起来之后,老修的左右脸颊立刻被自己给打肿了。

    老修他爸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反应过来之时,老修已经把自己的脸给打肿了,于是老修他爸急忙抓住了老修的两只手。

    “阿轩,你不要这样,是阿爸不对,是阿爸对不起你和你妈,你要是想打,打阿爸,千万不要打你自己!”

    “打在你的身,打在阿爸我的身还要疼啊!”

    老修他爸说这话之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而这番话听在老修的心里,更是让他的悔恨和痛苦加重了几分。

    “阿爸,我对不起你!我不孝啊!”

    说话间,老修抱住了他的父亲,两个人抱头痛哭了起来。

    而见此情形,我们一帮人全都感慨万千,只恨造化弄人。

    像秦楚楚和秦美美还有闻人倾城,曾梦倩和姚唯雨这几个女性,早忍不住的流下了泪水。

    这样,在哭了许久之后,老修和他父亲把压抑了许久的感情释放了出来,慢慢的止住了哭声。

    抹了一把脸的泪水,把老修从地拉了起来之后,老修父亲有些尴尬的扫视了一圈我们一帮人。

    “阿轩,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我们父子两个,让你的朋友们看笑话了,真是不好意思!”

    正常情况之下,这个时候的老修应该把我们这帮人介绍给他的父亲,然后由他父亲把我们迎进屋内,端茶递水,准备吃喝什么的。

    但老修却阴沉着脸,并没有向他父亲介绍我们,反而对着他父亲道:“阿爸,你知道为什么我当年会突然跟你问起了我妈的事情,为什么会跟你大吵大闹吗?”

    听到老修这话,他父亲的脸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处在悔恨之,并没有去多想过,但老修这样一问,很显然是事出有因的。

    所以在沉思了片刻之后,老修的父亲道:“阿轩,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你长大了,想知道你的母亲是怎么死的,所以才会用那种较激烈的方式问我?”

    “难道说,是有别的原因吗?”

    老修一脸悔恨的摇了摇头道:“阿爸,我当初之所以表现的那么激动,是因为我三叔他告诉我,我妈的死你要负直接责任,是因为你为了救人不管我们母子的死活,连续好几天没有给我妈和我吃的,才把我妈给活活的饿死了!”

    听到老修这话,老修父亲的眼睛瞬间瞪的老大,脸的青筋暴露,整个人怒不可遏。

    “阿轩,你说什么?”

    “你三叔说你妈他是饿死的?”

    “修罗这个畜生,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明明让他老婆照顾你妈的,而且我还刻意多给他们家分了两份口粮!”

    “他为什么要对你说这样的话,故意挑拨我们父子两个的关系!”

    看着他父亲怒火滔天的样子,老修面沉如水的道:“阿爸,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当年我妈是怎么死的?”

    “既然我三叔告诉我,说我妈是因为好几天没吃东西饿死的,那是不是我三婶她从来都没有给过我妈任何吃的呢?”

    听到老修这话,老修父亲脸的表情瞬间凝固了,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在老修父亲看来,他的妻子当年是因为积劳成疾而死,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的妻子是因为连续好几天没吃东西,被活活的饿死的。

    但这会儿老修这样一说,老修父亲觉的这种可能性特别大了。

    “阿轩,你是在怀疑,你三叔和三婶,他们两口子故意针对我们一家人?”老修父亲问着道。

    老修点了点头道:“我三婶她是一个妇道人家,我觉的问题恐怕出在我三叔身。”

    说到这里,老修问着他父亲道:“阿爸,刚才进寨子的时候,我听寨门口的那几个人说我们寨子要推选新任族长,这是怎么回事呢?”

    老修这话一出口,老修父亲顿时面色一寒,恨恨的道:“你说问题出在你三叔身,现在看来恐怕还真的是这样!”

    “修罗这畜生,他拉拢了一帮寨子里的人,说我们修家寨不能让一个连后代都没有的人做族长,所以他非要在今天下午,让整个寨子的所有人,一起来推选新任族长。”

    听到他爸这话,老修顿时怒不可遏的道:“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修罗他凭什么说你是连后代都没有的人?”

    老修他爸一脸无奈的道:“你这些年来一点音讯都没有,从来都没有跟我联系过,所以寨子里面有很多风言风语,他们都说你已经死在了外面。”

    “据我所知,有关你死在了外面的传言,全都是从修罗他们那一脉的人口传出来的。”

    老修越听越恼火,他只恨不得现在去找这一切的始俑者,他父亲的本族兄弟,他的三叔修罗。

    而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噪杂之声,一个年龄在五十多岁,穿着一身黑色唐装,脸的表情较阴霾的年男子,身后跟着一帮人走进了老修家的院子。

    之前被老修一巴掌甩到了十几米外的修义,也在这一帮人之。

    “三叔公,是他打的我!”

    一看到老修,修义这货咬牙切齿的指着他道。

    而那名穿着黑色唐装的年男子,双目之却闪烁出了两道寒光,盯着老修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

    “我以为在外面混了十几年都没回家,你怕是死在了外面,但现在看来,你好像混的还不错!”

    很显然,这个穿着黑色唐装的年男子,是当初挑拨了老修和他父亲的关系,害的老修离家出走的修罗。

    而且这个修罗,他很有可能是害死了老修母亲的真正凶手。

    这会儿面对着老修之时,修罗这老货竟然表现的无嚣张,好像根本没有把老修和他父亲放在眼里一样。

    而这时,老修的父亲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质问着修罗这老货道:“修罗,我问你,阿香她是怎么死的?”

    “我让你老婆每天给她按时送吃的,她到底有没有给她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