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女娲令(上)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女娲令()

    为天机一脉的传人,我是很清楚的知道,我们天机一脉的人是特别讲规矩的。

    尤其是在长辈面前,或者说在身份自己高的人面前,是绝对不能有任何逾越的行为的。

    打个简单的方,算我的地位再高,实力再强,在我父母和爷爷奶奶面前,我永远是晚辈,永远要保持着毕恭毕敬的姿态。

    这种规矩和传承,可以说在我们的国家传承了好几千年,是绝大多数人所认可的。

    而此时此刻的赖老,他站在了包厢门口,而且还摆出了一副双手垂立,毕恭毕敬的姿势,这只能说明包厢内的人,在辈分或者身份要他高。

    这让我在想,这个人会是谁呢?

    赖老是我们天机一脉的人,难道包厢里的这个人,他也是我们天机一脉的人?

    除了天机一脉的人之外,还有什么人能让赖老表现出一副这样的态度呢?

    如果包厢里的人是天机一脉的人,那这人和我们姜氏一族是什么关系呢?

    这人是我们姜氏一族的外姓门人呢?或者说,他本身是我们姜氏一族的人?

    这样,脑海之产生了无数个念头的同时,我走到了春字号包厢的门前。

    “姜一,你快进去吧!师尊在里面已经等你很久了!”

    听到赖老这话,让我大大的吃了一惊,不过对包厢内的这人的身份,我却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

    要知道,我们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是不能收徒弟的,因为我们天机一脉所传下来的相术和修炼功法,是不能通过外人传出去的。

    所以,赖老的师尊只能是我们姜氏一族的人。

    而赖老在辈分来说,我爷爷还要高一辈,那说明赖老和我太爷爷姜四是同一个辈分的人物。

    这样一来在我们姜氏一族来说,有资格做赖老的师尊的,只有我爷爷的爷爷,也是我的祖爷爷,姜五了!

    这样,带着这种猜测,我对着赖老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推开了春字号包厢的房门。

    春字号的包厢是春山茶馆最豪华的一个包厢,整个包厢有差不多三百平方米大小,装修的古色古香的,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珍古玩。

    而此时此刻,一名身材和我差不多,头发已经全部白了的老者正背对着我,看着包厢内古玩架的一件不知道什么年代的青花瓷瓶。

    包厢内的茶几摆着精美无的茶具,从一个深绿色的玉质茶杯之,传来了浓浓的茶香味儿。

    我这人不算是太讲究的人,对于茶道方面并没有研究,但仅凭着这传入到我鼻子的茶香味儿,我完全能够肯定,茶杯的茶水绝非凡品。

    按照我们姜氏一族的规矩,既然这名老者他很有可能是我的祖爷爷,我这个做晚辈的在他的面前不能造次。

    那怕是心里面很好,在这名老者没有转过身子,没有发话之前,我不敢有任何表示,只能毕恭毕敬的双手垂立站在那里。

    这样,在我站了有差不多五六分钟之后,那名老者缓缓的转过了身子。

    当看到这名老者之时,我更加能够肯定,我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这名老者果然是我们姜氏一族的人。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这名老者的长相和我爷爷,和我爸乃至我,都有几分相似。

    我们姜家人平凡而普通的长相,每一代基本都是如此。

    “姜一见过祖爷爷!”

    在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说出了这话之后,这名老者发出了爽朗无的笑声。

    “哈哈哈.....”

    笑了几声之后,老者看着我的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欣慰之色,走到了我的面前,在我的肩膀重重的拍了几下。

    “我原本以为你有了现在的成,会变的目空一切,忘记了我们姜氏一族的规矩!”

    “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表现,这是让我最欣慰的!”

    听到这话,我更加肯定了这人的身份,他是我的祖爷爷姜五。

    原来他之前一直背对着我不说话,是在考验我的心性。

    想至此,我又一次对着祖爷爷微微一躬身,然后道:“祖爷爷,为姜家子孙,我时刻都不敢忘记了我们姜家人的规矩和我们姜家人的责任。”

    祖爷爷对我的回答很满意,又拍了拍我的肩膀之后拉着我的胳膊走到了茶几之前。

    “一一,坐吧!这是祖爷爷给你泡的顶级乌龙茶,这种茶在当今之世,能喝到的人不会超过五个!”

    既然祖爷爷这样说了,我没有再跟他客气,缓缓的坐在了一张竹椅之后,我用双手端起了那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分三口喝完了那一杯茶水。

    不得不说我祖爷爷泡的这顶级乌龙茶确实不凡,算是我这个不懂茶道的人,在喝下了这杯茶之后,都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但在喝下了茶水之后,我却把头抬了起来,和我祖爷爷来了一个相顾对视。

    我相信我祖爷爷突然跑来见我,而且还摆出了一副如此之大的阵仗,绝对不是没有目的的。

    在电话赖老说我祖爷爷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讲,接下来应该到了他讲的时候了。

    果然,在和我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我祖爷爷突然长叹了一口气。

    “唉!”

    听到我祖爷爷叹气,让我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难道说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祖爷爷,你为何要叹气呢?”我一脸紧张的问着道。

    我祖爷爷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一一,你现在是不是最想知道的,是有关婉秋的消息?”

    听到我祖爷爷这话,我的心脏开始狂跳了起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从我祖爷爷说话的语气来看,陈婉秋她果然出事了!

    “祖爷爷,您快告诉我,婉秋她怎么了?她是不是出事了?”

    “不是有芊墨保护她吗?她怎么会出事呢?”

    “祖爷爷您快告诉我啊!婉秋她到底怎么了?”

    因为太过于紧张,我连珠炮一样的向我祖爷爷提出了这些问题之时,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这时我祖爷爷又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安慰着我道:“一一,你先别急,听祖爷爷慢慢给你说!”

    牵扯到我心爱的女人的安危,我这时候能不急吗?但我算是再急,也只能按照我祖爷爷的节奏来。

    “祖爷爷,您快说啊!”

    在我一脸焦急的说出了这话之后,我祖爷爷点了点头,然后道:“一一,我想你应该早猜到了,芊墨她的真正身份,其实是当年封神大战之时祸乱了天下的轩辕三妖之的九头雉鸡精。”

    芊墨的身份果然和我猜的一样,由此看来陈婉秋所发生的状况应该和芊墨有关。

    这让我更加着急了!

    “祖爷爷,芊墨的身份我确实早猜到了,难道是因为芊墨的缘故,才让婉秋出了什么变故吗?”我问着道。

    面对着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我祖爷爷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随后我祖爷爷把手一伸,一个三角形的黑色令牌出现在了他的手掌心之。

    这个令牌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但这令牌却给了我一种年代非常久远的感觉。

    这时我祖爷爷说道:“一一,这令牌叫女娲令,是当年女娲娘娘选定了我们远古八族之时,赐给我们远古八族的令牌。”

    “你要知道,女娲娘娘可是成了混元大罗金身的人物,所以她所赐下的这面令牌之,蕴含着无的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