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前世师兄弟(上)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前世师兄弟()

    对敌人仁慈,是对自己残忍,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像云若风和小兰陵他们的前世,死在他们手下的人不计其数,所以这会儿当面对着敌人之时,动起手来他们可是一点都不会心软。

    尤其是大藏真一这小子之前表现的那么狂妄傲慢,而且还用混元天罗伞收走了云若风和姚唯雨的法宝,这又岂能是云若风所能够接受的?

    对于云若风来说,得罪了姚唯雨的下场,得罪了他要严重的多!

    基于这些方面的原因,云若风跟我在眼神里面做了一个交流,见我没有任何反对意见,拎着他的万年玄铁棍打算对大藏真一下手了。

    被两大神子抛弃,大藏真一这时候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所以听到云若风的大喝声之时,大藏真一闭了他的双眼。

    在这一刻,大藏真一竟然无的后悔,他后悔为什么要和大藏宫内的其他神子去争夺大藏真一的称号?

    如果他没有争到大藏真一的称号,那他不用被派到这里来,那他不会死在这里。

    然而,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我好后悔啊!”

    而在大藏真一闭着双眼发出了感叹之声后,云若风的万年玄铁棍丝毫不留情的砸在了他的脑袋。

    顿时,大藏宫的神子大藏真一,被砸了一个万点桃花满天红。

    而随着大藏真一被云若风一棍打死,除了大千太一和大势风一这两大神子,以及安培晴明和安培荆山这四个人之外,其他的人全部都横七竖八的躺尸在了地。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时此刻,当面对着这一地的尸体之时,我竟然感到很是惆怅。

    几年之前的我,只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小县城的土包子而已,但现在的我,竟然在举手抬足之间,可以让如此之多高高在的人物死于非命。

    这又让我岂能不惆怅呢?

    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不杀人,人杀你!

    为了天道的公正,为了人族的安危,为了我心的信念,为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有些事我却不得不去做,有些人我不得不去杀!

    一念至此,我对着天机门的其他人道:“人死为大,既然他们已经死了,那把他们的尸体埋起来吧!”

    虽然杀人之时丝毫不手软,但对我的这个要求,天机门的其他人却没有任何意见。

    所以接下来我们一帮人在这块山谷之挖了十几个坑出来,把这些人的尸体一个一个的丢了进去,然后用土掩埋了起来。

    世人或许很难想象,赫赫有名的几大家族的族长,还有家族之最核心的人物,竟然会被掩埋在一个不知名的荒郊野外,连一块墓碑都没有。

    而随着这些尸体被掩埋了起来,到了我们对青峰山紫阳洞展开探索的时候了。

    在我看来,我们天机门的这帮人之,除了我之外,只剩下老修和宋昊芮没有得到属于自己的机缘了。

    而且凭着我的直觉,我认为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的洞府,和我应该没什么关系。

    所以在我们一帮人走到了那块石碑之前后,我直接让老修先去试一下,看他能不能和这块镇洞石碑建立联系?

    老修这会儿表现的有点儿激动,缓步走到了镇洞石碑之前,轻轻的抚摸起了镇洞石碑。

    而在他的手碰到了镇洞石碑的这一刻,在老修的意识之竟然出现了一段模糊不清的画面。

    在这段画面之,好像有一个年龄不大的小孩子,正在烈日之下,光着膀子在这块石碑之前练武。

    但在老修竭力想看清楚画面之的小男孩的形象之时,一切却烟消云散,他整个人又恢复了清明。

    老修却隐隐约约的觉的,在他的意识之所出现的那个小男孩,很有可能是他自己!

    很有可能是他的前世!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肯定是这青峰山紫阳洞的有缘人!

    想至此,老修咬破了他的指,把鲜血滴在了石碑之。

    鲜血很快被镇洞石碑所吸收,在正常情况之下,根据以前几次的经验,只要镇洞石碑能够吸收鲜血,基本算是承认了有缘人的身份。

    但老修的情况却和云若风小兰陵他们有所不同,虽然镇洞石碑吸收了他的鲜血,但却并没有完全承认他的身份。

    老修虽然能够感受到镇洞石碑的存在,但以他和镇洞石碑之间所建立的联系,他却无法通过镇洞石碑打开洞府的大门,让我们进入紫阳洞之。

    在努力尝试了几次之后,老修感到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姜一,可能我不是紫阳洞的有缘人吧!”

    对我说出这话之时,老修表现的很是沮丧,他明明能够感应到镇洞石碑的存在,为什么打不开洞府的大门呢?

    这是老修所无法理解的,也是老修所无法接受的!

    而我在这时却有另外一个想法。

    所以我并没有对老修多说什么,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宋昊芮。

    “宋大哥,不如你来试试吧?”

    宋昊芮本来跃跃欲试,这会儿听到我所说的话,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走到了镇洞石碑之前,和老修一样抚摸起了镇洞石碑。

    而在宋昊芮接触到镇洞石碑的这一刻,在他的意识之同样也出现了一段画面。

    在这段画面之,宋昊芮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被挖了双眼的年男人,满身满脸鲜血的被人带到了这个镇洞石碑之前。

    不过和老修一样,在宋昊芮刚想看清楚那个被挖了双眼的年男子的样貌之时,他的意识变的清明了过来。

    难道说,那个被挖了双眼的男人,是我的前世吗?

    难道说,我是这青峰山紫阳洞的有缘人吗?

    脑海之闪现了这个念头,宋昊芮也毫不犹豫的咬破了他的指血,把他的鲜血滴在了石碑之。

    老修这会儿一直在盯着宋昊芮,当看到宋昊芮的鲜血竟然和他的一样,被镇洞石碑所吸收之后,老修的眼睛顿时瞪的老大。

    难道说,这个镇洞石碑和别的镇洞石碑不一样,无论是谁的鲜血都能够吸收?

    此情此景之下,老修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这种想法。

    而宋昊芮这会儿所遇到的情况也和老修一样,虽然他清楚明白的能够感受到,他和镇洞石碑之间建立了联系,但算是他怎样努力,都无法通过镇洞石碑打开紫阳洞的大门。

    努力了无数次之后,宋昊芮也一脸失落的表示放弃。

    “姜一,可能我也和紫阳洞无缘吧!”

    说出这话之时,宋昊芮表现的很是不甘,因为他明明在意识之见到了这块镇洞石碑,但为什么他无法打开紫阳洞的大门呢?

    而在这时,我的目光先驻留在了宋昊芮的身看了片刻,随后又落到了老修的身。

    接下来我对着老修和宋昊芮道:“老修,宋大哥,你们两个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同时和镇洞石碑去联系,合力打开这紫阳洞的大门呢?”

    听到我这话,老修和宋昊芮相顾对视了一眼,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接下来老修和宋昊芮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镇洞石碑,重新尝试着去和镇洞石碑建立联系。

    而在下一刻,当老修和宋昊芮的眼睛同时一亮,脸浮现出了激动无的表情之时,在镇洞石碑对面三百米远左右的山谷之,竟然发出了惊天巨响之声。

    “轰隆隆....”