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赠丹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赠丹

    姚辉的父亲是洞天福地之外姚家的家主,而姚唯雨的父亲,在洞天福地之外的姚家,他的身份仅次于家主,可以说是洞天福地之外姚家的二号人物。

    要说以前洞天福地之内的姚家,基本放弃了洞天福地之外的姚家,对洞天福地之外的姚家众人,采取的是放养策略,除非有天赋特别高的年轻子弟,才会被洞天福地之内的姚家所看重,被收入到洞天福地之内。

    但最近这两年多以来,在洞天福地之外的姚家子弟之,经常会有气运滔天的人物出现,如姚远这个天命之子,邓婵玉转世的姚唯雨,这让洞天福地之内的姚家,不得不重视洞天福地之外的姚家。

    有鉴于此,洞天福地之内的姚家和洞天福地之外的姚家之间的关系变的以前要紧密了许多,可以说洞天福地之内的姚家对洞天福地之外的姚家的掌控力度远超以前。

    姚唯雨为了她和云若风之间的前世姻缘,直接脱离了姚家,这是姚家所绝对不能接受的。

    但姚家却又无可奈何!

    在这种情况之下,姚家的核心人物把他们的怒火和怨气撒在了姚唯雨的父亲身,给他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甚至因为姚唯雨的缘故,姚唯雨的父亲在姚家的权力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整天要面对姚家其他人的脸色。

    但姚唯雨可以任性,可以为了她前世的姻缘脱离姚家,然而她的父亲却无法做到这一点。

    从小在姚家出生,在姚家长大,家族观念和伦理观念,让他根本无法割舍对姚家的感情。

    即便是他在姚家承担了巨大的压力,即便是他在姚家受尽了别人的脸色,但姚唯雨的父亲却还是把自己当成了姚家的一份子。

    为了避嫌期间,为了少受一点姚家其他人的责难,算是他的女儿结婚的大喜日子,姚唯雨的父亲却不能亲自来给他的女儿送祝福。

    不过姚辉却并不在意姚家的人会怎样看他。

    因为姚辉的身体不是很好,用姚家年轻一代许多人的话说,姚辉是一个天生的废物,所以姚辉即便是姚家家主的儿子,但他在姚家却并不受人重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姚唯雨的大婚之日,姚辉刻意赶来参加她的婚礼。

    其实姚辉送给姚唯雨的这份结婚礼物并不是姚唯雨的父亲送的,是姚辉给姚唯雨精心准备的结婚礼物,但为了照顾到姚唯雨的感受,为了不让姚唯雨留下遗憾,姚辉把这份礼物说成了姚唯雨的父母送给她的。

    在这一刻,听到姚辉说她父母给她送了结婚礼物,姚唯雨的心情顿时激动的无以复加,让她心头的惆怅和遗憾瞬间消散了绝大部分。

    人生本来没有完美的,只要她的父母没有忘记今天是她的大好日子,能够给她送祝福,那对于姚唯雨来说,基本没有什么遗憾了。

    但她的父母给她的结婚礼物会是什么呢?

    可以说此时此刻,不仅姚唯雨和云若风有些好,连我们天机门的其他人也全都感到有些好。

    接下来姚辉从他手的一个公包里面缓缓的拿出了一个木质的盒子,这个盒子看去很是普通,应该是近代的物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用双手把这个盒子捧在了手,递给了姚唯雨的同时,姚辉一脸凝重的对着姚唯雨道:“小雨,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没有什么具体的用处,但在我看来,把这个东西送给你,代表着你的血脉,代表着你姚家人的身份!”

    “我不管你的一世是谁?在这一世,你投生在了我们姚家,你是我们姚家的人!你和我们姚家之间的因果是斩不断!”

    听到姚辉这话,姚唯雨同样也一脸的激动和敢动。

    用双手接过了姚辉手的木盒,姚唯雨连连的点着头道;“大哥,我知道!无论姚家对我怎样,我这辈子,始终都是姚家的人!”

    “请你告诉我爸,告诉家主,告诉大长老,如果将来有一天,天机门一定要和姚家为敌,那我姚唯雨,绝对不会对姚家人出手!”

    在姚唯雨说出了这话之后,姚辉并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向着酒店之内走了进去,准备参加姚唯雨和云若风的结婚仪式了。

    对姚辉来说,他在姚家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既然已经来了,他一定要以姚唯雨娘家人的身份参加完她的婚礼,不给她留下任何遗憾。

    而接下来在把姚辉送进了酒店,给他安排好了坐位之后,距离婚礼仪式开始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

    但这会儿的我们一帮人,却并不着急两对新人的婚礼仪式什么时间开始,对于姚辉所送的结婚礼物却感到很是好。

    不要说我了,只要是对女娲令有所了解的人,全都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感觉,认为姚辉送给姚唯雨的结婚礼物,十有八九会是女娲令。

    能够代表姚家的血脉,能够代表姚家人的身份,除了姚家的女娲令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东西呢?

    云若风自然是能够理解我们的心情,所以趁着婚礼仪式还没有到开始的时候,云若风拉着姚唯雨和我们一帮人来到了酒店二楼的一间总统套房里面,催着姚唯雨打开盒子,想看看盒子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姚唯雨自然是不会拒绝云若风,大大方方的当着我们一帮人的面打开了盒子。

    果然,和我们想的一模一样,在这个木质的盒子里面所装着的,是女娲娘娘赐给我们远古八族的女娲令。

    “小土,我爸给我的结婚礼物,竟然是女娲令!”

    “这礼物也太贵重了一点吧!”

    姚唯雨自然是知道女娲令的贵重,所以这会儿当看到盒子里面放着的是女娲令之时,姚唯雨一脸的激动。

    但我在这会儿却暗暗的在想,以姚唯雨她爸在姚家的身份,能够把女娲令送给姚唯雨为她的新婚礼物吗?

    姚家的女娲令虽然失去了用,但这毕竟是女娲娘娘赐给姚家的一件传承之物,如果在姚家没有一定的身份,能够把这女娲令拿出来吗?

    姚辉虽然在姚家不受重视,但他父亲毕竟是洞天福地之外的姚家家主,以姚辉的身份,倒是很有可能把姚家的女娲令拿出来,当成新婚礼物送给姚唯雨。

    但如此一来,相当于我们从姚辉的手得到了女娲令,算是欠下了姚辉一份天大的人情和因果。

    如果有朝一日,我们能够把八枚女娲令全部凑齐,开启娲皇宫的时候,为了偿还姚辉的因果,恐怕必须把姚辉叫了。

    而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云若风从姚唯雨的手把女娲令和那个盒子一起拿了过来,直接递给了我。

    “老大,加小雨的这枚女娲令,我们已经有四枚了!”

    “看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天意啊!”

    云若风这话一出口,苏天和老修他们一帮人全都在那里连连的点头,对云若风的这话表示认可。

    其实不要说他们了,连我都感觉到这枚女娲令得到的太过于戏剧性,只能用天意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跟云若风两口子,我没有什么客气的,直接接过了女娲令,把女娲令收入了我的纳戒之。

    接下来我一本正经的对着姚唯雨道;“小雨,这枚女娲令虽然是你爸通过你大哥转交给你的,但如果没有你大哥的话,我们是没有任何机会得到这枚女娲令的。”

    “所以,我在这里给你一个承诺,你可以转告给你大哥!”

    “将来如果有朝一日,我们能够凑齐八枚女娲令,在开启女娲娘娘的娲皇宫之时,我们一定会单独邀请他和我们一起参加!”

    “而且在这之前,凭着他对你的兄妹之情,凭着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决定把这一颗功德金丹送给他,希望能够帮助他脱胎换骨,伐毛洗髓,让他从今以后,不会再被人看不起!”

    说着话的同时,我从纳戒之拿出了一颗功德金丹,递给了姚唯雨。

    姚唯雨一点都没有跟我客气,直接从我的手接过了功德金丹,露出了一脸的兴奋之色。

    “太好了!其实我早想跟你给我大哥要一颗功德金丹了,但一直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有这颗功德金丹,我大哥他以后不会被人所看不起了!”

    姚唯雨表现的很是兴奋,但我却暗暗的在想,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算是我送了一颗功德金丹给姚辉,恐怕也不足偿还和他之间的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